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看評小圈圈活動文-賞圖寫文

副標:冥府的盛大宴會

 

一醒來,阿健就在這個地方了。

 

潮濕、陰冷,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

 

他記得他明明在自家裡,然後準備要睡覺,閉上眼睛一覺醒來就是在這裡,這裡感覺完全不像是在自家,難不成是在做夢嗎?

 

他摸著牆壁,一步一步的往前,雖然他不知道到底是會走到哪裡,但總比一直待在這個鬼地方還要好,如果是做夢,該不會這種黑暗會一直持續吧?連做夢都夢到詭異的夢境,他的人生真是不太順遂。

 

他踩上樓梯,確定這是往上的方向,阿健的心中有了一絲希望,要是往上的話就能見到光了。

 

一格一格踩上去,阿健越走越快,跫音有了回音,讓人有了錯覺,是因為後頭有人在追趕著阿健,所以他才要用幾近奔跑的速度上樓梯。

 

到了!到了!看到前方有光亮,阿健奮力一衝,踏進了光亮的地方。

 

但在看到外頭的景色時,阿健愣住了,雖說有光亮,但是這與剛剛的黑暗處根本相差不了多少,亮度不夠,但卻又不妨礙他看任何東西,要說形容這裡,這裡是一個灰色世界。

 

任何景物都沒有色彩,只有灰、黑、白三種顏色,彷彿走進了早期的電視機裡,令人不適。

 

大理石鋪成的道路很潮濕,看起來剛剛才下過雨,鞋子踩在地上發出「啪搭啪搭」的聲音,聽得很清楚,因為這裡沒有人。

 

像是被關進了電視機裡,一個人存在這世界,讓阿健的心裡產生了莫名的恐懼,恐懼漸漸在胸口聚集、成型,他想要尖叫,想要把這一切都給叫出來,把恐懼給發洩掉!

 

「啊——」而他也真的叫出來了,當他叫了差不多一分鐘,他感覺他的背被人拍了幾下。

 

阿健停口、轉頭,看見了兩名奇裝異服的人……不,還不確定是人。

 

「喂!老兄,你在這耍什麼神經,還不趕快裝扮,宴會要開始了!」打扮的最誇張、也是三人之中最高的那「人」說道,阿建聽出他的聲音有些沉悶,很可能是因為戴面具的關係。

 

阿健現在仔細一看,兩「人」身上都穿著奇裝異服,與其說是奇裝異服,倒不如說是一些戲服啊之類的,他回想,剛剛似乎有聽那人說什麼宴會的,難不成是像巴西那樣的嘉年華嗎?

 

「不好意思啊,請問這裡在辦什麼宴會啊?」

 

較矮的人似乎是打量著阿健,隔沒多久就開口說:「你是新來的?」

 

新來的?阿健苗頭一轉:「是啊是啊,我是新來的,剛到這裡還不太懂,請兩位大哥多多關照啊!」

 

「既然是新來的,那也不用裝扮了,我們直接帶你去宴會吧。」

 

「嗯,跟我們走。」

 

「是。」阿健心想:等這個詭異的夢境醒了,他一定要寫上部落格,這麼個夢境真是令人覺得奇幻。

 

 

阿健看呆了。

 

他沒想到這個宴會真如巴西嘉年華一樣的盛大、華麗,各式各樣的裝扮在街頭遊行,節奏強烈的音樂強力播放著,讓人不由得想跟著節奏一起跳舞。

 

「大哥啊,請問這個宴會的名字是……?」阿建還記得把張的大大的嘴巴給闔起來,問了旁邊已經隨著音樂起舞的男人。

 

「是忘憂會喔!」

 

「忘憂會?」這樣不就和巴西嘉年華一樣?

 

「對啊,已死去的人在這裡盡情的跳舞,來忘記在人間的苦痛。」

 

「什麼什麼!」他沒有忽略男人句子中的一些特定詞彙,什麼已死的人、什麼人間的苦痛?

 

「這裡,是冥府啊!來這裡的人都已經過世了。像我就死了五十年了,小兄弟,看你這表情,似乎是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喔。」

 

死了?他死了?不可能啊,他不記得自己有做過什麼自殺的舉動啊!在他的記憶裡也沒發生什麼致死的意外啊!

 

對了,這是一場夢,這是一場怪誕荒謬的夢,夢醒了,這裡的一切就會消失的!

 

他注意到了自己身上傳出來的陣陣燒焦味,腦中的思想開始陷入了他睡前的情況。

 

晚上,他穿好睡衣,準備要就寢,然後、然後、然後……

 

看著自己身上逐漸轉為黑色的皮膚,他想起了那聲巨響。

 

是的、是的,不會錯了,就是那聲巨響!

 

阿健想起來了,隔壁的人家發生了氣爆,把正要入睡的他一起波及了進去,於是……

 

他真的死了。

 

阿建不知道該相信這個認知,還是該相信他一直堅持的這是夢境的想法。

 

只覺他的腳步開始隨著音樂起舞,旋轉、擺動。

 

這是一個盛大的嘉年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