終極三國衍生-藏愛(曹x脩)

 

 

 

在你的心中,我是排第幾個?

 

排在五虎將之前,還是之後?或者,我再你心中根本沒有留下一點痕跡?

 

劉備,你可以給我ㄧ個答案吧?

 

 

平定董卓後,五虎將陷入了頹靡狀態。

 

整天的行程一樣,放學後回到曹家大院,吃吃喝喝到深夜,再回到自己的房間睡覺,然後,隔天又是一樣的行程,

 

「吼~每天都這樣過,我會生鏽啦~」張飛躺在沙發上,揮動四肢大喊,有點懷念以前打打殺殺的日子,至少不會無聊。

 

「三弟,這樣過沒什麼不好啊!」關羽被張飛揮動的腳踢到,差點從沙發上跌落。

 

「二哥,你都不知道啦,我的身體要是生鏽了,到時候有緊急狀況怎麼辦?」生鏽了,打壞人就不順手了。

 

「要不,我和超陪你練習,順便磨練一下我們自己。」黃忠建議,最近確實有太過懶散的情形,他相信馬超和他有相同的感覺。

 

「好啊好啊!YA~」

 

「三弟,你在YA什麼?」從樓梯走下來的劉備問,他在房間裡練吉他的時候,就聽到三弟張飛在大吵大鬧的。

 

其實現在的劉備並不是真正的劉備,他甚至不是銀時空的人─他是鐵時空鐵克禁衛軍首席戰鬥團東城衛團長:呼延覺羅‧脩。脩不是自願假扮成劉備的,只是帶著金時空的朋友來到銀時空的時候,不小心打傷了正在結拜的桃園三結義的大哥─劉備,眾人發現劉備與脩互為分身的情況下,於是就將兩人的身分互調,由脩扮演劉備,而真正的劉備則是被帶回金時空治療。

 

知道這件事的只有三弟張飛。

 

「大哥,你要不要和忠超聯手打我ㄧ個啊?」越多人越有挑戰力啊!張飛在此時此刻熱血沸騰。

 

「不了,三弟,你們自己去吧!」自己只會異能,飆的也是異能指數,怎能跟這群專飆武力指數的人比呢?萬一被發現武功路數不同就糟了。說到發現,之前光是使用神風斬,就被會長曹操懷疑很久,只差嚴刑逼供了,所以一定要小心。

 

「好吧,大哥,那我們自己去練吧。」張飛從沙發上跳起來,膝蓋不小心去撞到桌角。「唉呀!」只見張飛抱著膝蓋喊痛。

 

這個突如其來的舉動惹得一陣哄堂大笑,尤其是馬超,笑到整個人趴在黃忠身上,「二地,你沒事吧?」關羽擔心的問。

 

「沒……沒事!二哥,我很好。」痛得要死,可是愛面子的張飛逞強的回答。

 

「沒事的話就到練武場吧。」終於笑夠了,馬超站起來,迫不及待的開始。

 

「走囉!」三人同時用滿點瞬移離開,留下脩、關羽和趙雲在大廳。

 

脩走到關羽身旁的沙發坐下,只見他們三人,隨口就問:「會長呢?」

 

「會長在學校處理校務,今天會很晚回來。」學校才剛剛恢復上課,應該有很多校務吧。

 

「喔!原來如此……」脩垂下頭,剛好有一些音律在他腦海浮現。

 

「不知劉兄找我有何事?」曹操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除了曹操之外,在場的三人皆嚇了一大跳。

 

說曹操,曹操就到的梗可不可以停止啊?

 

「沒事啊……只是隨口問問……」脩看著不知什麼時候坐到他和二弟中間的人,光是看著他就好有壓迫感啊!「對了,會長,你把學校的校務給忙完啦?」

 

「還沒,只剩下一點點。」

 

「會長,你還是提早忙完吧,要不然留到明天再忙,你好像好幾天都沒睡了。」脩最近半夜睡不著,起來閒晃的時候,總會瞥見會長書房裡有亮光,想必是會長將學校未處理完的公事帶回來做了。

 

「多謝劉兄的關心,我一定會提早做完的。」曹操開朗的笑了,真是謝謝劉兄的關心啊。

 

「大哥,說到睡,你好像也很久沒睡好了,是在忙吉他的事情嗎?」

 

「嗯。最近到了晚上想寫歌,可惜ㄧ直沒有靈感。」好不容易迸出一點靈感,卻在剛剛被會長嚇走了。

 

「加油啦,劉兄,我看我自己也需要加油!」

 

「我們兩人ㄧ起加油吧!」

 

3.

 

你曾說過,我們很可能變成敵人。

 

是否真的有那麼一天?會被某ㄧ件事破壞了現在的平衡,以至於我們成為敵人?

 

會有那麼一天?

 

我會努力,讓那一天不會來臨。

 

為了守住你的笑容。

 

即使那從來不是為我而笑。

 

4.

 

脩在自己的房間裡,撥弄著小黃蜂,滿臉苦惱。桌子上的紙和筆隨意擺放,而地上的紙團都是從垃圾桶裡滾出來的。

 

靈感完全離開自己了,脩停止撥弦,既然它不來,又何必強求呢?

 

他將小黃蜂收進siman 裡,準備要出外走走,尋找靈感。關上電燈,走出房間席捲而來的是ㄧ片黑暗。

 

脩摸黑走下樓梯,這對他來說並不是ㄧ件難事,畢竟最近常常這麼做。走到底時,眼角瞥見有ㄧ絲的光亮,從會長書房的方向傳來的。

 

「明明就很晚睡……」脩靠著光亮的方向就像書房,看到會長正努力的批改公文。

 

脩並沒有直接進去,而是躲在一旁觀察會長。很認真的在處理學校的公文、校務,確實是曹操會做的事情,對於政治上的事情這麼勤勞,也不愧是ㄧ代梟雄。

 

「劉兄,你有什麼事情直接進來說就好了,不用躲在一旁。」沒想到會長已經發現自己了,脩還以為會長很認真在批改公文呢,到底是什麼時候發現的呢?

 

「沒事,只是我睡不著下來晃晃,然後正好看見會長你很認真在辦公務,所以……」想不到任何理由可以解釋,脩一臉窘樣。

 

「所以劉兄是來提醒我該睡了?」劉備臉紅的樣子真可愛。

 

「算是吧。」他也不知道要做什麼,既然曹操這樣說,那麼就當作是這麼如此吧。

 

「但我還有一大堆文件要批改,劉兄,恐怕無法如你願了。」

 

「你不是說只剩一點?」

 

「比起昨天的確只剩一點。」

 

脩瞪著曹操,後者掛著人畜無害的笑容,無辜地看著他。

 

「如果劉兄不介意,我倒是有個請求。」曹操真誠的看著他,脩看著桌上那堆公文,這曹操該不會是要自己幫忙批改那些公文吧?

 

說到批改公文,他雖然很有經驗(之前都在幫鐵時空盟主灸舞批閱),但並不清楚銀時空的制度(與三國志和三國演義很不相同),隨便批改會出事吧?

 

「會長有事請直說。」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恕他無法幫忙。

 

答案卻很出他意料之外。

 

「請劉兄在旁彈吉他,不知劉兄是否願意?」

 

只是彈吉他倒無訪。「獻醜了。」

 

脩坐在設置在旁的沙發,拿出木吉他,輕輕撥了幾個音,曹操開始處理剩下的公文,脩看著這樣的曹操,心生幾段旋律,也就這麼彈出來。想到什麼,就彈什麼,如果沒有靈感了,就看著曹操,總會讓他抓住幾個音符。

 

不知過了多久,曹操終於將整疊的公文批閱好,脩也彈盡了。

 

「多謝劉兄的協助,令我可以如此迅速完成。」曹操遞給脩ㄧ杯熱茶,正想為自己倒一杯,卻發現茶壺裡已經沒有熱茶了。

 

「會長,我這杯給你吧。」如果不在意已經碰過的話。

 

「不用了,我再去泡就有了,請劉兄稍等。」曹操拿著茶壺走出書房,留下脩ㄧ個人。

 

等到曹操回來,脩已經躺在沙發上呼呼大睡,一陣子的睡眠不足使他ㄧ碰到熱茶就舒服的想睡,正好曹操書房裡的沙發品質真是好到不行,一個不小心就趴下去睡了。

 

曹操ㄧ步ㄧ步走著,小心翼翼的,就怕吵醒了脩。

 

輕輕地將茶壺放在桌上,曹操微笑,他仔細看著脩的臉,很細緻……也很誘人……

 

劉備啊劉備…要是你用如此迷人的臉蛋來誘惑我,我該如何拒絕呢?曹操喃喃自語,要是劉備真的用他自己來交換天下,只怕他無法拒絕。

 

這是ㄧ段不能說的戀情,不管如何,都不能說。說了,會壞了現在維持的關係;說了,會讓你離我而去。那麼,就將這個祕密ㄧ輩子埋藏在心底吧!曹操苦笑,沒想到他富可敵國,要什麼就有什麼,卻搞不定自己的戀情…不!這連戀情都不算呢!

 

起身,打算把脩叫醒,再怎麼不捨,也要顧及到他的健康。

 

「劉兄……劉兄……」

 

看起來劉備睡得很沉…怎麼叫也叫不醒。

 

該怎麼辦呢?曹操在心中想道,要不,把他抱回房間好了。

 

在心中下定主意,曹操微蹲,輕輕鬆鬆就把脩給抱起來了,曹操露出驚訝的表情,以一個男人的體重來說,劉備的重量也太輕了吧?

 

「嗯……」懷中的人兒似乎被驚動了,模糊的呻吟ㄧ聲,頭靠在曹操的胸膛上,又睡去了。

 

光是這樣,曹操就被他嚇出冷汗了,要是他醒來見兩人如此親密的動作,不知作何感想。

 

上樓、開門,每個動作都以不干擾到脩為主,每個動作都輕到不行,自然的,有些平常的小動作就有了困難度。

 

例如:開門。

 

他來到脩房間的門口,一怔,要怎麼開門呢……現在兩手都抱著劉兄……沒有多餘的手開門啊……曹操的臉上浮現ㄧ絲苦笑,這還真是考倒他了。

 

曹操從由雙手抱著的狀態變成單手抱著,用左手轉開了門把。他的重量輕到用單手抱都行,只是這樣會很不舒服,所以曹操才不願用這種方式。所以當門把ㄧ轉開時,曹操立即恢復了雙手抱著的狀態,動作依舊是輕到不行的程度。

 

懶得去開燈,曹操摸黑走到床邊,幸好眼睛適應黑暗的能力頗強,走到床邊,輕輕的將脩放下,替他蓋好被子。從黑暗中看著脩的睡臉,別有ㄧ種心醉迷離的感覺。

 

若你是屬於我的就好了……曹操低喃,接著低下頭在脩的臉頰上一吻,輕聲的說:「晚安,劉兄。」

 

起身離去,當曹操關上房門時,一個細如蚊的聲音響起。

 

 

「晚安,會長。」

 

終極三國衍生-真相  

 

「會長。」

 

熟悉的叫聲自背後響起,曹操隨聲尋人,轉頭一看,卻見到不久前才與自己決裂的劉備。

 

此時他來找自己,是為了什麼?都已宣稱決裂,此刻來說,難不成是來求和?

 

看著穿著便服的劉備,曹操揚起溫和儒雅的笑容,那笑容令人覺得諷刺:「劉兄,有什麼事嗎?」

 

連東漢書院的校服不願穿著嗎?

 

「會長……我……」

 

「劉兄按照禮數來說,是應稱呼曹某為丞相。」曹操冷靜的看著對方不解的神情,在心中嘲諷:「真是會演呢!」

 

「丞相。」脩按照曹操的希望稱呼他,他不懂,怎麼他一回鐵時空,銀時空就全變了樣,尤其是眼前的這個男人,他臉上的神情不再像是以前那般溫和單純,反而充滿了嘲諷。

 

「丞相,我來是有一件事情必須告訴你。」脩準備繼續說下去,有關於他真實身份的事情。

 

來找『丞相』前,他已經先找過二弟和三弟了,即使因為如此,三弟仍願意叫他一聲大哥,令他感動。聽他們說,劉備已經與曹操決裂,生怕被誤會的脩,一得知這件事後便立即來找曹操,想把所有事情解釋清楚。

 

然,曹操的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變得令他無法置信。

 

「難不成劉兄是想來求和?」

 

「不!」劉備的事與他無關,所以他不需要為此做出表示。

 

曹操輕笑,不是來求和,那是來宣戰的,就拿兵力而言,他和曹操未必敵不過孫權。終於要開戰了,如此想的他,卻被對方接下來的話全盤否決。

 

「我是為了我的身份而來的。」

 

「身份?劉兄,你的身份不就是背叛兄弟的人嗎?」優美的脣形吐出令人發寒的話語。

 

聽到這些話,脩的心彷彿被一把刀狠狠地割了一刀,痛苦地不能自己,但……曹操一定比他更痛……

 

「我的本名是呼延覺羅.脩,我是鐵時空鐵克禁衛軍東城衛的團長,你說的劉備,是我在銀時空……也就是這裡的分身。」

 

鐵時空?銀時空?曹操的眼神出現迷惘,劉兄他在說什麼?

 

看著曹操的疑惑,脩接著解釋:「我們所處的空間,一共分為十二個的空間,也就是十二個時空,這些時空都為平行狀態,通常互不相交,但異能行者可藉由時空之門穿梭在各個時空,前提是不能破壞時空秩序。」

 

「異能行者?」好像有弄懂,又好像沒弄懂。

 

「武力指數高達八千點,他就具有穿越時空之門的能力,所以稱呼為異能行者。」

 

「然後……」腦子極力運轉中,努力消化剛才所聽見的資訊。

 

「我帶著金時空的朋友來到這裡時,有人不小心掉了枚硬幣,硬幣造成的連鎖反應讓正在結拜的桃園三結義的大哥—劉備,被石頭砸個正著,陷入昏迷。為了讓銀時空保持既有的秩序,所以我的朋友一致決定將與劉備長得相似的我留在這,假扮成劉備。一直以來,三弟都知情。」一口氣將祕密道出,脩小心翼翼地觀察曹操的表情,而後者則是一臉高深莫測,怎樣也猜不透。

 

「那你扮成劉備有多少時間了?」

 

「從結拜開始,到真正的劉備與你談分裂前,一直都是我。」

 

確認了最關鍵的問題,曹操「呵」地一聲笑了出來,還好,真的還好。

 

「丞相?」不明白曹操為何如此,脩問。

 

「還好……」曹操溫柔地看著脩,有別於方才的陰冷。他雖不清楚時空這些玩意,但他至少清楚一點,那就是和他決裂的並不是眼前的『假劉備』,而是真正的劉備。

 

「什麼?」

 

「脩,喊我會長就好……喊丞相很有疏離感。」就像回到以前那般歡樂的時光。

 

聽見曹操喊自己的名字,脩知道,他是接受了,接受了事實的真相。

 

「會長。」太好了。

 

當脩喊出『會長』兩字時,他只見眼前微微一笑,接著一大片黑色物體壟罩他,唇上一熱。

 

「唔!」察覺到發生什麼事,脩下意識想要推開曹操,卻被他抱得死緊,「會…唔…嗯……」曹操趁著脩開口說話時,將舌頭伸了進去,輕易的破壞防線。

 

纏繞著彼此的舌頭,脩不知何時開始投入,回應著曹操。

 

唾液來不及咽下,就這麼從脩的嘴角流下,形成淫靡。

 

時間彷彿靜止了,脩不自覺的從喉間發出呻吟聲,該死!他應該推開曹操的,而不是沈迷其中!

 

捲著脩的舌頭,曹操很享受他因舒服而發出的呻吟聲。

 

終於放開了他,脩的臉頰不知是因害羞還是缺氧,紅通一片,像顆蘋果。脩整個人賴在曹操身上,大口大口的喘氣著,腿很不爭氣的使不上力。

 

「會、會長……」還未喘過氣,導致他問話時斷斷續續的。

 

「嗯?」

 

「為、為什麼要吻我?」天啊!他差點兒說不出口,他是哪條筋不對了?居然為了這樣的吻感到臉紅心跳,他不是應該排斥嗎?

 

曹操輕笑了幾聲,低頭,在懷中的人兒的額頭烙下一吻,低聲說道:「我喜歡你,呼延覺羅.脩。」

 

他感到懷中的人兒微微一顫,什麼也不說,直接把頭埋進他的胸膛裡。

 

呵!害羞了。

 

「我喜歡你。」再說一次,讓脩更加的往曹操懷裡鑽。

 

「我喜歡你。」

 

「我喜歡你。」連說了四次的我喜歡你,終於聽到細如蚊蚋的回應聲:「我、我知道啦!」

 

曹操咬住脩的耳朵,又吮又吻,右手探進脩的衣物裡,不安份的摸著脩細緻的皮膚。

 

「喂!……嗚……」耳朵傳來的酥麻感令脩失去了抵抗力,只能緊抓著曹操的衣服,才不致因腿軟而跌在地上。

 

「那你呢?你不是該有些表示?」

 

「什麼…表示?」他要什麼表示了?

 

「我都和你告白了,那你呢?」停下一切挑逗,曹操用深不可測的眼神盯著脩,後者則是一臉不安。

 

他對曹操有什麼感覺,脩在被親吻時就明瞭,若是沒有感情,哪能讓曹操對自己做出那種事。

 

脩支支吾吾的回應:「我…我的感覺……」該死!他怎可能說的出口!

 

「嗯,你的感覺。」

 

「我…」支吾了半天,始終說不出口。

 

凝望著自己的眼神漸漸黯淡,曹操揚起了公式化的微笑,「沒關係。」

 

「等、等等!」見到曹操眼中的失望,脩急於解釋,卻說不出任何解釋的言語。

 

放開脩,曹操往後退了兩步,依舊說著沒關係,他不想強迫自己喜歡的人,用強迫的方式令對方說出違心之論,這樣兩人都不會快樂。

 

「你!我都還沒有說什麼,不要擅自替我做回答!」怒吼。

 

曹操一怔,脩往前輕啄了他的臉頰,曹操看見他的耳根子很紅。

 

「脩,你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嗎?」由後抱住了脩,曹操笑容滿面的說。

 

「不知道!」

 

「代表你承認你喜歡我。」

 

「喔。」

 

「那你要永遠待在我身邊?」明明是命令,卻帶著不確定。

 

……脩不知道要如何回答,這次回來,是因為盟主交代要將葉赫那拉.思偍帶回鐵時空,等到任務結束後,他就必須回去了,無法待太久,更別說是永遠。

 

曹操輕歎一口氣,終究是無法在一起。

 

「沒關係的……脩……」緊緊摟著脩,曹操多希望時間停留在這一刻,讓他可以擁著脩。

 

「對不起……對不起……」天曉得他不只一次希望自己不是東城衛的團長,這樣就不用管什麼任務;如果他不是鐵時空的人,他就能和曹操在一起,即使這樣破壞倫理道德。

 

但這些是不可能的,因為事實就是事實,沒有改變的餘地。

 

親吻著脩的耳鬢,曹操說:「沒關係,就算你回到你的時空,你依舊可以回來看我,不是嗎?」最消極的作法,可他們只有這個方法。

 

「你終究是要娶妻的。」曹嵩是不可能讓自己的兒子獨善終生的。

 

「不會的,不會的。」曹操立下這輩子最真心的承諾:「我永不娶妻,我的伴侶只有你一人!」

 

悶悶的聲音傳來:「我呼延覺羅‧脩,今生今世,只愛曹操一人。」

 

曹操笑著,將脩轉過來,看見微紅的臉頰,宣誓:「我曹操,以天地為證,今生今世願與呼延覺羅‧脩共結連理,互相扶持,不管生老病死,不離不棄。」

 

脩的眼眸因驚訝而睜大,他聽到曹操問:「呼延覺羅‧脩,你願意與曹操共結連理嗎?」

 

道德倫理被脩遠遠拋在腦後,即使眾人將以奇異的眼光看他,他也無所謂了。此刻只想與眼前此長相廝守,脩微笑回答著:「我願意。」

 

曹操低頭,吻住了脩,淺淺的吻更顯出兩人的決心。

 

「即使我們分隔兩地,我愛你的心永遠不變。」

 

脩聽了這番宣言,落下了淚,投入曹操的懷裡,享受著片刻的兩人世界。

 

良久,脩說:「我明天要去把真相告訴雲超忠他們,他們一定跟你一樣誤會了。」

 

「我和你一起去。」

 

「不用了,你先去找二弟和三弟吧!」

 

「他們……他們已經『不翼而飛』了。」曹操說著最近發生的事,同時也擔心著脩的情緒。

 

「可我昨天才找過他們,他們只是詐死。」有太多的原因導致他們詐死,但最直接的原因就是他們不願意追隨劉備。

 

「詐死?」

 

「嗯。」

 

「為什麼?」

 

脩開始解釋,而曹操也專注的聽。

 

這只是大戰前的寧靜。

 

 

 

2017/1/12 完

終極三國衍生-各位的情人節

 

冷!脩冷到止不住顫抖,銀時空的四季很分明,不像是鐵時空和金時空的四季暖化,讓早已習慣熱天氣的脩不是很習慣。

 

「大哥,你怎麼抖成這樣?」有內力護體的關羽自然不怕冷,但看到自家大哥怕冷怕成這樣,很是疑惑。

 

「啊?我……我家鄉那邊的冬天沒有這麼冷,所以有點不習慣這麼冷的天氣。」的確是實話。只是接近春天的冬天,都這麼冷嗎?

 

「那……我的外套給你穿好了。」張飛將自己的外套脫下來,披在脩的肩上。

 

「謝謝啊,三弟。」穿上張飛的外套,暖和多了。

 

「忠~我也好冷喔!」馬超撒嬌似的依在黃忠的旁邊,黃忠的大手環著馬超,說:「沒關係,我用我的體溫讓你溫暖起來!」

 

「忠,你好貼心喔~」

 

「因為是你啊~」

 

小情侶檔不自覺散發出耀眼的閃光,迫使大家都拿出了必要配備─墨鏡,來擋住那幾乎可比擬陽光的閃光。

 

「你們兩個,要恩愛到房間啦!」每次在眾人面前,看了真的很刺眼,雖然趙雲在心底抱怨,可眼神卻飄向關羽那,不巧被關羽發現了,然趙雲一點也不在意,反而是被『偷瞄』的人臉紅了。

 

「耶?二哥,你的臉怎麼變紅了?」拿下墨鏡的張飛,意外的發現關羽臉上的紅潤。

 

「真的嗎?」關羽完全沒有感覺。

 

「嗯。」黃忠馬超情侶檔一致點頭。

 

「對了,過幾天就是情人節,各位兄弟有什麼計劃嗎?」趙雲立即幫關羽解圍,畢竟他會被兄弟鬧也是自己害的。

 

情人節?沒想到在銀時空也有這種節日。脩在心中想著,在鐵時空的時候,他因為每天都要執行盟主交代的任務和操練,根本沒時間過任何節日,沒想到第一次要過,竟然是在異鄉。

 

「我要和忠ㄧ起過,抱歉,兄弟們,我們恐怕沒辦法一起過了。」

 

「沒關係,我們可以理解。」馬上回答,張飛相信兄弟們非常理解,畢竟這兩人總是膩在一塊,他們可以理解的。

 

「羽,你呢?」黃忠問。

 

「我……我還不知道。」反正會被雲訂走,該死的趙雲,昨天居然對他做出那種事……

 

「那雲呢?」馬超問。

 

「我已經有計畫了。」溫和的ㄧ笑,卻被某人解釋為老奸的笑容。

 

「大哥,你有計畫嗎?」張飛問,他的計畫很簡單,就是看著辦,要不然還怎麼辦呢?每次情人節,最孤單的就是他了。

 

「我……」也稱不上什麼計劃啦。大概只是想和某人在一起,而那個某人目前不在場。

 

忙著處理東和書院的校務,這才是曹操會做的事,他也不奢望曹操會記住情人節。

 

大家起勁的討論要去哪裡,只有脩一人在唉聲歎氣。

 

※            ※            ※

 

看來今天,曹操也不會回來了,好像有三天沒看到他了。脩杵著頭,腦中浮現的盡是曹操的身影,想著想著,他似乎意識到自己在想什麼,突然就臉紅了。

 

堂堂的東城衛團長,呼延覺羅‧脩,靜掛念一個人,而且還是個男人,這傳回鐵時空去不知會嚇死多少人……他看他也不用做人了……

 

但這人,值得他掛念啊……

 

脩輕聲嘆了ㄧ聲,離開沙發,準備就寢。

 

床很軟、很綿,ㄧ下就將他帶入了夢鄉。

 

 

脩驚醒,ㄧ股沉重的物體壓在身上。

 

鬼壓床?脩的腦海裡立即浮現這個詞。

 

「唔……備……你好香。」熟悉的嗓音從上頭傳來,令脩放鬆了警戒。

 

「會長?你回來了啊?」

 

「嗯,我回來了。」好久沒有抱劉備了,三日之別怎麼漫長的像是三年之別?

 

曹操就這麼趴在脩身上,絲毫沒有離開的念頭,他與脩耳鬢斯磨,ㄧ個不小心,燃起了慾火。

 

曹操起身,在脩的床邊坐著,脩則是靠在床頭,望著曹操。

 

彼此的氣氛開始曖昧,充滿誘惑。

 

「備……」曹操微歪著頭,輕聲喚著脩,像是在徵求意見。

 

脩像是在思考,頓了ㄧ下,然後將身子往前頃,吻了曹操。

 

只是很淺的吻。

 

而曹操則是徵得同意。他開始加深這個吻,ㄧ點一滴地,他很有技巧的開啟脩的雙唇,將舌頭滑了進去。

 

「唔……」修環住曹操的脖子,想要更多。

 

剝奪完對方口腔內的空氣,曹操才捨得放開脩,他拉開隔在兩人中間的被單,讓兩人毫無阻隔。

 

「會長……」

 

曹操爬上了脩的床,將脩拉向自己。

 

「我好想你……備……」

 

我也想你,會長。脩在心裡想著。

 

曹操讓脩跨坐在自己身上,彼此都感覺到對方的興奮。

 

「背對我。」曹操下了個命令,他也不等脩反應,硬是將人轉過去。

 

「自己脫掉衣服,好嗎?」曹操把雙手撐在床上,想看場香豔的脫衣秀。

 

「不要太過分。」雖嘴上這麼說,但脩還是用顫抖的手,將鈕扣ㄧ顆顆解開。

 

終於將鈕扣全解開了,脩把睡衣上衣給脫了,還有一件褲子。

 

動作好像有點慢呢!曹操在心底嘆氣,果然香豔的脫衣秀並不是明智的選擇。

 

緩慢地將褲子和內褲脫下,他的慾望隨即彈跳出來。

 

「呵呵呵,看起來已經等不及了呢!」曹操笑著,脩回頭瞪他,卻被解釋為千嬌百媚的回眸,脩往下看,果不其然看到褲子那鼓起來的部份,反笑曹操:「你不也ㄧ樣。」

 

寂寞了三天,兩人都等不及了。

 

曹操讓脩坐在自己的慾望上,隔層布料磨差更有感覺。

 

左手撐住自己和脩的重量,右手抱住了脩,玩弄著脩前面粉嫩的櫻桃,逗弄得脩連連呻吟出聲。

 

他開始親吻修光滑的背,力道有時輕有時重,甚至在原地逗留,種下了ㄧ顆顆草莓。

 

「該死。」曹操已經忍不住了,他用左手拉開褲頭的拉鍊,雄偉彈跳出來。

 

「備,我要進去了。」將脩往上抬,深吸ㄧ口氣,慢慢地往下壓。

 

少了潤滑劑,進入很困難,而且會很痛,但脩只能忍著不出聲,如果叫出聲音的話,有害他的尊嚴。

 

「備,痛要說,不要忍著。」曹操也忍得很辛苦,但從劉備緊抓他褲管和床單的模樣來看,他可以知道他非常痛,所以他才放慢速度。

 

「沒…沒關係……」脩喘著氣說出。

 

完全納進去了。曹操流了滿身汗,脩夾得很緊,讓他動彈不得。曹操吻著脩的耳垂,邊說:「備……不要夾這麼緊,我會忍不住的。」

 

「我又…沒辦法……」他很努力在放鬆啊,但是曹操的分身實在太大了,無論如何,他始終沒辦法完全適應曹操在體內的感覺。

 

曹操在脩的體內停留一段時間,等到他感覺對方緩緩在適應後,開始緩慢抽動。

 

他將脩慢慢往上抬,然後用力往下壓,堅硬的分身在脩的身體裡摩擦,尋找最敏感的那ㄧ點。

 

脩發出嗚嗚咽咽的呻吟聲,滾熱的分身摩擦著內壁,不時碰到最敏感的那ㄧ點,

 

「唔…不要……那裡…不要……」

 

在那裡啊……曹操喃喃說了這ㄧ句,開始猛力重擊最敏感的那ㄧ點。

 

「阿……阿……哈阿……」快感淹沒了脩,他的前端滲出一些液體,滴落在曹操的褲子上。後穴配合曹操的律動,自動滲出腸液潤滑,結合處傳來"噗滋噗滋"的水聲,刺激著兩人的感官。

 

「我……啊!」脩達到高潮,在他達到高潮的同時,他也感受到一股熱流注入體內。

 

耳邊傳來粗重的喘息聲,還有溼溼軟軟的東西貼上他耳垂─曹操正在舔他的耳垂。

 

尚未退出體內的器官又硬了起來,脩知道,今晚曹操ㄧ定不會放過他!

 

床上的兩人交纏著,連月亮也臉紅躲了起來。

 

※          ※           ※

 

隔天早上醒來時,曹操已不見人影,要不是床上有情事過後的殘餘痕跡,脩會以為昨晚只是ㄧ場夢。

 

只是……脩微臉紅,如果那只是場夢,那不就代表他這個東城衛團長呼延覺羅‧脩很放蕩?

 

「大哥,昨天會長好像有回來。」關羽說,昨天有聽到會長的腳步聲,最後似乎消失在大哥房間的那個方向,他並沒有細聽,畢竟他被某人纏住了。

 

「嗯!我知道。」而且做完以後居然就閃人了!

 

「原來大哥知道啊!」既然如此,那昨天就沒聽錯了,雖然在那種情況下無法聽得很清楚,但還是頗精準的,只是有人抗議他不專心。

 

仍是興高彩烈的討論情人節事項。

 

距離情人節,兩天。

 

※         ※          ※

 

情人節。

 

脩睜開眼睛,迎接新的ㄧ天到來。

 

雖然……在一天的剛開始,他就被嚇到了。

 

敢情曹大會長是什麼時候爬上他的床,還摟著他的腰入眠?

 

最令他生氣的是,他完全沒有察覺到。

 

「可惡的傢伙……」滿肚子的氣,在看到曹操的睡容後全消失了。疲倦帶點滿足的睡容,讓脩好不心疼,他ㄧ定好幾天都沒好好睡過ㄧ頓,

 

「真是犯規的舉動啊……」脩往曹操的懷裡鑽,動作之輕,深怕吵醒正在睡眠的人,脩也伸手摟著曹操的腰,再睡ㄧ會吧!

 

他沒看到,曹操露出淺淺的笑容。

 

※         ※          ※

 

「忠,我們這樣真的好嗎?」偷偷跑出來,都不告知兄弟,好像要去做壞事的感覺。

 

「今天是情人節,他們會諒解的。」更何況雲已經帶羽走了,飛也被華佗叫走了,只留下大哥和會長,他們倆不會介意的。

 

「那我們要去哪裡?」前幾天的時候,忠說他要給他ㄧ個驚喜,到底是什麼驚喜呢?

 

「你等會兒就會知道。」

 

他保證他們會渡過ㄧ個難忘的情人節。

 

 

 

「雲,你要帶我去哪裡?」從剛剛到現在,ㄧ直被拖著走,關羽忍不住發問。

 

「就快到了。」趙雲仍是往前走,撥開檔在前面的樹枝。

 

終於,到了目的地。

 

ㄧ片花海映入關羽眼簾。隨風飄逸的是濃郁的花香,奇特的是,關羽並不討厭。有紅、澄、黃、藍和紫的顏色的花,像是地毯般鋪滿了整個山坡。

 

「這……」

 

「這可是我花了好久的時間才找到這裡的,怎麼樣,漂亮吧?」趙雲回頭看那受震撼的人兒,真想ㄧ親芳澤。

 

「很漂亮。」但他好像看到花海的另ㄧ端有兩人,而且那兩人的身上還穿著東漢書院的校服,關羽微笑:「看來忠和超也找到這裏了。」

 

「不會吧?」趙雲順著關羽的視線看去,果真看到黃忠與馬超。

 

「看來我們要找比較隱密的地方了。」

 

「不用啊,跟他們一起也不錯啊!」

 

「這樣的話,我們就無法好好的做一些愛做的事情了……」趙雲拉著關羽,另尋隱密之處。

 

「什麼?」關羽腦中ㄧ片空白,任趙雲拖著他。

 

趙雲……趙雲……他剛剛說什麼??

 

※       ※        ※

 

雖然身體ㄧ直很不舒服,但脩還是忍著下廚,因為今天是情人節。

 

脩將最後ㄧ道菜端上桌,順邊瞪那害他身體不適的人,後者笑得ㄧ臉無害,脩卻覺得那笑很欠扁。

 

早知道就加瀉藥了。

 

脩拉開椅子,坐在曹操的對面。

 

「備,這些都是你的家鄉的菜喔?」

 

「嗯……」看起來是挺不錯的啊,至於吃的話……

 

曹操毫不猶豫的夾了高麗菜吃,脩很注意他的表情,要是表情ㄧ有什麼不對的話,馬上抄垃圾桶來接。但這似乎是多餘的想法,曹操沒有吐,反而是ㄧ口接著一口吃。

 

「好吃。」曹操下了一個評論,讓脩不敢置信。

 

「真的假的?」脩拿起筷子夾了菜送進嘴巴,也還好,沒有出現異味,怎麼曹操會ㄧ直說很好吃呢?

 

「因為是你煮的啊!」有了愛心的菜是最好吃的。

 

脩不小心臉紅了,他為了不被發現,只好埋頭苦吃,然ㄧ切還是逃不了曹操的眼睛。

 

他起身,走到脩的身旁,在他耳邊道:「我們有一整天的時間可以耗,不過我都把行程安排好了,我要先跟你說ㄧ聲……」

 

「情人節快樂。」

 

這ㄧ天,才正要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