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三國衍生-真相  

 

「會長。」

 

熟悉的叫聲自背後響起,曹操隨聲尋人,轉頭一看,卻見到不久前才與自己決裂的劉備。

 

此時他來找自己,是為了什麼?都已宣稱決裂,此刻來說,難不成是來求和?

 

看著穿著便服的劉備,曹操揚起溫和儒雅的笑容,那笑容令人覺得諷刺:「劉兄,有什麼事嗎?」

 

連東漢書院的校服不願穿著嗎?

 

「會長……我……」

 

「劉兄按照禮數來說,是應稱呼曹某為丞相。」曹操冷靜的看著對方不解的神情,在心中嘲諷:「真是會演呢!」

 

「丞相。」脩按照曹操的希望稱呼他,他不懂,怎麼他一回鐵時空,銀時空就全變了樣,尤其是眼前的這個男人,他臉上的神情不再像是以前那般溫和單純,反而充滿了嘲諷。

 

「丞相,我來是有一件事情必須告訴你。」脩準備繼續說下去,有關於他真實身份的事情。

 

來找『丞相』前,他已經先找過二弟和三弟了,即使因為如此,三弟仍願意叫他一聲大哥,令他感動。聽他們說,劉備已經與曹操決裂,生怕被誤會的脩,一得知這件事後便立即來找曹操,想把所有事情解釋清楚。

 

然,曹操的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變得令他無法置信。

 

「難不成劉兄是想來求和?」

 

「不!」劉備的事與他無關,所以他不需要為此做出表示。

 

曹操輕笑,不是來求和,那是來宣戰的,就拿兵力而言,他和曹操未必敵不過孫權。終於要開戰了,如此想的他,卻被對方接下來的話全盤否決。

 

「我是為了我的身份而來的。」

 

「身份?劉兄,你的身份不就是背叛兄弟的人嗎?」優美的脣形吐出令人發寒的話語。

 

聽到這些話,脩的心彷彿被一把刀狠狠地割了一刀,痛苦地不能自己,但……曹操一定比他更痛……

 

「我的本名是呼延覺羅.脩,我是鐵時空鐵克禁衛軍東城衛的團長,你說的劉備,是我在銀時空……也就是這裡的分身。」

 

鐵時空?銀時空?曹操的眼神出現迷惘,劉兄他在說什麼?

 

看著曹操的疑惑,脩接著解釋:「我們所處的空間,一共分為十二個的空間,也就是十二個時空,這些時空都為平行狀態,通常互不相交,但異能行者可藉由時空之門穿梭在各個時空,前提是不能破壞時空秩序。」

 

「異能行者?」好像有弄懂,又好像沒弄懂。

 

「武力指數高達八千點,他就具有穿越時空之門的能力,所以稱呼為異能行者。」

 

「然後……」腦子極力運轉中,努力消化剛才所聽見的資訊。

 

「我帶著金時空的朋友來到這裡時,有人不小心掉了枚硬幣,硬幣造成的連鎖反應讓正在結拜的桃園三結義的大哥—劉備,被石頭砸個正著,陷入昏迷。為了讓銀時空保持既有的秩序,所以我的朋友一致決定將與劉備長得相似的我留在這,假扮成劉備。一直以來,三弟都知情。」一口氣將祕密道出,脩小心翼翼地觀察曹操的表情,而後者則是一臉高深莫測,怎樣也猜不透。

 

「那你扮成劉備有多少時間了?」

 

「從結拜開始,到真正的劉備與你談分裂前,一直都是我。」

 

確認了最關鍵的問題,曹操「呵」地一聲笑了出來,還好,真的還好。

 

「丞相?」不明白曹操為何如此,脩問。

 

「還好……」曹操溫柔地看著脩,有別於方才的陰冷。他雖不清楚時空這些玩意,但他至少清楚一點,那就是和他決裂的並不是眼前的『假劉備』,而是真正的劉備。

 

「什麼?」

 

「脩,喊我會長就好……喊丞相很有疏離感。」就像回到以前那般歡樂的時光。

 

聽見曹操喊自己的名字,脩知道,他是接受了,接受了事實的真相。

 

「會長。」太好了。

 

當脩喊出『會長』兩字時,他只見眼前微微一笑,接著一大片黑色物體壟罩他,唇上一熱。

 

「唔!」察覺到發生什麼事,脩下意識想要推開曹操,卻被他抱得死緊,「會…唔…嗯……」曹操趁著脩開口說話時,將舌頭伸了進去,輕易的破壞防線。

 

纏繞著彼此的舌頭,脩不知何時開始投入,回應著曹操。

 

唾液來不及咽下,就這麼從脩的嘴角流下,形成淫靡。

 

時間彷彿靜止了,脩不自覺的從喉間發出呻吟聲,該死!他應該推開曹操的,而不是沈迷其中!

 

捲著脩的舌頭,曹操很享受他因舒服而發出的呻吟聲。

 

終於放開了他,脩的臉頰不知是因害羞還是缺氧,紅通一片,像顆蘋果。脩整個人賴在曹操身上,大口大口的喘氣著,腿很不爭氣的使不上力。

 

「會、會長……」還未喘過氣,導致他問話時斷斷續續的。

 

「嗯?」

 

「為、為什麼要吻我?」天啊!他差點兒說不出口,他是哪條筋不對了?居然為了這樣的吻感到臉紅心跳,他不是應該排斥嗎?

 

曹操輕笑了幾聲,低頭,在懷中的人兒的額頭烙下一吻,低聲說道:「我喜歡你,呼延覺羅.脩。」

 

他感到懷中的人兒微微一顫,什麼也不說,直接把頭埋進他的胸膛裡。

 

呵!害羞了。

 

「我喜歡你。」再說一次,讓脩更加的往曹操懷裡鑽。

 

「我喜歡你。」

 

「我喜歡你。」連說了四次的我喜歡你,終於聽到細如蚊蚋的回應聲:「我、我知道啦!」

 

曹操咬住脩的耳朵,又吮又吻,右手探進脩的衣物裡,不安份的摸著脩細緻的皮膚。

 

「喂!……嗚……」耳朵傳來的酥麻感令脩失去了抵抗力,只能緊抓著曹操的衣服,才不致因腿軟而跌在地上。

 

「那你呢?你不是該有些表示?」

 

「什麼…表示?」他要什麼表示了?

 

「我都和你告白了,那你呢?」停下一切挑逗,曹操用深不可測的眼神盯著脩,後者則是一臉不安。

 

他對曹操有什麼感覺,脩在被親吻時就明瞭,若是沒有感情,哪能讓曹操對自己做出那種事。

 

脩支支吾吾的回應:「我…我的感覺……」該死!他怎可能說的出口!

 

「嗯,你的感覺。」

 

「我…」支吾了半天,始終說不出口。

 

凝望著自己的眼神漸漸黯淡,曹操揚起了公式化的微笑,「沒關係。」

 

「等、等等!」見到曹操眼中的失望,脩急於解釋,卻說不出任何解釋的言語。

 

放開脩,曹操往後退了兩步,依舊說著沒關係,他不想強迫自己喜歡的人,用強迫的方式令對方說出違心之論,這樣兩人都不會快樂。

 

「你!我都還沒有說什麼,不要擅自替我做回答!」怒吼。

 

曹操一怔,脩往前輕啄了他的臉頰,曹操看見他的耳根子很紅。

 

「脩,你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嗎?」由後抱住了脩,曹操笑容滿面的說。

 

「不知道!」

 

「代表你承認你喜歡我。」

 

「喔。」

 

「那你要永遠待在我身邊?」明明是命令,卻帶著不確定。

 

……脩不知道要如何回答,這次回來,是因為盟主交代要將葉赫那拉.思偍帶回鐵時空,等到任務結束後,他就必須回去了,無法待太久,更別說是永遠。

 

曹操輕歎一口氣,終究是無法在一起。

 

「沒關係的……脩……」緊緊摟著脩,曹操多希望時間停留在這一刻,讓他可以擁著脩。

 

「對不起……對不起……」天曉得他不只一次希望自己不是東城衛的團長,這樣就不用管什麼任務;如果他不是鐵時空的人,他就能和曹操在一起,即使這樣破壞倫理道德。

 

但這些是不可能的,因為事實就是事實,沒有改變的餘地。

 

親吻著脩的耳鬢,曹操說:「沒關係,就算你回到你的時空,你依舊可以回來看我,不是嗎?」最消極的作法,可他們只有這個方法。

 

「你終究是要娶妻的。」曹嵩是不可能讓自己的兒子獨善終生的。

 

「不會的,不會的。」曹操立下這輩子最真心的承諾:「我永不娶妻,我的伴侶只有你一人!」

 

悶悶的聲音傳來:「我呼延覺羅‧脩,今生今世,只愛曹操一人。」

 

曹操笑著,將脩轉過來,看見微紅的臉頰,宣誓:「我曹操,以天地為證,今生今世願與呼延覺羅‧脩共結連理,互相扶持,不管生老病死,不離不棄。」

 

脩的眼眸因驚訝而睜大,他聽到曹操問:「呼延覺羅‧脩,你願意與曹操共結連理嗎?」

 

道德倫理被脩遠遠拋在腦後,即使眾人將以奇異的眼光看他,他也無所謂了。此刻只想與眼前此長相廝守,脩微笑回答著:「我願意。」

 

曹操低頭,吻住了脩,淺淺的吻更顯出兩人的決心。

 

「即使我們分隔兩地,我愛你的心永遠不變。」

 

脩聽了這番宣言,落下了淚,投入曹操的懷裡,享受著片刻的兩人世界。

 

良久,脩說:「我明天要去把真相告訴雲超忠他們,他們一定跟你一樣誤會了。」

 

「我和你一起去。」

 

「不用了,你先去找二弟和三弟吧!」

 

「他們……他們已經『不翼而飛』了。」曹操說著最近發生的事,同時也擔心著脩的情緒。

 

「可我昨天才找過他們,他們只是詐死。」有太多的原因導致他們詐死,但最直接的原因就是他們不願意追隨劉備。

 

「詐死?」

 

「嗯。」

 

「為什麼?」

 

脩開始解釋,而曹操也專注的聽。

 

這只是大戰前的寧靜。

 

 

 

2017/1/12 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