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屍日記衍生-逃

他們幾乎成為陌生人,在俊良當上刑警之後。

因為刑警的職位很忙,俊良幾乎都會接手重大的刑案,還以為他可以陪著俊良一起辦案,至少是在他的眼皮子下收收屍,這樣還能見到他,只是天不從人願,自從俊良調離他原本的單位後,兩年的時間裡他就再也沒有見過俊良一面。

因為個人的事情,時間和距離漸漸沖淡他們兩個。

當初還說著一輩子做兄弟的人,如今也是第一個拋棄這段感情的人……柏育自嘲的笑了笑,他們之間兄弟情誼究竟要算在哪裡才是個結束?是在那一晚、還是說當俊良調單位的時候算起?

對他來說,也許他們的兄弟關係就結束在那一刻吧。當俊良進入他的身體,神智不清的喃喃他的名字,於那一時間,他心中給俊良留的兄弟位置,就崩解碎裂了。

之後儘管柏育努力維持他們原本的相處模式,俊良那種每次見到他就想起什麼不好的事情的態度也漸漸讓他退縮了,柏育有一段時間甚至懷疑,俊良急急忙忙毫無半點痕跡的就去考刑警,是不是想要擺脫他這個「不好」的回憶呢?

總之,各種情況讓他們之間的關係從拜把兄弟降到了冰點。

之前的生活有俊良不時串門還算有趣,現在俊良從他的生活抽離後,連同有趣的事情都被帶走了。

柏育知道,如果說俊良只是作為他的兄弟而離開,他只會惋惜因為他的個性而失去一個兄弟。但這樣的過程中被老天硬生地插入一個意外……他承認,他並不想將之形容成意外,柏育在那個晚上切實的感受到有人需要他,幾乎是近幾年來他真正活過的一晚。

所以……柏育透過窗戶看即使在夜晚也亮如白晝的都城,儘管他是多麼厭惡在這城市裡的冷淡,要離開的時候還是有捨不得的情愫。

決定要離開,已經是好幾個月前的事了。他不打算要賣掉這裡,柏育已經找好房客,下個禮拜就會搬離這裡。辭掉了從事已久的工作,柏育對老闆覺得愧疚,但他不想要繼續待在這裡,繼續抱著毫無希望的想像留在這裡,只會讓柏育越來越痛苦。

他自己心裡明白,因為孤寂,內心有了很強的佔有慾。他想要佔有袁俊良,這個和他發生一次關係的男人,他很想要佔為己有,讓他成為自己的所有物,深知內心的怪物有多麼醜惡,柏育決定要遠離這個城市,逃得越遠越好。

他最後再看了這個城市幾眼,然後拉上窗簾,不再去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