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文─殺手日誌

 

 

那個女人一走進來,我便認出是她,我的金主。一臉徬徨,卻充滿著怨恨,我想,徬徨是因為她在猶豫該不該做她即將委託的事。

 

既然心意已決,我想她想的再多,恐怕還是改變不了既定的事實吧。

 

「請問……你是Truth嗎?」她走近問,我想不到她的敏感度竟然如此的高,一眼就認出來了。

 

「是的。」我微笑,並且點頭。

 

看不出她是興奮還是害怕,渾身顫抖著,她拉開我前面的椅子,坐了下來。

 

「Truth……我需要你的幫忙!」雙手緊握著拳頭,看來她已經準備好了。

 

「當然,不然我在這幹麻?」依舊是微笑。

 

「那個男人…他毀了我ㄧ生。」她眼眶泛著淚,卻始終沒有落下來,她忍的很努力,「他毀了我和妹妹的ㄧ生!」

 

「沒有人可以毀了別人的人生。」這真是錯誤的觀念啊!恐怕是為了感情吧。

 

「但他真的毀了我們…徹底的毀了我們家庭。」拳頭越握越緊,指甲都陷進肉裡了,我真為她心疼,「Truth,你真的ㄧ定要幫我!」

 

「說來聽聽吧!」手一擺,我的坐姿坐正,接下來我得認真聽才行。

 

服務生走過來,問了我們要點什麼,我點了一杯卡布奇諾,而她什麼也沒有點。本來我是想勸我的金主點些熱飲來紓解神經,只是看她這樣,我也只好讓她先說。

 

「事情…是這樣的……」她的嘴唇一開一闔,緩緩述說她們之間的故事。

 

 

 

我擦拭著槍枝,面前還放著短刀,槍枝及短刀一向是我的最愛。

 

聽完了金主的故事,有那麼一瞬間,我已經將過程全都模擬好了,只差沒馬上實現。

 

男人總是這樣,自以為是的愛情,以自己為中心,膩了…就把女人像垃圾一樣丟棄,想到這裡,殺意又起。

 

女人就是該被疼惜的,男人怎能傷害女人?我緊握著槍枝,已經將所有的過程都模擬好了,而金主也告訴我男人習慣的路線,也許這個禮拜,就是他最後的生命!

 

陰暗的房間,貼著無數張的照片。

 

都是Truth過去曾經殺害過的人,這些人,都已經成為了地獄的顧客。

 

而那個男人,即將造訪地獄!

 

我將他的照片貼上牆,畫了一個大大的叉,死亡,即將來臨。

 

決定了,這次就以槍殺了他吧,我不想花太多的力氣在這種人身上,只是浪費我的時間。

 

我離開了小房間,重重的關上了門。

 

 

「事情…是這樣的……」她的嘴唇一開一闔的,緩緩述說她們的故事,「是我開始先認識他的,那時候的他,溫柔又體貼,簡直是新好男人的代表,我們走在一起,真是羨煞了旁人,但是…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看上了我妹妹!」

 

「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他對我妹妹有好感,但是我那時已經被他的溫柔攻勢蒙蔽了眼睛,所以一直都沒看見,直到我的朋友跟我講,我才醒過來,看見事情的真相。」她抽了一下鼻子,眼眶泛紅,眼淚始終沒落下來,堅強的女性。

 

「我不是氣他背叛我,而是他至始至終都沒跟我說聲抱歉,當他知道事情已經瞞不了的時候,就直接跟我妹在一起了,分手、道歉,什麼都沒有,我們就這麼結束了,一切彷彿不曾存在過!」

 

我喝了一口卡布奇諾,繼續聽她說下去。

 

「一開始我是恨死了我妹,恨她為什麼搶走我最愛的男人,還這麼不知廉恥的跟他在一起,後來,我才發現,原來他並沒有想像中的好,他在跟我交往的同時,還連劈好幾個,他根本這是個負心漢,但是我卻將他當作寶。從那個時候起,我不恨我妹妹了,我反而開始同情她,她已經被騙到深淵去了。」談到她妹妹,她的眼淚終於忍不住落下了。

 

「我拚命的想要讓她了解,我們都愛錯人了,但她始終堅持著是我愛不到所以誹謗他,在她發現真相之後,她承受不了這個打擊,崩潰了!」她的聲音斷斷續續的,哭聲早已掩蓋了說話的聲音。

 

「所以…你妹妹現在……?」喝完最後一口卡布奇諾,我其實可以猜到她妹現在在哪。

 

「精神病院。」看起來我的金主承受了相當大的煎熬,剛剛已經把過程都安排好了。

 

「我需要他的照片和他的習慣出沒地點,作息時間也要,越詳細越好。」

 

「好,我都有準備!」她從包包裡拿出一疊資料,用資料夾夾著,很細心的,看起來準備很久。

 

「價錢,你有準備足夠的錢嗎?」幹這一行的,最終目的總是錢。

 

「你要多少?」

 

「一個人,一百萬!」我說出比平常貴個幾倍的價錢,如果她真的心意已決,這點價錢不會影響她的決定。

 

「我出!」果然,不過,我不會收這麼多錢,這只是唬爛她的,那個男人的命還沒貴到這種地步。

 

「爽快,但我只收一半,那個男人的賤命沒有這麼貴重。」拿了資料,我準備離去。

 

「謝謝你!」

 

「不必謝我,我只是做我的工作。」當殺手的,接受別人的委託是正常的。

 

「真的很謝謝你。」

 

沒有回頭,我離開了那間咖啡廳。

 

這是個很沉靜的下午。

 

4

 

看見目標了,真是令人厭惡,他的懷裡居然躺了另ㄧ個女人,而他的臉上有著淫邪的笑容,那個女人,恐怕是下ㄧ個受害者。

 

我計算著,女人擋住了他的心臟,所以要射,也只能射頭,但是要先讓女人安全才行,所以要先射腳?

 

這是最好下手的時刻,我不能讓這樣的機會白白流失。

 

手槍對準了他的右腳,目標移動中,有點難對準,不過這對我來說根本不是問題,看準了時機,我扣下板機。

 

碰!

 

子彈直接打中他的右腳,血應景的噴了出來,他一時沒防備,直接將女人摔到地上,他自己也跪了下去。

 

女人這時驚醒,看到他腳上的傷,驚慌的跑掉了。

 

男人張嘴說了幾句,但是因為距離太遠,所以我沒聽到。

 

只剩下你ㄧ個人了,我的目標,你逃不了了。

 

我再次將槍對準,這次是對準他的腦袋,直接要你的命,我可不想拖太久。

 

板機再次扣下,直接地,子彈打穿了他的頭,隨著子彈貫穿,血也噴了出來。

 

他就這麼睜大眼睛死了。

 

不管他生前想做什麼,現在已經來不及了。

 

我將槍收回,離開了現場,夜晚魔幻著召喚我,這是ㄧ個很適合執行殺手工作的時候。

 

Game Over!

 

 

金主真的匯了一百萬給我,比講好的數目多上一倍,真是的,我實在承擔不起,那個男人也沒有這麼值錢。

 

將一半的錢寄到公益機構,這不是為了彌補我殺人的罪,只是我收了多餘的錢,所以我要將他回饋社會。

 

這也是我這個殺手能做的事。

 

說起來,我也是這個社會的人渣,總是自顧自的殺人,目無王法,這跟那些被我殺的人有什麼差別呢?

 

不!還是有差,差別就在我是殺掉他們的人,弱肉強食,這個社會就是這樣。

 

我沒做錯什麼,而我也將持續的進行清道夫的工作。

 

我只是ㄧ個默默無聞的殺手。

 

等著你,委託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