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浩然*李白(BL)

李白手拿毛筆,正在寫字的動作停了下來,一臉錯愕:「為什麼?怎麼那麼快就要走了?」

 

孟浩然臉上掛著笑容,一臉興奮:「要見一位故友,那位故友對我來說很重要呢!」

 

李白放下毛筆,起身走到孟浩然身旁,眼裡滿是不捨。

 

「不能留下幾天嗎?」好不容易可以見到孟浩然,李白可是想要好好的跟欣賞已久的孟浩然多相處幾天阿!

 

「對不起……我今天已經去訂好船票明天開船呢!」

 

聽到回答,李白更是落到了谷底。「阿、不如今天讓我們一起喝一杯吧!讓我們倆一起狂歡吧!」

孟浩然點了點頭。

 

於是李白拿了放在桌上的錢袋,出門去買好酒好菜去了。

—————————————-1

 

夜幕低垂。

 

微風吹來,為炎熱的夏夜帶來了一點涼意。

 

「來!浩然兄,我敬你一杯!」李白高高的舉起酒杯,大聲的喊著。

 

孟浩然微笑著,手中也拿著酒杯跟李白的酒杯碰撞一聲。

 

酒杯碰撞完,李白馬上大口的喝下酒杯裡的酒,孟浩然則是小口的品嘗著。

 

李白把酒杯裡的酒喝完了馬上又添了一杯,「今晚的月亮真美!但是看起來卻是好孤寂呢!」語畢,李白再度把酒喝光。

 

孟浩然慢慢把酒杯放下,疑問道:「李兄,此話怎說?」

 

李白臉微微紅,開始有點醉意,迷迷糊糊的道:「明天你就得走了,以後剩下我一人在這喝酒,你說,我還能不寂寞嗎?」

 

孟浩然沒答話,望向李白的那雙眼卻流露出了不捨。

 

「我想,或許我們的見面機會又少了吧?」李白低頭摸著酒杯的邊緣,眼裡的液體像是要出來但是又出不來的樣子。

 

「不,李兄,日後要是有時間,我一定會回來跟你再喝一杯」孟浩然伸手握住李白摸著酒杯的手,緊緊的握著。

 

李白抬頭看著孟浩然,看見孟浩然的手握著自己的手,李白感到自己身上的溫度好像是上升了,也許是因為喝酒的緣故,又或許是孟浩然握著自己的手,李白已經搞不清楚到底自己為什麼這麼熱?

 

李白想把手抽回,但是,孟浩然握得太緊了,李白根本就抽不出來。

 

「李兄?沒事吧?」見李白一臉脹紅,孟浩然開始擔心,放開了握住李白的那隻手,轉而摸去李白的額頭。

 

李白連忙閃躲孟浩然那雙手,「沒、沒事!」

 

孟浩然收回了手,看著天色「是嗎?時間也差不多了,還是早點收吧,明兒還要早起呢。」

 

「嗯、嗯!」李白點點頭,趕緊收拾地上的酒瓶以及小菜。

 

———————————–2

 

東西收好後,李白幫孟浩然整理一下行李,整理完,李白便跟孟浩然到過晚安,回到自己床上關燈準備睡覺。

 

李白躺在床上,不管怎麼翻身就是睡不著。

 

閉上眼,就會想起剛剛孟浩然緊握自己的手那時的溫度。

 

睜開眼,對面便是孟浩然,透過月光,隱約可以見到孟浩然睡著時的臉龐以及因為呼吸而起伏的胸口。

 

不知為何,李白臉頰開始變得溫熱。

 

李白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為什麼會變得這麼怪,從孟浩然來的第一天,李白就開始注意起他了。

 

可是什麼時候從注意孟浩然的一舉一動到只要被孟浩然摸過的地方就變得非常的熱。李白不斷提醒自己這一定是自己太過於仰慕孟浩然的關係,除此之外,絕對不會產生另一種關係!

 

即便如此提醒自己,可是李白還是沒辦法將這幾天的怪異跟仰慕畫上等號。

 

想著想著,李白感到心煩。

 

闔上眼,希望能盡快進入睡眠。

 

可是,李白還是睡不著,腦中還是環繞著孟浩然轉。李白決定起身,出去走一圈,心想,或許走一圈讓腦子清醒一下或許就可以入眠了。

 

李白輕輕的走出去,小小聲的盡量不吵到孟浩然。

 

李白走到小河流,看著裡面緩緩流著的河水。

 

心裡放鬆了起來。於是,李白找了一棵樹,靠著那棵樹看著河水。

 

李白閉上眼,享受著夜晚的涼風,慢慢的,李白已經完全睡著了。

 

在睡夢中,李白夢見四周都是樹林以及前面是孟浩然。

 

李白向前去想跟孟浩然打招呼,沒想到才剛舉起手,孟浩然就突然抓住了李白的雙手,將李白緊緊的抱住,嘴唇覆蓋上了李白的唇。

 

李白嚇呆了,他想掙脫孟浩然的手。兩人雖然一樣是書生,可是,李白的力氣卻敵不過孟浩然。

 

孟浩然用舌頭輕輕的打開了李白的嘴巴,李白被親到全身酥軟,全忘了掙扎。

 

孟浩然用舌頭翻攪著李白的舌頭,時不時將李白的舌頭輕輕用牙齒咬。

 

玩弄夠了李白的舌頭,孟浩然把李白輕輕往地上壓。

 

「浩……然……兄?為、為什麼要對我做這種事?我們……我……們不該這樣吧?」

 

李白不敢想像孟浩然接下來會做什麼。

 

「李兄」孟浩然眼神有點悲傷感,「這……其實我已經不想隱瞞了,我一直都很你喜歡你,我當然知道,我們都是男人,但是緣分的事……很難說得清吧?」

 

「浩然兄……」李白剛想把下說下去,孟浩然馬上道:「你不用擔心,我不會強迫你,我明天就會去一個很遠的地方,不會回來找你了。」

 

孟浩然起身,李白的心不斷的抽痛,李白不懂,為什麼自己的心會這麼痛?

 

李白咬了咬唇,起身,抱住孟浩然。

 

「如果、如果我叫你不要離開我,你還會走嗎?」李白不知道為什麼會站起來抱住孟浩然,為什麼要叫他不要走?他真的覺得自己可能病了,一種名為『愛』的病。

 

孟浩然轉過身抱著李白,「我會,我會為了你留下。」

 

李白心裡高興極了,墊起腳,親吻著孟浩然的唇。

 

孟浩然再度把李白壓在草地上,手慢慢的解開李白的外衣。

 

「浩然兄……我、」李白臉紅了,雖然搞清楚了自己的心意,可是、第一次就那樣,會不會太開放了?

 

「叫我浩然,我想聽你叫我浩然。」孟浩然把頭低到了李白的脖子,溫熱的氣體讓李白顫抖。

 

「浩……然」李白害羞的說著,臉已經不知道要往哪擺了。

 

「我會慢慢來的,不要怕,交給我吧。」孟浩然摸上李白的臉頰,伸出舌頭舔了舔李白的脖子。

 

「嗯……浩然……不……」

 

李白抗拒著,孟浩然更加快速的脫掉李白的衣服。

 

孟浩然順著脖子下來,一口含著左邊的乳頭。

 

「嗚……浩然……不要……阿」李白發出小小的呻吟聲,一邊推著孟浩然。

 

『李兄,李兄!』

 

突然,有個聲音不斷的呼喊著李白。李白疑惑的看著四周明明沒人,為什麼會有人叫自己?而且這聲音還很熟……

 

「李兄你醒醒!」李白的身子被劇烈的搖晃,有個物體還不斷的拍打李白的臉。

 

李白迷迷糊糊的睜眼,起初看到一個模糊的物體,揉揉眼,終於把那物體看清楚了,原來是孟浩然。

 

「浩然……?怎麼不繼續了?」李白腦子還未清醒,還停留在睡夢當中。

 

「李兄,你在說什麼阿?什麼繼續不繼續?」

 

李白拍拍腦袋,赫然發現剛剛的景象已經不見了。

 

「李兄,你怎麼睡在這阿?很容易著涼的。」孟浩然說著,把自己的外衣脫了下來給李白披著。

 

原來昨天在這邊睡著了……所以昨天只不過是一場夢是嗎?李白心碎,看著孟浩然做出了笑臉

 

「浩然兄你的行李都準備好了嗎?」

 

孟浩然點頭。

 

李白站了起來伸個懶腰,對著孟浩然道:「那現在出發去碼頭吧。」

 

「好」孟浩然也起身,跟隨著理白一起回小屋裡拿行李。

 

離別的日子總是令人心碎的,而這天的天氣也如同李白現在的心情

 

「李兄,終於到了這一個時刻了。」孟浩然看著江上的船隻,有些感慨的說。

 

「是啊。」艱澀的開口,李白發現自己始終無法面對這一個時刻。

 

清晨的夢境,裡面的景象仍深深地刻畫在自己的腦中。

 

也就是這一個夢境,讓李白發現自己對孟浩然的感情不單單只是朋友,有更多的,是那會讓人鑄下大錯的感情。

 

「李兄,在下先去看看那船家了沒?」

 

嗯。李白默默的點頭,神情蒼白的難看。

 

孟浩然轉身去江邊查看,卻見不到早已約定好的船家,心裡疑惑,只轉身問其他在岸上的船家。

 

過了一會兒,他終於問到了一些消息,卻是令他臉色難看的走回去。

 

「浩然兄,怎麼了?」

 

孟浩然抿抿嘴之後才開口:「李兄,怕是今天無法離去了,船家今個兒有事,無法前來,只得等到明天了。」

 

聞言,李白竟鬆了一口氣。

 

「那又如何?不如就多留一天吧。」李白假裝無事的樣子,淡淡地說出口。

 

「又得麻煩李兄。」孟浩然深深地雙手作揖,表示愧意。

 

「不礙事,浩然兄。」他搖搖頭,嘴角勾起了一抹笑。

 

兩人又尋著原路,走了回去。

 

——————————

 

因為船家的疏失,導致孟浩然得多滯留一天。

 

對於此事最開心的莫過於李白。

 

他們今晚又相約在樹下,飲酌著酒。

 

而今晚的月娘,依舊很美。

 

「李兄,沒想到竟還得此晚與你共度,浩然愚弟還真得感謝那船家呢。」孟浩然雙手執著酒杯,向李白敬了一杯酒。

 

「可明日浩然兄是真的要走了。」聲調悶悶的,聽得孟浩然一愣。

 

李白回敬孟浩然一杯酒,黃湯下肚,愁苦也跟著下肚。

 

「終有一日再相見的。」會再相見嗎?他其實不曉得,在這廣大的天地裡,他有太多想要去看,真的會再回來嗎?

 

李白沒有回話,只是自故自的斟酒、飲酒,幾次下來,3瓶酒竟然已被喝完。

 

「浩然兄,你真的會再回來嗎?」不是不明白對方那種想要遊遍天地的心情,李白自己也是個詩人,瞭解那種感覺,所以當孟浩然說會再相見時,他完全不信。

 

「會的。」嚴肅的說出這句,孟浩然既然已經說出口了,那就代表是承諾,君子必然會遵守承諾的。

 

李白淒涼一笑,又喝下一杯酒,罷了,也就將這種心情藏在心裡吧,藏一輩子之後,就帶進棺材裡吧。

 

看見李白的笑容,孟浩然的心抽痛了一下,他不想要李白露出那種笑容。

 

怎麼會這樣想呢?他在心底暗罵自己。

 

「浩然兄,已經三更天,不早了,愚弟先行告退。」放下酒杯,李白做了個揖,離去。

 

孟浩然看著他獨自離去的背影,眼神開始變得深邃。

 

 

輾轉難眠。

 

即使他是個不勝酒力的人,但是只要一想到明天孟浩然就要走了,他就難以入睡。

 

心裡想的都是他。

 

突然,他聽到了房門被打開的聲音。

 

接著是很輕微的腳步聲。

 

「李兄,你睡了嗎?」屬於孟浩然的聲音問,李白沒有回答他,只給他一室均勻的呼吸聲。

 

孟浩然沒有再出聲,但是李白卻聽見腳步聲越來越接近他,最後,消失在他的床邊。

 

然後有個物體爬上他的床。

 

躺在他身旁。

 

李白發現自己的心跳加快,沒辦法像昨晚的一樣淡定。

 

有一隻手環住了自己的腰,背也感受到貼上來的熱度。

 

現在是什麼情況?

 

「李兄……我知道你沒睡……」沙啞帶性感的聲音自耳邊響起,帶熱氣的氣吹在自己的耳朵上。

 

李白的身體震了一下,微微地發抖了起來。

 

「我喜歡你……喜歡很久了……」李白的眼淚幾乎要掉下來了,這是夢嗎?他在作夢嗎?

 

「我剛剛想了很久……我對你,一直都是喜歡…但不是朋友那種喜歡 ……是比朋友再多一點的喜歡。

 

後來我想透了,那種喜歡,是一個人對愛人的喜歡。」

 

「所以,我愛你。」李白的眼淚真的掉下來了,一滴又一滴的從臉頰滑落。

 

「李兄,你能接受這樣的我嗎?」孟浩然強行將李白轉向正面,看到了一張梨花帶淚的臉。

 

梨花帶淚,這句形容詞用在男人身上很不合適,可他就是想要用。

 

「……這是夢嗎?」是昨天做的夢的延續嗎?

 

「你認為呢?」孟浩然俯身上去吻去他的淚珠,一遍又一遍的。

 

「嗯……」被吻的有點恍神,李白寧願這是夢,如果是夢,這樣才不用去面對真正的孟浩然。

 

真的……是夢就好……

 

孟浩然順著李白的臉頰,往下吻到了頸子,還在上面種下了一顆顆紅色的印記。

 

「嗯……浩然兄……」好癢。

 

「叫我浩然,好嗎?」與夢境一樣的詞,讓李白更加的確定自己是在夢中。

 

「浩然……」如果是在夢境,就沒有什麼好害臊的了……李白叫出孟浩然的名,臉頰冒上了紅霞。

 

「把一切都交給我,好嗎?」雖然開口問,但是孟浩然已經開始在脫李白的衣服了。

 

「好……」軟弱無力的回答,李白遲疑了好幾秒才回答。

 

才沒幾秒的時間,李白的胸膛就光裸的呈現在孟浩然的眼前,白皙透紅的令孟浩然呆楞了。

 

於是他的眼神又變得深邃,嘴角慢慢的勾起微笑。

 

他低下頭,一口含住了一側的乳珠,用舌頭在上面圈畫、吸吮。

 

「浩然……好、好癢……」李白微皺眉頭,汗珠從額頭落下。

 

「癢嗎?」舌尖順著線條滑到了肚臍,再一路的滑到了底端,那因興奮而出液體的欲望正顫抖著。

 

惡作劇似的將李白的欲望含到嘴裡,滿意的聽到對方的呻吟聲,接著就是一陣力道相當輕的啃咬。

 

這對李白來說根本是折磨,從那從來的麻癢感讓他止不住呻吟聲,斷斷續續的從他的口中溢出了。

 

「浩、浩然……我…嗯…哈啊!」李白倒抽了一口氣,因為孟浩然整個含住了他的欲望,用溫熱的舌頭,舔舐。

 

略為粗糙的舌頭在他欲望的表面摩擦,挑逗著李白。

 

「浩然……」快……快要不行了……李白用手摀住嘴,遮住越來越大聲的呻吟聲。

 

「就這樣發洩吧。」孟浩然狠狠的一吸,李白瞬間達到高潮,白液一大部分進了孟浩然的嘴裡,而有一部份是噴灑在自己的腹部上。

 

「天……」李白睜大著眼睛,看著孟浩然「咕嚕」的一聲將自己的東西給吞到肚子裡。

 

孟浩然掛著微笑,而李白仍是處於震驚狀態,接著,孟浩然冷不防的將一隻手指擠進李白的小穴裡。

 

「哈!」李白倒抽一口氣,臉部的五官因疼痛而扭曲。

 

「放鬆點,這樣我進不去。」孟浩然的額頭滲出汗滴,他努力的攪動手指,無奈,李白將他夾得很緊。

 

孟浩然緩緩的移動他的手指,一開始的時候李白還夾得很緊,幾乎寸步不能移動,直到現在已經可以大幅度的插抽了。

 

「嗯…嗯……不要……動……」在孟浩然有規律的抽插中,不時的碰到敏感點,酥麻的快感讓他忍不住呻吟出聲。

 

孟浩然將手指完全抽出,李白呻吟了一聲,空虛感立即席捲而來,然沒多久李白立刻感覺到有一灼熱的物體抵住後庭,試探性的戳次了幾下後,狠狠的貫穿李白。

 

「啊——」

 

孟浩然沒有給李白喘息的時間,一進入李白的身體後便立刻開始盡情衝刺。

 

「啊、啊……不、不要……」全身好酥麻……

 

李白情不自禁的抱住孟浩然,用雙腿夾住了孟浩然的腰。

 

「浩、浩然……」

 

孟浩然沒有回話,他仍然盡力的衝刺。

 

「浩、浩然……」不行……他不行了……連番被頂到敏感點,李白快要受不了了。

 

「白……」孟浩然低沉的喊著李白的名,用力一頂,在李白的體內高潮了。

 

「嗯……」感受到一股熱流自體內劃過,李白眼前一道白光閃過,也跟著高潮了。

 

孟浩然倒在李白的身上,喘息著。

 

疲累感傳來,李白迷迷糊糊的意識還想著:如果……如果這是一場夢的話,那麼就讓他不要醒來吧……

 

低頭輕吻了趴在自己胸膛上喘氣的孟浩然,李白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早,日上三竿。

 

李白醒來,床邊空蕩蕩的代表他現在是一個人的。

 

所以……昨天那個依舊是夢…?

 

李白想起身,腰間傳來的酸痛感讓他軟了身子又躺回床上,他瞪大了眼睛,看著自己狼藉的下身。

 

如果……昨天是夢,那麼現在自己的模樣是……?

 

臉一陣燒紅,開始相信昨天是實際發生過的事情。

 

艱難的爬下床,在桌上看到了一封信。

 

他攤開來看,入眼的是他所熟悉的端正的字跡。

 

吾兄李白

愚弟先走一步 來日再相聚

 

孟浩然……他果然是真的走了。

 

拿著孟浩然的信,李白低聲的哭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