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偵探狄仁杰衍生-曬恩愛就死得快(白狄)

 

 

NOTE:

This is OM’s feedback. Thanks to my friend.

These characters don’t belong to me, if something or someone looks something wrong, that must be my fault.

 

#1現場

「真是恐怖的案件啊。」白元芳感嘆,連旁邊的狄仁杰也忍不住蒼白著臉,滿室的鮮血、倒臥在床上的兩具屍體,在在說明這是一樁殺人案件,還是特兇殘的那種。遭劫的人家還是實實在在的地方大戶,被害者是員外郎的兒子及他剛娶過門的媳婦。

 

官府派來的捕快和仵作都已經在現場,捕快一名正在盤問沒敢進門的唐員外及其妻子,另一名則待在房裡正上下打量他和狄仁杰。

 

看什麼看!沒看過兩個帥哥嗎?白元芳在心中腹誹,後就看見那名捕快黑著臉,回了句:「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原來他已經把話說出口了。狄仁杰嗤笑一聲意外地沒做表示,兩隻眼睛咕溜溜地轉,表情不時一會驚嘆一會凝重,估計在打量狀況吧。

 

沒過會兒白元芳耐不住滿室沈默,他向來習慣在命案現場和狄仁杰打鬧,偶爾還會和看熱鬧的人相互頂嘴,官府派來的仵作明明站在床旁查看屍體的狀況,對著兩具屍體摸來摸去的,卻一點聲響都沒有。他打破凝重的氣氛向身邊的狄仁杰問:「欸,這明顯就是個兇殺案,你看出啥沒?」

 

「安靜吧你,能看出啥?你自己看看這裡有什麼,這裡的線索幾乎都被破壞光了。」彷彿是說給誰聽,狄仁杰怒斥他一聲。白元芳對於狄仁杰還是肯定的,狄仁杰跟他搭檔破獲幾起案件,前期都不願和他分享案件的線索,都是透過他智慧的引誘才開始述說案件的每一分線索,如今則是能告訴他什麼就說什麼,但像方才的斥喝是第一次,白元芳仔細打量了狄仁杰的狀況,才發現對方的臉色慘白的嚇人,臉上細細的佈了層汗。

 

嘿!該不會見到血腥就受不了了吧!明明是走過各種現場的偵探,但……白元芳快速回想以前和狄仁杰見過的屍體,每一具雖然死相可佈,但沒一個是鮮血流盡、弄得現場如此……血腥的,這恐怕是狄仁杰第一次見到這麼恐佈的現場吧。

 

嗯?白元芳自己畢竟是學武之人,受點傷流點血是常見之事,有時還會路過方才武鬥的現場,有些現場殘肢斷臂什麼的……不說了。

 

「嘿我就看到了很多,首先,這是一個兇殺案。」他開口,將狄仁杰的注意力從現場轉移到他身上。

 

「還有呢?大偵探。」

 

「再來,這死者跟兇手一定有很大的仇,才會讓人死得這麼慘。」

 

「我看出來了,你能不能說些別的。」

 

接下來他可就要保留了,白元芳露出一貫「我知道了什麼但我不告訴你」的表情,「你自己不說我哪知道要說什麼。」

 

狄仁杰翻了白眼,露出了「果然太聰明的我好孤單」表情,不想再搭理自己那糊里糊塗的搭檔。他逕自的轉身走出那充滿血腥味的房間,還和擋在門口的捕快鬧了幾句,白元芳追上去,嘴裡還不忘問個幾句:「欸狄仁杰,你要去哪啊?」

 

 

#2清晨

一大清早發生了妒婦殺夫案,事務所還沒有開張就就被一大群人拍門,要不是狄仁杰無家可歸只好暫時住在事務所裡,恐怕這群人是要待上幾個時辰了。獨自一人前往破案,那時天還矇矇亮,頂著兩眼的黑眼圈及還沒清醒的腦袋,狄仁杰覺得身旁的三姑六婆真吵雜。

 

這案子本身沒質量,就像前頭說的是妒婦殺夫案,人家兇手都待在現場,光是街坊鄰居的言語就能夠化作利劍殺死那名妒婦了。狄仁杰也沒想從這亂糟糟的情況中向誰索取費用,他只想趕著回去補眠。

 

「狄仁杰!狄仁杰!都幾點了你還睡!」此人天一亮就準時吵他,他覺得煩,抬手揮了揮,翻了身繼續睡。

 

白元芳又搖了他幾次,狄仁杰都一概不回應。

 

「欸狄仁杰,再偷懶下去我可要扣你工資了!」

 

一聽到工資,狄仁杰蹭地從床塌爬起,道:「泥馬,你給過工資嗎你!那些還不是我破案拿的錢,你在旁邊做啥了!」被打斷,眠也補不下去了,狄仁杰將白元芳踹出自己的臥房,期間白元芳嘴裡嘮嘮叨叨什麼他沒有聽進去。

 

 

#3早上

白天。在狄白偵探事務所聽來訪者敘述案件,他自稱是隔壁鎮唐府少爺的小廝,事情大得官府都派人來關切了,事情發生的三個時辰後街坊小巷都知道了,但官府把事情壓了下來,那些三姑六婆也頂多聽說出了事,什麼事還真不曉得。

 

白元芳瞅見狄仁杰聽到委託人的身分時眼睛發亮,心裡咕噥:「我也沒多收他佣金呢,怎麼還是一副愛財樣。」作為狄白偵探事務所的老板,支付員工薪水這事情他做得一點都不差好嘛。

 

 

#4中午

來到現場時就沒想到是這麼鮮血淋漓的畫面。

 

狄仁杰沒有馬上推理出兇手是誰,連同午飯也咽不下幾口。「沒想到你也開始流行減肥啊。」白元芳嘲笑他。街尾的小姑娘最近似乎吃胖了,正在減肥(這是聽時常來串門的三姑六婆說的,白元芳可沒空閒去纏著小姑娘。),這事兒幾乎讓人家說成劇本,連每天三餐吃了多少都說的天花亂墜,白元芳嘲笑的就是狄仁杰銳減的食量。

 

被嘲笑的偵探沒有回話,他的腦子轉得飛快所以理解白元芳的意思,他的臉色依舊慘白,看著白元芳把桌上的菜餚都塞進自己的腹中,他依舊沒有食慾。

 

「客倌,您的茶來了。」小二送上兩杯茶,狄仁杰疑惑的道:「欸我沒點啊?」

 

「我加點的。」白元芳端起茶來大喝了一口,卻燙得他直喊燙。

 

「你傻啊,看見什麼就往自己嘴裡塞,燙死你毒死你都不意外!」狄仁杰小口小口喝著熱茶,熱茶緩緩流進肚裡的感覺真不錯,至少減少他的噁心感。

 

「我不擔心,反正你吃什麼我就吃什麼,死在前頭的肯定是你!」的確如此,自從事務所成立後,白元芳和狄仁杰幾乎形影不離了,用餐顧慮到白元芳才是出錢的那個,狄仁杰幾乎都巴著白元芳一塊上茶館,自然就形成了上述的情況。

 

「以上那些死法可不會發生在我身上,我肯定是被自己帥死的。」狄仁杰冷哼一聲。

 

「那我肯定比你早死,我比你帥嘛。」

 

狄仁杰趕緊喝一口以免自己忍不住開嗆,卻被滾燙的茶水燙了一舌頭。

 

 

#5補遺

坐得老遠的人看了白元芳和狄仁杰一眼,冷漠的表情令人不寒而慄。

 

 

#6證詞

「他們平常是一對很令人羨慕的夫妻,真的很恩愛,幾乎形影不離。」負責整理花圃的園丁描述。

 

「跟誰有仇?拜託!他們忙著膩歪,哪有空閒去惹別人呢!」這是已經在唐府待了十多年的長工描述。

 

「少爺平常都和少夫人一塊兒的,沒見過少爺和少夫人吵架過,我還偷偷羨慕想著,若將來能找個像少爺一般疼愛自己夫人的夫君我也就滿足了,可惜了、可惜了連未來的小少爺小小姐都還沒有見到就、嗚……。」唐府大小姐的小婢描述。

 

「少夫人平常對我們這些下人很好,把我們當姊妹在照顧……沒想到居然遭此橫禍……。」唐府二小姐的小婢描述。

 

白元芳照著狄仁杰的話去詢問一些唐府的下人,得到的無一不是「他們很恩愛」、「我很羨慕他們」這類的話,讓他忍不住說了句:「果然曬恩愛死得快啊。」

 

毫無疑問,他幾乎被家丁和小婢的目光殺死。

 

問完話後,白元芳走向唐府的廳堂,狄仁杰正在那兒等待他,也許聽完毫無收穫的結果,狄仁杰會皺著眉頭罵他一點幫助都沒有。不過白元芳想,狄仁杰是真的很聰明,也許他已經找到了案件的癥結點,對於這些證詞根本是可有可無的輔助物。

 

狄仁杰正在和唐府老爺夫人一塊喝茶,但這掩不住他明顯臉色慘白。看來方才又是去看了現場。官府的兩名捕快正向仵作詢問,他們的臉色看來案情一點進展都沒有。

 

「欸白元芳,有什麼收穫?」

 

「全都是曬恩愛的話,沒啥大收穫的。照我說這肯定是外來人做的,兇手不在府裡。」

 

狄仁杰表不認同,但他沒說出來,臉色和眼神充滿「你真的有動腦嗎」的鄙視感,白元芳裝傻的聳聳肩,不能怪他嘛,看看官府的那兩人已經有結論向唐老爺、唐夫人說明兇手不在府裡,要去外面尋找了啊。

 

「兇手就在府裡,但我還需要一些證明。」狄仁杰斬釘截鐵的向唐老爺和夫人說明,並且要他們把現場留到晚上(他們都想著要清理現場了,但如這般作法,一點線索都不會留了),捕快之一冷哼了一聲,不表贊同,但是也不阻止狄仁杰。

 

看不起什麼啊,晚上就讓你好看!白元芳涼涼的瞪了捕快,期待著狄仁杰狠狠的用智商碾壓他。

 

 

#7真相

「兇手!就是你!」就如同白元芳第一次見到狄仁杰一般,狄仁杰將煙斗一指,指向了無人之處。

 

「呃……你指誰呢?那邊沒人啊。」唐老爺喊了聲,將狄仁杰從自己的世界中喚回。

 

「那是因為兇手本人並不在這裡。唐老爺,正如我所說,兇手是府內的人,且此人必定是平日相當不起眼、但非常憤世嫉俗、單身的人。」

 

「那你這麼說,這恐怕有好幾個人選啊。」白元芳道。

 

「確實如此。」狄仁杰點頭,被迫留下來的捕快不悅的開口:「這麼說來你是要說出幾個人選?五個?十個?還是全部的人都有嫌疑?」

 

「哼,我的智商可沒你這麼低,我要說的兇手只有一個,而且他待會就會進來。」

 

「可沒有這麼笨的兇手自投羅網呢,要是待會進來的並非你預期的人,你是不是要為了你的名譽誣告別人呢?」

 

「狄仁杰從不出錯,你給我小心你的嘴巴。」白元芳忍不住出口警告了捕快,唉這貨越說越過份,肯定得好好教訓。

 

「等待、等待,等他自投羅網吧。」狄仁杰悠哉的揮著他的煙斗,彷彿一切掌握在他的手中。

 

「那我們得等多久啊?」唐夫人難得出了聲,她沒有表現的不耐煩,但狄仁杰看得出她已經飽受折磨,想趕緊結束事情。

 

狄仁杰勾起笑容,白元芳明顯聽到由遠而近的腳步聲,狄仁杰道:「人不就來了嘛。」

 

 

#8真相2

「你長期單身,又是貼身侍奉唐少爺,看到他和少夫人恩恩愛愛,因而心生不滿,在一個契機中,你被憤怒蒙蔽了雙眼,所以決定殺掉他們。我想,那個契機恐怕是唐少爺向你詢問你什麼時候要娶妻子吧?」

 

「胡說!少爺和少夫人平時對我甚好,我沒理由殺害他們。」那個在唐家十幾年的長工駁斥著。

 

「要是唐老爺因為你是長工所以壓迫你不讓你有機會娶妻生子,我想,就有理由了吧。」和唐老爺聊天過程中知道了許多訊息,狄仁杰他可不會隨便聊天。

 

「因為眼紅,為什麼別人都可以娶妻生子、甜甜蜜蜜恩恩愛愛的,為什麼我不可以?只因為我是長工嗎?只因為我的身份並不是自由的?所以我連這點權力都被剝奪了?這樣的疑問縈繞在你的心中,加上日日夜夜看見無限曬恩愛的唐氏夫婦,我想,變態扭曲的心靈在此刻做出點什麼,也不是什麼令人驚訝的事情。」

 

長工雙腳發抖,眼睛發紅,狠意開始從他憨厚的外表下順著裂痕一絲一絲透露。

 

「證據就是……」

 

「人是我殺的又如何?就是我殺的!」

 

「你怎麼這麼狠心!」唐老爺氣急攻心,差點站不住腳。

 

「你們怎麼心理素質都這麼差!我還沒把話講完就認罪……真是……」狄仁杰看起來也被氣到了,卻是因為沒機會展現他那高智商而生氣。

 

「我不只殺他們,連你、狄仁杰!我會把你一併殺掉的!」看起來崩潰的嫌犯開始大喊,站在旁邊從一開始就沒事幹的捕快此時派上用場,一人一邊將兇手架著,不讓失控的他衝向狄仁杰,但白元芳早就擋在狄仁杰面前了,縱然不高,練武之人所散發的強勢氣息也夠兇手膽寒。

 

「嘿你這人怎麼這麼不講理,自己智商低被我看穿也就認命吧,別把所有錯都怪到別人身上!」

 

「我不甘心!為什麼連你這種人身邊都有個人可以陪伴你!我不甘心我只是一個人,我不甘心!」

 

「你給我說明白我什麼人,我什麼人!」狄仁杰隔著白元芳向兇手嗆聲,這什麼話啊,他這麼天資聰穎的人怎麼不好了?太聰明太帥惹人厭啊!

 

「我不甘心!」

 

最後,事件在一堆怒吼中結束。

 

 

#9尾聲

「嘖,看來酬勞得改天再去討了。」一肚子氣,這麼晚了又被趕出來,狄仁杰將氣出在旁邊的人身上,白元芳也沒安靜著挨罵,狄仁杰說什麼他便回什麼。

 

「我這會可幫了大忙,你得分我一半了。」

 

「幫忙?幫什麼忙啊,你就站在那裡當個人肉牆壁,有貢獻嗎你,別想!」

 

「你可別賴帳啊,要不是我你肯定被揍得一身傷!」

 

「嘖,少來了,當時要是沒有你我肯定也是好好的,酬勞全歸我!」

 

「狄仁杰你這個死貪財!」

 

+1

後來狄仁杰被綁在板車上,大喊著白元芳時,才發現原來沒有白元芳他不會好好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