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壞使命(世界觀短篇)

「你跪下來幫我口吧,你們不是最擅長做這種事情了?」

整理壓脈帶的手停了下來,羽霆沈默了會兒,語氣溫和地開口:「您睡醒之後第一件事情想的就是這個?」

「就現在吧,反正躲進廁所就沒人知道了。」

「我想,您是誤會了什麼事情吧。」男人把褲子脫到一半,軟趴趴的性器暴露在偏冷的空調中,更顯得一蹶不振,羽霆繼續說道:「這種事情並不在我的工作規範裡,請您自重。」彷彿這種事情已經看慣了,一般人會驚訝的變態提議,對於她來說好像在說今天會下雨或出太陽那般稀鬆平常。

「那就當賺外快吧,我會給你小費的,不要拒絕我嘛!」男人鍥而不捨,她的拒絕對於他來說就像雞蛋打石頭那麼不堪一擊。

「您知道今天星期幾嗎?現在是什麼時候?」羽霆無視男人開始自瀆的舉動,雙眼直視著男人的眼睛,觀察男人的反應。

「那種事情不重要,我也不管那個⋯⋯」

「您請稍等,等一下需要抽血檢查。」羽霆將血壓計帶出病房,男人陣陣的喘息和呻吟從身後隱隱傳出,她重重吐出一口氣,才發現自己有一段時間都沒有憋著呼吸不敢大口喘氣。

諸如此類的事情羽霆已經遇到了不少,甚至看到很多對於她的猥褻舉動,但她的身分就算反應了不適,沒有人會受理,只會讓她無助的接受這種狀況。

她已經學會如何讓自己全身而退,但在面對暴走的人或者是堅持要她做某事的人,她仍會感到害怕和無助,只不過沒有人會幫助她,在這個地方,每個人都自身難保,沒有人會抽出心力去幫助另一個受刑人。

她走回護理站,醫師還待在裡頭,住院醫師們現在只剩下一位還在值班,下午五點後大批的住院醫師及主治醫師開始換單位,沒有值班的人員就回到宿舍準備休息,這是最好的安排,而她們護理人員得值從早上到晚、從晚上到早的八八班,但不管是哪方人員,都沒有佔太大的便宜。

無論是護理或是醫師,甚至是醫院相關人力,都是贖罪的一種方式罷了。

「不好意思,林醫師,OO床的病人意識情況相當奇怪及混亂,我想他有必要抽血檢驗目前情況。」

「具體來說為什麼妳會覺得需要抽血?」

「他向我出言猥褻,但他猥褻的方式很奇怪,像是沈浸在自己的世界,與現實有些不符合,看起來比較像是意識改變造成的行為紊亂。」

「那就幫他抽個血檢驗看看吧。」醫師動手開立新的醫囑,完全沒打算要過問多餘的事,對於他而言,不影響自身安全及利益的皆不算是事情,羽霆可以明白對於工作環境明哲保身的態度,但她還是有點失望。

沒有人可以幫助自己,只有自己可以倚靠。

 

 

將自己的編號輸入電腦,紀錄自己下班的時間,都已經晚上十二點了。

羽霆並非動作慢,只不過在下一班人員來到之時病人的情況有所改變,為了給下一班人員一個交代,她將所有事情處理告一段落,不知不覺也就這個時間點了。

但就算下班了,也沒有東西值得期待。

她應該要在規定的時間內回到宿舍進行刷卡紀錄,否則下班的空檔很容易被抓毛病。

受刑人沒有太多的選擇及自我辯解的空間,當他人把髒水往你身上潑的時候,你只能默默承受,並且祈求服刑的日子可以不要增長。

這裡的每個人,都是掰著指頭數自己結束服刑的日子,當中有人被判數十年或者是無期徒刑,日子也不是沒有盼頭,總是有因為表現優異而減少刑期的例子,每當這種例子被傳出來時都是對他們的定心劑。

日子,總是會到頭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