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屍日記衍生-結婚證書

我瞪著眼前的一張紙,它當然只是一張紙,一張薄薄的、上面有印刷文件的紙。

事實上我瞪著這張紙已經有段時間了,僅僅是一張紙當然不可能讓我花這麼多注意力在它身上,不過上面的表格意義代表讓它具有這個吸引力。

那是一張結婚證書。

上頭已經有一個人簽名了,那是那個人在昨晚拿給我之前就已經簽上自己的名字,表達希望我簽的意思這麼明顯,我不可能沒感受到,不過我當下接下這張紙的時候,並沒有當場簽,這讓那個人的眼神從期望變成了失望,不過當我說我需要一點時間的時候,那個人眼中的失望又變成了希望。

我不是在玩弄那個人的感情,只不過對於結婚證書我有段不好的回憶。

我在一年半前,也曾經看過同樣一張的結婚證書,只不過上面所簽的人的名字完全不一樣。

他們不是同樣的人。

我拿了一瓶昨天買回來的啤酒,剛剛才從冰箱裡拿出來的,打開它就仰頭喝了起來。

苦澀的滋味在喉間蔓延,我又瞪著已經從昨晚瞪到現在的結婚證書。

答案是必然的,我不會簽這張結婚證書,和那個人交往也不過是剛好他在那個時間點出現,事實上我對於那個人的感情並不如那個人對我的那樣。

真是抱歉啊,我苦笑著,但是這段關係在開始的時候就註定了。

我早在一年半前,就已經簽下了別人給我的結婚證書了。

我放下啤酒瓶,走向我的床頭櫃,然後拉開第一層櫃子,那裡只有一個資料夾,裡面只夾了一張紙。

這張紙已經放在這裡一年半了,整整一年半,已經過了這麼久了啊,其實一年半的時間不長,但是你不在的這段時間裡都過的很慢。

想當時我們還為了誰要簽在夫誰要簽在妻的欄位而吵架,沒想到這一架吵完以後那件事情就發生了。

什麼都還來不及,連名字都還沒簽下,你就這麼走了。

我笑著,然後看著夫妻欄位裡如出一轍的筆跡,沒有令一個人在這裡簽下的痕跡,這一份證書的簽名,都是我所簽的。

就讓你一次吧,俊良。

我看著那兩個簽名,留下了眼淚。

 

夫:袁俊良。妻:林柏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