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屍日記衍生—那個無法體悟的字彙

「喂喂,林柏育,老子都為了你特地把假日空出來了,你還窩在家裡做什麼?走,出去曬太陽!」

我瞥了眼未被遮起的窗外,天色陰沉沉的,不像適合曬太陽的日子,況且今早的氣象預報還說了會下大雨。難不成這傢伙是開了天眼通可以知道什麼時候會出太陽嗎?簡直比氣象局厲害啊。

「要曬你去曬吧,我就不作陪了。」我攤在我的沙發上,今天難得被強迫放假,什麼地方都不想去。

「走啦,就當陪你兄弟我散個心、賭爛一下上司也好。」

「聽你在放屁,真要賭爛上司,你只會買一打的啤酒,然後把自己順帶我給灌醉,哪時候當起文藝青年散散心了?」

「靠……有你這樣打兄弟臉的嗎?」袁俊良吃鱉樣看得我好不快活,他老大要出去玩就出去玩,不必連我一起拖下水吧?

「一句話,看你是要滾出去,還是留下來。」實在不想聽他廢話那麼多,我翻開了隨手在超商買的小說。

「嘿嘿,我還是留下來吧。」

 

手中的書被抽走,我沒來得及反應就被一個重物壓了上來。還沒開口抱怨,袁俊良的頭便低了下來,我們的唇相疊在一起,感受彼此呼吸的頻率。

雖然沒有太陽,但我清楚的記得從袁俊良身上傳來的熱度。

溫柔的、令人無法放手的灼熱溫度。

比照現在的處境,那樣的溫度恍如無法觸及的夢。

抖了抖外套,把皺痕給抖平,順便把不知道從哪邊黏過來的垃圾給抖落。以前我至少還有個棲身之處,現在我則是以四海為家,簡單來說,就是個流浪漢。

「唉。」我抿了抿唇,乾澀的嘴唇刮著自己,帶著一絲腥甜。

這天真冷,冷得好像要把人凍成冰住。自嘲了一會兒,現在我也不算是個人了,還會被氣候冷熱影響嗎?簡明而言,我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什麼也沒感覺到了,人的喜怒悲哀、愛恨嗔癡,最基本的食慾及痛覺都不再有了,怎麼還會感覺到冷呢?

說白了,不過是自己在欺騙自己還像個人一般。

都怪那個夢,那個夢太過溫暖太過明亮,夢裡的人身體熱得跟暖爐似的,才讓我一醒來就有種冷的錯覺。

穿上了外套,把一身的屍斑都包裹在衣物底下,我抬了頭,看著天上掛著的明亮太陽。

好冷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