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與聿衍生-請你回頭看看我(夏玖)

 

 

老實說做警察相關職業,他已經預設過多少事情會發生在他身上了,槍戰、被綁架、見到不科學的東西、臥底、被追殺……儘管被阿柳笑稱是他自己想太多,但其中幾項是的的確確有發生在他身上,讓玖深對於自己的身後事安排的更加完善,只不過他所設想的那些他可能會遇到的項目裡沒有現在這一項。

 

他以為出了社會以後就不會再遇到這種事情了,在他的印象中那是只有在青春的學生歲月裡才會有的,而他離學生這個身分已經有一段距離了,所以真的沒設想過他會遇到這種情況。

 

媽媽呀,他居然被學妹告白了!

 

而且學妹不是在什麼無人的空小房間裡和他告白,而是在人來人往的走廊上。喜事無人知,衰事傳千里。尤其衰事讓閒著沒事喜歡兼差串門子的法醫聽到了,就會傳遍所有他認識的人。

 

「學長,我喜歡你。」那個平常很開朗的新進學妹一反往常,紅著臉對他告白的時候,大家都在,而每個在場的人都看著他們,等著他給的答案。

 

「我我我我我……」玖深很沒有志氣的結巴,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事實上他還真的不知道要給這個學妹什麼樣的答案。說他不喜歡這個學妹嘛,也不會,他挺喜歡這個學妹的,肯做事又聽話,只是他對著她只有學長學妹的感情,沒有其他的男女感情。

 

正當他在思考要怎麼回絕的時候,從休息室裡出來的虞夏看到了一大群擠在走道上看熱鬧的同事,對著他們吼了幾句要他們回去工作,而對著窘迫的玖深吼了句:「你給我過來!」

 

玖深對著告白的學妹說了句對不起,然後就跟著他們的老大進了老大的辦公室。

 

還好還好,還好老大出來解救他,要不然他還不知道要怎麼應付那樣的場面咧。玖深在心底想,順便拍拍自己的心口安安神,不過被老大叫來辦公室……好恐怖不知道老大要幹嘛!

 

「老大,是不是我的報告有什麼問題?」雖然如果報告有問題,老大應該在昨天就會找他,而不是拖到今天還是在他快要下班的時候找他,不過現在也只有這個原因可以找他了吧,玖深想。

 

「沒有問題。」

 

「咦?老大,那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沒事找你不行嗎?」虞夏用著一臉不耐煩的表情回答他,而眼睛始終沒有正眼看過他。

 

「呃、其實也沒關係。」玖深微微一笑,呼──終於不是因為要被罵而叫進來了,更何況老大沒事找他還救了他,像這樣友好的相處勢必要增加一下次數。

 

「沒事就可以滾出去了!」

 

「是,老大!」

 

 

其實虞夏他自己都不明白為什麼他要莫名其妙將玖深叫進來,明明沒有任何事情找他,但看到玖深因為學妹的告白而被圍觀的窘樣,虞夏就忍不住出聲。

 

說是解救,他不能否認,只是不知道真正被解救的人是誰。是在當下搖擺不定的玖深,還是因為看到這一木而微微心痛的自己。

 

不明白、不明白,反正都已經做了,現在想這些還有什麼用?

 

虞夏煩躁的盯著電腦螢幕上顯示的文檔資料,他卻一個字也看不下去,滿腦子都是在推設如果方才沒被他打斷的話,玖深那個死小子會做出什麼樣的回答。

 

看他那臉紅結巴的樣子,恐怕是會答應的吧。

 

這樣很好,有新的戀情、新的生活方式。要是那個渾小子敢影響到工作的話,哼哼哼,虞夏冷笑了幾聲。

 

而自己心中的異樣感覺,像平常一樣忽略就好。

 

 

就在虞夏認為玖深已經和那名學妹交往的一個月後,玖深發生車禍了。

 

聽聞消息的時候,他楞了三秒,之後立刻問清楚人現在的情況,那名告知者痞笑之後告訴他玖深只是小骨折,算是輕傷,要他不要一副情人出車禍的擔心樣貌,虞夏只是朝那人的頭巴了一巴掌,接著要那閒著沒事的告知者也就是嚴司,替他帶個口訊,「檢查沒事後立刻回來,不要以為出個小車禍就可以請假!」

 

嚴司聽完後皺著眉頭:「唉唷老大,玖深小弟出車禍欸,你還要他回來上班喔?你就體貼體貼一下人家嘛~」刻意放軟的語調像是在調侃,也像是個警告,可惜虞夏不吃那一套。

 

玖深回來後一直有人往鑑識組那邊送慰問品,但大多都是惡搞的東西,玖深對著一桌子的奇怪的食品感到驚愕,天啊,他是把全警局的人都得罪光了是不是?

 

「玖深,你就乖乖把那些東西帶回去吧!」阿柳表示同情,但是他對於一大堆的奇怪的食品敬而遠之。

 

「阿柳……不要這樣嘛,你對我最好了~這些東西你帶回去一點嘛……」

 

「我跟你很熟嗎,不要跟我裝熟。」阿柳立即決定要跟玖深劃清界線,被說沒義氣也要劃清界線!

 

「阿柳~」玖深真的是欲哭無淚了。

 

「欸,話說那個學妹,你到底跟她交往了沒有?」事情經過一個月,和玖深最親近的阿柳也是對這件告白事情霧裡看花,玖深到最後到底有沒有答應人家啊?

 

「你覺得我有答應嗎?我根本沒時間交女朋友啊!」對,他最後是跟那個學妹拒絕了,看到學妹那個被拒絕的眼神,玖深真是一陣毛骨悚然,心想現在的小朋友都經不起情傷嗎……啊、他會不會變成社會頭版!?

 

阿柳繼續用同情的眼神看著玖深,語重心長對著玖深開導:「這份工作是一時的,但是你可以試試看去交一個女朋友啊,搞不好你就會邁入禮堂了欸!」

 

「不要,我還是要先著重我的工作。」不是說他不想交啦,只是現在老大盯給他的工作量這麼重,他才不想因為女朋友分心然後被老大盯爆咧。

 

阿柳已經完全不想要同情這個腦子完全不開竅的傢伙了,他嘆了一口氣,其中成分深深含有孺子不可教也……

 

「咦?玖深小弟,你居然沒有答應嗎?」

 

「哇啊!!!」玖深嚇了一大跳,看到了其實一直站在那裡的法醫,天啊,他的存在感這麼明顯,為什麼阿柳跟他都忽略掉嚴司了!

 

「你幹嘛嚇我啦!」剛剛發生車禍,現在又被嚇,所有的衰事都要往他身上衝嗎?

 

「我一直都在這裡啊~」嚴司頗為歡樂的說,哇嗚,他這可是掌握了一個大秘密啊,等下他要去告訴虞夏,嘿嘿嘿,搞不好要準備相機等等拍下來。

 

「你怎麼都沒有出聲啊?」

 

「因為我才剛來就聽到你們在聊天啊!」

 

不懂啊!玖深對自己說,不要太了解嚴司的思考模式,那不是你該進入的新世界!

 

「所以啊,你沒有答應那個學妹喔?」

 

「對啦,不要再問了。」怎麼大家對他的感情世界這麼關切啊!

 

「那就好、那就好。」嚴司鬆了一口氣,這樣老大就有希望了。

 

啥?啥叫做「那就好」?難不成嚴司喜歡那個學妹?嗯……看不出來啊!玖深好好的端詳嚴司,後者被看的一臉奇怪。

 

「幹嘛?」

 

「阿司,喜歡就要早點說出來喔,要不然錯過了就來不及了!」玖深衷心的提出建議,哇嗚,沒想到那個嚴司居然會喜歡上人欸,還以為他會一輩子糾纏他的前室友。

 

「蛤?你說啥?」

 

 

而在那個風光明媚,沒有任何人來報案的美好早上,嚴司又偷了個閒,想要偷襲他的前室友,而順道來虞夏的辦公室。

 

「老大,嘿嘿,我告訴你一個秘密!」

 

「如果是你的沒用秘密就不用說了快滾!」虞夏瞪著在他辦公室出席率很高的法醫,心想他的假期怎麼那麼高。

 

「唉唷唉唷老大~這聽了你會很高興喔~」

 

「不說快滾!」

 

「玖深小弟沒有跟學妹交往喔~他現在還是孤家寡人一個,寂寞芳心還沒有護花使者喔!」提示這麼明顯應該虞夏都會懂吧,唉唉,他這個媒人做的還真是辛苦呢。

 

「那干我什麼事?」原來沒有交往……虞夏的心情瞬間好了一大半。

 

「嗯嗯,不干你的事不干你的事!」唉唷老大你要主動一點嘛……

 

「就要說這個?」虞夏疑惑的看著嚴司,這個傢伙特地來跟他說這個到底是有什麼目的?

 

「就說這個,我先走了啊!」快速的閃開。老大,你主動一點是會死啊!!!

 

 

其實仔細思考過後,虞夏就可以知道嚴司的意思,他對於玖深的特別沒有隱藏過,只是他的特別與別人的特別完全不同,可能要仔細觀察的人才看的懂。

 

那個傢伙是來提醒他要去把握玖深,可他不是不想把握,反之是因為太喜歡了,所以覺得現在就好。

 

沒想要特別的關係、沒想要特別的進展,虞夏喜歡現在的相處模式,而其他的就順其自然。

 

玖深那個傢伙可不是普通的天然呆,他已經在他後面看的這麼長的一段時間了,而玖深都沒有發現。

 

也許等到玖深發現,他會考慮進行到下一步。

 

不過不是現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