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屍日記衍生-解

柏育放鬆著身體,盡量去習慣俊良的衝撞。

他的手緊緊的攀附在俊良的肩頭,指甲深深地掐著肩頭的肉,都紅得泛紫了,柏育仍然沒有放開的打算。

事實上現在比較痛的人應該是他才對,不是俊良。

俊良突然壓低了身體,讓他們緊緊的貼在一起,柏育順勢用雙腿圈住了俊良的腰,而雙手也不再肆虐別人的肩頭,用力的,環住了俊良的背。

這是他唯一能夠安慰俊良的方式。

他聽到俊良在他耳邊低聲的哭泣,他也聽到俊良和他交合的那個部位發出咕滋咕滋的水聲——那是潤滑劑——明明該是充滿喜悅的一場性事,他們為什麼帶著濃濃的哀傷?

原因出在於,今天早上,柏育替俊良的前任女友收屍。

就算分手了,嘴裡也說著不愛她了,柏育知道俊良其實在心底還留了一塊位置給那個柏育從來沒有正式見過面的前任女友,俊良還愛著她,在心底偷偷的愛。

柏育沒有嫉妒,只是很心疼,他看著俊良一臉木然的指揮著現場,而他在一旁默默的收著俊良前女友的屍體,那一瞬間他想,很漂亮的女生,和俊良的照片裡一樣漂亮。

只是這麼早便香消玉殞了,很可惜。

將屍體裝進屍袋裡,柏育將屍體送進殯儀館了。

白天過去,夜晚降臨,俊良便來他這裡找他。

像是要尋求安慰,柏育才一開門俊良如暴風的吻便落在他的唇上,粗魯的將他推到屋內,還不忘帶上門,他們開始互相拉扯對方身上的衣服,襯衫、T恤一一落地,他們倒在了沙發上,俊良開始解開他的牛仔褲。

他也像是饑渴的伸手去解開俊良的長褲。

之後的發展就如同一般做愛的情節,雙方都互相愛撫,然後在上位者插入,開始進行九淺一深的韻律。

只不過俊良把他壓的死死的,連進入和抽出的很粗暴,不難想像他的心情之糟糕。

「對、對不起……柏育……」

「沒關係的,沒關……嗯、係的……」不要緊的,你就把你的情緒發洩在我身上吧。

他們緊緊相擁,一起達到了高潮。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