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屍日記衍生-雙屍

情人節,他活了三十幾年從來沒有人和他一起度過,在從事收屍這個行業之後更是沒和一個活人度過這個在他生命裡可有可無的節日。

會說沒有活人是因為當一年中的每一個情人節,不管是二月十四的西洋情人節,還是三月十四的白色情人節,又或者是東方的七夕,除了商家熱切的推銷以及情人甜蜜的愛意,最多的,就是戀情得不到祝福的情侶雙雙以各種方式自殺。

有些情侶達到他們的目的,共赴黃泉;有些情侶則是天人永隔,永不相見。

他們成為屍體時,那就是他的工作時間到了。

而今年的西洋情人節,就有想不開的情侶,還非常多。

光是他負責處理的就有三種死法,跳溪、臥軌、燒炭,不過他聽說還不只這三種,其他的很可能落在另一個收屍人身上,沈千藍。

柏育有些同情那個現在應該在念大學的女收屍人,,明明在花樣年華,卻得和屍體為伍。

但是她既然自己選擇了這個行業,那麼身為前輩的他也只能祝福她順利。

晚上七點,被老闆趕回家的柏育,不想那麼早回去,就在死人街上徘徊,柏育走到了沈氏禮儀公司的門外,這裡與市立殯儀館相近。

這裡燈火通明,裡頭不時傳來笑鬧聲,在這條死人街上異常突兀。

啊、這樣進去打擾會不會很奇怪?柏育想著,即使他貪圖那樣的熱鬧,他和小太妹並沒有太多交情,突然進去只會招來別人奇怪的眼光。

默默的將腳步邁開,柏育咳了幾聲,感受肺部的疼痛,然後踱步走回自己裝潢華麗,卻空蕩的家。

 

 

情人節什麼的,最煩人了!

俊良有些鬱悶,因為幾個月以前他和他的正妹女友分手了。

理當應該囂張度過這個節日的人,現在一個人孤單地對著身邊有女友有老婆的同事眼紅。

今天沒什麼事情,俊良將一些討厭的行政報告處理好後便離開,瀟灑到令旁人看傻眼。

不管是哪一間餐廳,裡頭接待的都是成雙成對的情侶或新婚夫妻,甚至連路邊的麵攤,不只客人是一對的,連老闆身邊都有一個老闆娘!

原本不在意的事情在這個節日裡都被放大檢視,讓人不在意都不行。

他只是想要好好的吃一頓飯,為什麼莫名其妙的要被閃啊?聽說有一個專門詛咒情人的團體叫「情人去死去死團」,他在考慮是否要加入……

最後俊良忍著心傷,走到了超商買了便當順便帶了幾瓶啤酒要回家,準備一個人獨自療傷。

怎麼聽怎麼感傷……

他的手機這時響起,俊良有些不情願地接起手機,內心同時咒罵那個打斷他哀愁情緒的人。

『袁大哥,你要不要來千藍這裡?我們這裡有很多人喔!』是一個柔柔少年的聲音,俊良一下子就認了出來,並在心中暗自提醒自己要看來電顯示再開罵。

「你說話真的很恐怖欸……一語雙關!」這個擁有神奇雙手的漂亮少年,每次說話除了他想表達的意思,在想到少年的職業後原本普通的語意又多了一層毛毛的意思。

『啊、抱歉,我只是想邀你……』

「好啦,我又不是不去,別那麼緊張!」

嗯,改變目的地,沈氏禮儀公司。

 

 

晚上來到這種地方內心真的怪怪的,旁邊都是葬儀社、禮儀公司……諸如此類有關於「身後」的事業,在這條街上樹立。

要不是因為他兄弟的關係,恐怕他一個人晚上來這裡也是會害怕。

「袁大哥,你來啦。」走出來迎接他的,是比他矮上許多的少年。

年輕的妝鬼師,裘伊。

裡面確實有很多人,都是俊良面熟的人,可是除了這件禮儀公司的老闆和總是很衰的趙品賜,他都叫不出名字。

一踏進來就聞到淡淡的花香,俊良聞不出那是什麼花,只是覺得好聞,沒想到小太妹開始變得有女人味啦!

果然是因為戀愛的關係嗎?俊良看著裘伊和沈千藍的互動,這樣猜想,忽然後悔答應這邀約了。

年齡的差異和所生存的環境不同,俊良漸漸跟不上這些年輕人的話題,開始沉默了。

在俊良第十二次想著是否要離開這裡,他在這片嬉鬧聲中聽到了一聲咳嗽,他本以為是這群人有人感冒,但在他觀察他們臉色無異根本沒這回事,才知道只有他一人聽到。

越想越覺得那咳嗽的聲音很像一個人,他的換帖兄弟,林柏育。

俊良不只一次聽過柏育咳嗽,那種深入肺葉底處的咳,是聽了會讓人心驚,他問過,甚至開玩笑說他兄弟得肺結核,不要靠近他云云,但柏育他只是笑,不具任何意義的笑,沒有回答他的疑問。

之後他就對這聲音上了心。

想到柏育,俊良就想到,他這位兄弟今天應該也是一個人過吧?

比起這些高中生和大學生,和俊良比較有話聊的自然是柏育,俊良立即決定他要找個理由離開這裡。

「呃……我九點還有跟人約,我先回去做準備。」放下飲料,俊良感受到幾道目光掃射過來。

「九點再去就好了啊!」趙品賜提議,拜託!怎麼在這種時候跟人有約啊!

「不行啦,我還要回家去準備東西!」

「那好吧,袁大哥,你就先去忙你的事情吧。」裘伊果然是溫柔體貼的少年啊,認識這樣的人真是三生有幸。

「哼,要滾就快滾吧!」掃興的人快走吧!

「啊,你們不要玩得太晚,早點回家喔!」基於刑警的職責和年長的關係,俊良好意提醒。

「快滾吧!」千藍不滿地趕走他,讓俊良忍不住在嘴裡咕噥:「小太妹還真是小太妹,講話這麼粗魯……」

然後而俊良離開後,他沒有注意到的房間裡悄悄探出一顆滿是白髮的頭。

「茉莉,快點出來,那個怪大叔走了!」趙品賜開心的招呼少女,那名少女點頭,接著竄到裘伊的身邊。

 

 

啊、為什麼俊良會在他這邊喝酒?柏育將一罐已經飲盡的啤酒罐從瓶身處用力擠壓,將啤酒罐壓至變形,然後腦子裡還在想這個從俊良進門後就一直困擾他的問題。

這種節日,俊良不是應該和他的女友去只接受情人訂位的餐廳去吃飯嗎?甚至在結束後回到其中一方的家裡來一場翻雲覆雨之類的,為什麼會窩在他這樣的人的家裡,還喝著悶酒?

「為什麼要來我家?」冷靜的提出問題,雖然他很高興有人陪他,可是不希望在這種節日陪伴他的是他的好兄弟。

「幹嘛?連來兄弟家喝酒都不行了嗎?」又仰頭灌了好大一口進去,俊良的臉名明顯泛紅,已經醉了的狀態。

「你應該跟你女友喝,不是我。」

「還女友?女友都沒了還跟她喝!」想到這個就有氣,啤酒灌好像是俊良的前女友分身,他恨不得將所有氣發洩在它身上,啤酒罐很可憐的發出一聲噗哧的啤酒內容物爆出來的聲音。

「分了?什麼時候?」

「去年。」

「你居然沒告訴我?」

「這種丟臉的事情哪能到處講啦!」

丟臉?柏育真不知道究竟是交不到女友丟臉還是跟女友分手比較丟臉,俊良要借酒澆愁他不反對,但是現在都幾點了?他想睡覺啊!

有別於自己獨自一人時,有「人」在他耳邊吵,現在真正有人在這邊煩他的時候反而耳邊清淨很多,現在不睡更待何時?雖然讓兄弟在情傷時獨自一人喝酒是不道德的,但濃厚睡意侵襲他,他也管不了那麼多。

「隨你,我要先去睡了。」把桌上的啤酒罐掃到垃圾桶裡,他在內心希望早上起來不會看到這裡一片凌亂。

「喂!我在這邊傷心你睡什麼覺啊!」俊良生氣大聲嚷嚷。

「你在這邊傷你的心,我在床上睡覺,都是我們要做的事情,不是很好嗎?」翻了白眼,喝醉的人都不能克制自己,跟他計較也是浪費自己的力氣。

「哪裡好了?拜託,你難道都不能安慰一下我嗎?」

「女人滿街跑,下一個會更好。」

「聽起來超敷衍的!」

「要不然你還要我怎樣講?」一切都不是他的錯,都是那個女人不好,沒有看到你的優點巴啦巴啦……他是要講哪種話安慰他啊?

可能安慰死人他還會,但是要安慰一個活生生在對你發酒瘋的人,對不起,他林柏育做不來。

「兄弟,不要這樣嘛,不想安慰我你好歹也陪我喝個酒啊……」

「你白痴喔?明天是不用值勤嗎?你要是想宿醉請自便,不用連這種事情都要找人陪!」突然火氣上來,柏育聲音大了起來,劈頭就罵俊良。

「我哪有辦法,你以為我是自願的嗎?是她先對不起我的欸,為什麼要劈腿啊……」說著說著俊良就哭了起來,柏育一時看了傻眼,沒見個這個好兄弟這副模樣。

氣氛僵在那裡,柏育只得慢慢的走過去,將手輕輕的放在俊良的肩膀上。

俊良直接站起來將他抱住,把頭放在他的肩上,還可以聽到俊良略帶哽咽的呼吸聲。

「欸,兄弟。」

「你可不可以跟我說聲情人節快樂?」

臉上掛著三條線,搞不好不只,柏育礙於俊良現在是個失戀的人,也只好順著他的意思。

「嗯……俊良,情人節快樂。」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