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生活驚悚小段子-我可以睡那張床嗎?

「快點!學姐按鈴說32病人躺在地板上!」路過護理站前,剛才去病房送完餐的我聽到接完紅鈴的學姐這麼說,立即開始跑起來。

在會議室裡的學姐們聽到這句話也開始往32病房跑去,只留下方才開始臨床工作的學妹還摸不著頭緒。

病人腳朝著門、頭睡在床尾的方向,躺在地板上,頭還枕著小方巾,而送餐的學姐正在大聲呼叫病人。

老天爺,為什麼一大早就發生這種事情,我看著全身黃疸、腹水很大的病人,雙眼睜著無神盯著前方,對於叫喚都毫無反應,連呼吸都淺而急促且怪異,我感覺胸腔裡的心臟跳動速率正在倍速成長,連忙蹲下身評估病人反應。

接下來大夜班及白班的學姐蜂擁而至,七八人連忙用布單將病人從地板上抬至並床上,我趕緊將血壓機和血氧機拿來監測,病人對於呼叫始終沒反應。

「他是重聽,要大聲一點!」白班學姐提醒道,她剛剛才交完班過來,但病人已經不是重不重聽的問題,而是意識改變。

「先推到治療室!」人力開始分散開來,有些人去聯絡家屬、醫師,我則幫忙將病人轉移至治療室,這才剛剛開始,也差不多結束了。

「裡面那一床是怎麼回事啊?」剛剛做完治療回來的學妹悄悄問道,我回道:「意識改變啊……他真的很詭異啊……」

「啊?」

「你不知道嗎?就是發早餐的時候學姐發現他躺在地板上啊,而且還……」我大概說完幾個小時前發生的事情,儘管事情很多、很忙,我仍不放過我的嘴巴。

「蛤?我都不知道欸,我超早就出去做治療了!」

「你超誇張欸!」我白了學妹一個白眼,我明白有些學妹會因為害怕治療做不完而提早出去,因為我也是這麼過來的,但我後來慢慢覺得太早出去不是個解決之道,而且每次上班都很不想見到病人,所以漸漸地我只要先確認病人還活得好好的,就會晚一點再出去做治療。

在臨床上,只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那是會遭受白眼對待的,要時刻觀察病人的變化及同事們需不需要幫忙,而團結合作是工作時最需要的東西,但我可以體諒學妹,因為目前的我時不時也是會在自己的世界裡,忙得無法照顧及幫助別人。

「哎唷我哪知道啊!」學妹笑彎了眼,我也笑開了,說了幾句鼓勵她的話,我便繼續忙碌我手上的事情。

還不到中午,32病人便走了。

當把病人送走後,學姊開始消毒床位、鋪好床單及放好枕頭和棉被,把床推回原本的病室,學姊後來和我分享,她說:「隔壁的病人還說他想要睡那張床咧,他都不怕被帶走嗎?」

不管翻了幾次床墊,該被帶走的一個都不會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