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與充氣娃娃

兩團肉團子趴在我的大腿上,正仰著頭留著口水對我呵呵笑著。她們長著頭髮、眼睛、鼻子、嘴巴、耳朵,有軀幹、有短短的四肢和人類一樣。

披著人類外皮的爬蟲類,擁有無比強盛的好奇心,用走或爬的探索人類世界,看到什麼新奇的東西都會往自己嘴裡塞,試試那是否對自己具有傷害性。

「舅舅……」兩團肉團子這樣叫我,嗯,我的確是這兩團肉團子……不對,兩個可愛的小女孩的舅舅,卻不是血緣親的,她們的母親是我的表姊。

「阿誠,你可要給她們包個很大的紅包喔!」我的表姊瞇著眼笑,我也回:「包很大?拜託那我以後有了小孩,表姊妳要回包更大喔!」

「那當然啊!你要努力生兩個小孩就可以和我家這兩個作伴了!」

也得有個對象才行。笑,我給表姊微笑,內心默默補上這一句。二十八個年頭,一路走來我始終只有一個人。

「舅舅,恭喜發財!」兩個小朋友由下往上的盯著我,圓滾滾的大眼齊盯著我的壓力還真大。

見我遲遲未拿出紅包,兩個小朋友開始慌了,看了看自己的媽媽又看看我,兩個小嘴一扁,就要合聲哭了起來。

「好啦好啦,妳們的紅包在這裡。」我從背後拿出了紅包,不只兩個小女孩的眼睛放閃,就連表姊的眼睛都亮了,因為紅包的厚度快達一公分。

雖然這裡面不是滿滿的藍色大鈔,以紅色百元鈔來說這也很驚人。

我將紅包拿給兩姊妹,姊姊伸手準備要抓,又被我拿高,兩姊妹看著可望不可及的紅包,臉上的失望清晰可見。

「忘了親舅舅囉!」把臉湊近這兩姊妹,她們各在我臉頰旁親了一口,我笑呵呵的把紅包遞給她們,姊妹倆拿著紅包開心的跑去找下一個該給紅包的大人。

此時有一位青年向我蹭過來:「表哥,你該給我包紅包吧?」

「你都開始賺錢了,算是成人,還要什麼紅包?」我反手巴了他的後腦勺,雖然這青年已經高中畢業了,卻不繼續往上讀,找了個超商正職就當成是養活自己的工作了。

「哎唷,我比你小欸,你要包給晚輩吧?」

「那你不包給長輩?」

「有啊。」他比了比在桌上堆成一堆的紅包,那都是要包給外婆的,但她老現在在廚房辛勤著。

我的紅包也在小山裡,同樣也是最顯眼。並不是說我賺很多所以包特別大,只是我用不著那麼多錢。

我的物質慾望並不是特別強,使用都是用最便宜的。說也奇怪,明明便宜的品質也不會很好,卻會被我用到變成非常耐用的上等貨。

「喂!快去幫阿嬤端菜!」小阿姨喚我,我便起身去廚房一一端出今夜的年夜菜了。

這頓年夜飯吃得是津津有味,家人團聚在一起本是該高興的,只是我們這個家,和別人不一樣。

回到家裡後,我將鑰匙隨手丟在茶几上,那清脆的碰撞聲在寂靜的夜裡被放大,聲音竟然會讓我的耳朵感到刺痛。

雖然身上帶著食物的味道,我仍打算不洗澡,我想要直接回到我的房間,那個有人在等我的地方。

眼睛已經習慣黑暗的我清楚的看見房子的格局,我走到了我的房間,穿過了房門,我就躺在自己的床上。

旁邊始終有個人在等我,我伸手抱住她。她也不介意我身上的怪味,安靜的躺在我的懷裡。

我需要的就是這樣的人,能夠安靜的躺在我懷裡,聽我說起一日發生的點點滴滴。

那是任何人都無法取代的,儘管她不會笑也不會哭,也無法說些安慰的話,但是只要她在我身邊,我就能夠感到安心。

而且我不必擔心她會去外面結交新朋友,她只有我一個人,只屬於我的。

這樣就好,我有她也足夠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