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在水面上

我活著,我笑著。

我活著,我哭著。

我活著,我假裝。

 

 

不曉得有沒有人跟我一樣,覺得自己並沒有生活在這個人世上?不,我指的不是和身旁的人脫節,而是自己從來沒有接觸到這個世上的一切。

即使幼時有家人教導有關於這世界的任何事物,在成長過程中也不斷的從身旁吸收新穎科幻的事物,但是至頭至尾沒有任何連結是有關於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的。

找不到任何連結,也無法自己創造一個連結。

所謂的連結是朋友?這樣的想法未免太過膚淺,如果這種連結是朋友的話,我就不會有這樣的體認,我自認為奇怪,為什麼成長過程中我從來不缺朋友這種東西,即使在新的階段不搭理任何人,也會有人自動貼上來,說是很喜歡我想要和我做朋友。

他們的眼神中總是帶著奇異的慾望。這沒什麼,人類做任何事情都帶著目的,但是他們的慾望讓我覺得噁心。

配合他們很累,至少讓我的心靈覺得勞累,我所有的情緒反應肢體語言都是靠模仿而來,即便我根本不清楚為何要做此反應,但依照一個融入塵世的正常人類而且,這些反應都算是一個正常的表現。

我嘗試去活過,像個活人一樣有正常的七情六慾,但老天總愛跟我開玩笑,我投胎的時候祂忘記配給我了,現在我想要學也學不起來。

這樣奇異的困擾在我心裡纏繞很久,最後才解開謎題。原來老天不是要我去學習當一個活人,而是需要我學習如何當一個死人。

死人不會說話,也不會笑、不會哭。

他們就靜靜的躺在那裡,他們的心不會因為慾望而興奮;他們的舌頭不會譜出甜美的謊言;他們的腳不會勾住另一個人的腰。

只是靜靜的,什麼也不會去做。

在我的眼中他們是最完美的人,比活著的人還要更好。比起身邊總是圍繞著活的人,我更喜歡接觸死人,他們帶給我的不是煩躁不是空虛,待在他們身邊我的心靈總是被填的滿滿的,少有的滿足。

但比起死人,我更喜歡的是被兇殺的人。他們曾經在體內奔流的血會濺在四周,顯示他們在死前是如何掙扎,恐懼支配他們,他們又做出了什麼事情。我喜歡推論這些東西,而事實上這就是我的工作。

儘管我多麼的不像活於塵世的人,為了活著我還是找了一個工作,幸好這個工作目前為止我相當滿意。

他們死前的姿勢、他們如何被殘殺,這些都是我該研究的事情,相當有趣,這會讓我興奮的一整晚都睡不著。

我一直以為我這樣就行了,保持著小小的奇異樂趣,和一般人笑談一般事物,就這樣到我的生命結束的那一天。

後來遇到了一件事情,我的同事在我的面前被槍殺,近距離的血液全濺在我的臉上我的軀幹,之後躺在我的懷裡雙目睜大的死去。我在當時所感受到的不是恐懼,而是前所未有的興奮感,血液沸騰心跳加快的興奮感。

我知道,我終於找到能夠與這個世界連結的事物了。

區區的處理屍體已經無法滿足我現在的需求,我想要、我渴望熱騰騰的血淋在我身上,看著他們在我面前掙扎然後緩緩的面對死亡。

我想,總有一天我會因為不滿足現況而去做出一些事情。

而在那之前我必須要去練習,如何乾淨而俐落的處理後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