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說集

「其實我討厭你。」「我知道。」「你怎麼知道的?」交往一段時間的女友看著我,等待我回答,我只是微笑。我坐在高樓的頂樓邊緣,看著腳下來去忙碌的車輛與行人,我伸出一隻手,讓女友將手搭在上面:「因為是我害死妳的。」然後腦中閃過,女友從這高樓往下跳的畫面,事物仍在,只是今天,主角是我。

 

我不喜歡肢體碰觸。我睜開眼睛看那隻我臉頰旁的手,它正在輕輕撫摸我,如同愛人。「你醒了啊?」女人眼神帶笑,眼角勾起一個狐媚的角度。「嗯。」揮開手,然後我想坐起來,卻發現我動彈不得。我想起來了,自從我看到那顆會笑的頭顱後,我就被送進這裡,之後在這意外多了一個願意陪我聊天的女鬼。

 

害怕不敢出口,深深在嘴裡醞釀。牙齒和舌頭咀嚼著味道,酸甜苦辣人生滋味。左手食指和右手食指交纏,捨不得分離深深地擁住彼此。心臟在胸腔裡蹦蹦跳,沒有養鹿,卻感受著鹿兒撞破柵欄的危險,腦袋燒煮著開水,滾燙的蒸氣從耳朵冒了出來——躲在心裡的那三個調皮小孩,卻怎樣也不願出來。

 

「你一定要。」我搖頭,表達拒絕,我盯著他,不知道他為何要叫我做這種事,但是在一般人的觀念裡,那是不可行。即使我快要被錢逼的走投無路,即使他是我這一生最好的朋友,我也不能去搶銀行。「不可以。」我的手搭上鏡子,另一頭是我此生的摯友,去、搶、銀、行,我聽到了,在腦中那好友的聲音。

 

「我以為,妳是我這輩子最好的朋友。」她想起了她們傳過的簡訊,裡面談論著與現實扯不上的風花雪月,她們那麼親暱即使只見過一次面,如姊妹的感情卻敗在一個男人的言語,即使沒有在一起他對她的影響仍深,她不恨那個男人只是怨她沒有即刻安慰她,然後呢?所有的言語只是了結在朋友二字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