瑯琊榜衍生-懲罰 (黑鴿x飛流)  

 

不知何時,飛流開始習慣將「你,壞人!」掛在嘴上,這句是針對琅琊閣閣主,其他人若是偶爾小小捉弄飛流,最多得到「哼」一聲表示不滿,未曾有人像琅琊閣主不僅僅被冠上壞人二字,還有先是廊州後是金陵,只要藺晨來訪,飛流總先跑的沒影。

 

「你個小沒良心的,也不想想當初是誰救的你!」藺晨未曾在意過,也只是口頭上念念兩句,又繼續追著那躲得老遠的身影去。

 

「這藺少閣主還真是有活力啊,每次都這麼你追我跑的,他不累嗎?」黎綱端著盤子,上面還擺著剛燒開的一壺熱水、擺放好的茶葉、以及黑的不見底的藥汁。

 

梅長蘇眯著眼眸抬頭望那在屋簷上一前一後的身影,陽光正好,照得他們身影閃爍。

 

「他怎麼不會累呢?」梅長蘇收回目光,接著瞪黎綱端的藥碗,伸手想繞過直接拿取茶葉。

 

「看起來不累啊……宗主,晏大夫交代,這碗得先喝,要不然,吉嬸今晚可就提前休息了。」黎綱連忙制止他家宗主的行為,要知道啊,這整個蘇宅可就盼著吉嬸的飯了。

 

梅長蘇瞪了他一眼,偏偏黎綱用著「看我也沒辦法,我不想餓肚子」的眼神回覆,讓他沒好氣的回應:「我知道。」端了藥碗一口氣喝下。

 

「蘇哥哥救命啊!」少年從屋簷頃身縱躍來到梅長蘇身邊,像個孩子般躲到他的身後,企圖躲過那人的討厭的行為。

 

「就知道找你蘇哥哥!」白色身影乘著光線悠然落在梅長蘇面前,經過一場追逐絲毫對眼前此人有影響,此人手執紙扇一派風雅,卻在眾人面前表現如孩子般,總與飛流斤斤計較。

 

「夠了,藺晨。」梅長蘇眉眼帶笑地看著他,惹得那人低聲輕歎,卻是不著痕跡展開摺扇掩飾過去了,「小飛流,這次就放你一馬。」

 

「哼!壞人!」

 

┬┬┬┬┬

 

黑色身影籠罩在少年身上,在燭火明滅照映下顯得詭譎,從少年口中不時發出的哼唧更添加了一絲道不明的心驚感,彷彿看見這般場景的人都不該是活人,又或者,看了就會死?

 

身下的少年衣裳大敞,露出修長勻稱的軀幹,尚未長開的線條令那人的手掌留戀不已,不禁從精緻的鎖骨撫摸到了臍眼處,後用著手指在此處打轉。

 

少年的乳首早就被自己玩弄的紅腫硬挺,少年卻仍是不滿足的繼續撫弄,那素日充滿英氣的稚氣臉龐此刻被自己不明白的情慾籠罩,連呻吟也是模模糊糊的。

 

「飛流不乖,可要被藺晨哥哥懲罰了。」黑色身影柔聲輕道,少年嘟起嘴唇,像是抱怨著:「壞人!」

 

大掌一抓,將飛流的手掌直接往下移,少年手掌直接包覆住自己的慾望,羞赧的表情大大取悅了藺晨,只見他露出平日裡得意的笑,輕輕地帶著飛流這個心智未開的孩子體驗難得的經驗。

 

稚嫩的慾望讓飛流顫抖著,他困惑於不明白的感覺,藺晨對於這樣的表現相當滿意,當他第一次教導這個孩子所謂慾望時,本來就不奢求能夠讓飛流明白,相反地,如果他不明白,那樣更好!

 

「嗚……」飛流一手揪著藺晨大敞垂下的衣襟,另一手被藺晨捉著在自己挺立的小兄弟上面上上下下,被藺晨控制住的手無法隨心所欲,焦躁讓飛流幾乎委屈得哭出來。

 

「不舒服!」他改扯在他臉上晃動的髮絲,滿意的看著壞人吃痛的表情,藺晨用力抓著飛流的雙手壓制於飛流頭上,再將他整個人壓在飛流纖細的身軀上,「小飛流,舒服就不是懲罰你了。」語落,藺晨吻住了飛流。

 

飛流的雙腿自動自發的緊緊纏在身上人的腰際,彷彿已經習慣千百遍。

 

飛流自然不是願意的,這是壞人藺晨的懲罰方式,每次都會把他弄的又酸又軟,讓他第二天再也飛不上屋簷,只能乖乖地待在屋內。

 

飛流只記得,那溫柔的藺晨哥哥變成壞人是還在琅琊閣時便開始了,每當他不聽話時,藺晨哥哥總是會欺負他讓他知道錯,但從沒有像是那次那般,讓他哭著喊疼也不停止,最後飛流怕了藺晨,也記住了當時藺晨在他耳邊說的那句話。

 

『只有我這個壞人,會這樣懲罰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