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集(多篇)

原諒

 

原諒我沒辦法在九月時為你們盛開

那時的我還無法開花

沒辦法以我最美麗的姿態來迎接你們

 

一個月一個月的過了

終於等到我最期待的一月了

那是屬於我的時間

我將以最美麗的姿態來歡迎你們

雖然太遲了

但還是展開我的花葉

來迎接你們

歡迎成為這所國中的一份子

 

我知道沒人會停下來看我ㄧ眼

我老了

能展開的花葉已經不多了

稀稀疏疏

自然比外頭的櫻花樹醜陋多了

我只是希望我能盡我最大的力量來歡迎你們

 

我能留在這個學校的時間已經所剩不多了

我希望能在我的有生之年繼續照顧你們

即使我在你們人類的眼中只是一棵植物

我仍會盡我最大的力量

來守護你們

我最愛的學生們

 

 

 

眼睛

 

趴擦!趴擦!

他將一切美景照起來

存進一部無空間限制的圖庫

他是小小照相機

照下美麗的一刻

記錄著我們的生活

無時無刻

為我們保留最美好的瞬間

 

 

慣性

 

已經無法改變了

這充滿無聊、腐敗的生活

了無生趣、找不到新的事物

就如同機械人一般

被設定好的動作

每天重覆著

不想改變、不能改變、不行改變

這重複再重複的生活

 

 

無心。

 

脫口而出的

無心

帶著閃爍銀輝的利刃

狠狠  很狠

扎進柔軟的肉塊

刺進毫無防備的內裡

一點  一點

深入

 

無心  無心

現在已來不及了

道什麼有心的話語

彌補  太遲

無心的建立了

有心的壕溝

 

 

雜詩

 

你失戀了  我陪你哭

一起痛罵那個男人的背叛

順便詛咒那個女人不得好死

用過的衛生紙丟得滿地都是

一包衛生紙不夠  再拆一包

 

痛哭和痛罵後

喝杯熱可可  你會覺得身心舒暢

前所未有的放鬆感

然後

就什麼都不想的入眠

在夢中

你會看到幸運女神降臨

女神將為你指引一條新的道路

新的生活  新的戀情

希望新的一切裡有我

 

 

 

滯留

 

放下 提起

然後放下 提起

再一次的放下 又提起

 

滿紙的塗改 不滿

揉成一團後

隨手 進了垃圾桶

重新撕張紙

寫下粗劣的句子

想要 優美化

接著劃掉了

最初

 

 

 

喜新厭舊

播著歌

從喇叭傳出

不熟悉的旋律

跟著哼哼唱唱

偶爾

落下了幾個音

忘記了幾個字

再按一下

再聽一次

來回轉播

新買的CD

在光滑的表面上

刻上了幾個無法抹滅的皺紋

 

順了  熟了

跟著音節練唱

熟悉的旋律

枯燥無味

從CD PLAYER裡拿出

傷痕累累的唱片

“辛苦了”

接著就放進了那平時收藏的櫃子裡

與舊CD放在一塊兒

接著  蹦蹦跳跳的去買新出的

留下一室的寧靜

以及被整齊排放在櫃子裡的

前輩們

 

 

《敵友》

在戰場上

有誰能分清是敵是友

每個人都帶著友善的臉孔

微笑背後  也藏了一把刀

盾牌  早已傷痕累累

擋不住 每個人

從背後捅的刀

 

 

《絕症》

純白的病房裡  沒有任何的醫療設備

只有滿臉病容  和  強裝微笑的

兩種人

在病容的背後  是永恆的絕望

在微笑的背後 是無盡的傷痛

在這時候 做什麼都無法挽回了

只能夠在短暫的時間裡

得留下什麼 才能證明在世界上活過

就留給家人吧

回憶……

 

 

《誓言》

神聖的耶穌面前 我們訂下了山盟海誓

會照顧對方一輩子

我沒料到的是 你的一輩子

竟然如此短暫 短短的一年

你的誓言就已過期

變得不值錢

既然如此 我也不必守著過期的誓言

拿下手上的約束 拋開誓言

重新

 

 

《破曉前》

從未見過 那象徵光明的曙光

總是在雞啼前 便匆匆逃回 棺材

深怕見到偉大的陽光

更怕太陽神奪走生命

我們是ㄧ群在黑暗中活動的生物

在破曉前 我們是主宰

在破曉後 我們只能在棺材裡

沉睡

 

 

《瘋》

 

用另一種角度看世界

看到的不過是憎恨

沒有愛 沒有溫情

原始的世界

不是包裝過後 顯得過分美麗的

在我眼中呈現的

是人們偽裝底下的

真實

我將真實道出

人們卻嗤之以鼻

「瘋子」

 

 

《 天使的眼淚》

在歧路裡 迷失的戀人

循著過往所做的記號

ㄧ步步尋找過往的路

有些記號 已經模糊不清

 

就算 在同一路口再次相遇

彼此的手是否會像以前一樣

小手拉大手?

還是

再ㄧ次走進歧路裡

 

永不相交的路

找不到過往

只有新的一切

聽說 在這個時候

天空都會下著雨

那是 天使的眼淚

 

 

《夜晚‧聲響》

自夢鄉驚醒

擾醒我的不過是ㄧ夜寂靜

在於此時

所有人都陷入了甜美夢鄉

剩下 誰?

還醒著

 

從巷弄裡傳來的叫賣聲

"燒肉粽─"

ㄧ聲聲 叫賣著

與寂靜成反比

在這使人迷離夢鄉的夜晚

有誰會去理這叫賣的聲響

這不過是

深夜裡的聲響

 

 

自由

 

已經太久的  等待

不清楚什麼時候開始

崩壞

我們之間

早已不存在什麼

空虛  填滿這裡

我的吶喊在此起了回音─

我的心

 

 

還想牽起你的手

妳那微冷的小手

總是令我心疼

但是

妳開始迴避

不再對我撒嬌

也不再對我笑

每ㄧ次約會

每ㄧ次聊天

好生疏

我們已經退化到了陌生人

身邊沒有你

夏季火紅的太陽高掛

我卻覺得冷

 

 

也許該放手了

我們苦撐了這麼久

生疏與痛苦早已替代了愛

深深地扎在我們的感情

接著  破裂

我仍緊緊抓著剩餘的一塊

不肯放手

 

 

最後一塊在我手中碎裂、消逝

手放了

心碎了

胸膛裡空蕩蕩的

卻裝不下任何東西

 

 

妳和另ㄧ個他在ㄧ起

似乎幸福又快樂

彷彿看見以前的我們

妳快樂  我心痛

可是這都無所謂

你幸福就好

 

 

放手了以後  海闊天空

妳自由了

我也  自由了

 

 

 

記憶碎片

 

 

失去了  記憶

就在剎那

想不起任何東西

記不起任何事情

我彷彿就像ㄧ隻

迷途的羔羊

只不過

我在記憶裡  歸不回

 

 

模糊了  ㄧ切

就在那時

無止盡的永恆

將我帶入了灰暗

但我的記憶

是空白的

無法放進任何東西

它就是  空白一片

 

 

伸手一觸

碰到了什麼

刺刺的  卻令人鬆不了手

很懷念的感覺

這是

屬於我的記憶碎片?

 

 

只是  什麼也無法做

明明握的很緊

它卻從我手中飄離

越來越遠

 

 

那是屬於我的?

不是

絕對不是!

我要出發去尋找屬於我的記憶碎片

ㄧ點一滴地

拼湊出我的人生

不管是過去

現在

未來

就出發去找吧

 

 

主母(第一部曲)

 

 

一片的火紅  熔融

被吸引而來的彗星

一顆顆  撞擊

變成了  碎片

 

 

誕生了  我的母親

 

 

為了爭奪 主母

人們拾起了武器

矛、刀、劍、槍、炮

越來越進步

越來越殘暴

只是因為主母

 

 

你聽見了嗎?

主母哀悽的吶喊

我們都是主母的子女

而我們這樣傷害主母

用科技  用軍火

只是為了利益

主母

也就快消失了

 

 

不朽

 

驍勇善戰的戰士  你們的犧牲為了什麼

皇帝的一聲令下  拿著劍  騎著馬

你們衝鋒陷陣

只是地圖上的疆域  從來不屬於你們

 

 

驍勇善戰的勇士  你們離家為了什麼

寒冷的帳棚兵營  光著身 赤著腳

你們鍛鍊心智

只是名冊上的戰績 從來不屬於你們

 

 

那馬鳴聲  那風鳴聲

一切都已待緒

就等將軍一聲令下

我們為了國家  為了皇帝

就算被眾神唾棄也不在意

但在唾棄前  請保佑我們

 

 

鮮血四濺  殘敗的戰士在地上哀嚎

你們溫熱的心血將滋潤土地

你們不敗的戰績將永垂不朽

 

 

 

萬聖節驚魂

 

南瓜燈  閃爍的微笑

你身穿白衣裙  飄然的穿越

這空盪的古堡

有誰  來為你們開場派對

夜晚降臨  所有鬼怪甦醒

你悠然的開始

這是年度的慶典

橘紅色的燈光亮起

所有禁錮  解除

It’s our party time.

 

 

 

 

誓言  慢慢地遺忘

記憶  漸漸地空白

你那曾經迷人的微笑

如今卻那麼刺眼

 

 

我們之間  沒什麼  好說了

殘留的  只不過  是種錯覺

 

 

我們都錯了  還能以為天長地久

沒想過未來的世界  誘惑

讓我們不堪一擊

曾經窩在臂灣的你

已在別人懷裡

我只能默默的祝福

把我們的誓言  送給你

 

 

你我之間  有什麼  能說呢

留下的  不過是  一輩子的痛

 

 

不夠

 

夜已深了  我該離開了

捨不得與你分離

哪怕只有短短數個小時

走在無人的街道

頻回頭看妳的房間

燈還亮著  你是否在送我

 

 

愛了之後  時間變得短暫

只想每一分  每一秒

與你在一起

 

 

我們的愛  熾熱而綿長

時間之神被我們打敗

不夠用  不夠用

這短暫的24小時

依舊不夠  讓我們相愛

永恆

 

 

離開後

 

當妳離開之後  我才突然發現

我最愛的人  是妳

說這些已太遲

說這些已太晚

我無法挽回妳

我最愛的妳

 

對不起  我傷你太深

對不起  我愛你太深

我自以為是的愛情

卻狠狠傷害了妳

妳仍留在我身邊

我不懂得珍惜

直到失去的那一刻  我才發現

我愛妳  我愛妳

 

 

 

 

 

 

也許我們早已相遇幾百回,

在人海中,在車龍裡。

那幾眼的匆匆瞥過,

毫無印象的身影。

前回數次的擦身而過,

皆為鋪陳今日的驚豔,

還能再錯過嗎?

我們緊握的雙手已然回答。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