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言

說好了,我們會在一起。

*

 

我就讀的是一所管理嚴格的私立高中,以極嚴格的集中管理和節節高升的升學率為招牌,吸引了許多莘莘學子或者是被父母強迫送來這的學生來到了這所學校,都是為了能夠得到一條通往康莊大道的方法。

 

在這裡沒有自己的思想,只需要去辦教官、學校師長所交代的事情,我說過這是一件私立高中不是嗎?就連得玩社團也會遇到許多公立高中碰不到的事情。

 

還好,我有一群室友。

 

嗯,我之前說過了,這是一件以集中管理為招牌的學校,所謂的集中管理就是學生住宿,因為是以大企業財團所設立的高中,有很多財力可以買下一大塊的土地,所以就讀這所學校的學生是全體住宿,有位同學離家只有十分鐘的車程,他還是得花一學期一萬塊的住宿費。

 

說到這裡,也許很多在外面自己租房子的人會開始大叫:「才一萬塊,去外面都找不到這麼便宜的價錢,別再抱怨了!」但我說的只是住宿費,不包含水電費和網路費,也不包含一天三餐在這裡要花多少錢,但這都不是我的重點,我的重點也不是要抱怨我現在就讀的學校。

 

我會開始說這個故事,就是因為我的室友。

 

我得誇獎一下我們的學校,我們宿舍寢室比起大學的宿舍,完全就是一級棒。四人一間不用說,每個寢室裡還有自己的浴間和廁所,光是這一點就讓許多大學生羨慕我們的宿舍。

 

因此住在設備這麼好的宿舍,有很多同學根本都把寢室當成家,而住在一起的同學就是「家人」。當然有很多人因為不合的關係常常換室友,不過我們這群好室友可是從一年級到現在都沒換過。啊,忘了介紹我自己,我是這所學校三年級的學生,就讀的是在老師間口耳相傳放牛出名聲的一個班級,順帶一提我的性別是女的。

 

現在可以介紹我的室友了,我所處的社會並沒有那麼開放,所以不用我說明,聽這個故事的人都會知道我的室友都是女的吧?我的室友相當的有趣,可以說是讓我撐過學校的荼毒的好幫手。

 

我並非是那麼堅強且有勇氣的人,有很多時候都是我室友挺身相助,有時候還會半夜被我搖醒,只因為我做了個惡夢。

 

當我的室友可以說是一場惡夢,然而她們都包容了我、忍耐了我,一直到了三年級。就連同因隨之而來的人生路途選擇壓力都沒有影響到她們對我的態度。

 

我感謝她們,我喜歡她們。

 

其中最勝的,就是坐在我旁邊的室友。

 

我喜歡她,多過於其他的室友。

 

她的學號只和我相差了一號,並且笑起來永遠帶有甜甜的酒窩。

 

我想我忘不了那種看著她笑的幸福感。

 

*

我還是喜歡她笑,我不喜歡她哭。

 

女生哭起來都很醜。

 

我希望她笑,所以我先笑了,希望她也能看到我滑稽的笑容而跟著一起笑了起來。

 

但是她反而因為這個笑容而哭的更加厲害,甚至還開始喃喃自語我聽不懂的話。

 

哪、為什麼不笑呢?

*

 

她是班上的第一名,不是那種從一年級到三年級都是第一名的天才,她是努力過後才從十名以後躍升成第一名的。

 

對於她的努力我很佩服,我就算努力過後還是只能從四十八名躍升為三十四名,沒錯,我就是一個班上吊車尾的那個人,這件事情倒不是說我可以以自豪的口氣說出來,只不過這是事實,也是我自己造就了這個事實,所以我覺得對別人說這件事情並非是一件可恥的事情。

 

我最喜歡和她黏在一起,並且和她時常聊天。因為在其他三人之中,只有她的興趣是和我最相近,也是能夠和我聊最久的人。

 

原本她會跟我一直這樣直到我們畢業,沒想到這和諧的關係在二年級的時候出現了破壞。

 

破壞這關係的,就是從一年級開始在班上默默無名的人。

 

那個破壞的人並非是在班上倒數幾名、或者是被班上排擠的人,只是她那麼靜、和所有人的想法都不一樣,於是就這麼輕而易舉的成為班上比較被忽視的一群人之一。

 

這是我的故事,我不想講那個我討厭的人的名字,所以稱呼她為壞人女A好了。

 

壞人女A和我最喜歡的室友感情好起來,是因為座位被分在了一起,她們坐在一起,然後莫名其妙就聊了起來。

 

她們就像失散多年的姊妹,一見面就開始聊的天昏地暗,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壞人女A講這麼多話,然後她們就像是一般高中生姊妹淘,上廁所一起去上、吃飯一起吃、就連同下課後讀書也是一起去的。

 

和我相處的時間大大減少了。原本我對於這樣的改變並不以為意,我可以看我自己喜歡的書去消耗那些多餘出來的時間,或者是和壞人女A變成朋友,這樣也是個不錯的方法。

 

只是她們兩人的世界始終容不下我,當她們兩個並肩同行時,我是被落在後面的那個人。

 

當時間一久我就體會到了,我們是不可能在回到當初那樣感情好的狀態。

 

所以我和她漸漸疏遠、達到了回到寢室後只幾句寒暄的境界。

 

我很羨慕啊,她們那麼有話題聊,縱使我也同樣可以聊,她們卻會越聊越偏離我,有時候根本會聽不到我說的話,哪、我的存在感這麼不明顯嗎?

 

到了最後,我們已經形同陌路了。

 

儘管住在同一間寢室,聊天的機會也不多,因為都被那個壞人女A搶走了機會。無端的找來只是為了要講幾句她今天的心裡話,喂喂喂,妳們有打算聽我的心裡話嗎?

 

有嗎?妳們有注意到我嗎?妳們連我口頭上說的話都聽不到了,妳們有辦法聽到我的內心正在尖叫嗎?

 

好嫉妒啊,嫉妒到無法理解了。

 

而終於有一天,那些累積在心理的負面情緒,轉化成了另一種情緒。

 

我看著妳們手牽手,走向老師,拿出了妳們最近的成果報告,我們不是說好了要一起做的嗎?為什麼我什麼都不知道,妳們就討論好並且打算交給老師了呢?

 

我看著妳們,耳朵傳來的不是耳機震耳欲聾的搖滾樂,只是聽到了我的心輕輕的,碎成了很多片。

 

妳們笑著、聊著,那中間沒有我的位子。

 

啊、我終於看清了妳們。

 

還有我自己的定位。

 

*

一動也不動了。

 

不管我怎麼叫妳、搖妳,妳連睜開眼睛的動作都不想,都不願施捨給我。

 

妳不願看著我嗎?我們不是好朋友嗎?

 

為什麼會走到這個地步?

*

 

我笑著、我哭著,這些都已經不是真的感情。

 

如果說這世界上還有什麼能夠牽制我的,那便是那早就不存在的友情。

 

那已經不存在了,我還在妄想什麼?我不否認我是個獨佔慾強的人,但我沒有想過原來如此強烈,強烈到能讓我的心什麼也不剩。

 

應該是我的才對,不是妳們的。

 

我楞楞地望著自己的雙手,如果能用這雙手緊緊的抓住妳,也許能夠挽留住妳。

 

我不是個會說話的人,我也不會用裝飾著浮誇的詞彙來迷惑妳,我會用最真誠的、最虔誠的心來挽留住妳。

 

以行動來表示,是最佳的。

 

*

我拿著刀,這是妳借給我的水果刀,妳曾經說過:「如果需要使用,就自己拿吧,不需要經過我的同意。」所以我,自己拿了。

 

夜深人靜,我睡不著覺,只留一盞檯燈亮著陪伴著我。

 

我其實已經很久一天沒睡超過三個小時了,但妳不會注意到的,因為我總是會充滿精神的跟妳說早安。

 

每當我躺在床上,腦海裡都在回顧當天種種妳與她互動的一切,多麼的親密、多麼的交心,這是我達不到的,妳永遠也不會給我的。

 

所以我,沒辦法睡,想著妳的笑容不是給我的,我就沒辦法睡。

 

而現在,我正拿著屬於妳的東西,仔細端詳。

 

等一下我就會用這把刀結束我們之間的矛盾,我會把所有擋在面前的阻礙都去除。

 

除了,只剩下我們的友情。

 

那是任何東西都無法取代,也無法破壞的。

 

所以我拿著這把刀,靠近了妳。

 

美麗的睡美人,那些擋在我前面的壞人我會全部清除掉的。

 

開稿於:2013/1/16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