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日誌(坑)

第一日‧以愛之名

 

「Truth!」我抬頭看,是一個女人在叫我。

她知道我是誰呢!我站了起來,向她握手致意。「顏小姐,妳好。」

「我……」顏如玉欲言又止,看了我一眼,頭低了下去。

「怎麼了?」

「我只是沒想到Truth是一個女人。」而且還長得很出色。

我好笑地看著她,顏小姐沒想到的事還有很多呢!「請坐,顏小姐,讓我們坐著談吧!」我示意要她坐下,坐著談事情比較舒服。

顏如玉坐下,侍者馬上過來,問我們要喝什麼,我點了一杯黑咖啡,顏如玉則要一杯水。

侍者將我們點的送來後,顏如玉首先喝了一口水,接著從她的包包裡拿出一個牛皮紙袋,她將紙袋放在桌上,推給我。

「裡面裝的,就是我要你替我"清除"的目標。」她說得很堅定,但身體卻微微的顫抖。

我連看都沒看,問她:「顏小姐,妳為什麼要"清除"他呢?」

「他做了一件不可原諒的事!」

每個人的理由,都是如此。

「你不介意說給我聽吧!」啜一口黑咖啡,香醇帶著苦澀。

故事情節不同,但結局都導向毀滅。

她開了口,但又閉上了,眼簾半垂,像是在思考要從哪裡講起。

開始沉默。

氣氛凝結住了,直到一個沙啞的聲音打破沉默,那是從顏如玉的口中發出的。

「他是我的未婚夫,我們本來要在今年十二月結婚的,沒想到……這事起了變化。他在今年的一月時,開始有了狀況,打電話給她,不接,也不回家了,每次都說他加班加到半夜,所以乾脆睡在公司,但我問他同事,卻發現根本沒這一回事……」她停下來,喝了一口水。

又繼續道:「我開始懷疑他的行蹤,於是請了徵信社幫我查,結果……結果發現他那些沒回家的夜裡,都去了一個女人的家,我妹妹的家!」

我插嘴:「或許他們是想在你的婚禮上給個驚喜。」雖然我知道事實並不是如此。

顏如玉苦澀的一笑:「是啊!很大的驚喜!」

沉默又開始蔓延。

「所以你想讓他消失?」

「我得不到的,我妹妹也別想得到!」

放久的黑咖啡,苦澀的令人難以下嚥。

 

09.5.23

我先離開了,只留下她一個人在咖啡廳裏。她的五官因憤怒而扭曲,就如同夜叉一般。

何必將自己搞成如此?就算他真的背叛了妳,妳不是應該高興嗎?因為你在還沒結婚之前發現,如果是婚後發現,那不是更令人心痛嗎?更不幸的是,妳已經有小孩了,那麼妳跟小孩該怎麼辦?

失去的,不一定是最好的,有捨才有得。

但是,為什麼陷入愛情的人,會不懂這點呢?這只是很簡單的道理,難道愛情就像別人所說的是盲目的嘛?至少一我這個月所接到的case而言,幾乎都可證明這個道理。

在愛情的國度裡,人人都是自由的,沒有誰輸誰贏的問題,可惜了,可惜身陷在愛情的人,都沒有想到這個道理。

我還不確定自己會不會接,我已經接過太多類似的case了,然而我也不確定自己以後會不會接類似的case,所以我現在要考慮,就先這樣了。

祝自己有個好夢。

 

 

T.

 

停筆,闔上筆記本。

現在已是深夜,可是我卻沒有睡意。那個紙袋從拿回來到現在,還沒有打開過,我仍然處於猶豫的狀態。

接,或不接?這兩種選擇,只有兩種,很難抉擇。

閉上眼睛,回想起今天顏小姐的模樣,雖然顏小姐的想法錯誤,顏小姐的未婚夫犯的錯誤更大。

有ㄧ次,就會有第二次,接著更多次,如果現在不除,會有更多女孩受害,所以……

我拿起紙袋,打開。

裡面是一切關於目標的資料,照片、姓名、學歷、習慣……可謂鉅細靡遺,看起來很有趣。

有趣?呵呵,我會這突來的念頭,笑了幾聲。

很久沒有玩了,這種獵捕獵物的遊戲,最近有點忙,趁這個機會重溫ㄧ下。

我想我的眼睛是發亮的。

今晚不用睡了,直接來計畫遊戲了。

微笑,打開日記本,將目標的照片夾在裡面。

The Game Start!

 

 

「惠……」輕喚懷中的人兒,剛完事的疲勞令他想睡。

「……嗯?」惠微睜眼眸,迷濛的看著他。

天!惠這樣的眼神讓他再ㄧ次有了衝動。

「可不可以……再來一次?」

此話一出,惠潮紅的臉頰更紅了,她小聲的說:「討厭,人家很累耶!」

「開玩笑的啦!」其實他真的很想要,不過惠說不要,那就明天再來吧!反正他們有的是時間。

才剛剛說完,就已經看到惠已睡去,熟睡的可愛模樣,令他忍不住多看幾眼,他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一種想要擁有的感覺。

真奇特,明明他和惠認識不到幾個禮拜,卻這麼契合,惠很清楚他的一切,所有的一切都配合他的喜好,又不失自己的風格。

他永遠忘不了他和惠相遇的夜晚。

他一個人走在街頭,正要回家的時候,突然有拉住他的衣袖,回頭一看,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

「大叔,要不要援一下啊?」女孩開口。

毫無理由的,他跟她走了。

完事後,她不像別的女孩拿了錢就走,反而直接倒在他懷裡熟睡,那一刻,他心動了。

所以為了她,他放棄了顏家姐妹,過往都只是玩玩罷了,這次他要認真了,相當認真。

如此想著的他,輕啄一下惠粉嫩的臉頰,摟緊她睡去了。

 

 

 

醒來的時候,惠已不在他懷裡了,他隨意的盥洗一下,出了房門,立即聞到香味,那是屬於食物的。

走近餐桌一看,上面擺了吐司和一杯咖啡,咖啡還熱著,惠應該不久前才離去。

而咖啡旁還擺了張小紙條:

 

看你睡得這麼香甜,我不好意思叫醒你。

早餐我幫你準備好了,要趁熱吃喔!

對了,我這個禮拜有事要忙,可能無法陪

你了,要想我喔!

 

 

 

他微微一笑,這小妮子有事要忙啊……大概就是考試之類的。紙條中完全沒提及他的名字,現在想想,他好像沒告訴惠他的姓名。

聽了之後,八成會嚇一跳!他想著惠微張小嘴的可愛模樣,笑容忍不住更大了。

吃著惠幫他準備的愛心早餐,他打開了電視。

「最近轟動整個台灣的新銳企業家彭一華,其愛情史相當可觀,可以與其名下公司產品的銷售量相比……」他─彭一華微皺著眉,怎麼在報導這種八卦啊?

這讓惠看到,可是相當不好的呢。

啃著土司,彭一華轉台,算了反正惠也不知道他就是彭一華。

他如此想著。

 

 

我拿改造過的槍,瞄準目標。

顏小姐的案子我還沒有做,我先做別的案子,畢竟我享受著獵物上鉤的快感。

跳過她的案子,我又接到類似的案子。

這世界負心的人怎麼這麼多啊!

「真是……令人感覺煩悶啊!」扣下板機,裝了消音器的槍沒有發出想像中的"砰!",只有微微冒出白煙。目標倒地。

該閃了,我可沒興趣看接下來的發展,這些透過新聞轉播就可以得到最新消息。

有地位、有名利的人,比較容易作怪吧!

戴上帽子,我裝成時下年輕女孩離開現場。

 

 

「你回來啦!」一開門,就被飛撲過來的人兒嚇到。

「恩……我回來了。」彭一華相當吃驚,惠不是說這個禮拜無法來陪他嗎?

「我幫你準備了晚餐,是中式的喔!」惠將彭一華的公事包拿走,直接領著他到餐桌前。

彭一華看著滿桌的菜色,雖然只是家常菜,然而撲鼻而來的香味,卻告訴他吃起來絕對比外面的滿漢全席還要好。

忍不住用手偷了一塊香菇,送入嘴。

「先來去洗手啦!」被惠發現了,少不了責罵,卻很甜蜜。

「好啦。」聽話的去洗手,洗完手後,就準備大快朵頤。

看到惠佇立在餐桌前,似乎在思考的身影,彭一華從背後抱住她,在她耳邊輕聲說了句我愛妳。

惠沒有什麼反應,只是微笑而已。

「吃飯了。」惠掙脫他,到餐桌的另一端,坐下。

「嗯。」彭一華拉開椅子,也坐了下來。

並沒有像常人遇到美食一樣的狼吞虎嚥,彭一華的動作緩慢,品嚐著愛的味道。

不知怎麼,這一餐花了比平常多一倍的時間完成。

收碗、洗碗,惠的動作如此迅速,臉上泛著光,似乎很期待某件事的到來。

「你在高興什麼?」

「沒什麼啊!」洗完晚,跟彭一華一起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轉來轉去,終究停在新聞台。美麗的女主播正播報著今天下午發生的槍殺案。

彭一華微皺眉,被殺的人可謂是商界的龍頭之ㄧ啊,最近還傳出緋聞,該不會是這樣吧?

如果是這樣的話,得保護好惠才行,要是顏家那對姐妹因愛生恨,肯定會找槍手來槍殺他,到時候,跟他在一起的惠就有危險了。

彭一華臉上的陰霾越來越深,惠注意到這點,緩緩的靠近他,算是給他一點小小的安慰。彭一華心領神會地一笑直接將人擁入懷中吻她柔軟的唇。

惠先是怔了一會兒,也開始回應他。兩人越吻越深,等不及將惠抱進臥房裡,他直接將惠壓在沙發上。

兩人的上衣都已被棄於地上,彭一華瘋狂的索取惠的芳香,而惠也很盡全力的回應。

待到最後一件衣服褪去,彭一華就快要忍不住了,想直接進入惠的體內。

「等一下。」嬌喘不已,惠在此時突然喊卡,情慾高漲的彭一華疑惑的看著她。

如果惠不要,他還是可以忍下來的。

「我想要在上面。」如果不這麼做,她所計畫的一切都會被破壞。

彭一華沒有多說,將惠抱了起來,一個轉身,兩人的位置就調換過來了。

現在是惠在上方,不過她並沒有進行下ㄧ步替彭一華滅火,只是跨坐在彭一華的身上。

彭一華按耐不住,想要自己來,卻發現惠全身散發出與方才不同的氣息。

很沉重的氣息。

「你知不知道……暗殺商界龍頭的人是誰?」冷不防的吐出這句話,語調很平穩,卻令彭一華嚇出一身冷汗。

「而你……知不知道我今天在幹麻……彭一華!」微笑,手伸進沙發的隙縫中,拿出預藏的槍。

「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什麼慾火都已經被澆熄了,現下他只想弄清楚惠的真實身分。

「我的委託人都已將你的一切交付於我!」還好手夠長……『惠』將槍抵在彭一華的額頭上。

「顏如玉?顏如碧?」他說出顏家姐妹的名字,現在只有她們兩個最可能買凶殺人。

「雖然你就要下黃泉了,可是我的職業道德可不允許我透露委託人的身分呢!」甜甜一笑,宛如死神般地殘酷。

「我求你不要,你還記得我們在一起的那段甜美日子嗎?」才不久前發生的啊!

「抱歉,我已經忘了。」直接的,送他一顆子彈,讓彭一華不再發表任何言論,很吵。

腦漿與血混合成粉紅色液體流出,從子彈貫穿的頭殼,緩緩的,將沙發染色。

『惠』……不!Truth從彭一華身上起來,看著整個客廳,得好好處理才不會留下任何痕跡,還好監視錄影器她事先弄掛了。

事後楚哩,比殺人還麻煩。

 

 

洗完澡,頭髮還滴著水,我不想擦乾,雖然會偏頭痛。

回到臥室,我重重的躺在床上,軟綿綿的,很舒服。

日記,等會兒再寫,現在我想先睡一下。

處理的好累。

 

 

09.6.7

 

玩了幾個禮拜,有點累了,所以直接把他解決掉。

在他臨死前居然還敢問我:記不記得以前美麗的日子?那他還記不記得和顏如玉、顏如碧度過的美麗日子?

男人是膽小的嗎?死到臨頭的時候,就把以前搬出來,想要藉此逃過?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但,他要不拈花惹草,現在也不會被委託要殺她,男人啊,只要精蟲上腦,就會惹禍上身,只看那禍害是大是小。

彭一華比較衰,他惹到了最大的禍害,而他付出的後果就是死亡,最糟糕的結果。

最近這種案子增多了,我太懶了不想再玩了,就直接賜予他們死亡吧!

我快把自己當成死神了。

 

 

 

 

T.

 

 

 

 

 

 

 

 

 

 

 

 

 

 

 

 

第二日‧行恨之實

 

Truth在咖啡廳裡,悠閒的喝著下午茶。

事實上,她正在等委託人。

看了掛在牆上的時鐘,她難得的皺起眉頭,委託人約一點,但已經三點了,卻仍不見委託人。

讓她整整等了兩個小時,還是第一次呢。

十分鐘,再等個十分鐘吧!喝了第三杯的下午茶,Truth翻著剛新買的書。

店門被匆忙打開,一個男孩慌張的跑了進來,很冒失的直接拉開Truth對面的椅子,坐了下來。

「小朋友,你坐錯位子了。」真是冒失的小朋友。

「我就是你的委託人,Truth!」童音還很重,還沒有高中吧。

Truth沒有否定委託人,她反而很認真的打量他,接著說:「我要的報酬你付得起嗎?」沒有拒絕、沒有疑問,只有肯定。

「我活了那麼久,身邊只有錢。」用小大人的語氣回答,眼神透露出不屬於這年紀的滄桑。

在她面前說這句話,有點提醒她的年齡。

「我需要目標的一切資料。」

「都在這裡了。」遞給Truth薄薄ㄧ層資料夾,裡頭的資料很少,但該有的都有,算是可以接受。

目標……是個小女孩,只有國中ㄧ年級。

「她做了什麼?」要有相當的理由,她才能殺了這女孩。

「那個賤人,居然背叛了我!明明說好要度過一輩子,沒想到她居然給我腳踏兩條船,我對她那麼好,她要什麼我就給她什麼。你說,我哪一點比不上那個混帳王八蛋!」越說越激動,聲音提高到整個咖啡廳的人都看向這裡。

他意識到自已有點太激動,連忙說了聲對不起。

大概他話中的混帳就是目標的另一個男朋友。

現在的國中生怎麼這麼重感情呢?小小的劈腿竟然會惹來殺機,真是偏激的想法,將來他一定會後悔曾經委託過她。

「我會觀察一陣子,如果我接受了,就請你把錢準備好。」保留態度,Truth不太想解決女性,她承認,她有點性別歧視。

「請你一定要把她解決,現在的我看到她就心煩……真不曉得她父母生這種賤人幹麻?」

「我要不要接,是我的自由!如果你堅持,請你去找別人!」很討人厭的小孩,這個世界可不是有錢就是大爺。

「我付你錢,你就該乖乖的把事情辦好,你……」

話說到一半,就被Truth的眼神硬生生的打斷了。

那是個很冷冽的眼神,他從未見過如此可怕的眼神。

「要不要接,決定權在於我。」NO!在Truth的心中大大打了個叉,她不想接,就因為這討人厭的自大狂。

 

 

09.7.3

 

接。或不接,一切的決定全都在於我。

當殺手當了這麼多年,第一次碰見如此自大的國中生,實在忍不住感嘆,現下的小孩受的教育都是錯誤的!

父母過度的保護、教育政策的方針,全都是錯誤的!這些錯誤直接造成了孩子性格的養成,養成了這種狂妄的性格。

我想,要是有人委託我殺了教育部長,我一定會二話不說直接就去了,而且不會向委託人收費。

畢竟這是我心底小小的願望。

我不敢自詡為正義的使者。但我敢自稱為垃圾處理者,只是這一次的委託,真令人不願接受。

還是會去看看目標。

 

 

T

 

 

陰雨連綿後,是晴空萬里的好天氣,

ㄧ片蔚藍的天空下,是穿著大量製造的制服的學生。

這間學校是整個縣市裡最大、最好的國中,所有的老師都是經過嚴格挑選才能進來,相反地,因為是最好的,所以競爭也很激烈。

今天有一位新輔導老師要進來,自己得帶好她才行。蘇真在心裡想著,希望是個好相處的人。

蘇真整理著辦公桌上的資料,突然右手旁有ㄧ個聲音:「請問你是蘇真蘇老師嗎?」

他抬頭,ㄧ位長髮的女性站在眼前,穿著深色高領薄襯衫,帶著ㄧ副無框眼鏡。

想必這位就是新血吧!

「我就是。你一定是蔡斯蘭老師吧?」連忙站起來,喔!蔡斯蘭老師的身高只有到他的肩膀而已。

她微微的點頭,承認她的身分。

「你好,我是你在這實習時教導你的人,你也知道我的名字了,我們不必客套了。」

「嗯,這樣最好。」不囉唆,是節省時間的最佳之道。

蘇真領蔡斯蘭到一個空位前,說:「這是你的座位。」

「嗯。」桌墊底下已經貼上她的名字了,就算他不帶她來看,她也能自己找到的。

蘇真對蔡斯蘭的第一個印象就是不多話,甚至到了惜字如金的地步了。

這樣對輔導老師的身分很不利啊!

「蔡老師,你的口才如何?」身為一個輔導老師,最重要的就是反應能力和口才,如果沒有兼備這兩者的話,輔導老師也不用做了。

「口才?如果沒那種東西的話,我也做不成輔導老師了。」講了一句比之前還要多字的話,讓蘇真相當驚訝,呵呵,看起來,這個蔡斯蘭並非她所表現出來的那樣。

「你打算甚麼時候開始輔導學生?」蘇真問了一句,順手幫蔡斯蘭整理她所帶來的東西。

一般來說,實習老師只有在正規老師旁聽課的份,但,蘇真就是想試,看看這個蔡斯蘭的反應好不好。而正常的實習老師都會說「再等一段時間」、「我還不行。」之類的,蘇真猜想,蔡斯蘭絕對會說出與眾不同的話語。

果然,蔡斯蘭一點也沒偏漏他的猜想,簡直照著他心裡所想的說出來:「我都可以。」

「那麼,等會兒如果有學生的話,就交給你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