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偵探狄仁杰衍生-白愛一場(白狄)(有肉……渣吧)

 

 

喝酒誤事、喝酒誤事,就連狄仁杰及白元芳都沒逃離這句如同預言的話語。

 

等到狄仁杰反應過來時,他已經被白元芳壓在事務所後邊房的床上,真是夠了,還有一雙手在他伸手胡亂摸著。

 

他肯定是醉得連話都說不清楚了,他明明是想讓白元芳從他身上滾下去,但白元芳也醉得沒任何理智,根本不甩他,自顧的在他的臉頰及下巴啃咬。「你屬狗嗎白元芳,別把我當下酒菜啃了。」擠出這句話像是用他畢生的精力,但還是那麼含糊不清,耳邊只迴盪著親吻的啾啾聲和一道道低吟,他花了點時間才發現那是自己。

 

白元芳對於他的小鬍子似乎情有獨鍾,認真舔得濕漉漉,雙手已經越過袍衫在他的腰上胡作非為,等等,他的圓領袍呢?困惑不到一秒,狄仁杰又被其他動作吸引注意力。

 

叫你亂摸!狄仁杰氣不過,也解開了白元芳身上的衣帶,把雙手伸進了衣袍裡,一摸白元芳的腰側他就鬱悶了,居然真的有線條,敢情真是努力練過的。

 

他的鬍子終於被放過了,白元芳將他的嘴唇上移到狄仁杰的唇上,他的一隻手卻開始往下探索。

 

「你別……」阻止的聲音淹沒在白元芳的口裡,老天,白元芳把他的舌頭伸進來在他的嘴裡亂攪一通,那隻不安分的手抓住了已經有些反應的陽物,慢慢的撫摸著。

 

斷斷續續的吻及緩慢細緻的撫摸,狄仁杰在空隙中用力喘了幾下,他的腦袋進入前所未有的放空,唯一的念頭只剩下絕不能被白元芳這麼壓著幹,他的手往下伸,伸進了白元芳的褻褲裡,抓住了白元芳直直挺著的陽物。

 

狄仁杰這時也不管什麼,學著白元芳的動作也緩慢的摩擦陽物,白元芳從喉嚨裡滾出來的模糊呻吟讓他倍兒受用。

 

但他也好不到哪裡去,狄仁杰可不只聽到白元芳的聲音,那還交雜著他的喘息聲,隨著緩慢拍打在他腦海裡的、一波又一波,狄仁杰尚未體會過的情潮,正步步向他逼近,他忍不住抬起一條腿勾著白元芳的小腿,意義不明的一下一下磨著小腿肚。

 

白元芳的動作開始大了,將自己的陽物貼向狄仁杰的,一手包裹著兩人的陽物,另一隻手撐在狄仁杰的頭的旁邊,將自己支撐起來。

 

不夠、不夠、不夠。大腦向他發出這樣的警報,他抬腰磨蹭,這就對了。

 

之後的一切來得快速,白元芳動起了手,而他也將一隻手搭上了兩人貼合的陽物,隨著白元芳的節奏一下一下起伏,他一隻手緊緊抓著白元芳的肩頭,兩人的呼吸交纏彼此。

 

那一晚,白元芳和狄仁杰都醉了,醉得厲害。

 

*

 

「我說你哥到底什麼時候回來?哪有人相親這麼久!」

 

「哼,我哥可是人人搶著要,可不像是你,幹嘛,吃醋啊?」

 

「沒比我帥,怎麼會有人搶著要呢,小姑娘,妳做白日夢吧?」

 

「看看你,我哥的人形看板就在那,你自己去看個夠吧。」

 

「嘖,這東西放在這裡佔位置,給我拿出去扔了!」

 

「我不管,我就是要放這裡。」

 

看著白元芳看板,狄仁杰想起酒醉那晚,心疼得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