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與聿衍生-疲累(夏玖)

「玖深,你的黑眼圈很重喔。」

 

阿柳在遞給玖深一份剛出爐的鑑識報告時,發現他眼下的黑眼圈,其深度簡直可以直接去動物園跟貓熊競爭了,原本想要出言調侃友人幾句的阿柳,在正視到玖深慘白的臉色後,只吐出這一直述句。

 

「最近睡不好啊……」當長期加班的壓力加上了睡不好的疲勞,玖深連勾起禮貌的微笑的力氣都沒有。

 

「我看你還是跟老大請個一天的假回去休息好了。」阿柳建議著。

 

玖深對於同僚提出的意見他用一秒就直接駁回:「不行,現在局裡這麼忙,我要是請假一定會被老大打死的。」一連發生了三起事件,讓原本人力就吃緊的局裡掀起了一場腥風血雨。

 

因為人力吃緊,所以每個人都要當自己有三頭六臂或者是會影分身之術,如果你無法把自己一個人當三個來操,那個大魔王一定會親手把你拆成三個。

 

「可是你……」

 

「好了好了,我先去把這份報告送去給老大,再偷懶下去我鐵定完蛋。」抹抹臉,試圖讓自己看起來有精神一點。

 

看著那逃跑的背影,阿柳不禁嘆了一口氣。

 

 

在途中,玖深的腳步漂移,每一步好像都踩在雲端上,看得路過的員警每個人都心驚驚。

 

好不容易來到了休息室,玖深敲了兩下便自行開門而入,卻發現裡面一個人也沒有,玖深不禁疑惑,咦?難不成是在辦公室裡?玖深想想,還滿有可能性的,昨天某魔王的的雙生兄長使出黑氣微笑,逼迫虞夏讓他們回去休息,也順便把虞夏推回家休息。

 

搞不好今天虞佟帶來午餐,然後順便把老大拖去辦公室休息吧!

 

唉,有人照顧自己真好。長年位於外地的玖深,此刻真的很想回家。

 

邁開腳步移動到辦公室,玖深不意外聽到裡頭傳來的打鬧聲,有點捨不得打斷這種溫馨的家庭時光,所以他待到裡面都安靜以後他才敲門。

 

「進來。」和老大不一樣的溫柔嗓音傳來。

 

「老大,佟。」他進了辦公室,揚了揚手中的報告,表示自己是來交報告的,不太想打擾兄弟的相處時間,玖深將報告遞給虞夏,就直接轉身想離去。

 

「等一下,玖深。」明顯注意到玖深的不對勁的虞夏,叫住了準備離去的人。

 

玖深回過頭,疑惑的看著虞夏。

 

「你昨天是去開趴嗎?怎麼黑眼圈那麼深!」明明虞佟叫他們回去休息,這個不知死活的小子居拿把這難得的休息時間拿去玩!

 

「哪有!我都乖乖的回到家躺在床上欸!」

 

「有睡嗎?」比起老大那種兇死人的語氣,虞佟那種溫柔的語氣簡直讓玖深感動的想哭,不過他的表情絲毫未變。

 

他搖頭。

 

「覺不睡在幹麼!」虞夏一臉不爽地看著玖深,平常那張饒富表情的臉此時一點表情也沒有,甚至還有點慘白,他很不習慣。

 

「就……睡不著。」因害怕虞夏兇惡的口氣的玖深縮了一下頸子,嗚……老大你可不可以對人家好一點啊!

 

「怎麼了?失眠了啊?」一直觀察玖深表情的虞佟,知道玖深現在心裡在叫苦連天。

 

玖深點頭,然後嘆了一口氣。

 

「那你今天還是回去休息吧,你這樣子……」虞佟好爸爸的個性又開始啟動了,對著玖深說睡眠很重要,不可以這樣一直下去巴拉巴拉之類的。

 

他真的很想睡,可是他一閉上眼就會見到自己手上那三件案子其中一件,那個受害著的頭顱模樣……

 

說來慚愧,身經百戰的玖深居然會怕個頭顱,要不是他捧著它的時候頭顱發生了十分不科學的事情,他鐵定昨天晚上一定是好眠到天亮。

 

「算了,我還是等那三件案子解決後再好好睡一覺吧。」

 

不把他們解決的話玖深認為那個不科學的東西一定還會再出現。

 

虞佟皺眉,開口還想說點什麼,被一旁從頭到尾都在看戲的虞夏給打斷:「哼!你最好給我撐到那時候!」

 

三天之後,他們手上三件案子同時有了重大的發現,此發現令所有皆已身心疲累的員警精神大振,更提起勁的去查案。

 

一個禮拜後,這三件令人苦惱的案子同時破案了。

 

許多人都去參加慶功宴,玖深婉拒了阿柳的邀約,想要回到家裡躺在床上好好地睡一場,然後在醒來的時候泡杯熱可可喝,這已經成為他這幾天來的精神支柱了。

 

當一堆人都前往慶功的餐廳只剩駐守的值班警察,玖深跟那些辛苦的警察道再見,然後就晃著自己的車鑰匙,準備去附近的停車場。

 

玖深走到停車場的門口,看到了一個不可能出現在那的人在門口佇立。

 

而那人身後還有一輛重型機車。

 

「老大!?你怎麼會在這?怎麼不去慶功?」該不會是要來堵他要把他帶去慶功宴的吧?

 

虞夏白了玖深一眼,逕自把一個安全帽給他,然後他也帶上了一頂接著跨上了重機。

 

「上來。」很魔王式的命令,讓聽到的人都無法反抗,不過玖深大概是累過頭了腦子停擺中,竟然還說自己有車不用勞煩老大你了。

 

虞夏懶得和玖深耗時間所以他直接威脅人,玖深被嚇到了,只好乖乖的坐上後座。

 

「嗚……老大你要幹麼……」虞夏發動了重機,只是給玖深一個抓緊的命令,然後就揚長而去。

 

騎了幾十分鐘終於到了玖深所住的公寓。

 

虞夏曾經不小心看到玖深的個人資料,也曾經在和玖深的對話中得知玖深住在這裡,所以可以他可以不必問地址便把人送至地方。

 

「呃……老大,謝謝你啊……」不知道要說什麼,就說個感謝的場面應酬詞吧。玖深其實很想睡,剛剛吹著舒服的晚風時他不小心打了個盹,就這麼順勢的靠在老大身上,醒來時候發現還以為會被老大罵一頓結果沒有,真是讓他飽受驚嚇。

 

虞夏沒有回答,把安全帽脫下就下了機車。

 

「咦?老大?」有點不解虞夏現在的動作,玖深微歪頭問。

 

「我要上去,時間很晚了,借留宿。」簡單明瞭講完自己的目的,虞夏面無表情的瞪著玖深,不,其實那表情更像是在說「你不讓我上去你就死定了」。

 

於是玖深很快就屈於大魔王無聲的摧殘了。

 

虞夏進了虞夏的家,很隨性的就坐在沙發上,接著接受了玖深遞上來的一杯水。

 

說實在玖深真的很累,沒什麼力氣可以去招待這個上司。向虞夏打了聲招呼之後就直接拿著衣物去洗澡了。

 

玖深能不洗到睡著也真有他的,溫熱的水從上而下把這幾個禮拜來的疲勞都給洗淨了,即使站著還是舒服的想睡。

 

等到玖深從浴室出來又是一段時間了,他看著自家上司自己抓著遙控器就在看新聞。

 

我的老天爺……放假欸怎麼不休息還看工作啊!他的臉肯定露出了深深地厭惡,現在他完全不想要看到任何有關於工作的事情啊!

 

「老大……」剛剛虞夏好像沒有帶自己的衣物過來,所以玖深就直接拿他的衣物給他了,反正差不多:「你先去洗個澡吧。」

 

沒有多交代什麼,玖深把衣物確實遞給虞夏後就逕自走到自己房裡,嘿,雖然他的屋子很小,但是五臟俱全呢,還有附一間客房。

 

啊啊、好累,他一定要好好的睡一覺!

 

虞夏聽著玖深將房門關上的聲音,默默的將電視關掉。然後拿著玖深遞給他的衣服去沖了個澡。

 

大致整理好自己後,他沒有走向客房,而是直接走向玖深的臥室,伸手、打開了門。

 

一進門就看到玖深睡在自己的床上,一臉心安理得,還不時有夢囈。

 

虞夏煩躁的抓了下自己的頭髮,為什麼他就是會在意這個傢伙呢?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虞夏不知道,但他最心痛的就是玖深那累過頭而顯得了無生氣的臉,毫無表情。

 

尤其是看著他搖搖晃晃的走到停車場,那副神遊的狀態實在讓人擔心他會不會開車到一半突然睡著,然後就發生車禍之類的……

 

想到這裡他的身體就自動帶他到停車場那邊了。

 

不打算說破這種奇異的情感,對於他們而言目前的相處方式是最好的,不想要因為任何因素而改變目前的狀態。

 

玖深熟睡的臉有些粉紅,看得虞虞也開始想睡了。

 

的確,他也是忙了幾個禮拜極少闔眼的人。

 

所以就、讓他休息一下吧。

 

虞夏走進玖深的床,然後直接窩進了玖深旁邊的床位。

 

攬著玖深的腰,感受著玖深高出常溫的體溫,虞夏閉上了眼。

 

解釋什麼的,明天在說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