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屍日記衍生-承諾

從那之後沒有再見過他,但他記得他從來沒有回覆的承諾。

已經過了多久?十年?二十年?當他熟悉的事物都隨著年歲而改變,他就開始顯得格格不入了。

身上爬滿了屍斑、樣貌數十年如一日,他早已被生死拋棄,成為一個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活死人,而他始終擔任他熟悉的行業——收屍人,這工作永不停止。每天都有死人,那些死不瞑目充滿怨氣的死者,柏育會將之悄悄帶走,不讓其禍害他人。

柏育,他記得他的名字是柏育,他也記得自己的姓氏是林。但是已經沒有活人會叫他的名字,將死之人看到他都是充滿害怕的眼神,甚至嚷嚷死神、妖孽,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姓名,也沒有人知道他還活著,並非是他們所想的死者,但也許柏育都不清楚自己是死是活。

「該工作了啊……」他喃喃自語,說給自己聽。但早一開始他就不聽自己說話了,沒意思,他還是對著那些大體聊聊天比較不會無聊。

他還記得那個承諾。那個是他的兄弟他的好友某天在酒後要他許諾,等他死後要來替他收屍。十幾年前見面時他的兄弟依舊要他記得這個承諾,他記得的,所以他現在來了。

警方都還沒到場,現場還保留著槍戰的過程,柏育小心翼翼的避開,以免自己的粗魯去破壞現場的完整性。然後他走到了自己兄弟的遺體面前。

他哭不出來。怎麼可能哭得出來,他的淚早就乾了,尤其他面對的是他最熟悉的死亡,他只剩下收屍的本能。

「我來兌現承諾替你收屍了。好好安息吧。」手指在觸碰到俊良早已經冰冷的遺體時,回憶從指尖開始蔓延。天啊,他到底是怎麼和這個男人分道揚鑣的?是因為自己的任性還是命運的使然?他怎麼可能離得開他熟悉的生活以及這個男人?

柏育不停的質問自己,他的手緩緩撫上俊良有著皺紋的臉龐,歲月在他的臉上刻下了成熟的證明,一點也改變不了俊良粗曠的線條,反而增添了許多柏育不知道的回憶。

有些事情在他決定離開時,就已經被他拋下。而他以為他已經拋下了,卻沒想到那些都還藏在他的心中,只是再也沒有機會說出口。

「嘿!林柏育!」

他一震,在這充滿屍體的現場,怎麼可能會有一個人這樣叫著他的名字,這語調還是相當熟悉的人所發出的。

「別不理我啊,我都已經變成鬼了……你不是看得到鬼嗎?」

是啊,他已經變成鬼了。聲音的來源在他的背後,聲音主人卻是在他身中的這具遺體。

「該不會看得到鬼是騙人的吧……」

他的眼淚幾乎要掉下來,啊,他居然還有眼淚可以流?

「吵死了,別打擾我收屍。」

「喂喂!你收的那個是我的遺體!」俊良不滿的抱怨。

「是啊,笨死了,連保護自己都辦不到。」柏育低著聲音抱怨著,他不想讓俊良知道他現在哽咽的模樣。

「時間到了我也沒辦法啊。」聽起來有夠無奈的聲音,柏育真想要一拳揍向聲音來源,但現在只會讓自己的拳頭穿過他的身體。

柏育讓沉默降臨在他們之間,但俊良打破沉默。「收個屍怎麼收這麼久,騙我沒看過你收屍嗎?」

「你以為……替自己兄弟收屍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

「哎唷,但你不一樣啊。」

「有哪裡不一樣?」他拉下了臉,表示憤怒的把俊良的遺體往地上一摔,然後回頭看著那個半透明的袁俊良。

「你可不可以對我的身體溫柔點啊……」

「有哪裡不一樣?」

「對我來說,你不只是兄弟。」

「嗯?」

俊良瞪著他,想把他瞪出一個洞般。但是抱歉,他才是那個可以在俊良身上弄出一個洞的人。

「我覺得我已經講得很明白了。」

「有嗎?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你是故意的。」

「聽不懂。」

「我們都繞了這麼一大圈,你幹嘛這時候要逃避啊?」

「就是因為繞太多了。」我不想要誤解,也不想要自作情。

「好吧好吧,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俊良被打敗般舉雙手投降,柏育看見他的雙眸中無奈的情緒和一絲的害羞。

他們的確繞的太久,太多的情緒深埋在心中最後變成一個存在,都明白彼此知曉,只是缺了一個說出口,一切都不明瞭。

「林柏育,儘管我已經死了,但是我還是想和你在一起,你不介意身邊多了一隻鬼吧?」

這個王八蛋,連個告白都說得這麼不倫不類。

他嘆了口氣,讓自己看起來不像他心中那樣高興,他用著勉強的語氣回覆:「好吧,也只好這樣了。」

「喂喂!你也給我好好的回覆啊!」

 

 

註:

寫手精分七題①:用一方死亡梗寫一篇甜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