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與聿衍生-某警員的心裡OS (夏玖)

 

曾經,他有想過自己的死期究竟是在何時,但他從未想過死期這麼快就來臨,並且近在眼前。

尤其是那死期還是自家老大所賜與的。

他真的欲哭無淚,面對躺在單人病房的玖深,他內心祈禱著玖深快快醒來,然手裡拿著手機,不知道該不該播電話告知那個現在應該很擔心的人。

他心想,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如果不打,他會死得更慘。於是他從病房區走到醫院門口,在這不長的路程中他做著心理準備,就是希望等下和老大報告的時候不會結巴然後順順利利的在幾分鐘之內把玖深的情況報告完成。

雖然已經做了心理準備,但是在按下屬於老大的電話號碼時他的手仍是止不住顫抖。

接通了,情況並不如他所想的那般美好,講話的時候仍是抖抖抖,抖抖的把玖深大致的情況說玩,中間還欲言又止的,因為玖深的情況很玄,沒有外傷卻昏迷不醒的,果不其然得到老大的怒吼聲。

然後報告完畢後老大只丟給他一句說要他照顧他然後之後會找時間過去……就掛掉電話了。

有些無聊的走回玖深的單人病房,在這種情況下他真的不知道要怎麼照顧玖深。這裡有護理人員能照料玖深,他能做的頂多就是在旁邊看著要是玖深醒來隨時按護士鈴吧。

一想到這裡,他就想要回去幫忙了,他苦著臉,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老大都已經較他好好在這邊看著了,怎麼能溜回去辦案呢?如果老大同意了回去卻看到老大那張魔王臉,那也是不好受的。

想了又想,還是待在這清淨的病房比較好。他唾棄自己的思想。

那麼他要怎麼打發這些清淨的時間呢?他閉著眼睛想了一下,之後像似決定了的張開眼睛,既然如此不就來想想自家老大和玖深之間,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變質的。

他們這樣持續的時間似乎很久了,也就是說他們對彼此不坦承也有一段時間了,唉老大不正常,連同那位可憐的鑑識人員也不太正常了。

嗯……那到底是因為什麼讓他們互相看上眼的?他撓頭,好像沒一個確切時間點能夠指出轉變,那只能推測他們是因為日久生情。

奇怪的是,明明玖深跟阿柳相處的時間比較長,而老大和他們這群閒來無事都很混的員警比較熟,但是都沒有發生日久生情這檔事情,反而是平常不常接觸的人對彼此產生情愫,只能說,緣份真的很奇妙。

不過現在想這個也沒什麼用吧,只能用了打發時間,況且想了也不能當八卦在局裡傳。

所以她又回到閒閒無事的狀態囉!

唉!他真的好想回去辦案喔!

 

—–

 

直至案破了,他才得以回到工作崗位。

在玖深還在住院的期間他時不時的去探望,當然,除了第一次之外他都挑在老大不在的時候過去,理由是他還不想要被閃瞎。

回想那次,他還搞不清楚狀況,才一股腦的直接開了門進去,上天一定是對於白目的他感到厭惡,所以立即降下處罰。

天知道明明病房內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該躺在床上的躺在床上、坐在一旁看公文的看公文,如果忽略掉兩人臉上那片不正常的紅暈,那該是多麼平常的景象,不過,他已經要被迎面的粉紅氣氛給閃瞎了。

之後他來探望同僚的時候便會挑時辰,也還好這樣的日子很快就結束了。

因為玖深出院了。

然後現在的警察局的同仁都會隨手帶副墨鏡,以免不小心踏入看似正常的工作氛圍,實則上為閃死人不償命的粉紅氣氛。

這是某個警員長期在老大手下做事,直至最近得出的結論。

姓名不便公佈,為確保日後工作安全。

而他的OS,還會持續下去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