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月痕]情人節徵文活動-日常一隅

 

0.酷暑的開端

「我看得出來,你已經對我沒有感情了,雖然經過這麼久的一段時間,任何夫妻都會有這樣的狀況,但是他們能夠走下去,我們,卻不能。」

 

「……」

 

「你就在這裡簽名吧,我已經簽好了,禮拜一的時候你跟我到戶政事務所跑一趟,一切就結束了。」

 

「……」

 

 

1.更年期/煩躁

在黑夜中睜開了眼,酷暑熱得他一身是汗。

 

他感覺自己才睡不久,而看了手機螢幕上顯示的時間,證實了他的推測,他的確才睡不久,現在才早上四點,而他記得他上床入睡的時間是凌晨一點多,也只睡三個小時多。

 

看來他已經有明顯邁入更年期的症狀了,開始入睡困難,他煩躁的呻吟一聲,要是在平常這一點聲響就會吵醒睡在他旁邊的妻子,但是現在不是平常。

 

在夏天開始之前,他和妻子離婚了。這樣的主詞擺放順序似乎有點錯誤,他壓根兒沒有想過要跟妻子離婚,主動提出離婚要求的是他的妻子,前任妻子。

 

他們以和平的方式結束了二十幾年的婚姻,而已經上了大學的兒子則不強迫他要跟誰,畢竟兒子已經成年了,他有權力自己抉擇。不過兒子最後選擇是兩個都不得罪,反正現在他自己一個人在外面租屋,有空的時候便跑兩個地方看看自己的父母。

 

但是人到了這個年紀,已經習慣了旁邊有一個人陪伴,如今這個人離開了,就如同從他的生命抽走了一個重要的角色。

 

儘管他和妻子的感情經過多年的歲月早已經淡化,不像當年般的激情,但是他們之間的感情羈絆依然存在,只是已經不叫做愛情,而是親情。

 

他深深的從燥熱的空氣中吸取一些氧氣進入自己的肺部,讓那些肺葉擴大,然後再慢慢的將交換過的氣體吐出來,完成一次呼吸。

 

他真的進入更年期了啊,不僅是睡不著,連腦子裡想的雜七雜八的事情也變多了。

 

他現在所應該做的,就是快速入睡,並且確認自己能夠在幾個小時之後保持體力,應付那些在一個正常的學期裡沒有修過自己的課,被當掉之後之能利用自己僅剩無多的暑假來補修好這些失去的學分的學生們,喔,一想起他們他就開始頭痛了。

 

還是閉上眼睛再休息一下吧,他在偌大的床,一個人入眠。

 

 

「數列和級數的差別就是……」他站在講台上拿著粉筆畫著黑板,這些數學在他眼裡就是小學生的程度,偏偏對於台下坐著上課的同學不是這樣,對他們而言這就如同是天書一般難以理解,尤其這門數學在未上之前就容易被這些護理系的同學給放棄掉,才會導致暑修、隨堂修、課後重修的同學那麼多。

 

那麼多年以來他對於教學的熱情早就已經抹滅,對於學校的體系、現在學生的程度,那些對於他來說都已經激盪不起他的興趣了,能讓他站在這講台教書的,是他現在還不能退休,他還需要一份工作養活自己,以及那個,正在隔壁教室教數學的一位老師。

 

「啊,老師,那個答案好像有點問題喔,不是391,是491吧?」一名同學舉手發出她的疑問,剛剛她算的時候就覺得很奇怪,答案好像怪怪的,看老師寫那麼順她也就不好意思提問,不過她算了兩次答案還是和老師不一樣。

 

他頓了一下,剛剛整理好的思緒又被打亂,重新看了自己剛剛在恍神之中寫的算式,確實,在乘法的地方出了錯,導致答案是錯誤的,他面色有些蒼白的將答案改掉,改成學生所說的491,剛剛他在想什麼?他回想了一下,發現自己想不起來。

 

不行,不能在課堂上分心,他想了一下自己在課堂上所定的規則,逼自己專心在課堂上,或許這一切都是酷暑惹的禍。

 

在黑板上艱難的解完最後一道自己出的題目,終於熬到了下課時間,他轉身和學生宣布下課以及上課的時間,台下的學生看起來都如釋重擔,有些人更直接趴下去睡覺了,看得出來這堂課他們同樣難熬。

 

難道就不能有個人來問問題嗎?難道就不能有個人假裝很好學的樣子,來請他解答迷惑嗎?

 

對於現在的學生,他只能搖搖頭,然後拿著他的水杯往外面走,他們想要好好休息,他也想。

 

「呦,宣智兄。」在他旁邊教室上課的數學老師也跟著出來,看他一副神清氣爽的樣子,他好羨慕。

 

「嗨,康明兄。」有些無力的回應,康明看出了他現在的不對勁,開始就詢問起原因來。

 

「宣智兄,你今天看起來心情好像不好?」

 

「別提了,我根本不知道理由。」理由太多,混雜在一起就不知道究竟是哪一個原因真正引起他現在糟糕的心理狀態,搞不好這一切都是更年期作祟。

 

「那麼今天中午你打算在哪裡吃飯呢?要不要我們一起到大學部吃個飯?」康明轉移話題,如果一直糾結在這個話題上的話,宣智的心情會更糟糕,而他想出一個辦法:中午請他吃個晚餐。

 

這是一所技術學院與大學在同一個校區的學校,儘管是界線分明獨立,技術學院的學生和大學部的學生皆喜歡到彼此學校的餐廳吃飯,而令人覺得更好的是兩個學校任教的老師都可以在餐廳裡享有九折的優惠,雖然折扣算是小,但是在這個不景氣的時代能有折扣已經是極好的優待了。

 

「嗯,好啊,先說好,我不要你請客,我不能每次都讓你請客。」

 

目的被看穿的康明有點尷尬,摸了摸鼻子,看來這招都不管用了,下次要記得換一招。

 

「晚上我請,你要吃什麼?要吃醫院附近的涮涮鍋嗎?」宣智提出,總讓眼前這個男人請,偶爾也是該換他請一回。

 

康明猶豫了一下,「抱歉,今天下午我要慢跑,可能吃不下這麼油膩的東西吧。」

 

「那就改對面的素食餐廳吧。」宣智倒也沒受影響,這也不是第一次要改餐廳了,反正改來改去,最終還不就是和他一起吃晚餐?

 

「好啊,老地方等你。」

 

康明打了他的肩膀一下,休息時間如此短暫一下就過去了,可宣智覺得接下來的課堂他有活力撐下去了。

 

 

2.穿著/模仿

不管一年四季,宣智的固定穿著便是白襯衫加上黑長褲,不能免俗的還配上了黑皮鞋,即便是在悶熱不透風的教室裡上課,宣智的基本穿著就是如此,不過倒是沒人看過他打著領帶來上課。

 

從以前,至今年,一直都是這樣的。只是這樣的一個正字標誌就要成為過去式了。

 

他「曾經」的固定穿著,那些都是他的前妻叨唸出來的,她不喜歡穿著休閒的老師,她說:「為人師表便要有為人師表的感覺,如果穿的輕鬆,學生搞不好會以為這個老師不是來教書,而是來教導玩樂的。」因為這話,白襯衫和黑長褲塞滿了他的衣櫃。

 

現在妻子離去,比往年更加燥熱的酷暑降臨,他實在想不出一個好理由來說服自己不更換穿衣風格,所以他在假日去趟市場買了幾件他認為很休閒的衣服,擴充他的衣服種類。

 

他現在正搭配著今天要穿的衣服,並非是一貫的風格,而是夏天輕鬆的風格,襯衫加上了牛仔褲,襯衫穿習慣了,要換還有點困難,不過皮鞋他穿的有些悶熱,換成了帆布鞋。

 

儘管在鏡子裡的自己臉上已經有了好幾條的皺紋,頭髮上都可以見到明顯的銀白,但換了個穿著,連帶了外表看起來都年輕許多。

 

這樣的自己,還真像是有重新開始的感覺。

 

他就這樣的穿著,上了一整節的課,他可以感受到台下的視線,但是這樣的視線通常都只是學生盯著老師尋求解答的視線,但是宣智可以對天發誓,他今天確確實實有感受到有一道視線一直盯著自己的屁股,可當他轉過身後看到的都是學生低著頭專心的解答題目,應該是多心了,宣智也只能這樣自我安慰。

 

等到了課間休息時間,他還是走出教室透透氣,教室沈重的悶熱空氣壓得他心頭喘不過氣,而在同樣時間點出來休息的康明,原本臉上疲憊的表情在看到他的時候臉上突然發出光芒似的。

 

「宣智兄,你今天走新風格啊?」康明走近將他的手搭在宣智的肩上,他的眼神很明顯正在打量宣智全身上下。

 

這樣的距離在往常的日子裡不知道出現多少次了,但是康明的眼神讓他覺得這樣的距離太近了。

 

但是一個年過半百的人也沒什麼好在意這種距離。

 

「是啊,太熱了,換點輕鬆的衣服。」宣智不動聲色的稍微拉遠他們之間的距離,這樣的距離讓他開始打量起康明的衣服。

 

淡藍襯衫加上了牛仔褲,配上了帆布鞋,這樣的穿著隨性又如過去幾年一般,是康明的固定穿著,但是宣智覺得這樣的搭配方法好像有點熟悉感,低頭看到了自己腳上的帆布鞋,啊,不就是自己選擇的穿法嗎?

 

他在潛意識中讓自己選擇了康明對於衣物的穿法。宣智感覺到有點熱,康明的熱度從他放在他肩上的手傳來,今天突然在意起這樣的溫度。

 

……到底是怎麼了?

 

「怎麼了?」康明發現他異常的沉默,不太像是平常的他,該不會熱到中暑了吧?

 

「嗯,大概是太熱了吧。」應該是夏天的緣故,這幾年越來越熱,讓上年紀的他沒辦法適應天氣的變化,才會產生這樣的錯覺。

 

「會不會是中暑了?你下課的時候來我的辦公室一下,我幫你刮痧。」他用雙手幫他按了一下尖頭,企圖想要緩解掉宣智的不適,只是被宣智給掙脫掉了。

 

「康明兄,我要回去上課了,你也回去繼續努力吧。」明明課間休息時間有十五分鐘,但是他就是覺得時間過得很快,一下就過去了,才聊不到幾句就上課了。

 

「好吧,下課之後一定要到我的辦公室來找我喔!」

 

「好好好,我明白了。」

 

 

然後康明提早下課的時候經過他教室,明明他就是對著黑板在講課,卻依然看到康明用眼神示意要他下課後乖乖到辦公室的眼神,讓他不由得拿著粉筆的手頓了一下,這般關心的眼神自他和妻子離婚以後就沒有出現過了。

 

等到康明走過教室,宣智又感覺到一股視線牢牢的盯在自己身上,等到他轉過頭的時候那道令人渾身不舒服的視線又消失了。

 

總不會是學生在偷看他吧?宣智覺得臉上掛了幾條麵線,每年的學生心思怪到讓他看不透。

 

等到下課之後他是真的有到康明的辦公室去給他刮痧,但是什麼也刮不出來,那些不尋常的因素都找不到的合理的藉口。

 

而酷暑,還是在持續肆虐著。

 

 

3.過往/現在

康明是他認識二十多年的朋友,幾乎是和他前妻一起認識的。

 

但是康明和他前妻不同的是,儘管他和她一樣入侵他的生活,卻沒有像他的前妻那樣有威脅感,康明對於他,總是那麼溫和,雖然不容拒絕,卻不令他厭煩。

 

這就是朋友與妻子的差別吧。

 

說到他和康明認識的經過,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那個時間和現在這個酷暑不同,那是個異常乾冷的冬天,他剛剛轉職來這個學校,第一個真正認識的就是康明。

 

那時候他們還年輕,康明是比他早進學校的老師,儘管如此,康明卻沒有擺出前輩的姿態,態度相當熱切的對待他這個新人。有時候會找他去辦公室泡茶,有時候會聽他抱怨學生的不是,甚至有的時候會替他改小考考卷,總之能幫的事情要他幫忙康明一定會盡全力幫,甚至有次還在校務會議上表態力挺宣智。

 

這些動作宣智都有看在眼裡,並且暗暗竊喜說自己交到這個朋友倒算是撿到寶了。

 

他和那位心儀的女老師表白成功第一個告知的是康明,而要結婚第一個通知的也是康明,可以說是,康明除了他的成長過程沒有參與到以外,他的人生大事都有參了一腳,而宣智與妻子離婚後第一個告知的自然也是康明,那天康明把宣智約出來,難得養生不喝酒的康明,陪了宣智喝了一整晚的酒。

 

人生幾何,能得此一朋友,也算是個慰藉。

 

可讓宣智感到可惜的是,康明並沒有交任何的女友,也沒有結婚,甚至膝下無一子女。到了這把年紀還是孤家寡人一個,宣智在他還沒離婚之前常常招康明來他們家一起吃晚餐,在這樣的舉動幾次後被前妻提醒這樣是否會讓康明感覺更傷心之後就漸漸減少了,不過宣智有問過康明會不會介意這樣的舉動,而康明也只是笑笑,然後回答不會。

 

反正現在他也是孤家寡人一個了,倒不如和康明湊在一塊,也算是有個伴了。

 

說到這個,康明曾經被校內的同事傳聞,說他是個同性戀,還說曾經在下班之後看到他和一個不認識的男性走進了賓館。

 

康明對於這樣的傳言一笑置之,宣智卻沒辦法向康明這樣坦然的態度,他對著那些流傳謠言的人用他的品格保證,康明絕不會是個同性戀,儘管他本人對於同性戀是沒什麼偏見,但這個社會的風氣便是如此,旁人多多少少都會帶著有色眼光去看待。

 

事後康明也只是笑著嘆氣,也沒有表達什麼異議,可是看著他的眼神讓他覺得很愧疚。

 

這次風暴過去後,很多人都開始用有色眼光審視他們之間的友誼,有很多老師儘管表面是笑著對待他們,在暗地裡卻是拚命拿著劍一把一把的插進他們的身體。

 

有一段時間他們草木皆兵,幾乎和所有的老師關係都疏遠了,這樣的冷戰時期結束在宣智交了女友這個消息在老師圈裡傳開。

 

漸漸的那些插他們劍的老師和他們要好起來了,宣智本人是沒什麼影響,他們要和他好起來就好吧,頂多就是你對我好我對你好的生疏關係,但是不知道康明是怎麼想的,康明的臉上總是掛著那麼親切的微笑,但是他的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宣智到現在都還搞不懂。

 

和他認識這麼多年了,都不知道和他掏心多少回了,但是宣智從來沒有去了解過康明的內心,而康明從來沒有和他說過,一個字也沒有。

 

「你在想什麼?」康明看著坐在他對面、一臉茫然的發呆發了五分鐘的宣智,疑惑問。

 

「嗯?沒有,只是走神了。」宣智撓撓頭,唉,這幾天更年期的症狀越來越嚴重了,一直在走神,還一直在碎碎念,人到了這個階段還真是不能接受啊。

 

走神能走個五分鐘?康明不信,但是宣智現在不講,康明還有其他的招數能夠讓他在他想要的時間說出來,不過現在還是先填飽自己的肚子吧。

 

康明從宣智的碟子裡挾出了宣智不吃的菜,很自然送進嘴裡。

 

而宣智則是從康明的碟子裡挾出了康明喜歡吃的菜,毫不猶豫的就直接將之吃下肚。

 

他們兩個的相處模式一直以來都是如此,就算是遭受到了外界各方的言論批判,他們之間的相處模式依舊如此,沒有任何改變。

 

現在這樣就好了,康明挾了一塊苦瓜,然後嚥下口。

 

現在這樣就好了。

 

 

4.朋友?

康明看著一臉平和的睡在他沙發上的宣智,剛剛康明正在改宣智給他的考卷,那是這個暑假重修班的期中考考卷。

 

明明康明自己也有要改的考卷,但是看到宣智一臉疲勞的拿著考卷要和他一起改,他就忍不住將宣智手上的考卷拿過來,催著宣智在沙發上躺著休息,而他把冷氣的溫度調到最適人體的28度。

 

幸虧這段期間都沒有學生或者老師來打擾他們,他才如願以償的享受這段時間,這段他只能默默享受的時間。

 

康明放下已經改完的考卷,默默的踱步到沙發旁,那裡正躺著一個熟睡的人,一個他認識二十多年的人。

 

其實方認識這個人的時候,他對他有種想要了解的特別感覺,那是康明在當時沒有體驗過的感覺,儘管他在學生時代有交過幾任女朋友,卻沒有過這種感覺。

 

當時他為了弄清楚這種感覺,也暗地裡交了一個女朋友,不過很快就分了,那時候他聽到宣智交了個女朋友,失落的感覺充斥著他的心裡,他還是笑著祝福宣智。有時聽著宣智分享他和女朋友一起約會的喜悅,有時候聽著宣智抱怨他的女朋友不理智的憤怒,他總能夠安慰自己宣智願意和他分享也算是一種重視。

 

只是他的重視不如康明對於宣智的重視。

 

後來的種種,只不過是加深他對宣智的感情,儘管對方不知道。

 

到了這把年紀也沒什麼可以捨棄和得到的,康明默默的守在自己的位置上,待在自己定義的能夠默默的待在宣智身邊的位置上,也許到了生命的盡頭,他會將這份不知名的感情帶入棺材,然後誰也不知道,誰也不能知道。

 

「……所以說,你在我旁邊做什麼?」宣智已經醒了,不過看著康明跪在地上看著他,宣智也沒有吵他,康明難得走神的這麼嚴重。

 

「發呆。」

 

「我看得出來。」唉,頭很痛,看來這一眠也沒有補到什麼。

 

宣智伸手推開靠他很近的康明,這傢伙的體溫怎麼這麼高,靠得那麼近連他都開始熱起來了。

 

「考卷我幫你改好了。」

 

「嗯,謝謝。」

 

「今天晚餐一起吃?」

 

「好吧,去吃千葉如何?」

 

「你決定吧。」

 

 

5.日子

這日子還是得過的。

 

宣智自從和妻子離婚後,便開始看待他和康明的感情,之前覺得沒什麼,但是現在重新審視他們之間,確實是有很多令人發想的相處。

 

但這個日子還是要過的,總不能因為自己怕說什麼流言蜚語而與康明斷絕往來,反正到了這把年紀了,也不用管好的壞的名聲了,況且,自己在這裡也只有康明這一個好友。

 

宣智不由得想,他自己對於康明,到底是怎麼想呢?

 

「朋友啊。」他喃喃自語回答自己的問題,藉由自己回答來確定自己的定義。

 

連自己都不怎麼相信自己了,又怎麼能夠取信於他人呢?

 

宣智笑著自己,這些情感到至今能夠做什麼?用不被確定的情感去面對康明嗎?這樣會把人嚇跑吧?

 

依他們之間的相處方式,這樣就已經是最好的了,不要過多的情感,也不要過多的人來破壞,就只是現今這樣,淡淡的,友人情感。

 

宣智知道自己自私,但是他現在已經無法再付出多餘的情感了。

 

他夾了滿筷子的豬肉,將之送進口,然後看著坐在對面、掛著淡淡的笑容同樣也在看著他的康明。

 

這樣對誰都公平,他就什麼也不說,什麼也不做,就和以前一樣的相處便好。

 

人啊,總是要過日子的。

FI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