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三國衍生-藏愛(曹x脩)

 

 

 

在你的心中,我是排第幾個?

 

排在五虎將之前,還是之後?或者,我再你心中根本沒有留下一點痕跡?

 

劉備,你可以給我ㄧ個答案吧?

 

 

平定董卓後,五虎將陷入了頹靡狀態。

 

整天的行程一樣,放學後回到曹家大院,吃吃喝喝到深夜,再回到自己的房間睡覺,然後,隔天又是一樣的行程,

 

「吼~每天都這樣過,我會生鏽啦~」張飛躺在沙發上,揮動四肢大喊,有點懷念以前打打殺殺的日子,至少不會無聊。

 

「三弟,這樣過沒什麼不好啊!」關羽被張飛揮動的腳踢到,差點從沙發上跌落。

 

「二哥,你都不知道啦,我的身體要是生鏽了,到時候有緊急狀況怎麼辦?」生鏽了,打壞人就不順手了。

 

「要不,我和超陪你練習,順便磨練一下我們自己。」黃忠建議,最近確實有太過懶散的情形,他相信馬超和他有相同的感覺。

 

「好啊好啊!YA~」

 

「三弟,你在YA什麼?」從樓梯走下來的劉備問,他在房間裡練吉他的時候,就聽到三弟張飛在大吵大鬧的。

 

其實現在的劉備並不是真正的劉備,他甚至不是銀時空的人─他是鐵時空鐵克禁衛軍首席戰鬥團東城衛團長:呼延覺羅‧脩。脩不是自願假扮成劉備的,只是帶著金時空的朋友來到銀時空的時候,不小心打傷了正在結拜的桃園三結義的大哥─劉備,眾人發現劉備與脩互為分身的情況下,於是就將兩人的身分互調,由脩扮演劉備,而真正的劉備則是被帶回金時空治療。

 

知道這件事的只有三弟張飛。

 

「大哥,你要不要和忠超聯手打我ㄧ個啊?」越多人越有挑戰力啊!張飛在此時此刻熱血沸騰。

 

「不了,三弟,你們自己去吧!」自己只會異能,飆的也是異能指數,怎能跟這群專飆武力指數的人比呢?萬一被發現武功路數不同就糟了。說到發現,之前光是使用神風斬,就被會長曹操懷疑很久,只差嚴刑逼供了,所以一定要小心。

 

「好吧,大哥,那我們自己去練吧。」張飛從沙發上跳起來,膝蓋不小心去撞到桌角。「唉呀!」只見張飛抱著膝蓋喊痛。

 

這個突如其來的舉動惹得一陣哄堂大笑,尤其是馬超,笑到整個人趴在黃忠身上,「二地,你沒事吧?」關羽擔心的問。

 

「沒……沒事!二哥,我很好。」痛得要死,可是愛面子的張飛逞強的回答。

 

「沒事的話就到練武場吧。」終於笑夠了,馬超站起來,迫不及待的開始。

 

「走囉!」三人同時用滿點瞬移離開,留下脩、關羽和趙雲在大廳。

 

脩走到關羽身旁的沙發坐下,只見他們三人,隨口就問:「會長呢?」

 

「會長在學校處理校務,今天會很晚回來。」學校才剛剛恢復上課,應該有很多校務吧。

 

「喔!原來如此……」脩垂下頭,剛好有一些音律在他腦海浮現。

 

「不知劉兄找我有何事?」曹操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除了曹操之外,在場的三人皆嚇了一大跳。

 

說曹操,曹操就到的梗可不可以停止啊?

 

「沒事啊……只是隨口問問……」脩看著不知什麼時候坐到他和二弟中間的人,光是看著他就好有壓迫感啊!「對了,會長,你把學校的校務給忙完啦?」

 

「還沒,只剩下一點點。」

 

「會長,你還是提早忙完吧,要不然留到明天再忙,你好像好幾天都沒睡了。」脩最近半夜睡不著,起來閒晃的時候,總會瞥見會長書房裡有亮光,想必是會長將學校未處理完的公事帶回來做了。

 

「多謝劉兄的關心,我一定會提早做完的。」曹操開朗的笑了,真是謝謝劉兄的關心啊。

 

「大哥,說到睡,你好像也很久沒睡好了,是在忙吉他的事情嗎?」

 

「嗯。最近到了晚上想寫歌,可惜ㄧ直沒有靈感。」好不容易迸出一點靈感,卻在剛剛被會長嚇走了。

 

「加油啦,劉兄,我看我自己也需要加油!」

 

「我們兩人ㄧ起加油吧!」

 

3.

 

你曾說過,我們很可能變成敵人。

 

是否真的有那麼一天?會被某ㄧ件事破壞了現在的平衡,以至於我們成為敵人?

 

會有那麼一天?

 

我會努力,讓那一天不會來臨。

 

為了守住你的笑容。

 

即使那從來不是為我而笑。

 

4.

 

脩在自己的房間裡,撥弄著小黃蜂,滿臉苦惱。桌子上的紙和筆隨意擺放,而地上的紙團都是從垃圾桶裡滾出來的。

 

靈感完全離開自己了,脩停止撥弦,既然它不來,又何必強求呢?

 

他將小黃蜂收進siman 裡,準備要出外走走,尋找靈感。關上電燈,走出房間席捲而來的是ㄧ片黑暗。

 

脩摸黑走下樓梯,這對他來說並不是ㄧ件難事,畢竟最近常常這麼做。走到底時,眼角瞥見有ㄧ絲的光亮,從會長書房的方向傳來的。

 

「明明就很晚睡……」脩靠著光亮的方向就像書房,看到會長正努力的批改公文。

 

脩並沒有直接進去,而是躲在一旁觀察會長。很認真的在處理學校的公文、校務,確實是曹操會做的事情,對於政治上的事情這麼勤勞,也不愧是ㄧ代梟雄。

 

「劉兄,你有什麼事情直接進來說就好了,不用躲在一旁。」沒想到會長已經發現自己了,脩還以為會長很認真在批改公文呢,到底是什麼時候發現的呢?

 

「沒事,只是我睡不著下來晃晃,然後正好看見會長你很認真在辦公務,所以……」想不到任何理由可以解釋,脩一臉窘樣。

 

「所以劉兄是來提醒我該睡了?」劉備臉紅的樣子真可愛。

 

「算是吧。」他也不知道要做什麼,既然曹操這樣說,那麼就當作是這麼如此吧。

 

「但我還有一大堆文件要批改,劉兄,恐怕無法如你願了。」

 

「你不是說只剩一點?」

 

「比起昨天的確只剩一點。」

 

脩瞪著曹操,後者掛著人畜無害的笑容,無辜地看著他。

 

「如果劉兄不介意,我倒是有個請求。」曹操真誠的看著他,脩看著桌上那堆公文,這曹操該不會是要自己幫忙批改那些公文吧?

 

說到批改公文,他雖然很有經驗(之前都在幫鐵時空盟主灸舞批閱),但並不清楚銀時空的制度(與三國志和三國演義很不相同),隨便批改會出事吧?

 

「會長有事請直說。」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恕他無法幫忙。

 

答案卻很出他意料之外。

 

「請劉兄在旁彈吉他,不知劉兄是否願意?」

 

只是彈吉他倒無訪。「獻醜了。」

 

脩坐在設置在旁的沙發,拿出木吉他,輕輕撥了幾個音,曹操開始處理剩下的公文,脩看著這樣的曹操,心生幾段旋律,也就這麼彈出來。想到什麼,就彈什麼,如果沒有靈感了,就看著曹操,總會讓他抓住幾個音符。

 

不知過了多久,曹操終於將整疊的公文批閱好,脩也彈盡了。

 

「多謝劉兄的協助,令我可以如此迅速完成。」曹操遞給脩ㄧ杯熱茶,正想為自己倒一杯,卻發現茶壺裡已經沒有熱茶了。

 

「會長,我這杯給你吧。」如果不在意已經碰過的話。

 

「不用了,我再去泡就有了,請劉兄稍等。」曹操拿著茶壺走出書房,留下脩ㄧ個人。

 

等到曹操回來,脩已經躺在沙發上呼呼大睡,一陣子的睡眠不足使他ㄧ碰到熱茶就舒服的想睡,正好曹操書房裡的沙發品質真是好到不行,一個不小心就趴下去睡了。

 

曹操ㄧ步ㄧ步走著,小心翼翼的,就怕吵醒了脩。

 

輕輕地將茶壺放在桌上,曹操微笑,他仔細看著脩的臉,很細緻……也很誘人……

 

劉備啊劉備…要是你用如此迷人的臉蛋來誘惑我,我該如何拒絕呢?曹操喃喃自語,要是劉備真的用他自己來交換天下,只怕他無法拒絕。

 

這是ㄧ段不能說的戀情,不管如何,都不能說。說了,會壞了現在維持的關係;說了,會讓你離我而去。那麼,就將這個祕密ㄧ輩子埋藏在心底吧!曹操苦笑,沒想到他富可敵國,要什麼就有什麼,卻搞不定自己的戀情…不!這連戀情都不算呢!

 

起身,打算把脩叫醒,再怎麼不捨,也要顧及到他的健康。

 

「劉兄……劉兄……」

 

看起來劉備睡得很沉…怎麼叫也叫不醒。

 

該怎麼辦呢?曹操在心中想道,要不,把他抱回房間好了。

 

在心中下定主意,曹操微蹲,輕輕鬆鬆就把脩給抱起來了,曹操露出驚訝的表情,以一個男人的體重來說,劉備的重量也太輕了吧?

 

「嗯……」懷中的人兒似乎被驚動了,模糊的呻吟ㄧ聲,頭靠在曹操的胸膛上,又睡去了。

 

光是這樣,曹操就被他嚇出冷汗了,要是他醒來見兩人如此親密的動作,不知作何感想。

 

上樓、開門,每個動作都以不干擾到脩為主,每個動作都輕到不行,自然的,有些平常的小動作就有了困難度。

 

例如:開門。

 

他來到脩房間的門口,一怔,要怎麼開門呢……現在兩手都抱著劉兄……沒有多餘的手開門啊……曹操的臉上浮現ㄧ絲苦笑,這還真是考倒他了。

 

曹操從由雙手抱著的狀態變成單手抱著,用左手轉開了門把。他的重量輕到用單手抱都行,只是這樣會很不舒服,所以曹操才不願用這種方式。所以當門把ㄧ轉開時,曹操立即恢復了雙手抱著的狀態,動作依舊是輕到不行的程度。

 

懶得去開燈,曹操摸黑走到床邊,幸好眼睛適應黑暗的能力頗強,走到床邊,輕輕的將脩放下,替他蓋好被子。從黑暗中看著脩的睡臉,別有ㄧ種心醉迷離的感覺。

 

若你是屬於我的就好了……曹操低喃,接著低下頭在脩的臉頰上一吻,輕聲的說:「晚安,劉兄。」

 

起身離去,當曹操關上房門時,一個細如蚊的聲音響起。

 

 

「晚安,會長。」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