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屍日記衍生-回來

失蹤多年的人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俊良不清楚他的反應應該是笑著上前打招呼說「好久不見」,還是生氣的上前把搞失蹤的傢伙痛揍一頓。

「兄弟,怎麼想到要回來了?」俊良最後笑著擠出這句話,該不會是因為台北的亂象都結束了所以才回來吧?

「覺得該回來了。」柏育平淡的敘述著,看著許久未見的好友,幾年前的回憶湧上心頭。

「這次回來要留多久?」俊良問道,刑警的直覺告訴他柏育不會停留許久,也許只是此次出現和他打聲招呼的。

「你很希望我走嗎?」

「當然不。」

「那我就不走了。」

俊良愕然,他可沒想到柏育會如此豪爽的留下,心中感到隱隱地不安,卻無法說明到底哪裡有問題,事實上整件事情都有些奇怪:林柏育突然出現、說出自己不會走的話語,他以為——

「嚇傻了?還是你想要我走?」

「你才嚇傻咧!」俊良不甘心的回嗆一句,他不希望柏育走,看在老天的份上,他當然不希望林柏育再一次的離開他身邊!幾年前那次不告而別就失蹤對他來說簡直是一場夢魘,他動用了許多資源都無法找到柏育的蹤跡,這個人就像人間蒸發,毫無留下去向的蛛絲馬跡。

仔細打量著柏育,他變了很多,穿著帽T還帶著手套,將全身上下包的密不透風,僅有半張臉露了出來。他是想要遮掩什麼?俊良直覺柏育隱瞞著他一些事情,他也不想逼問,反正人回來就好,他至少知道他還擁有著林柏育。

柏育他笑了一聲,那笑聲像是從地獄裡擠出來的哭聲,俊良甚至不能判斷那到底是不是個笑聲,他好奇柏育在笑什麼。

尷尬的氣氛在彼此間流竄,他們以前不會這樣的,就算沒有談話,空氣中的曖昧情愫也會將彼此沉默的尷尬撫平,轉成溫和的舒適氣氛。果然,幾年的不見造成了他們之間的隔閡。

還有機會去彌補這以「年」為單位的鴻溝嗎?還是他們就這樣了?

「你之前住的房子已經賣掉了,現在有找到地方住嗎?」

「隨便住間旅館就成了。」

「台北亂成一團,還有旅館的人願意收一個來路不明的人?」而且看起來很怪。俊良把這一句留在自己的心中,現在的柏育看起來真的很怪。

「反正旅館也沒人在管了。」柏育毫不在乎的聳肩,雖然裡面可能有幾個不友善的住戶,他也不會在意。

「還是住我那吧。」俊良友善的提議,他知道柏育也知道這個提議一點也不友善,私心彰顯著,再再提醒他們幾年前他們究竟有多麼親密。

「不用了,還是住旅館吧,改天再去找住的地方。」柏育笑著回絕,分割出他們的距離。

「找到住的地方記得要告訴我一聲,我好去串門子。」

「一定。」

尷尬的氣氛又充斥著,俊良好一會兒才問:「這些年,都去哪了?」

「隨處晃晃,到處收屍。」

「是去當流浪漢嗎?」俊良失笑。

「和小太妹說得一模一樣啊……」柏育看似苦惱的摸了摸頭,還是隔著帽衫,那帽衫遮去了他大半容顏,柏育一點都沒有要摘下的打算。

「說到千藍,我有一筆帳還沒跟你算!你回來居然先去找她而不是兄弟我?!」

「只是剛好遇到罷了,那時我正在收屍啊。」

「誰的?」

柏育笑而不語。那與他無關。俊良從柏育緊閉的雙唇讀到這則訊息。也許是因為柏育也不知道。他這樣安慰自己。

他們又沒有話題了,之前每個日夜都在想著如果柏育回來要和他說些什麼,但見到了人在自己面前,反而一句話都講不出來,滿滿的話題都想不起來。

其實所有的話題都圍繞著一個中心,那個中心俊良始終無法說出口,在柏育離開之前是,而現在彷彿將所有情感都扼殺掉,再也沒有機會說出口了。

他們究竟是怎麼走到這一步?一切的改變到底是怎麼發生?這之中誰的改變讓他們再也回不去?如同現在只是見一個面宛如踩在薄冰上、吹一個泡泡般易碎。

「我該走了。」柏育低沉的說著,俊良敏感的捕捉到這句話,渾身一震,他又要走了嗎?不是要留著嗎?

「什麼時候會再回來?」

「很快。」

他不信。俊良他不信,但他寧願順著柏育的謊言騙自己,柏育很快就會回來,他不曾失去過他。

柏育揮揮手,作為道別。他連再見也沒說,轉身就走。

「記住!」俊良大喊,柏育沒有停下腳步、也沒有回頭看他。「記住!要回來幫你兄弟收屍!」

沒有答覆、沒有回頭。

那一次過後,他們再也沒有見過彼此。

 

 

註:

寫手精分七題③、甜文,以「那之後他們再也沒有見過彼此」結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