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月痕小圈圈活動文-無題

副標:夜晚讀思

又來了。

 

她皺著眉,雙唇微啟,喘著氣。

 

明明不是氣喘病,但有時就是會突然喘不過氣,胸悶。

 

撫著心口,她巴不得能將這鬱悶的感覺捶散,從前試過大力的捶胸口,沒有用,還弄得自己胸口淤了塊黑青。

 

所以她只能,等著這痛苦時刻過去。

 

一口氣終於喘過來,她的前額冒出冷汗,整個人都快虛脫了。

 

這症狀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她思忖,似乎是從她國中的時候便開始,一開始的症狀並不明顯,挺多是跑步的時候比別人喘了些,連緩氣的時候都比別人多了些,後來慢慢地症狀從日常生活中出現,在平坦的地走段路,她都能突然一口氣喘不上來。

 

現在是還好了,只是有時會胸悶,最慘的莫過於會不自覺地停止呼吸。

 

要是,她在哪晚又停止了呼吸,並且沒有醒來,她是不是就死亡了?

 

死亡,她不怕的。

 

早已經歷過親人死別的她,對於生命這回事早已看開,任何人都會死亡,只是時間早晚,有一句話說得很好:「棺材是裝死人的,不是裝老人的。」

 

所以,在面對父母車禍意外死亡時,她沒有掉過一滴眼淚。

 

這樣的態度當然被親戚視為不孝,但是如果父母看到她哭得那麼慘那麼傷心,一定會心疼,套句老一輩的話就是會讓祂們捨不得走,再者,再多的眼淚也無法使人死而復生。

 

於是她不哭。

 

這樣的堅強、這般的無情,全讓人拿來說嘴,成了左右鄰居茶餘飯後的話題,她不介意,嘴是長在他們臉上的,要怎麼講,她也管不著。

 

現在的她,還是個高中生,卻不像同齡的人成天想著要談戀愛,腦子裡的全都是雜亂無章的黑暗思想,有的時候她還真想把自己的腦袋解剖開來看看,為啥淨裝些奇怪的玩意兒。

 

這樣的她,被同齡的人當作怪物、噁心的人在看待。

 

這是個奇怪的世界,不是嗎?

 

當某個人與群體不合,那便會被當作異類,接著莫名其妙的是就會接踵而來,其中最明顯的莫過於排擠。

 

有人說過,學校是社會的縮版,這話一點都不為過,什麼事情在學校都有可能發生。

 

哎,不想了,明明是夜晚,只是因為一個噩夢驚醒,卻忍不住想了這麼多。

 

還是早點入眠,明天繼續戰鬥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