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仔娃娃

我的朋友中,有幾個是頗孩子氣的,喜歡收集公仔、娃娃之類的,並且將他們放在床頭邊,待如朋友般的細心呵護,每晚睡覺前必跟他們說上幾句話,才有辦法睡,幾年下來,也就改不掉這孩子似的毛病了。

而事情,卻因這小小的習慣而起。

在幾個月前,我的朋友還是生龍活虎的,跟同學聊天、開玩笑,哪知道隔天卻因病請假,這是不稀奇的,再後來的一天,她又回到學校上課,之後又因病請假。

如此循環了兩個禮拜。第三個禮拜,她開始不來學校上課了,原因還是生病。

眾多同學都議論紛紛,彼此都有感覺到不對勁。

我本來是想去探望他的,卻因考試即將到來而作罷。

終於等到考試完畢,我迫不及待的去朋友家,朋友的母親卻以”會傳染”為理由,硬是不讓我進門探望。

為了能見到朋友一面,我每天下課都去朋友家,但每次都被相同的理由所打發。

過了幾個月,正當我要放棄的時候,朋友的母親終於肯讓我進門了。

她將我帶到朋友的房門前,她的手放在門把上,遲遲不肯轉開。

我要開口詢問,她比我早一步說:「你要有心理準備。」

準備?準備什麼?我在心中想著。

她打開了門,角度讓我看不見裡頭的景象,我還移動一下位置。

不移動還好,這一動便讓我看到了不敢置信的一幕。

朋友的床上,躺著了一個大娃娃,而那大娃娃的臉,就是我朋友的臉!

「這…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的朋友彷彿已經變成了一隻大娃娃,在那裡動也不動的,簡直不是人類,不!她現在的模樣已經不是人類了!

「她……她已經變成了一個娃娃,完完全全的。」朋友的母親臉孔上有著哀悽,她一定比別人更不能接受這個事實。

朋友的母親說,從出事的幾個月前,她(指的是我的朋友)一直跟她(朋友的母親)說,她夢見好多娃娃,那些娃娃一直叫著她的名字,一直呼喚著她,最後把她緊緊包圍住,她感到一陣窒息感,便醒來了。雖然是做惡夢,但是那種感覺太真實,她好害怕!

原本她(朋友的母親)是笑笑帶過,畢竟這只是她在做惡夢。

然後,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她身體一天比一天差,一直咳嗽,咳出來的並不是痰,而是一撮撮的毛,那些毛,竟和擺在床頭邊的那些娃娃的毛是一樣的。

此時她(朋友的母親)才覺得事情不對。

朋友本來還是可以去上學的,但是她的睡眠時間越來越長,清醒的時間越來越短,到了最後,已經完全醒不過來了。

有的時候,她會說著夢話。那些夢話聽起來令人毛骨悚然。

“不!我不要變得和你們一樣!”、”求求你們,放過我!”求饒的聲音聽起來令人毛骨悚然,因為幾乎是以尖叫作為開頭,一聲聲的呻吟作為結束,那呻吟最後是被掩沒的,但是並沒有任何東西覆蓋著她。

過了幾天,她開始長出毛來,夢囈也結束了,但是她就是那樣,了無生氣。

一個娃娃!這是她現在的模樣,也是最適合她的形容詞。

「那…那現在該怎麼辦…」總不能繼續讓她這樣下去!

「讓她…消失在這世界上!」這句話從一個愛護孩子的母親口中講出來有多麼的驚人,而且她的表情是已經決定好、絕對要做的。

「這怎麼可以!」不可以的,不可以這麼做!

「難不成要讓她這樣痛苦的活在這世上嗎?」

我無語了,說實在的,我真的不想讓她這樣活在這世上,事實上,她這樣不算活的。

「我不知道這件事!」逃避似的回答,我真的只能逃避。

最後,我像飛也似的逃離朋友家,但臨走前,我帶走了一隻娃娃,那是朋友”生前”最喜歡的娃娃。

至少,我可以回憶一下朋友之間的事情,她之後會消失,她媽媽絕對會這麼做,一定會的。

我抱著娃娃睡著了。

我做了一個夢,那個夢很奇特。

似真非假。

我被一群娃娃包圍,那些娃娃我都看過,是放在朋友床頭邊的那些娃娃,其中還包含著我帶回家的那一隻。

她們發出了聲音,很甜,像是惡魔的誘惑。”陪我玩~陪我玩~”

想起了朋友的媽媽所講的話,我,也會變得跟朋友一樣嗎?

這就是她所夢見的夢境嗎?

這是一場,不會醒來的惡夢。

這個夢…將藉著娃娃傳下去。

我已經被娃娃所包圍,漸漸窒息……

八釐米影帶中的小孩

學生時代的學弟們,為實習課製作了8釐米電影。

他們在池邊拍完了動作畫面之後,由導演兼剪輯師的S君,帶著影帶到附近的照相館去沖洗。幾天之後,他從照相館取回沖洗好的影帶,在自己的家裡用剪輯機剪輯。

當他正要去處理在池邊拍攝的動作畫面的時候,發現影帶的一角有個像刮痕一樣的東西。

包括排演在內,同一個畫面一共拍了三次,第一次和第二次都沒有出現那個刮痕。只是這兩次都是「NG」鏡頭,說什麼也不能拿來用。偏偏就只有在「OK」的第三次影帶中,才出現這個刮痕。

不,還不確定那是不是刮痕。反正是個出現在畫面右下角的白色髒點。只是,如果是髒點應該是會出現一格,然而從喊「開麥拉」到攝影機停下來為止的,那個髒點就一直都在。

因為剪輯用的影帶很小,沒辦法再進一步看清楚。他就姑且用了那一幕,完成了剪輯作業。

幾天之後,他向朋友借了放映機,試放了影帶。

當播到在池邊拍攝的那一段時,在場的全體工作人員齊聲「啊」的叫了起來。那個不明的白色物體,放大之後現身了。

是個小孩子的測面。

是一個臉色慘白、額前有瀏海的短髮女孩子。奇怪的是,她的頭比那些當演員的學生們的頭都大。

她從那一段的片頭到片尾,就一直動也不動的出現在右下角。

「有鬼!」

在場所有的工作人員一陣嘩然。

第二天聽到這個消息的友人說:

「喂,聽說你們拍到鬼,給我們看看嘛。」

大家全擠到他家來看片子。
/
「看到了吧。」

S君原本還興致勃勃的放給人家看,可是一遍又一遍操作著放映機,讓他開始厭煩了起來。

看到影片之後,參與製作這部電影的伙伴們,接二連三相繼發生了受傷、車禍等意外。

擔任攝影師的那位伙伴,打網球的時候扭傷了腳,骨折了。S君出了車禍,他本人雖然沒有受傷,但是車子被撞爛了。幾乎所有參與演出的人,都莫名其妙的受了傷或出了意外。

這些事故是否全都與影帶上的幽靈有關,我們不得而知。不過,當S君一次次重看那捲影帶時,發現了一個奇怪的地方。

那個小孩的側面,隨著放映的次數增加,漸漸轉向正面。

而且,那些看到幽靈影帶的人,也各說各話。

「她是完全的側面。」

「不,有一點面向我這邊。」P

「不是,是這種感覺。」

這些話都傳入了S君的耳裡。S君越想越不對勁。

他找來最找一起看試片的朋友,請他再看一遍。: _

「我看到的不是這樣!」
9
那朋友看到放映的影帶時叫了出來。

說來也奇怪,最初看到影帶時小孩的臉的確是側面,現在小孩的卻明顯的面向觀眾。

他們再看了一遍。

再度又變了。

隨著放映次數的增加,小孩的臉漸漸轉了過來。

兩個人就像被人從頭上潑下冷水一般,整個人僵在那兒,動彈不得。

伙伴們相繼發生的意外事故,也許和這個有關也說不定。

S君將那捲影帶封起來,收到壁櫥的最深處去。要是再繼續拿出來放映,總有一天那個小孩的臉會完全轉成正面。他只要一想到,到時候可能會發生什麼重大事件,就毛骨悚然。

聽說自從那天以後,那捲怪異的影帶就一直收在S君的壁櫥裡,再也沒有人看過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