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與聿衍生-企圖(夏玖)

最近玖深那個死小子到底在做什麼?

虞夏太陽穴的動脈一突一突的,他伸手按壓,輕微地按摩著。

自從玖深開始有意無意地躲著他後,他似乎就常出現這樣的狀況。

他發現玖深開始躲他後,是他叫玖深來但那傢伙藉故推託,死也不來就對了,那時他回想起之前玖深的一些小動作,譬如本來應該由他送來的報告他找人代送,或者是他如果下班沒事也會快走不會留下來陪他加班……

虞夏曾經有去過玖深家堵人,想問清楚他究竟在搞什麼鬼,但玖深不在家,並不是說他那次去剛好玖深不在,而是他每次去玖深每次都不在。

想到這,他的鬱悶指數又往上提昇了好幾層。

該不會是因為膩了這段關係,所以想要分手?這個情形相當可能,但是他們也不是那種關係日漸消散,最後變成對彼此只有一般感覺得情侶,事實上當玖深開始了這樣無理取鬧的動做的前一晚,他們兩個還有進行情侶間的親密行為。

他不明白,玖深為什麼要這樣做。

能讓他苦思的人不多,因為他都是直接舉起拳頭解決問題,但是這次引發苦思的人是玖深,所以他實在無法向過往般解決問題。

正當他苦思百般無解時,有人敲門了。

未等他喊進來,那人便自己開門,進來後又關門。

「呦!老大,很少看你進來辦公室耶!」那個常常撈過界的法醫向他打招呼,手裡還拿了一個資料夾。

「如果說是要來聊天的那就請你滾出去。」虞夏冷聲道。

嚴司笑笑地揚了手中的資料夾:「我是來替玖深送資料的。」

玖深。聽到關鍵兩字,他的眉頭明顯一皺。

看到老大皺眉頭,嚴司心中一樂,他早就知道最近為什麼老大的脾氣那麼暴躁,嚴格來說,他也是「某人」的幫凶。

「老大,你最近好常發脾氣啊,」將文件遞給虞夏,嚴司在他抽筆寫完文件後又補了一句:「是不是更年期提早來啊!」朝著虞夏擠眉弄眼,他立即被丟了文件。

「嘿嘿我閃過了。」這句話完全衝破虞夏現在的底線,讓他直接起身開扁。

「老大不要打了,哎唷……」等到虞夏發洩完他的怒氣,嚴司已經被他打趴到地上了。

虞夏折了折他的手指,運動完後心情果然舒爽多了。

他轉身拿他已經簽完的文件給從地上爬起來的嚴司,說:「幫我帶話給玖深,叫他忙完後就來找我!」

嚴司聞言竊笑,扶著腰,一手拿著文件,嘴裡還不忘咕噥:「哎唷老大,你哪裡不攻擊幹麻攻擊我的腰啊,這樣我扶腰出去很尷尬的……」

「嚴司你還想再來……」

沒等他說完,嚴司快速的說了一句:「老大再見。」便奔出了他的辦公室。

虞夏咋舌,無奈的又坐回椅子上。

就等你來,玖深。

 

 

「……所以啦,就是這樣。」吃著脆迪酥,嚴司說著剛剛的事發經過。

玖深皺著眉頭,沉思。

「哇賽玖深,你這樣子超像老大的啦!」

「只要過去把原因說清楚,虞警官應該不會生氣了。」面無表情的說完這句,某大檢察官闔上文件,方才辦公到一半,辦公室突然被兩位不速之客闖進來—正確來說是一個,,因為玖深是被嚴司半強迫的拉進來—還讓他被迫聽完事情的經過。

「不,老大會氣炸。」玖深嚴肅的下定論。嗚嗚嗚,怎麼辦啦,早知道就不要聽嚴司的話來玩老大了。

「那為什麼一開始要這麼做?」黎子泓問。

「嗚嗚……」玖深可憐兮兮地看著嚴司,後者嘆了一口氣,幫他向黎子泓解釋。

聽完原因,黎子泓不禁挑了一邊的眉,「就為了這原因?」

被問的兩人齊一點頭。

「這……虞警官不生氣也難。」

聽完,玖深淚奔了。

「玖深,你還是得去解釋。」嚴司狀似嚴肅的說完,又放聲大笑,他還記得這不熟的同事戰戰兢兢的跑來找他,要他幫這個忙的時候,他還真是笑翻了,連考慮也沒有就直接答應下來,就是為了看後續發展,啊,當初調來這真是調對了,不僅在這遇到少林第N代的俗家子弟,還讓他接手這麼有趣的事情。

「可是……」玖深苦著臉,內心想著:媽媽我錯了我下次不敢了啊——

「你拖越久,下場越慘!」

嗚嗚嗚,玖深無聲哭泣許久後,最終點頭答應。

 

 

等到了下班時間,虞夏辦公室準時響起敲門聲。

終於讓他等到了。

「進來。」果然打開門後,探出頭的是玖深。

「玖深,你是不是該給我個解釋?」充滿壓迫感的靠近玖深,虞夏將人逼到辦公室的門板上,用兩手撐在門板上,圍出的小空間將玖深囚於此。

「老……老大,要個解釋不用靠這麼近吧……」要死,他都看到了在虞夏眼中燃燒的怒火。

「不靠這麼近,我怕你又跑掉。」

「是喔……」玖深的嘴角微抽搐著,眼神四處飄移。

「解釋。」將音量調高,不意外見到人受驚嚇的模樣。

「就……就那個了……」玖深吞了下口水,接著說:「其實是因為……」

虞夏對於玖深吞吞吐吐的態度不甚高興,又催了他。

「好啦我要講了……」玖深的視線朝下,不敢直視虞夏的眼睛。「就是我……我想要老大你吃我的醋嘛!」話說出口的同時,玖深感到耳熱。

「什麼?」

「因為老大你好像都沒有什麼感覺,面對靠近你的女同僚……我都會……我都會……」啊啊,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了,虞夏又怎會聽懂呢?

出乎玖深的意料,虞夏他懂了。

原來這幾天玖深這樣鬧脾氣,全都是因為想要看到他為他吃醋的樣子,回想這幾天的行為,玖深的怪異舉動裡的確是有刻意接近女同僚,不過他都沒去特別注意,因為他知道玖深不會無緣無故的搞劈腿,所以沒特別放在心上,沒想到這人的心思竟是如此!

真是……真是欠揍的一個人啊!

不過他沒真的給他揍下去,而是上前深深吻了玖深,然後在對方氣喘吁吁的時候放開了對方。

「我吃醋了。」嘴角勾起一抹笑,虞夏知道這樣的他很惹人嫌。

「蛤?」腦袋還一片混亂,沒聽清楚虞夏說什麼。

「所以我要你補償我……用你自己……」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大這裡是辦公室啊啊啊——」

這裡是辦公室又如何?

在門外的嚴司悄悄的在門把上掛上了「請勿打擾」的牌子,還在「擾」字下面加上了一顆手繪的愛心。

在局裡的任何人都知道,只要虞夏辦公室或是休息室被嚴司掛上了這種牌子,那麼就算會被罵死不能去打擾。

阿彌陀佛,大家還想要活久一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