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與聿衍生微小說(夏玖、夏因、黎嚴、太因)

「老、老大你要幹嘛!!」玖深驚恐的看著那個由上至下打量自己的人。「只是想試試。」虞夏手中拿著剛從局裡借回來的、其他同事查獲到的大量情色片之一,他只是想要看看為什麼總有些人看到這些影片的內容就興奮了……果然,看著玖深穿著他套上的圍裙,裡面還什麼都沒穿,虞夏就知道這些片子賣得這麼好是真的有原因的。「好了,那我們來辦正事吧。」不理會玖深的亂叫,虞夏直接親身體驗那些片子的內容。

(後續)

那群該死的同事,為什麼老大可以外借那些該死的片子,這樣不是違法的嗎!玖深扶著酸麻的腰,慢慢走過昨天害他一整夜沒睡的罪魁禍首身邊,還一個個的瞪了一眼。「玖深。」令人畏懼的聲線響起,玖深不自覺得用力挺直了腰,回答:「老大,請問有什麼事嗎?」虞夏看了他一眼:「你很閒嗎?逛街啊!」玖深被罵著苦臉,沒有很閒啊老大……我只是想要報復……哀怨的瞪了那群假裝喝咖啡忙事情的同僚,玖深詛咒著他們哪天看見不科學的東西。卻不知那群被他一個個請出來問候的同僚都默默在心底os:我們也是不得已的啊~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上頭要我加入的……」「為什麼我不知道?」「這是機密任務……」虞夏覺得好笑,明明玖深只是一個鑑識人員,上司卻要他來執行這危險的任務。「答應我,下次不可以隨便亂答應當臥底。」虞夏交代著,啊,玖深那傢伙居然眼淚就掉下來,滴在他的臉上,好燙。「好……」虞夏惡狠狠的說著:「要是那些老傢伙逼你,你就叫我……我會幫你把那些老傢伙處理好……」糟糕,視線開始模糊了。「好……」虞夏嗯了一聲,啊,執行這麼多個月的任務,每天這樣不眠不休的,他真的有點累了。所以他眼睛閉上,準備要好好的睡一覺。「老大……」玖深抱著虞夏的身體,跪坐在血泊中,眼淚不由自主的滾落下來,看著那個躺在他的懷裡、一臉像是睡得安穩的虞夏。如果忽略掉了那躺在他們四周的屍身,還有散落一地的白粉、血泊,他想他會高興老大第一次這麼乖的睡在他懷中。

(HE結局)

「嗚嗚嗚嗚!老大你不要死啊!」玖深哭著大喊,忽然見到懷中的人眼睛撐開一小條縫隙,還有氣無力的罵了他一聲:「吵死了!我這麼多個月沒睡好了……你就讓我睡一下行不行啊!」玖深嚇得都楞了。

(BE結局後續)

「……玖深你說,為什麼夏他會這樣呢?」毫無表情的看著眼前的人,有著和高掛在靈堂上面照片裡的人一模一樣的臉的虞佟,這樣問著。其實他這句話不是在質問,但就是讓被問的人感到壓力,玖深不敢直視虞佟的眼睛,只有低頭看著地板:「任務出了意外……」還沒等到他說完,虞佟就搶著說:「所以說我們家的虞夏就這麼死了?」玖深紅了眼眶,不敢回聲,因為虞夏是為了救他而死,是因為他的粗心大意所以才會被人開槍打死,若不是因為他、身手這麼好得老大怎麼可能會死在槍下,所以一切,都要怪他。虞佟沒有理會低頭掉淚的玖深,只是抬頭看著那個一臉不爽的人,然後拿下了眼鏡,用著那張一模一樣的人說著:「我一定會讓那個人、不得好死的,你放心。」正在燒金紙的虞因,不敢置信的停下動作抬頭看著他家大爸。

 

 

「玖深,你知道為什麼我從來不對你說愛嗎?」虞夏難得穿著筆挺的西裝,他嘴角一勾,又繼續說:「因為做我們這行的隨時可能會殉職,所以我才不對你下承諾。」可是你卻、擅自對我下承諾,在緊緊束縛我的心之後,又擅自離去。虞夏抬起頭,直視那張玖深笑得燦爛的笑臉——那是張照片,被高掛在靈堂上——「所以我,玖深,我會永遠愛你,我愛你。」

 

 

「阿、阿因,這附近有沒有不科學的東西啊……」「有啊。」虞因往後看正在發抖的人,「在你旁邊。」他毫不在乎地說,果然看到玖深發抖的更加厲害。「是二爸。」然後就見到了玖深一下子紅了眼眶。

 

 

「小虎,叫爸爸。」女子溫柔的說著。玖深一臉笑開,看著懷裡抱的小孩,似乎在期待什麼。而嬰兒也咯咯笑著,一雙澄澈大眼望著玖深。「小虎,快叫爸爸。」女子等了這麼久都沒聽見,不免動了脾氣。「小孩這麼小,別催了吧!」「總是要讓他先練習的啊。」女子仍不屈不饒。「玖深,你在那混什麼,還不快來做事!」虞夏在另一頭大吼,玖深立刻苦著臉,將懷中的嬰兒還給女子,「老、老大,明明是你要我來哄這對母子的耶!」「還敢狡辯!」

 

 

「喂,前室友,等等要不要一起去吃飯?」嚴司笑著問。黎子泓仍然專注於眼前一堆的文件,「喂,吃完飯再看也沒關係啊!」黎子泓還是沒有理會突然出現在他辦公室的法醫,「喂……」這次,某法醫的話還沒說完就立即被大檢察官堵住了嘴,末還在他耳邊輕聲說道:「我想吃的是你。」

 

 

『那個曾經在你腳邊打轉,把你認成另一個人的小孩,你還記得嗎?』他當然記得,從小到大,他都在那個小孩身邊。『那你是怎麼對他的?』聲調惡意的上揚,將虞夏瞬間驚醒,他的手臂被重物壓著,虞夏轉頭一看,那個他從小帶到大的小孩正光裸的躺在他身旁,白皙的身軀還佈滿前一晚他肆虐的痕跡。

 

以往都是小聿去叫二爸起床的,不過小聿去朋友家住,所以這個重責大任便落到他身上。三度被大爸叫著,他才心不甘情不願的走上樓,在二爸的門前磨蹭許久,才敲門進去。「二爸……」他看到兵荒馬亂的場景,還聽到熟悉的「哇啊啊啊」亂叫,接著魔王的一句滾讓他身體直接執行命令,到了樓下腦袋才開始運作,玖深哥在二爸房裡?「是時候讓你知道了。」大爸在旁邊涼涼的喝了牛奶。

 

「老大,你的報告。」淡然的聲音在虞夏的頭頂上響起,其中不帶任何的感情。他嗯一聲,就聽到腳步聲離去、關上門。他們有諸多不合,導致現在的結果,這是眾多情侶都會經歷的,只是虞夏想問,那些分開的情侶,有人像他一樣如此想念對方嗎?

 

虞因喝了點小酒,為了慶祝阿關終於和他心儀的女生在一起。他們玩得很烈,原本他點的果汁被混了雜七雜八的酒類。當他被送回家後,看到客廳有人,他分不清是大爸還是二爸。他在爬上樓梯時跌了一跤,那個雙生之一的人無語的把他扛到他的房間,虞因突然腦子一熱想要親一下回報,怎麼也沒想到,那個本應該落在臉頰的親吻居然落在那人的嘴唇上。

 

 

虞夏發現,最近大兒子上警局的次數越來越多。從一個禮拜來一次,後來又變成了兩次、三次、五次,接著現在是每天都來,虞因那傢伙真的把警局當成自家待?驚覺不能再這麼下去的虞夏決定在虞因現在在局裡時好好教訓他,卻在推開休息室時楞住了,他的大兒子,正在跟那個神出鬼沒的同學接吻。

 

 

「二爸,你都沒打算找一個女朋友嗎?」大兒子趴在他的身上問,那對清澈的眼眸正直盯著他。「那你呢,你不交嗎?別還沒想結婚就弄大別人的肚子……」「好啦好啦,我明白了。」大兒子吐了吐舌頭,虞夏就順勢吻上,儘管他們現在吻得難分難捨,總有曲終人散的一天。

 

 

少荻聿他只是靜靜的。他沒有打開電視,也沒有打開MP4或者手機,他就只是靜靜的聽著,那從樓上傳來的靡靡之音,比當初害慘他家的毒還要迷人,他只是閉上眼,靜靜的享受著,那從家中二主人與大兒子口中發出的,淫靡之音。

 

 

「黎同學,讓老師我來教你怎麼用保險套吧。」穿著全新白袍的嚴司拿著未拆封的保險套,笑容燦爛的對著他說。這對於黎子泓是個災難—老天,他讓嚴司進門不是要滿足對方的角色扮演欲,尤其還是什麼保健室老師對學生的俗套劇情。「嚴司老師,難道你不知道保險套拿來實用才不會浪費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