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貌

想要在盛夏年華留下自己的容貌。

啊,這樣美麗的身體、這樣美麗的容顏,卻因為世俗禮教的束縛,被緊緊的,裹在衣裳裡。

照著銅鏡,即使映照在銅鏡上面的是如此模糊不清的臉,卻無法掩飾美麗容顏的光彩﹔小溪旁洗衣服,即使潺潺流水產生的波紋看不清她的輪廓,她仍知道,她是美麗的。

用著面紗走在街上,那些路過的、擺攤的、乞食的男子總會忍不住將目光停留在她身上,而那些上街採買的婦女和正值花樣年華的少女,在她經過她們身邊時,她們會發出些聲響,不論是讚嘆或者嫉妒,而這時她會半瞇著眼享受這些聚集在她身上的東西。

她是美麗的。

毋庸置疑。

所以她在想,要如何將自己的美麗容貌保存下來,永世的、永遠的。

讓那些人讚嘆自己,讓自己多聽些驚嘆的美麗詞彙。

如此高貴的她,即使這麼美麗動人,還是擋不了每戶女孩的最終命運。

出嫁。

這是每個女孩在生下來後就註定的命運,彷彿女孩一出生就是為了嫁到另一個男人的家中,服侍從未蒙面的夫君和公婆,然後替他們家生幾個胖壯的男丁傳宗接代,在家好好撫育孩子做個相夫教子、遵從三從四德的黃臉婆,然後還得在丈夫想要納個妾室時做一個大肚量的妻子,接納即將變成自己「妹妹」的女人。

這樣的命運,在每個女人身上都可看見,無一倖免。

或許有些人會被休離,從此被人指指點點,在背地裡討論她是否不檢點,在茶餘飯後之際閒聊那個女人的所作所為,即便那個女人只是對了向她搭把手的男人微笑。

她不要。

不要。

她不要陷入這樣的死迴圈,她不要做一個只懂得遵從三從四德、相夫教子的女人,她不要!

而唯一讓自己脫離世俗的方法是,做個不一樣的女人。

老天爺已經讓她在容貌上不一樣了,比別人更美更端莊賢淑,所以她要,將這樣的自己留下來,讓後世的人看看自己。

如此美麗的自己。

她研讀遍古書,始終找不著保存容貌的方法。

而今,有人告訴她,實際上是,有人留了張紙條給她,同她說,有方法實現她的願望。

所以她照著上面的指示,半夜來到了這座古橋上。

這樣很不得體,簡直不像話,不像是端莊賢淑的她做出來的。她想。

但是她的渴望勝過了一切,她瞞著她的家人、即便明日就是她的出嫁之日,她還是照著紙條上的來了。

這是她的最後一絲希望。

古橋的另一端,出現了一個痀僂的老人。

笑著,和她說隨他去。

她防備,這個老人渾身上下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更何況他打量她的眼神如同看一件貨品的讚賞眼光,以往常落在她身上的不同眼光。

老人又笑了,笑得周圍的樹沙沙作響。

妳既然都來了,還防著我做什麼。

老人這樣說著。

這讓她將最後一絲顧慮給丟除,隨他走。

老人將她帶到了一客棧,她從未見過,充滿古典的風格。

正門只掛了兩個大大的燈籠,微微地透著黃光,照亮玄關。

他跟著她進去,刺鼻的味道立即沖來,不好聞,她有點暈眩。

想要保持妳的美貌嗎?

她點頭,這一直以來都是她的夙願。

喝下它。老人遞給她一個碗,裡面晃著的黝黑不明的液體。

然後妳就會如願了。他又說。

我會怎麼實現我的願望?她問。

老人嘿嘿地笑著,還沒等到回答,她鬼使神差的把那碗湯給喝了。

然後在暈厥前,她聽到了老人說了一句:

「妳將是我們最有價值、最美麗的燈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