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屍日記衍生-一天的結束與開始

柏育從後門進入,這次警察很低調,只在案發現場圍上禁止線,沒有把周圍附近一併禁止閒雜人等進入。

因為這裡是公眾場所。

公眾場所沒什麼,警察擁有公權力,可以依自己的職務權利封鎖現場,但是這裡有那麼一點不同,據說這間夜店的擁有者是一名知名的藝人。

有點權力的藝人。

即使後面的門離舞池還有點距離,震耳欲聾的樂音直接衝擊他的心臟,讓他有種自身在舞池裡享受音樂的感覺。

柏育並非一生下來就是對人群如此冷漠且不善交際,在還是很單純的學生時代他也是有來過夜店幾次,也有在舞池和不認識的人跳黏巴達,然後相擁相吻,這樣荒唐的歲月柏育也曾有過,只是已經離他很遠了,他現在不是那個當年的毛頭小伙子,他雖然回憶過去,也只是一個大叔對年輕時期的自己感嘆,他踏上樓梯,一步一步往命案現場移動。

發現屍體,卻沒有完整的封鎖現場,這樣徒增鑑識人員收集證物的困擾,無利於破案。

一進入這間夜店在樓上附設的房間之一,柏育只聞到濃濃的廉價廁所芳香劑的味道,並沒有聞到屍臭味。

發現屍體的人據說是清潔人員,因為這間房間在今早被退掉了,她接獲打掃的指令,前來清理時她在門外便聞到異常濃郁的香味,於是心帶疑惑的打開房門,邊打掃邊檢查到底在哪裡打翻了芳香劑,後來在浴室的浴缸裡找到了來源。

這件事情不是柏育去打聽來的,是那些在旁邊低聲交談的員警,他們的對話內容一字不差的入侵他的耳朵。

香味來源來自浴缸內的屍體。

或許兇手是想以芳香劑蓋過屍體的味道,才會把芳香劑整劑倒在屍體上,只是這樣做反而引來注意力。

浴室內的氣味很重,在浴缸內的女屍雙目睜得很大,肚子上破了一個大洞,腸子還有些露了出來。

「我是來替妳收屍的人,請妳安息吧。」他用左手將女屍的雙眼闔上,準備動手將屍體裝進屍袋裡。

「林先生,請你稍等。」這次刑案負責的組長和他說,看起來像是剛擔綱這個職位的青澀模樣,柏育是第一次看到他。

「怎麼了?」

「請讓我們的人照一下現場。」

儘管柏育在心裡說這不是早該在他到達現場前就要完成的事情嗎?他還是讓了一個空間給鑑識人員拍攝陳屍的狀況。

正當鑑識人員專注地如何取角度讓現場完整的呈現在同一張照片裡時,女屍垂在浴缸外的手動了動,爾後抓住了鑑識人員的小腿。

「哇啊——!」鑑識人員嚇了一跳,整個人往後跌坐在磁磚地板上,手裡拿著的單眼相機始終沒有脫手。

「組、組長!」

菜鳥組長面色慘白的呆滯在原地,沒有任何的反應。

「小姐,他並不是有意冒犯妳,他只是想要拍一張現場的樣子做鑑識保存,也是希望能替妳早日找到兇手,請妳體諒職責所在。」柏育把手覆蓋在女屍抓著鑑識人員小腿的手,一點一點扳開來。

花了一點時間才將女屍的手扳開來。

此時鑑識人員也沒有力氣站起來,還是讓其他膽大的人替他完成工作並且將他拖出去,才讓柏育開始將屍體裝進屍袋裡。

 

 

然而這一天就在將女屍裝進屍袋中結束。

接著新的一天就在握著女屍的手中開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