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與聿衍生-不解風情(夏玖、ABO設定、斷篇坑)

(1)信息素

 

「嗚哇哇哇──老大──」被同事叫來路過一下休息室,就看到虞夏一個人坐在裡面,開口問話「你怎麼受傷了」還沒說出來,玖深就被虞夏瞪了一眼,後面的話便乖乖的縮回肚裡。

 

「進來!」一個命令一個動作,玖深還順便把門關上。老大肯定不想讓太多人知道他受傷的事情,尤其是虞家的大魔王。

 

「老大你剛剛是又遇到什麼飛車搶劫嗎?還是通緝犯正好路過你眼前?」玖深開始翻找休息室裡的消毒藥水和紗布,虞夏臉上有一道擦傷、露出來的手臂上有好幾道割傷和擦傷,兩手的掌指關節處已經有些淤青,看得出來經歷了一場激戰。

 

「嘖,剛好遇到高中生搶劫國小生,把他逮了進來。」

 

「老大你跟一個高中生打架……?」咦?一個高中生可以把虞夏打到受傷?這要好好招募啊警界的未來就靠他了!玖深被自己的腦內偏題震了一下,連忙清空腦袋,最近受到阿司強制洗禮很多奇怪的觀念,搞得他腦子也都不正常了。

 

「四個高中生,這年頭小孩好的不學學壞的,搶一個國小女生……」虞夏的聲音聽起有點悶,玖深知道是他不爽到了極點,這不爽其中可能也包含高中生有對虞夏做出出言不遜的事情。

 

啊,找到了。玖深看著最近才補過的醫療箱,各種紗布耗材應有盡有啊,很明顯是為了把休息室當作醫院的某些人準備的……咳咳,玖深忽略了也許是虞佟放在醫療箱裡的關心小紙條,拿起一小罐的生理食鹽水扭開了蓋子。

 

一個一個仔細的清洗傷口,玖深覺得自己快要變成專業的,最近要是虞夏一受傷,他好像就會被叫來幫忙處理傷口,嗚,他也有自己發現虞夏把傷口晾著然後自己幫忙處理,總而言之,如果虞佟沒先一步發現,他就像虞夏的專屬小護士一樣,玖深又被自己的想法深深惡寒一下,小護士什麼的,這個想法真是太對不起護理師了。

 

「抱歉,我會小力點……」發現虞夏有點退縮,玖深把力道放更輕,他開始替傷口上優碘。

 

正當玖深專注的替傷口貼上紗布時,突然一隻手襲擊了他的頭頂,玖深驚恐的看著眼前虞夏的手肘,同一隻的手掌還貼在他的頭頂上。下一秒他以為會被爆頭,虞夏卻做了一個讓他疑惑的動作。

 

「……老大?」虞夏輕輕揉了他的頭髮,撥弄了一會才放下來。玖深對於他家老大的動作深感不解,世外高人的心思他這個平凡人不懂啊!

 

「趕快把紗布貼一貼。」虞夏掃了他一眼將視線轉向別處,玖深腹誹,手上的動作加快。

 

「老大我弄好了……」

 

「碰!」門被人大力的開啟,緊接著是某個唯恐天下不亂的聲音:「哇好強烈的信息素,讓我大老遠聞得都害羞了!」

 

「嘖!」虞夏直接表達他對來者的不滿,玖深則是一臉呆楞。

 

「喔喔喔!」嚴司一眼就看見虞夏身上剛包紮好的傷口,「莫非那群高中生就是高人你抓來的嗎!高人不愧是高人,太讓小弟佩服了!」那群鼻青臉腫的死小孩還不斷叫囂要讓某個高中生好看,看來要被好好看一看的是那群自不量力的小孩。

 

「你很閒嗎?」虞夏口氣很不好,玖深將自己慢慢的遠離虞夏,他有直覺,直覺嚴司等等會讓他掃到颱風尾……

 

「唉唷再忙也要來看看Beta征服殘暴無情的Alpha的勵志故事啊!說不定將來我也可以玩玩看……」

 

「我現在就可以讓你體會什麼叫做不長眼的拳頭……」

 

看著新上演的追逐戰,玖深利用自己身為Beta的優點將自己的存在透明化,快速的溜離休息室。

 

*

 

「玖深!幹得不錯啊!」路過一群員警,他們都是剛才拱玖深路過休息室的人,他們也是在警局裡表現較為優秀的Alpha。

 

「嗯?」他有做什麼嗎?

 

「老大剛剛差點進入狂暴狀態,還好你解救了我們。」獲得了解釋一句,玖深就明白了,Alpha的信息素在腎上腺素上升時會被影響,開始釋放只有在Alpha或Omega間才能夠解讀的信息素。Alpha的信息素很容易影響同類,導致全體進入狂暴狀態,而Beta完全中立、無法感覺也無法解讀,不會被Alpha的信息素影響。

 

可是他不懂啊……為什麼是他啊……明明有其他的Beta啊……

 

果然Beta這種死老百姓是無法理解Alpha的思維……在內心腹誹了幾句,玖深就準備回自己的實驗室,但迎面就來了另一個Alpha。

 

「玖深,夏他又受傷了嗎?」帶著微笑,虞佟開門見山了問。

 

「呃我已經幫老大處理好了。」果然這種事情是無法逃過佟的……他都可以感覺黑色的氣息環繞在虞佟的背後,嗚──好可怕!

 

「我想也是。」微笑著走向休息室,玖深看著虞佟的背影,決定等等要躲在實驗室裡,遠離這場兄弟之間的風暴!

 

*

 

「夏,我大老遠就聞到你留在玖深身上的信息素了,不用誰告訴我,我就知道你又受傷了。」

 

(2)遲鈍

 

Beta在某些方面很遲鈍,敏感度不似Alpha和Omega,並非是指責Beta,只是在對於信息素的接收,Beta天生沒有感官可以理解信息素裡傳遞的內容……這也造成了為什麼警局裡一連好幾天都是低氣壓。

 

「老大到底要……低潮到什麼時候啊?」整天扛著低氣壓很難受啊!

「可能要等到玖深回來吧?」

「會不會看到本人更生氣啊?」

「嘖嘖,怕什麼?老大要是一時忍不住直接把人…那個了,我們就好過了。」

 

警局陷入低潮已經第二天了,被信息素強烈影響的員警紛紛在私下抱怨集體影響得提不起勁,起因就是某個不把私人情緒帶至工作的娃娃臉兄弟之一,唔,話說的也沒錯,情緒沒有帶進來,但是信息素強烈釋放依舊會攻擊無辜的他人啊!

 

「玖深小弟是去哪座深山高林的廟嗎?還是去拜見哪國的高僧了?」聽聞玖深請了將近五天的長假,嚴司驚艷了一下,這是排假加上了特休才會有的長度吧,讓玖深使出最高等級的休假方式,嚴司近期只想得到是因為要去收驚還是求符。

 

「不……好像是相親。」

 

「……不好意思你再說一次。」剛剛耳朵好像有什麼問題,嚴司再問一遍確認。

 

「玖深好像有一場相親馬拉松,他家人幫他安排的。」特意壓低聲音,不過在關鍵字還是加重了音調,這現在可是禁忌話題,隨意提到關鍵字,怎麼死得都不知道!

 

「玖深好豔福,這等待遇就連大哥哥我都享受不起啊。」

 

「嚴司你還說,老大都已經為了這件事情不高興了好多天……」他的皮都繃緊了好多天,已經要開始精神緊張了!

 

「他是為了哪種事情生氣啊?玖深請太多假?還是玖深去相親?」

 

「我就不信你看不出來,老大對玖深釋放的那些信息素──」

 

「你們是吃飽太閒沒事情做嗎?」一句低氣壓陰森森的話從嚴司背後傳來,嚴司和透露訊息的同僚閉上了嘴,完了,事主在背後,他看起來非常火。

 

*

 

玖深在倒數第二天的假期結束了他的相親之旅,只能說,他家的阿母太可怕啦!第一個沒辦法就換第二個、第二個沒感覺就試試看第三個,一天一個,總共相親了四個女孩子,可惜的是他現在真的沒有那個想法啊!

 

『什麼事?』他打給了阿柳,想要抱怨一下這幾天受到的摧殘,阿柳今天放假,所以應該有時間聽他說吧?

 

「阿柳我跟你說喔,我阿母超級過份的,他居然拖我去相親,嗚嗚嗚我覺得好可怕!」

 

『沒有找到喜歡的?』重點不是這個啊!

 

「我現在只想要自己一個人……再也不去相親了!」玖深哀怨的說道。

 

『不是想要自己一個人,是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吧?』阿柳再次get到奇怪的點,奇怪……休假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啥啊?我什麼時候有喜歡的人了?!」

 

『咦?』聽起來阿柳的聲音好像很驚訝。

 

「該不會是有人趁我不在的時候偷偷說我的八卦吧?那些八卦都是假的、是假的!」啊啊啊一定是有人知道他要相親所以亂傳啦!阿柳不是知道局裡的八卦都是空穴來風、不可信的嗎?

 

『嗯嗯……也許是我們搞錯了吧?』阿柳含糊的回道,玖深沒有聽漏量詞,我們到底是包含了多少人啊!

 

「總而言之,現在的我還是單身的,沒打算進入下一個階段。」玖深鄭重澄清,卻覺得阿柳的回覆口氣有點不妙。

 

 

隔天玖深銷假回警局時見到阿柳,後者則以同情的眼光看著他,搞得他有點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