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看評小圈圈活動文─反派

副標:第三者幸福論

 

「對不起,我有女朋友了。」

今天的天氣是陰天,這個時候告白,成功的機率只有一半。

也正如同最三流的芭樂劇,那個男孩機械性的說著早已經預定好的台詞,臉上還帶著抱歉的表情。

「沒關係,那我們做朋友吧。」說出練習過一百遍的話語,真正接受的時候,好難受,但是,她微笑。

然而男孩並沒有在她告白失敗後立即離去,反而是對她說了幾句話。

 

只見女孩猶豫,隨後點頭。

等到男孩離去,她大哭。

 

 

 

「喂!你今天到底要不要來,講清楚啊!」女人拿著話筒,對著另一端大吼。

『抱歉抱歉,因為今天是我和我老婆結婚十周年紀念日,她堅持要我早點回去,所以下次再去你那邊,乖,不要認性了。』另一頭傳來的低沉聲調很有撫慰人心的效果,不過現在她偏偏火氣攻心,什麼都沒效。

「這樣啊……」不過最後還是乖乖的收了火氣,畢竟多生氣也沒辦法改變事情。她會這麼生氣的原因是,今天是他的生日,又逢上了他每周會來的日子,所以她才多炒了幾道菜準備幫她慶祝,沒想到今天剛好是他和他老婆的結婚十周年紀念日。

「那沒事了,你下次要記得補回來喔!」甜甜的說著情話,男人嗯嗯了幾聲敷衍,掛了電話。

無奈的看著放在餐桌上五顏六色的菜餚,這麼多菜要一個人吃實在沒辦法。

還是分著吃吧。

她將今天不想吃的菜餚用保鮮膜包起來,放進冰箱,只留下好配飯的菜。

她盛了飯,坐在餐桌前看著電視。

像任何男性夢寐以求的女性那樣,她獨立、她自主,她不靠任何男人的資助,她仍活得好好的。但是只要男人的一聲令下,她可以從女強人轉變為一個楚楚可憐、弱不禁風的女性,儘管如此,她的感情路卻不那麼順遂。

得到了上一代留下來的基因,她總是做別人感情裡的第三者,連原本是別人的正牌女朋友,都會莫名其妙的成為破壞人家感情的第三者。

第三者、狐狸精……這些形容詞用在她身上從沒停間過,而詛咒她不得好死之類的話語也早就聽過太多遍,都倒背如流了。

她的母親,也是別人家的第三者,她是私生女。

生來就得了母親的基因,也繼承了母親悲慘的命運。

所以她習慣了,習慣當介於家庭之間的第三者,也習慣被人拋棄。

「現在為您插播一則新聞,B大企業董事長的兒子疑似在某夜店外左擁右抱……」新聞主播正播報著每天都會上映的情節,不過對象換成了企業的有錢少爺。

畫面正好切到了有錢少爺的照片,和他的正牌女友。

呵。她忍不住笑出聲。是她的前任男友呢。

她和那位有錢公子哥的結識,是在某晚她被前兩任男友甩了,然後到夜店散散心,進而相識的。她知道他是B大企業的少爺,也知道他有女友了,仍然選擇了這段見不得光的戀情。

說是戀情好像太過了,事實上她那時不過是玩玩而已。

在開始他們交往沒多久,那位正牌女友便找上門了,不過倒是沒用什麼一哭二鬧三上吊這種激烈的手段,也沒說什麼「我沒有他不行」之類的話語,只是一劈頭就問她要多少錢。

看來也不是第一次處理這種事情了,手法多麼熟練啊。

她心裡疑惑,當那種人的女友真的值得嗎?每天要面對的,是不知何時會從哪冒出來的第三者以及輿論的壓力啊!等處理完一個之後下一個很快就會出現,真的值得嗎?為了那個男人。

她問了,這個問題。

「值得嗎?你為了這個男人,每夜擔心受怕,害怕他在哪裡又捅出簍子,你得為他收拾……你的青春都花在他的身上,何不另尋另一個更好的男人?」

只見那個女孩露出甜甜笑容,夾雜著絲絲苦澀:「那你呢?為何不找一個可以依靠的男人,而要來找這個花心大少呢?」

「我和他只是玩玩,而你卻……」卻是真心待他。

「愛上了,沒辦法。」那名堅強的女孩,給了她這個答案。

最後她艱澀的開口:「祝你幸福。」

隔天,她就和那名有錢少爺分手了。

現在,那名女孩一定是堅強的面對媒體毒蛇般的層層問題吧!她想。

拿了遙控器,切換到下一台新聞台。

她吃著自己為男人精心準備的菜餚,一口一口咬下的,是自己滿滿的幸福,而味道嚐起來竟有苦澀的滋味。

想像著男人現在正和自己的妻女做些什麼事,她吞下了,自己的愛心。

回想起男人與自己認識的夜晚,她忍不住一絲甜笑。

那是牠與前一任男朋友分手三個月後的夜晚,她喝得酩酊大醉,都快醉倒在路邊的時候,她遇到他了。

一臉憨厚的他,扶著她問了一句:「小姐,要不要送你回去啊?你醉成這樣子要是去遇到心有歹念的人……」他沒再說下去。

「哼!你怎麼不是那個心有歹念的人啊?」她甩開了他的手,拒絕他的幫助。

「啊……?我只是好心……我不是什麼壞人啊……」看著他一副想要解釋清楚的慌張模樣,她笑了。

「好吧,那就麻煩你送我回家了,這位先生。」

接著他送她回家,他很君子的什麼都沒做,將人載到目的地,目送著她進了公寓,然後離去了。

到底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的關係呢?她記得,她答應了他的追求,原本以為自己終於可以擁有一段屬於自己的幸福,卻在某一天,赫然在他的皮夾內發現他們一家大小幸福的合照。

這時她才驚覺,她又成為了第三者。

但是她對那個男人就是捨棄不了,她對他就是放不下,沒有辦法向過往一樣隨便玩玩。

這,就是愛吧。

因為愛上了,所以甘願做一個第三者,守護這段見不得光的愛情。

吃完最後一口飯菜,她覺得食物已經從胃滿到食道了,滿到打一個嗝,就會吐的飽足感。即使已經將很多菜留到明天了,但還是太勉強了啊……她苦笑。

收著碗盤,她挺著吃太多而有點小凸的小腹,走到流理臺。

忽然一陣濕意傳來,她伸手抹了抹臉頰,卻摸到了一溫暖的液體。

自己,竟然哭了。

咬著下唇,她不允許自己哭出聲,但卻允許了眼淚默默的流下來。

 

那令人痛苦煎熬的日子很快過了一個禮拜,男人,一照先前的約定來到了她的房子吃晚餐。

開門看見男人的那一霎那,她甜蜜的露出笑了,笑得男人春心蕩漾。

「啊!」才將最後一道菜擺上桌,男人從背後摟住了她,她輕笑著說:「肚子不餓嗎?去洗手準備吃飯吧!」

「餓啊!」男人將頭埋在她的頸間,汲取著她身上傳來的洗髮精香味。

「不過……」下一秒男人將她橫抱起來:「現在我比較想吃你。」說完,便往主臥室走去。

「等等,先吃飯啦!」不滿男人的決定,她提出了抗議。

「不要,先吃你!」好在公寓的格局很小,主臥室一會就到了,男人將她往床上一丟,欺身上去,壓住了她。

「等等……」

「不要再等了。」她的抗議聲全淹沒在男人溫柔的吻裡,她用手環住男人的頸,將自身一切全獻給了男人。

拋開了一切。

 

一陣翻雲覆雨的激烈運動後,她極度疲累得趴在男人胸前喘息。

「討厭……菜都涼了……」現在理智回到腦子裡,才想起餐桌上還擺有晚餐。

「用微波爐熱熱吧,要是不吃的話,就浪費了妳的好手藝啊!」男人的手輕撫著她的頭髮。

「也只好這樣了。」她起身,穿上了散落在地板上的衣服,準備去溫熱晚餐。

男人在床上又休息了一會,腦中想的全是待會回家的要如何跟老婆交待晚歸,加班、同事應酬,這些用到爛的理由已經讓老婆起疑心了,他不是沒在注意,老婆在把他的衣物丟進洗衣機前,都會先聞個幾下,以確保沒有其他味道沾在上面。所以他都會很小心的不在衣服上留下任何味道,但是,這樣的日子不知道還能瞞多久?

不如,趁現在還幸福的時候先分了吧?

「菜熱好了喔,趕快來吃吧!」

「喔好。」男人聽到來自臥室外的叫喚聲,便起身迅速的穿好衣服,邁向餐桌。

剛熱好的菜,滿滿一桌。

「吃完休息一下再去洗澡吧!」她溫柔的提醒著。

此時此刻的場景,就像是尋常的夫妻間天天所做的事情,只可惜他們不尋常,也不是夫妻。

她才坐下來用餐沒多久,電鈴響了。

 

如催魂般,電鈴狂作響著。

「誰啊……?」她一邊走向大門,一邊咕噥著,還不忘喊:「來了。」

門一打開,是一名兩眼怒火的女人。

好熟悉的女人,她一愣。

「妳這個賤女人!」女人一見到她立刻朝著她尖叫,還甩了一巴掌。

被打到跌坐在地上的她,撫著火辣辣的臉頰,雙眼睜大,驚嚇得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芷……」男人見狀,想要來扶起她,名字都還沒喊全,卻被走進屋裡的女人嚇得慘白了臉,他吶吶的叫著:「老婆……」

「你還知道我是你老婆!你還知道我是你老婆!」怒火中燒的女人朝著男人一陣打罵,「你知不知道你還有孩子,你知不知道你還有老婆!」

不知道該怎麼辦,男人急的一跪:「老婆,對不起,我錯了!我錯了!」

原來,那個女人就是他的正妻。

現在才回過神的她,看到了男人對那個女人下跪,還一直自掌嘴巴,嚷著:「再也不敢了,我錯了,老婆你原諒我。」

又被拋棄了,她苦笑。卻被接下來的情況驚得說不出話來。

男人矛頭一指,指向了她,「都是那個女人!都是那個女人的錯!是她勾引我,都是因為她勾引我我才一時鬼迷心竅,老婆,都是她的錯!」

「你原諒我好不好……」男人拉著女人的手,被大力甩開。

女人走向她,眼神帶著深深的恨意。

「你為什麼要勾引我老公,天底下有這麼多男人,為什麼挑中了他啊!你這個狐狸精、賤女人!」對著她又是一陣拳打腳踢,女人完全抓狂,而男人也沒有起身來救她,只是冷冷的看著她被打、被踢、被罵。

那一刻,她心死了。她的心狠狠的被刨挖出來,赤裸裸的攤開在太陽底下。

原來,她的愛戀是這麼微不足道,她深深的愛著這個男人,結果這個男人跟其他男人沒兩樣,一樣都是偷吃被抓到後,只會把錯怪罪到女人身上的男人。

沒用的、混帳男人。

即使女人的拳頭和腳依然落在她身上,打得她生疼,卻也打醒了她,並且為這個女人感到──

可憐。

是啊,她為她感到悲哀,她看清了男人的真面目,頂多就是離開他去找尋另一段幸福,然而這個女人卻已經被綁在男人身邊,被家庭、被孩子綁住,她的生活重心都依賴在男人身上,所以只要男人一背叛她,她就痛苦的不能自己,並且還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原諒男人。

一想到這裡,她就不自覺的發冷,這樣的人生,她不願接受!

女人打得累了,不再對她施以暴力,只剩下用嘴巴繼續叫囂著:「你為什麼……你要來破壞我們家庭……?」

她緩緩的站起來,忍不住咳了幾聲,一陣腥甜在她的口中散開。

「不是我選擇了你們,是你的丈夫選擇了我。」

「我從未想過要破壞別人的家庭,我只是想找個可以依靠的肩膀……事實上,是你丈夫瞞著我他有家室這件事。」

「你明明知道!你明明知道!」

「是啊,我是知道,不過是我自己發現的。」

「那為什麼還要跟他在一起?」有別於她的氣勢,女人的身體鬆垮垮的,不堪一擊。

「因為我愛他。」這是個最簡單的答案,也是她從未說過的話。她愛這個男人,所以才會想要跟她到天長地久,換作是別的女人,遇上了這個字,也會變成第三者。

女人身體一軟,跪坐在地上。

「求求你……放過我們家好不好……我不告你……我求求你放過我們……」女人請求的聲音細小到聽不見,卻是這個空間裡最清楚的聲音。

「不。」她搖頭,緩緩的開口:「你應該求的是,求他放過你。」

女人聞言,放聲大哭。

她踱步走到男人面前,對著他緩緩說:「我不要你了。」同時,她也落下了一行淚。

終究是忍不住,眼眶中的淚一滴一滴的滾落下來。

她親手送葬了,自己的第一次真正的愛戀。

也是最後一次的。

 

 

 

一年過去了,自從那一次的事件後,她依舊與許多男人來往,但交往的時數不長久,幾乎幾個禮拜就分手了。

那次事件,狠狠傷了她的心,也可以說是,讓她完全看透了男人的心。

也所以她之後每段感情都不長久。

她與他們在一起,不再是甜言蜜語,那些話從男人的口中講出來就做噁,尤其是從已婚的男人口中。

漸漸的,她不在交任何男友,即使有男子過來與她搭訕,她也是以微笑帶過,沒有答應任何一人的邀約。

就連在傷心時會大喝的酒,她也戒了,取而代之的是咖啡。

不想再重複當時的錯誤、不想再當第三者。

而今天,她坐在咖啡廳裡,是因為有人約她。

那個人,是她怎麼想也沒想到的人,當時她接到電話,知道來者身份,還楞了好大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緩緩的喝著咖啡,等待人。

才等沒多久,一個女人走進咖啡廳裡,面容帶著滄桑。

「對不起,臨時找你出來。」女人走過來,跟她道了歉。

「不要緊。」這個女人,也就是那次狠狠傷了她的心的男人的元配。

「找我有什麼事情嗎?」直接切入主題吧,要是他是來求償什麼精神賠償,她也想趕緊給了了事,不過,看她的樣子絕無此打算。

「我跟他,離婚了。」侍者遞給她一杯水,女人揮手要侍者離去。

「?」

「那個男人,我跟他離婚了。」

「是嗎?」啜著咖啡,微微顫抖的手卻把她的情緒給洩漏了。

「謝謝你,讓我看清他的真面目。」女人微微地向她鞠躬,面容雖然有著憔悴、滄桑,卻不失堅強。

一個真正的女人,就該如此。

「祝你幸福。」勇敢的面對一切,希望女人能幸福。她由衷這麼希望。

「希望我們會是朋友。」

「會的。我們會是朋友。」她柔柔一笑。將兩人之間的愛恨情仇抹滅,一切重新來過。

「謝謝,真的謝謝你。」女人終究是忍不住,哭了出來,卻是得到救贖的滾燙眼淚。

你得到了救贖,而我呢?她恍惚的想著,誰來救贖我?

即使沒有男人,即使不再愛人,但是她體內流的血可是第三者的基因,這種基因將會影響她一輩子啊!

她也流下了淚,為自己的命運感到深深地悲哀。

第三者的幸福,就究竟在何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