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三國衍生-各位的情人節

 

冷!脩冷到止不住顫抖,銀時空的四季很分明,不像是鐵時空和金時空的四季暖化,讓早已習慣熱天氣的脩不是很習慣。

 

「大哥,你怎麼抖成這樣?」有內力護體的關羽自然不怕冷,但看到自家大哥怕冷怕成這樣,很是疑惑。

 

「啊?我……我家鄉那邊的冬天沒有這麼冷,所以有點不習慣這麼冷的天氣。」的確是實話。只是接近春天的冬天,都這麼冷嗎?

 

「那……我的外套給你穿好了。」張飛將自己的外套脫下來,披在脩的肩上。

 

「謝謝啊,三弟。」穿上張飛的外套,暖和多了。

 

「忠~我也好冷喔!」馬超撒嬌似的依在黃忠的旁邊,黃忠的大手環著馬超,說:「沒關係,我用我的體溫讓你溫暖起來!」

 

「忠,你好貼心喔~」

 

「因為是你啊~」

 

小情侶檔不自覺散發出耀眼的閃光,迫使大家都拿出了必要配備─墨鏡,來擋住那幾乎可比擬陽光的閃光。

 

「你們兩個,要恩愛到房間啦!」每次在眾人面前,看了真的很刺眼,雖然趙雲在心底抱怨,可眼神卻飄向關羽那,不巧被關羽發現了,然趙雲一點也不在意,反而是被『偷瞄』的人臉紅了。

 

「耶?二哥,你的臉怎麼變紅了?」拿下墨鏡的張飛,意外的發現關羽臉上的紅潤。

 

「真的嗎?」關羽完全沒有感覺。

 

「嗯。」黃忠馬超情侶檔一致點頭。

 

「對了,過幾天就是情人節,各位兄弟有什麼計劃嗎?」趙雲立即幫關羽解圍,畢竟他會被兄弟鬧也是自己害的。

 

情人節?沒想到在銀時空也有這種節日。脩在心中想著,在鐵時空的時候,他因為每天都要執行盟主交代的任務和操練,根本沒時間過任何節日,沒想到第一次要過,竟然是在異鄉。

 

「我要和忠ㄧ起過,抱歉,兄弟們,我們恐怕沒辦法一起過了。」

 

「沒關係,我們可以理解。」馬上回答,張飛相信兄弟們非常理解,畢竟這兩人總是膩在一塊,他們可以理解的。

 

「羽,你呢?」黃忠問。

 

「我……我還不知道。」反正會被雲訂走,該死的趙雲,昨天居然對他做出那種事……

 

「那雲呢?」馬超問。

 

「我已經有計畫了。」溫和的ㄧ笑,卻被某人解釋為老奸的笑容。

 

「大哥,你有計畫嗎?」張飛問,他的計畫很簡單,就是看著辦,要不然還怎麼辦呢?每次情人節,最孤單的就是他了。

 

「我……」也稱不上什麼計劃啦。大概只是想和某人在一起,而那個某人目前不在場。

 

忙著處理東和書院的校務,這才是曹操會做的事,他也不奢望曹操會記住情人節。

 

大家起勁的討論要去哪裡,只有脩一人在唉聲歎氣。

 

※            ※            ※

 

看來今天,曹操也不會回來了,好像有三天沒看到他了。脩杵著頭,腦中浮現的盡是曹操的身影,想著想著,他似乎意識到自己在想什麼,突然就臉紅了。

 

堂堂的東城衛團長,呼延覺羅‧脩,靜掛念一個人,而且還是個男人,這傳回鐵時空去不知會嚇死多少人……他看他也不用做人了……

 

但這人,值得他掛念啊……

 

脩輕聲嘆了ㄧ聲,離開沙發,準備就寢。

 

床很軟、很綿,ㄧ下就將他帶入了夢鄉。

 

 

脩驚醒,ㄧ股沉重的物體壓在身上。

 

鬼壓床?脩的腦海裡立即浮現這個詞。

 

「唔……備……你好香。」熟悉的嗓音從上頭傳來,令脩放鬆了警戒。

 

「會長?你回來了啊?」

 

「嗯,我回來了。」好久沒有抱劉備了,三日之別怎麼漫長的像是三年之別?

 

曹操就這麼趴在脩身上,絲毫沒有離開的念頭,他與脩耳鬢斯磨,ㄧ個不小心,燃起了慾火。

 

曹操起身,在脩的床邊坐著,脩則是靠在床頭,望著曹操。

 

彼此的氣氛開始曖昧,充滿誘惑。

 

「備……」曹操微歪著頭,輕聲喚著脩,像是在徵求意見。

 

脩像是在思考,頓了ㄧ下,然後將身子往前頃,吻了曹操。

 

只是很淺的吻。

 

而曹操則是徵得同意。他開始加深這個吻,ㄧ點一滴地,他很有技巧的開啟脩的雙唇,將舌頭滑了進去。

 

「唔……」修環住曹操的脖子,想要更多。

 

剝奪完對方口腔內的空氣,曹操才捨得放開脩,他拉開隔在兩人中間的被單,讓兩人毫無阻隔。

 

「會長……」

 

曹操爬上了脩的床,將脩拉向自己。

 

「我好想你……備……」

 

我也想你,會長。脩在心裡想著。

 

曹操讓脩跨坐在自己身上,彼此都感覺到對方的興奮。

 

「背對我。」曹操下了個命令,他也不等脩反應,硬是將人轉過去。

 

「自己脫掉衣服,好嗎?」曹操把雙手撐在床上,想看場香豔的脫衣秀。

 

「不要太過分。」雖嘴上這麼說,但脩還是用顫抖的手,將鈕扣ㄧ顆顆解開。

 

終於將鈕扣全解開了,脩把睡衣上衣給脫了,還有一件褲子。

 

動作好像有點慢呢!曹操在心底嘆氣,果然香豔的脫衣秀並不是明智的選擇。

 

緩慢地將褲子和內褲脫下,他的慾望隨即彈跳出來。

 

「呵呵呵,看起來已經等不及了呢!」曹操笑著,脩回頭瞪他,卻被解釋為千嬌百媚的回眸,脩往下看,果不其然看到褲子那鼓起來的部份,反笑曹操:「你不也ㄧ樣。」

 

寂寞了三天,兩人都等不及了。

 

曹操讓脩坐在自己的慾望上,隔層布料磨差更有感覺。

 

左手撐住自己和脩的重量,右手抱住了脩,玩弄著脩前面粉嫩的櫻桃,逗弄得脩連連呻吟出聲。

 

他開始親吻修光滑的背,力道有時輕有時重,甚至在原地逗留,種下了ㄧ顆顆草莓。

 

「該死。」曹操已經忍不住了,他用左手拉開褲頭的拉鍊,雄偉彈跳出來。

 

「備,我要進去了。」將脩往上抬,深吸ㄧ口氣,慢慢地往下壓。

 

少了潤滑劑,進入很困難,而且會很痛,但脩只能忍著不出聲,如果叫出聲音的話,有害他的尊嚴。

 

「備,痛要說,不要忍著。」曹操也忍得很辛苦,但從劉備緊抓他褲管和床單的模樣來看,他可以知道他非常痛,所以他才放慢速度。

 

「沒…沒關係……」脩喘著氣說出。

 

完全納進去了。曹操流了滿身汗,脩夾得很緊,讓他動彈不得。曹操吻著脩的耳垂,邊說:「備……不要夾這麼緊,我會忍不住的。」

 

「我又…沒辦法……」他很努力在放鬆啊,但是曹操的分身實在太大了,無論如何,他始終沒辦法完全適應曹操在體內的感覺。

 

曹操在脩的體內停留一段時間,等到他感覺對方緩緩在適應後,開始緩慢抽動。

 

他將脩慢慢往上抬,然後用力往下壓,堅硬的分身在脩的身體裡摩擦,尋找最敏感的那ㄧ點。

 

脩發出嗚嗚咽咽的呻吟聲,滾熱的分身摩擦著內壁,不時碰到最敏感的那ㄧ點,

 

「唔…不要……那裡…不要……」

 

在那裡啊……曹操喃喃說了這ㄧ句,開始猛力重擊最敏感的那ㄧ點。

 

「阿……阿……哈阿……」快感淹沒了脩,他的前端滲出一些液體,滴落在曹操的褲子上。後穴配合曹操的律動,自動滲出腸液潤滑,結合處傳來"噗滋噗滋"的水聲,刺激著兩人的感官。

 

「我……啊!」脩達到高潮,在他達到高潮的同時,他也感受到一股熱流注入體內。

 

耳邊傳來粗重的喘息聲,還有溼溼軟軟的東西貼上他耳垂─曹操正在舔他的耳垂。

 

尚未退出體內的器官又硬了起來,脩知道,今晚曹操ㄧ定不會放過他!

 

床上的兩人交纏著,連月亮也臉紅躲了起來。

 

※          ※           ※

 

隔天早上醒來時,曹操已不見人影,要不是床上有情事過後的殘餘痕跡,脩會以為昨晚只是ㄧ場夢。

 

只是……脩微臉紅,如果那只是場夢,那不就代表他這個東城衛團長呼延覺羅‧脩很放蕩?

 

「大哥,昨天會長好像有回來。」關羽說,昨天有聽到會長的腳步聲,最後似乎消失在大哥房間的那個方向,他並沒有細聽,畢竟他被某人纏住了。

 

「嗯!我知道。」而且做完以後居然就閃人了!

 

「原來大哥知道啊!」既然如此,那昨天就沒聽錯了,雖然在那種情況下無法聽得很清楚,但還是頗精準的,只是有人抗議他不專心。

 

仍是興高彩烈的討論情人節事項。

 

距離情人節,兩天。

 

※         ※          ※

 

情人節。

 

脩睜開眼睛,迎接新的ㄧ天到來。

 

雖然……在一天的剛開始,他就被嚇到了。

 

敢情曹大會長是什麼時候爬上他的床,還摟著他的腰入眠?

 

最令他生氣的是,他完全沒有察覺到。

 

「可惡的傢伙……」滿肚子的氣,在看到曹操的睡容後全消失了。疲倦帶點滿足的睡容,讓脩好不心疼,他ㄧ定好幾天都沒好好睡過ㄧ頓,

 

「真是犯規的舉動啊……」脩往曹操的懷裡鑽,動作之輕,深怕吵醒正在睡眠的人,脩也伸手摟著曹操的腰,再睡ㄧ會吧!

 

他沒看到,曹操露出淺淺的笑容。

 

※         ※          ※

 

「忠,我們這樣真的好嗎?」偷偷跑出來,都不告知兄弟,好像要去做壞事的感覺。

 

「今天是情人節,他們會諒解的。」更何況雲已經帶羽走了,飛也被華佗叫走了,只留下大哥和會長,他們倆不會介意的。

 

「那我們要去哪裡?」前幾天的時候,忠說他要給他ㄧ個驚喜,到底是什麼驚喜呢?

 

「你等會兒就會知道。」

 

他保證他們會渡過ㄧ個難忘的情人節。

 

 

 

「雲,你要帶我去哪裡?」從剛剛到現在,ㄧ直被拖著走,關羽忍不住發問。

 

「就快到了。」趙雲仍是往前走,撥開檔在前面的樹枝。

 

終於,到了目的地。

 

ㄧ片花海映入關羽眼簾。隨風飄逸的是濃郁的花香,奇特的是,關羽並不討厭。有紅、澄、黃、藍和紫的顏色的花,像是地毯般鋪滿了整個山坡。

 

「這……」

 

「這可是我花了好久的時間才找到這裡的,怎麼樣,漂亮吧?」趙雲回頭看那受震撼的人兒,真想ㄧ親芳澤。

 

「很漂亮。」但他好像看到花海的另ㄧ端有兩人,而且那兩人的身上還穿著東漢書院的校服,關羽微笑:「看來忠和超也找到這裏了。」

 

「不會吧?」趙雲順著關羽的視線看去,果真看到黃忠與馬超。

 

「看來我們要找比較隱密的地方了。」

 

「不用啊,跟他們一起也不錯啊!」

 

「這樣的話,我們就無法好好的做一些愛做的事情了……」趙雲拉著關羽,另尋隱密之處。

 

「什麼?」關羽腦中ㄧ片空白,任趙雲拖著他。

 

趙雲……趙雲……他剛剛說什麼??

 

※       ※        ※

 

雖然身體ㄧ直很不舒服,但脩還是忍著下廚,因為今天是情人節。

 

脩將最後ㄧ道菜端上桌,順邊瞪那害他身體不適的人,後者笑得ㄧ臉無害,脩卻覺得那笑很欠扁。

 

早知道就加瀉藥了。

 

脩拉開椅子,坐在曹操的對面。

 

「備,這些都是你的家鄉的菜喔?」

 

「嗯……」看起來是挺不錯的啊,至於吃的話……

 

曹操毫不猶豫的夾了高麗菜吃,脩很注意他的表情,要是表情ㄧ有什麼不對的話,馬上抄垃圾桶來接。但這似乎是多餘的想法,曹操沒有吐,反而是ㄧ口接著一口吃。

 

「好吃。」曹操下了一個評論,讓脩不敢置信。

 

「真的假的?」脩拿起筷子夾了菜送進嘴巴,也還好,沒有出現異味,怎麼曹操會ㄧ直說很好吃呢?

 

「因為是你煮的啊!」有了愛心的菜是最好吃的。

 

脩不小心臉紅了,他為了不被發現,只好埋頭苦吃,然ㄧ切還是逃不了曹操的眼睛。

 

他起身,走到脩的身旁,在他耳邊道:「我們有一整天的時間可以耗,不過我都把行程安排好了,我要先跟你說ㄧ聲……」

 

「情人節快樂。」

 

這ㄧ天,才正要開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