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與聿衍生-過往接續(夏玖)

 

玖深最近在整理以前所拍的照片。

從他小時候所拍的只能洗出來的照片,到存放在電腦裡的照片,一律被他拿出來清理灰塵。

沒辦法,最近太閒了。還有就是因為他溫暖的家已經快變成豬窩了。

所以趁著放假的時候來整理一下,至少把豬窩還原成人住的地方。

他正翻著存放以前照片的資料夾,時間點是他剛剛進警局的時候,照片不多,可能是因為忙著適應新生活所以沒拍幾張,大多是他和阿柳和鑑識同僚的合照,玖深翻著翻著也漸漸失散注意力,此時他點出來的照片特殊到他整個人從椅子上跳起來。

啊啊啊——為什麼會有老大的照片啊!?

已經驚嚇到整個人往後貼在牆壁上的玖深驚恐的看著電腦裡那張虞夏側臉的照片,那張很明顯是偷拍的,因為照片中的主角並沒有看向鏡頭,而且他記得老大不喜歡拍照,所以這張照片百分之百是偷拍的!

要死啦!他哪裡借的膽敢偷拍那個宛如惡鬼的虞夏啊!

玖深驚恐的走回電腦前,明明是自家電腦卻對它害怕的不像話,他的手重新放回滑鼠上,正準備要把檔案刪除,如果不刪除的話被虞夏發現一定會遭受酷刑!

按了右鍵,他的內心突然有一道聲音,要他不要刪除。

刪除的話是真的很可惜,他只有那一張虞夏的照片,但不刪除的話肯定會遭受到惡鬼的制裁……

正當玖深內心的小天使和小惡魔交戰得激烈的時候,一段音樂聲成他們停戰的號角聲。

玖深接起手機,是阿柳打來的。

『喂?玖深,我們等下一票人要去你家喔!』

「蛤?來我家」一接起來就是聽到對方沒頭沒尾的一句,來他家?他怎麼沒聽說過有這麼一件的事情啊?八成是他們臨時決定的。

『去你家喝酒啊,要是醉了還可以直接睡你那!』這也就是為什麼他們誰家不去要去玖深家的原因,而且就算是臨時決定事前告訴當事人,有九成五的機會不會被拒絕掉。

「嗚……好啦,可是我家現在沒有任何酒類喔。」

『安啦,我們會買好帶過去的。』

「喔,那等你們過來。」

玖深切了電話,看著那張虞夏的照片,突然不想刪了,但他還是按了右鍵,將照片設成了桌布。

嘿嘿,現在是鬼月,擺老大的照片一定能避邪。

將電腦設為待機狀態,玖深就去整理環境。

 

 

阿柳他們來的時間已經有點晚了,大概是被工作拖到時間。

看著一群平常喝酒玩樂的固定班底都進來後,玖深準備關上門,不料一隻手碰地一聲直接底在門板上阻止他關門。

玖深看到來人是擁有張過份娃娃臉的上司,驚得尖叫。

「看吧,我就說他一定會嚇到尖叫。」阿柳還在旁邊看好戲。

「叫屁!」對於玖深的反應虞夏很不滿,看到他怎麼好像看到惡鬼。

「老老老老老老大……」你怎麼會來?緊張到舌頭打結的玖深,眼角瞥向那群幸災樂禍的同僚,可惡以後不讓他們來家裡喝酒了啦!

「我沒那麼老!」一掌巴向玖深的頭,將整個人推離門邊,虞夏大剌剌的進來,然後關上門。

「哎唷!老大很痛!」捂著被打的頭,玖深眼角泛淚的看著虞夏,為什麼每次打人都會這麼痛啊!

虞夏冷哼一聲,沒有理會玖深,他逕自的在小型客廳晃了一圈,然後在沙發上坐下。

玖深拉著阿柳說著悄悄話:「老大為什麼要來啊?」最該死的是他這群好友居然沒一個人通知他!

「喔,他一聽到我們要來你家喝酒,就說要跟著一起來喝啊。」這也是個能夠接近玖深的一種好方式啊!只要看過虞夏和玖深的相處方式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那就是他們的夏老大似乎喜歡這個怕鬼怕得要死的玖深。

說是似乎,是因為不敢肯定,畢竟那個八卦的主角是虞夏,要是給他亂蓋章確認,萬一事實不是他們所想的那樣,被知道的話他們不就要英年早逝了!

不過阿柳等人都是傾向虞夏確實喜歡玖深。

怎麼看出來的?虞夏雖然常常出手打玖深,但都沒有真的出力,而且虞夏包容了很多玖深所犯的錯誤。

只是身為當事人的玖深卻不知道這件事情,甚至有次還在老大面前嚷著要交女朋友,直接讓虞夏的臉變黑,害得他們那一整天都被盯死,玖深真是太遲鈍了!

身為好友的阿柳不禁為玖深的天然嘆一口氣。

「你幹嘛?」玖深覺得莫名其妙,好端端的阿柳幹麼看著他還嘆氣啊!

「沒事。」阿柳搖頭,然後就去投入客廳的歡樂氣氛。他從桌上拿起一罐啤酒,將拉環拉開,灌了幾口,果然還是下班的時候來瓶啤酒最好啦!

玖深疑惑的看了阿柳幾眼,也走近桌子拿了瓶啤酒。

老實說和阿柳他們喝酒真的很開心,什麼都能聊。本來還有所顧忌的玖深在幾口啤酒下去後就變得大膽了,簡直無視大魔王的存在,更何況那個大魔王只是一直默默地喝酒,幾乎不開口說話。

就在玖深已經快要醉茫的時候,虞夏開口了:「玖深,電腦借一下,我要處理事情。」

「唔、好啊。」雖然腦子裡有道聲音跟他說不要借給虞夏,但是玖深沒理會,仍是把電腦借給他。

只是……好像有什麼東西被他遺忘了……

虞夏離開了一會兒,然後回來,除了玖深和虞下之外,其他在場的人都感覺到了氣氛改變了。

阿柳默默的看著虞夏,他們老大投射到玖深身上的視線很微妙啊……

阿柳心想:是不是該離開了?答案應該是是,阿柳招呼著大家離開,有些人喝多了不願意走,都被阿柳強制拉走。開玩笑,有誰要留下來變成虞夏的砲灰?

虞夏淡淡地看了阿柳一眼,交代著:「要是酒駕被抓到,你們就死定了。」

「是,老大。」

人都走光了,就剩還清醒的虞夏和醉倒在沙發上的玖深,虞夏將桌上的空酒罐掃到垃圾桶裡,然後就把玖深整個人拉起來,要拉到他的房間去休息。

「咦……老大你還在喔。」揉揉眼睛,糟糕,頭好暈喔……不小心喝太多了。因為不勝酒力的關係,玖深全身力氣沒辦法使上,整個人軟綿綿的靠在虞夏身上。

感覺到自己被丟在一個軟呼呼的東西上,玖深努力聚焦一看,原來是在自己的床上,呼——好想睡喔。

然後又感覺旁邊一沉,似乎有人躺在他的身邊。他這張是單人床欸,這樣超擠的啦!玖深可以感覺到虞夏幾乎貼在自己的背上。

「老大,超擠的啦。你要睡去客房睡啦!」唔!好像有什麼東西環在自己的腰上。

「我問你,為什麼要把電腦桌布設成我的照片?」虞夏的嘴唇貼在玖深的耳廓上,順便吃點豆腐。

「嗯?」花了一點時間,花了一點時間理解虞夏問的問題,玖深才想起好像有那麼一回事。

「因為老大很帥啊……」含糊的說出來,玖深的腦子糊成一團,啊啊,他真的不行了,所以他沒有說出他認為最重點的那一部份。

虞夏聽到了玖深的話,腦子空白了一會。剛剛他借用玖深的電腦,發現他的桌布居然是他的側臉照,他的內心就有著一絲期待,期待著玖深或許跟他是一樣的。

唉,真不像是他。

他將那個已經熟睡的人緊緊攬進懷裡,心裡的那股希望越燃越大。

虞夏看著玖深微張、形狀優美的脣形,突然想起那個在認識不久的時候,兩人不小心擦過彼此的唇,勉強算得上是吻的吻。

腦子才想到那個場景,他就已經湊上去吻了玖深一口。

啤酒味很重,他的第一想法,接著他又再吻了一口,比起第一個吻更加綿長。

他真的陷下去了,腦中很清晰出現這一句。

決定了,不管玖深怎麼想,他都要把他追到手。

虞夏閉眼,在入睡下了個這樣的決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