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屍日記衍生-雜記

點文者:阿嵐

CP:柏育x俊良

元素:發情、怕黑、怕鬼

設定:柏育和俊良已在一起,至於那個只被提過一次的女朋友早就分了。

 

 

幾個字,足以構成殺人的動機。

袁俊良看著被當成證物的情書,內心感慨著。他們最近在辦一件兇殺案,是近期來最常見到的類型──情殺。

感情世界變化多端,誰愛上誰怎樣也說不清楚,在天雷勾動地火面前,儘管已經有一位伴侶,還是會忍不住愛上另一個人。

譬如常見的情殺就是愛不到就殺了你,秉持著「我得不到,別人也別想得到」的心態;還有萬年老套的情殺案就是另一半有了新對象,被拋下的那個人動了殺機;也有另一半與新的伴侶共同密謀殺掉原伴侶的。

痛下殺手的原因多變,終歸只為了一個字:愛。

袁俊良在審訊他們時,他們大多都是不發一語、嘴角微上勾了一個角度,儘管他們要為了他們所犯下的罪行而付出代價,卻沒有人感到後悔。這就是他們愛的方式,以這樣來代表自己的愛。

太過瘋狂、不容於世俗的愛,袁俊良不是不能想像,只是不能接受,愛得太過激烈反而造成了反效果。

導致悲劇的開端與結果。

袁俊良把證物收進了證物袋,準備把這封情書給封存在積滿灰塵的證物室。

 

 

袁俊良翻了個身,今晚的他睡得有些不安穩。

身邊傳來微微的呼吸聲平常是他最好的安眠曲,可是今夜起不了作用。

有些鬱悶的看著其實一片黑暗的天花板,沒辦法睡。袁俊良知道自己其實是對於那件情殺案很留心,他沒有辦法不注意到這種扭曲的愛。

但是什麼是扭曲的愛?如果說不符合現世的標準就稱之為扭曲的愛,那麼他和柏育,恐怕也被包含在這分類裡面。

「怎麼了?」柏育似乎被他吵醒,啞著聲音問他,然後一隻手順手放在他的腰上。

「睡不著。」有些哀怨的語調,袁俊良發誓他並不想要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像那樣,但是早上已經這麼忙了,晚上還失眠,他不惱怒什麼的才奇怪!

「把眼睛閉上就會睡著了。」

「你以為我沒試過喔?」翻了白眼,袁俊良又翻了個身,背對柏育。

「你這樣我會當成邀請喔。」感覺到背部靠上了柔軟的物體,是他所熟悉的體溫──比他略低的體溫。

「睡都睡不著了,我不會想這種事情。」可能長得比較正直或著禁欲的人的,內心真的都比較變態,袁俊良實在很想要一拳揮向在他背後的人,可是他累得不想動全身,只是躺在軟軟的被褥上,精神還亢奮著。

「把眼睛閉上。」一個手掌遮住了他的視線,袁俊良非常的不悅,想要出聲抗議,就聽到柏育靠在他耳邊幽幽地說了一句:「其實你的面前有個女鬼……」

靠!這傢伙說真的還是假的!?

「別怕,祂不會害你的,祂是找我的。」

「就算你這樣講,我還是會驚嚇到啊……祂在那邊多久了?」總不會是突然出現的吧?不對……為什麼柏育看得到而他卻看不到呢?

「一直都在那裡……沒有離開過……」

「媽的…你到底講真的還是講假的?」袁俊良發現自己越講越沒有底氣,他可是辦過無數離奇案件的刑警,怎麼會怕早就看過幾百遍的「好兄弟」呢!他只得在心裡說服自己,不屬於他可以接受範圍的東西不管遇到幾次還是會「不能接受」!

「你覺得呢?」柏育又開始他獨有的陰側笑聲打擊他的自信心及膽量,這讓袁俊良沒由來的生出反抗的心,把柏育的手拉開,然後用手肘撐起了自己的身體回頭看柏育,後者的眼神在黑暗中閃閃發亮的,真的讓人很想……戳他眼睛!

「我不想知道是真是假。」袁俊良臉色沈重的說著,好吧,他確定對方是真的看到了他的臉色,畢竟對方的夜視能力很是不錯,不過這種不上不下的狀況是怎麼回事!

「我覺得我該睡了。」

「你睡得著嗎?」

「就算睡不著也要睡吧。」

「不如我們就來做些消耗體力的事情吧?」

袁俊良發誓他只想把他的拳頭往柏育臉上揍,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吻在了一起。

 

 

FI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