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

微笑,是我們之間的共同語言。

只要一個嘴角的角度變更,妳便知道我心裡的想法。上揚時妳可以知道我的心情有多好,下垂時妳會用開心的事逗笑我。我也會因妳的微笑而真正的笑開懷。

多好,多懷念以前的日子。在那些日子裡,妳會帶著微笑替我的長髮綁辮子、會將我無法穿好的學校制服一顆顆扣上釦子,妳溫柔的輕拍我的頭,嘴裡還輕輕的哼著歌。

我懷念著無法回去的從前,用快速的步伐邁向成長的道路。我以為有些事情不會改變,卻沒想到改變的是自己。當自己開始不耐煩妳總是要插手我的髮型、總是把我當成小孩子要替我穿衣服,我便會大力的揮開妳的手,嘴裡還吐出惡毒的語言來傷害妳。

「很煩咧,都幾歲了還管我!」事實上那時的我才十一歲,因為同儕的影響不希望長輩對自己管制太多,我還對妳丟了一個自以為很有殺氣的眼神,然後頭也不回的拿著書包就離開。我沒有看見妳失落的眼神,妳也沒有為此責罵我,因為妳又匆匆帶著妳準備的早餐,要載我上學以確保我不會遲到。那時我甚至還沒想到我仍然需要長輩載我上學,總以為這是理所當然!

青春期的荷爾蒙高漲、叛逆期巔峰之際,我甚至是夜不歸宿,讓妳擔心的上警察局報案,被警察請回家的妳不死心的聯絡我每位同學,卻沒想我待在網友家裡。因為妳不知道,我沒和妳說過。

等到我玩夠了、回家了,妳所作出最具情緒化的反應也僅僅是抱著我流下眼淚,並且在我耳邊哽咽的喃喃:「回來就好、回來就好……」我沒有覺得愧疚、也沒有覺得這樣做是錯誤的,我因為很累所以推開了妳,進去浴室時妳背對著我,似乎在壓抑自己的哭聲。

渡過了叛逆期,我開始快速的成長。花花世界到處充滿著誘惑,我不一例外的和同學朋友一塊都嘗試過了。上夜店、跑趴、交男友認識女友,只要是朋友推薦的我都會去嘗試,想讓自己看起來合群。我沒有看見那個每天晚上等我回家,等到在沙發上睡著的妳。我甚至因為每次玩樂過後太累了,直接忽略把沙發當成床的妳,連件毛毯都沒有幫妳蓋過。

等到上了大學,面對煥然一新的環境和同學。我才發覺過往的自己幼稚,幼稚到無法用任何言語去形容。縱然此時開始讀書、開始吸收原本就應該擁有的知識,依舊和同年齡的人落差甚巨。我開始每天泡在圖書館,到了圖書館閉館我才回家,我看到了妳雖然等到我回家露出笑容,我依然遲鈍的沒有發覺妳的雙鬢開始斑白,妳的笑容隱隱透著寂寞。

因為眼前的目標蒙蔽了我的雙眼,使我無法看清自己的所作所為讓我身旁的人陷入何等情況。

然而等我回過頭來,看看自己究竟做了什麼荒唐事情,早就造成了無法彌補的傷害。我已然和我最親愛的妳,將我扶養成人的媽媽,形同陌路。

我不知道妳什麼時候開始夜不安寢、食不下嚥;我也不知道妳開始會忘東忘西、甚至好幾次忘記回家的路怎麼走——我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正如我在我成長的過程中從沒關心過妳是否吃得飽、穿得暖,睡得好或者是開不開心,我沒有好好觀察過妳喜歡吃什麼水果、看哪一類型的電影,我只是將所有關注都放在自己的身上,得到是正常的,沒有得到便是全世界欠我。

造成今日的局面,我罪有應得,然而不該受苦的人是妳。不該是妳承受我所有的荒唐、最不該是妳面對命運的摧殘。

我就算擁有再多的懊悔,都無法改變那個可怕的病症在妳身上留下它殘暴的痕跡。

阿茲海默症。

無法改變的病症在妳身上一一出現,現在的妳已經記不得所有的事情,連同行動能力也因為病症而受限制。
輪到我來照顧妳了。帶著對於妳的愧疚,我不辭辛勞、不假他人之手日夜照顧妳,就像是妳以前每日照顧我。毅然決然辭掉了早就上手的工作,換了一份在家也可以的工作,就是為了能夠好好的照顧妳。

妳對我的付出,我以為我不曾記得,其實是被我用各種方式忽略掉,然後藏在大腦的每一個角落。這些記憶可以被我時時提出閱覽、回想,妳卻沒有辦法。看著妳望著我茫然問著我是誰,又或者是一句話也無法說出指著我顫抖著,我都為妳感到心疼、難過,不斷的責問自己為什麼讓妳代替我受到懲罰。

再多的責怪自己也無法換回一切,我現在能做的就是好好照顧妳。

餵飯、洗澡、換尿布、換衣服,舉凡一個人可以自己完成的事情妳都無法自己完成,所以我替代了妳,幫妳做完了這些事情。我卻沒想到這些平常的事情可以做的這麼累,日復一日的重複著。

「媽,妳到底是怎麼忍受我當時的幼稚?妳是怎麼把我撫養長大的?當我一遍又一遍的傷害妳的心,妳怎能不拋棄我?」有的時候我會問著這些問題,可惜妳只能茫然的看著我,妳也不記得了吧。這些原本就該知道的事情我到現在卻依然不知道,甚至連得到答案的機會也沒有了。

「天氣冷了,多穿點衣服吧。」我依舊自言自語對著妳說,妳一定可以聽懂的,我是這麼相信著。

我從衣櫥裡拿出新添置的外套,然後為妳穿上。先從左手、再來是右手,然後我將鈕扣一顆一顆扣上。

我注意到了,妳原本僵硬而淡漠的表情開始變得柔和,慢慢變成一個稱得上是溫柔的表情,不,那絕對就是妳溫柔的表情,妳彷彿在用自己最大的氣力讓妳的嘴角上揚,緩慢勾成我最熟悉的角度。

溫柔的、充滿愛意的笑容在我面前,我的眼淚也隨之掉落下來。

答案一直很明瞭,可以忍受我這麼多無理取鬧、原諒我的無知及不成熟,從來都只有一個答案。

一直以來,都是我忽略它的存在,然而妳的笑容重重敲擊我的心,讓我意識到它的存在—愛,一直都在那裡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