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大冒險衍生-套路

 

 

神荼和郁壘,兩神人本為兄弟,制服萬鬼後成為鬼帝,後來世人多使用兩神人的形象作為守護宮廟的門神,為一般民間傳說中,最早的門神。

 

本該是相親相愛相敬的兩位神人,為什麼最後卻變成敵人互相仇視、甚至不殺死對方不肯罷休?

 

也許所有轉折都源自於百年前的和府,那時的神荼與郁壘力量的繼承人便有了間隙,導致後人不可避免深埋在力量源頭的仇恨。

 

那前世的爛帳,不應該由他和神荼背負。

 

「神荼⋯⋯你快醒醒吧!我是安岩啊!驚蟄不斷地揮劈,早已不是菜鳥的安岩雖驚險躲過次次攻擊,可他也抵擋不了神荼幾乎是往死裡去的奮力,擋得脫力的他決定在對方殺死自己前先擊暈對方,免得他莫名奇妙的死亡。

 

「對不起了。」不帶任何靈力的子彈,只是一般橡膠子彈,只能打痛或是打暈對方,安岩將槍口對準神荼,算好時機,一邊躲藏、一邊等待。

 

豈料神荼突然瞬移,消失在自己面前。

 

「人呢?」

 

胸口一陣刺痛,安岩低著頭看到了驚蟄在自己胸膛中,熟悉的刺痛蔓延開來。

 

「我去⋯⋯你來真的?你還真是⋯不夠兄弟啊⋯」難逃死劫,安岩在失去意識前仍想損一下神荼,不過那人恐怕不會在意自己說什麼。

 

你們兩個在一起,遲早有一個會被另一個害死。

 

不合時宜,安岩在完全停止思考前,這句話,浮出了腦海。

 

#

 

安岩在一絲冷意中驚醒,原本蓋在身上的被子也被踢的亂七八糟的。

 

ㄚ的,做惡夢了。白天就不該聽吳邪用神神叨叨的語氣說他過往的故事。

 

他對一個愣青頭糊裡糊塗被帶去盜墓的事一點也不感興趣,但他聽到這宛如宣判的話語,不禁在內心抖了抖。

 

他何曾不害怕自己成了拖累,害了神荼。

 

吳邪說故事也就罷了,故事還斷在三人在洞裡遇見了石中人,吳邪故意拉沉著臉:「接下來⋯⋯接下來小朋友該回去睡覺了,故事明天再聽吧。」說完還伸手嚕了一把剛剛戴上去的假髮,樣子要有多蛇精便有多蛇精。

 

簡直不能愉快的一起玩耍啊,叔叔。

 

幸虧我們走的路沒有那麼曲折,至少在這條路上我們仍是肩並肩往前行。能夠瞬移的神荼為了他慢行,安岩也不負他的期望努力追趕,換得共行的機會。

 

「⋯⋯二貨,快睡⋯⋯」枕邊人翻了個身,連眼睛都沒睜開就替他蓋好了棉被,順便被人抱進了懷裡。

 

「連睡覺也要吃豆腐⋯⋯」安岩特無言,方才感受到的冷意已然消散。

 

 

106.1.21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