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命

醫院即是死亡與新生,而我懷著一個新生命,住進了與死亡相近的病房。

這病房多數住著癌末病人,尤其是狹小的健保床,隔壁兩床幾天內不停替換室友,有些過世、有些高興出院、有些則是選擇在家走完人生。

我並非是這病房的病人,只因產科病房沒有空床,只得讓我安置在此。

子宮裡的新生命不過20週,遠遠不到成熟適應世界,但我的身體迫不及待想讓他來到世上,開始宮縮、幾近破水。

為了保住孩子,我被限制完全臥床,幸虧病床靠窗,還能夠望著外面風景解憂。

住院的第四個夜晚,那時候丈夫在陪客椅上睡了,我處在朦朧、還能聽到外界聲響,突然我感覺床旁有人,我以為是護理師,便睜眼查看。

一個男人站在床邊,一隻手伸出來慢慢靠近我,我張嘴就想叫,昏暗的燈光照得男人臉色發青,不是醫師也不是護理師,是一個陌生人。

「嘻嘻……」他扭曲的笑容讓我想大叫,我張著嘴,卻發不出聲音。他的手在我的肚子上虛摸一圈便縮回去,「要好好生下來喔……」

他穿過床簾,我才注意到方才並沒有拉開床簾的聲音,我嚇得說不出話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任由黑暗壟罩我的意識。

隔天產科便有了位置,於是我轉離了那個病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