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偵探狄仁杰衍生-解題(方狄,有肉渣吧)

 

 

 

「狄仁杰,你還沒猜透我的謎團。」

「你是眼見為憑來佐證你的推理,我可以提供你一個機會,讓你來觀察我。」

「住進我方府,觀察我,解開謎團。」

 

*

 

狄仁杰沒有太多的包袱,在方起鶴這麼說後他就隻身進駐方府。

 

前幾日他在方府四處亂晃,看看曾經的段府被方起鶴改造成什麼樣子,這幾日方起鶴並不待在方府,就算狄仁杰想要出去觀察方起鶴的行蹤(其實就是跟蹤),也會被方起鶴安排的侍衛擋下來,他這才明白方起鶴同時也在軟禁他。

 

「夠了,放我出去。」正當他在門口對著侍衛無理取鬧,方起鶴從門外背著手慢慢的走進來,帶著他令人討厭的笑容,道:「要去哪裡?」

 

「哼,出去走走,我可沒辦法連好幾日待在同一地方。」

 

「你還沒有解開我的謎題,又怎麼能走呢?」

 

「你那時可沒說這是軟禁!」

 

「我還以為你的智商可以推理出會有這樣的結果,還是說……狄仁杰因猜不出我的謎題,想要逃走了?」方起鶴騰出一隻手順他那看起來怪異的髮束,看起來相當欠揍。

 

「誰、誰想要逃走了!我不過是這菸草沒了,想去買來補存貨。」狄仁杰晃了晃手中的菸斗,他需要一些刺激來讓他更有靈感。

 

「這種事情,讓下人去辦就行了,你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是嗎?」

 

「我可沒你過得這麼奢侈,哪來的下人?」

 

「這方府裡,所有的下人都供你差遣,這還不夠嗎?」

 

「倒不如讓我自己出去。」

 

「死心吧,狄仁杰。想出我的謎題我就讓你走。」兩名侍衛一左一右的架住狄仁杰,將人抬離大門。

 

*

 

狄仁杰認為,也許他永遠解不開方起鶴給的謎題了,根本不是在一個世界的怎麼會理解到底在想什麼!

 

他被壓制在床上,背後的男人解開他的圓領袍衫,一點一點柔軟的觸感不停落在他的頸脖,狄仁杰知道那是方起鶴在親吻他。

 

「方起鶴,你給我放開!」雙手被反制在背後,狄仁杰氣急敗壞,方起鶴把他當什麼了!

 

「我說過了,謎題沒有解開前你不能離開,你為什麼要一次又一次的挑戰我的底線?」方起鶴的聲音低沈,飽含了他的怒意。

 

狄仁杰不過是和他提了他想要離開的話,方起鶴就黑著臉將他提著丟到床上,也許他不該挑在方起鶴看起來心情低落的時候提起,但他也不該被如此對待!

 

「好好好,我不離開,你現在馬上放開我!」狄仁杰有點崩潰,方起鶴咬著他的耳朵,敏銳的聽力清楚聽見方起鶴吸吮他的耳廓,太怪異了。

 

方起鶴又發出他那詭異的笑聲,熱氣全吹在他的耳邊上,「不讓你受點懲罰,你大概又會想著出去吧。」

 

「你別──!」狄仁杰大聲驚叫,方起鶴鬆開了箝制他的那隻手,然後雙手用力、把他的袍衫從後面撕開來,露出他的後背。

 

「狄仁杰,我現在要提示你這個謎題的答案,你可要好好參透啊。」

 

「嗚……」方起鶴藉著體型優勢將全身重量壓著他,啃咬他的後頸,狄仁杰有種他人盤中飧的錯覺,他得動腦、他得想出為什麼方起鶴要對他這麼做,是為了羞辱他?不,方起鶴不會用這種方法,他會用更高端的手段。

 

接著他將啃咬的範圍慢慢往下移,就像是在標記自己的領地,狄仁杰敏銳的發現,每當方起鶴咬起他一塊肉時,還會在那塊肉上舔上幾口,泥馬,你是餓了多久!

 

沒多久方起鶴又往下移,細細的舔舐狄仁杰的腰側,沒照顧到的另一側則是用手慢慢撫摸,狄仁杰瞬間覺得自己凌亂了。

 

明明方起鶴壓在身上的重量都已經移開,可狄仁杰依舊沒有逃開的力氣,從他的腰傳來兩種不同的酥麻感讓他雙腿發軟,不得不改變自己的呼吸來抑制這種他不熟悉的感覺。

 

狄仁杰真正發出一絲聲音時是方起鶴沿著脊柱的線條親吻上來,也只是短促的抽氣一聲,就被他發覺的壓在喉間,寧願咬著下唇也不願發出這麼富有深意的聲音,簡直……簡直就像他對方起鶴的所作所為感到高興般。

 

方起鶴也不管他,逕自的繼續親吻。終於等到方起鶴離開他身上,狄仁杰的下唇已經被自己咬得刺痛,突然方起鶴雙手握住他的腰,強迫往後拖,讓他形成了跪趴的姿勢,狄仁杰被褪去了所有衣物,那意思是包括上半身和下半身的。

 

他扭頭去看在他背後的男人,那男人僅解開了所有襟帶,露出了裡面結實的身軀,卻不將衣袍脫去。

 

禽獸!那看向他的目光簡直就是禽獸!狄仁打從心底害怕起來,他怕!他怕繼續下去就無法再如以前自在生活!

 

可方起鶴已經預料他害怕的心理狀態,伸手就抓住他那二兩肉,自己的命根子被人抓在手裡,那是一點反抗的心都沒了。

 

狄仁杰已經管不了身後男人的動作了,因為方起鶴握著他的命根子開始搓揉,同是男人,自然知道這種刺激對於男人來說有多麼不可抗拒,他將自己的臉深深埋在自己的手臂裡,深怕一點不恰當的聲音從自己嘴裡溜出來,讓方起鶴更加得意。

 

但是逐漸膨脹的二兩肉一點都不掩飾自己對於方起鶴的動作不反感。

 

方起鶴的身軀又壓了上來,沒了衣物的阻隔,狄仁杰感受到另一具身軀傳來的熱度以及帶著微微的汗液,在他耳邊輕輕的吐息,帶著灼熱的熱度讓狄仁杰的耳朵燒紅。

 

方起鶴彷彿是在撫慰自己,比狄仁杰更加激動,喘息聲在狄仁杰的耳邊,一次又一次,就在狄仁杰忍不住咬著自己的手臂、顫抖著身體準備要解放時,方起鶴的手離開了。

 

狄仁杰挫敗的嗚咽一聲,這讓方起鶴忍不住嗤笑,「狄仁杰,你可別忘記我給你的謎題,別只沈醉在快感裡。」

 

憋得脹紅的腦袋早就將什麼謎題丟到雲霄之外了,現在重新運轉起來,狄仁杰不敢猜想那答案。

 

接著一硬物抵在他的股間,狄仁杰身體一下都僵了。

 

方起鶴幾乎是從後面將他擁抱在懷裡,狄仁杰的耳朵被吻了一下,接著是臉頰。

 

股間的硬物緩緩的磨蹭起來,方起鶴毫不掩飾的低吟就在狄仁杰的耳邊,狄仁杰那兩顆卵蛋不停的被頂了一下、接著又是一下,頂得他不得夾起他的屁股想避開那種怪異感,卻讓方起鶴低笑了聲,聲音低沈的說:「不錯,繼續保持。」幾乎是氣音,狄仁杰絕望的發現在這種情況下他越來越有反應了。

 

就像交媾的野獸,沒有任何情感包含在裡面,狄仁杰多希望只是如此,這麼一來也許在完事後他能夠把方起鶴僅僅當作一變態,但不可能,謎底揭曉,不可能。

 

股間被磨得熱辣,狄仁杰在沒有任何碰觸的情況下幾乎硬得快射了,但他還差最後一步,就差最後一步──

 

方起鶴握住了他的命根子,搓揉幾下,狄仁杰尖銳的抽氣,射得那人一手白濁。

 

狄仁杰喘了幾下緩過氣,方起鶴已經停止了磨蹭,用一隻手撐在狄仁杰身旁,抬起自己。他回頭看,方起鶴正在用那沾有白濁的手快速搓揉自己的陽物,像是刻意控制好,那白濁就射了出來。

 

狄仁杰正要說出答案,方起鶴將自己完全壓在狄仁杰身上,低聲說道:「你還沒有解開,還不能離開。」然後扯過狄仁杰的頭,吻了他的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