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師(舊版) 第六章

白光隱現,從裡面”摔”出了兩人。

葉艾楓有了上一次的教訓,這次做足了準備,優雅地落了地;劉堅還是搞不清楚狀況,摔了個狗吃屎。

他們來到的地方,雖然還是黑漆漆,周圍只有幾支火把,還是掩蓋不了正氣。

噠、噠、噠,腳步聲傳來,令劉堅不禁繃緊神經,葉艾楓則是一臉輕鬆狀。

「鍾馗大師,好久不見了。」葉艾楓對這捉鬼大師低下了頭,不是因為樣貌,只是因為尊敬。

從黑暗中泛現的是一張醜陋的臉,接著是整個身體,長相雖然醜陋,不過卻帶著無可比擬的威嚴……劉堅因此而呆住了。

「ㄚ頭,怎麼有空來找老兒啦?」

「是因為有事來找大師您!」葉艾楓苦笑。

「碰到你無法解決的事情?這可有趣了,道來聽聽吧!」鍾馗笑了起來,讓劉堅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不是無法解決…只是…有隻女鬼附在一個女老師身上,其冤氣之深,說是我們葉家害她的…現在不知要怎麼把她打出來…」越講越心虛,光聽這語氣,也知道是想請鍾馗幫忙了。

「用你最擅長的方法打出來不就得了?」

「大師!用我那種方法,只恐怕男生能承受,而女生會減十年壽命的。」他的方法太烈了,單薄的麥老師承受不起這樣的打法。「所以只好來找您了,您是捉鬼大師,力量一定可以控制,大師您是可以不傷他人身體,而將作祟的鬼魂打出來的,現在只能拜託您了。」

「這樣啊……老兒從沒聽你拜託過別人,這還是頭一回呢!」鍾馗順了順鬍鬚,若有所思。

「大師,求您啦!」葉艾楓鞠躬,面對大師,該有的禮儀是不能少的。

「好,老兒答應你!」

葉艾楓一聽,欣喜若狂,只不過沒表現在臉上,連忙跪下來叩謝。

「別叩了,起來吧!」鍾馗扶起葉艾楓。

葉艾楓做了個揖,轉頭看向劉堅,一臉呆滯的樣子。

「劉堅,醒醒!」他推了一下劉堅,後者如大夢初醒般,「啊?」

「別在大師前無禮!」葉艾楓輕斥,劉堅喃喃自語:「葉同學,我是不是在作夢?這麼離奇的事情怎會發生在我身上?」

遇到這種事情還能硬掰成做夢,算你厲害啊!

葉艾楓在心理佩服著,「劉堅,你我身上都有傷,老實說,這絕對不是在作夢,因為我身上的傷痕還是很痛!」

他身上的傷痕不是沒有在痛,可他寧願相信這是一場夢,夢醒之後,葉艾楓是個平凡的人,他們沒有遇到什麼怪事,平平的過日子,說不定,等葉同學畢業後,他會跟她告白,說不定,他們會在一起,只不過,現實不容許他想的這麼美。

「年輕人,你的想法很美,不過ㄚ頭絕對不可能只是個平凡人,他生下來就帶有天命,且生在葉家,絕不可能為平凡人。」鍾馗畢竟為神職,能看到人的心思,對於這年輕人的想法,只感到好笑。

「平凡人?劉堅,你真的這樣認為?你怎會這樣認為?」

「沒有…啦…」劉堅極度不想解釋,正在想要怎麼帶過去,突然背後有傳來一陣怒吼:「葉艾楓!」

那聲音他認得,是麥老師的,其中卻參雜了另一個女人的聲音。

「喔?追來了!」

「膽敢在老兒地盤撒野的人,還真是不多呢!」

等候了許久,冤魂遲遲未現身,葉艾楓忍不住出聲:「嘖!在我面前就是一隻老虎,在大師面前卻變成小貓了!」語氣帶有重重的諷刺,可還是無法激他出來。

是個很有耐心的人…不,鬼魂。

葉艾楓在心理評鑑著,只可惜…這樣的耐心持續不久。

冤魂怒吼,整個”人”撲過來,修長的指甲對準葉艾楓的喉嚨,就要劃下去……

不過鍾馗哪能讓她得逞,大掌一推,將冤魂給推開,力量之大,差點將冤魂打出麥薰惠的身體。

這一掌太用力,麥薰惠的身體承受不了,吐了一口血。

但冤魂並沒有放棄,抱著同歸於盡的心態再次撲向葉艾楓。他不甘心,他一定要報仇。

葉艾楓看到冤魂再次撲過來,也顧不得麥薰惠了,直接咬破虎口,用血直接將冤魂逼出麥薰惠的身體。

血流如柱,葉艾楓的臉色很慘白。冤魂根本沒有看清楚葉艾楓在做什麼,只覺得有一很滾燙的濕熱物體貼上他的臉,隨即將他硬生生地從麥薰惠的身體給拉出來。

失去動力的麥薰惠,軟綿綿地躺了下來,在一旁完全插不上手的劉堅,此時正好派上用場。

將麥薰惠交由劉堅,葉艾楓算是鬆了一口氣,接著就要來處理手中的冤魂了。

血還是不停的流著,燙得冤魂哇哇大叫。

「報上名來,還有,你為何被葉家禁錮?葉家從不隨意禁錮亡魂。」完了,頭開始暈眩了,再不止血,恐怕他會直接死在陰間。

「葉家從不隨意禁錮亡魂?是啊!你們確實不會禁錮亡魂,你們卻會隨意禁錮生靈,我根本還沒死,你們就禁錮我…硬生生把我害死,還敢推卸什麼!」冤魂開始哭泣,他不怕葉艾楓拿血燙他,他心裡所受的冤屈比這痛一百倍。

生靈!?怎麼可能?他從沒聽過這一回事啊!

葉艾楓慘白的臉色添上了一層疑惑,努力地開始讓昏沉沉的腦袋運轉。

真的不行了…..葉艾楓現在能站得住,完全是因為自身的靈力和意志力。

抓著冤魂的手開始放鬆,整個人也開始重心不穩。

「ㄚ頭!」鍾馗大師的聲音聽起來好近…也好遠…

「葉艾楓!」見著葉艾楓倒下,劉堅趕緊丟下麥薰惠,連忙接住快碰地的葉艾楓。

冤魂一見狀,顧不得身上的傷,急著就要逃離。

不過他卻忘了有鍾馗這一號人物在場,鍾馗一掌打出,忘了控制力道,把冤魂給打散了。

現在的鍾馗也管不了這麼多,得將丫頭和這兩個凡人送回人間。

「年輕人,老兒現在要將你們送回人間,記得抱住ㄚ頭和那個女人,還有,一回到人間,趕快將他們送到醫院,兩個都不能拖!」鍾馗開始打手印,口中唸念念有詞,劉堅抱住了她們,身體開始感到輕飄飄,眼前的景象越來越模糊,可是鍾馗的聲音卻越來越清晰,漸漸大聲了起來。

一瞬間,白光乍現,刺眼到劉堅睜不開眼睛,又礙於雙手都抱著人,只好低下頭來企圖遮一下。

刺眼的白光不見了,劉堅緩緩的睜開眼睛,是樹叢,再往上一看……是宿舍!!
他們回來了!

可是他現在要苦惱的是要怎樣把兩個女人送到醫院。

不管..先打電話叫救護車!

十幾分鐘後,救護車來到..將劉堅一行人送至醫院。

一睜開眼,是白色的。

葉艾楓立刻就聯想到醫院,一起身,映入眼簾的病床以及擠爆的鬼魂,就知道他猜對了。

哇咧!進醫院,會不會太可悲了?

希望葉家人得知這個消息以後,不會跑來醫院狠狠的嘲諷他,葉艾楓在心裡暗自祈禱。

葉艾楓巡視環境,有兩張病床,一床是躺著自己,另一床則躺著麥薰惠。

恩…葉艾楓其實很早就看到躺在沙發上的劉堅,但是他選擇刻意去忽視他。

麥薰惠被冤魂附身這麼久,又被自己"傷害",恐怕這一躺會躺很久。

此時,葉艾楓的手機響起,可是手機卻放在劉堅旁邊的桌子。

他嘆了ㄧ口氣,心知ㄧ定要過去拿,要不然響過久的手機鈴聲會把劉堅吵醒。

葉艾楓下床,慢慢的走過去,正當他接起手機的那剎,劉堅也正好醒過來。

「喂?」葉艾楓看了ㄧ下剛醒的劉堅,衣衫凌亂,實在是和他的形象不符啊!

「嘖!聽說鬧到住醫院啊?」成善的聲音傳來,聽起來有一絲嘲笑之意。

「葉家知道了?」明知這是白問,葉艾楓還是硬著頭皮問了。

「嘿嘿!你說呢?」成善給他一個很狡猾的笑,身為葉家人,任何事情都會被葉家掌握的一清二楚。

葉艾楓的臉頰抽蓄了兩下,這是一定的。

「唉……算了…給他們嘲諷到死好了,無所謂了!」只要一做錯事就會被嘲諷,他誰?他可是葉艾楓呢!為什麼要被葉家管得死死的?他想要自由!

「嘖!這不像是你的個性喔!」

「人是會疲倦的…我已經厭倦於跟葉家周旋了!」

「喔?是嗎?怎麼一下不見,改變這麼多?」

「不用你管!」葉艾楓掛掉電話,轉頭去看劉堅。

「醒了?沒什麼傷就回去!」葉艾楓將手機隨意擺在一旁,轉身躺回病床,不過身上的傷很痛,臉的話,大概會破相吧!

「我怎能丟下你…」劉堅隨即幫葉艾楓把棉被蓋上,不過卻被葉艾楓拍掉手。

「你說錯了,應該是麥老師才對!」葉艾楓糾正他。

「不!我沒說錯…」

「麥老師是因為你才被冤魂附身,因為愛你,所以甘願變成那樣,你不覺得你該負責任嗎?」葉艾楓講得很有道理,事實上他最討厭不負責任的男人,而劉堅,就是被他所認定的。

「是她自己……」

「不要強詞奪理!」劉堅可以看見,葉艾楓的眼中正冒著怒火。

「她愛你,所以不可以辜負她!」葉艾楓閉上眼睛,她得好好休息才行。

……

病房內頓時陷入一片寂靜,葉艾楓以為劉堅已經想通了,正準備要全心全意的進入夢鄉的時候,劉堅忽然出聲了。

那是一種很失望的聲音。

「我愛你…所以你也不可以辜負我嗎?」

咦?

劉堅他…在說什麼?

「這是兩回事!」

「這是同ㄧ件事!葉艾楓,不要逃離我的問題!」劉堅的聲音雖然沒有很大聲,卻震驚住了他。

原來他一直在逃避,一直一直不想面對這種問題。

「我回不回答,是我的自由!」

感情層面的事,是葉艾楓最想逃離的問題,他無法面對這種問題,他是有感情缺陷的人。

「劉堅……我是個有感情缺陷的人,所以我不能接受你的感情,葉家也不容許我接受你的感情,懂嗎?」葉艾楓放軟聲音跟劉堅解釋,像他這種人實在不適合去談感情這種事。

「沒關係啊…你還是可以談..」劉堅一整個情緒down到谷底,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我是沒有這種感覺的,好嗎?等這筆生意結束後,你我就是平行線,所以現在最好離我遠一點。」睡一下,等下就要辦理出院。

「我們……真的以後只能是兩條平行線嗎?」

「我們現在也是兩條平行線!」

累了,葉艾楓已經厭倦於開導他了,乾脆使出絕招,進入入定的狀態。

聽不到,就可以安心的入睡。

過不了一分鐘,葉艾楓已經進入了夢鄉。

而劉堅,則是離開了病房。

又陷入一片寂靜。

§

葉艾楓睡飽了,精神養足了,就自己辦理出院手續。

麥薰惠還沒醒,她不會這麼輕易就醒來的,還得一段時間。

得來去關鬼穴了,已經拖太久了!

葉艾楓的臉貼上了ok蹦,卻不減他的魅力。

一路上,有許多護士偷偷看著他,他沒辦法說什麼,他甚至聽到,”臉劃破了…好可惜喔..”之類的話,呃…面對於這種情況他不想反駁,他知道他的穿著打扮是很像男性沒錯,但不可能一點女性顏色在裡面吧?

或許是他天生無女人味吧……

輕輕的嘆息,他就這樣被認為成男性至一輩子吧!

漫步般的走到學校…有點喘。(?)

恩?

葉艾楓疑惑的看著學校,一整個乾淨,雖然有些鬼影子還在外頭遛達,但是比起以前,實在是乾淨許多,難不成..鬼穴已關閉了??

他用盡全力的跑向鬼穴所在之處,果然,鬼穴已經被關閉了…而且…還留下他很熟悉的東西。

沒想到是葉家的人幫他收拾善後,他只要一想到這個,就氣得牙癢癢,但是他也沒辦法…因為問題都已經解決了…而且也讓他平白無故(?)多了一筆收入,說到這一點,他是該感謝他們嗎?

這樣應該算是皆大歡喜吧?唯一的缺點是他又要受到葉家言語無情的摧殘!

葉艾楓很無言的往校長室走去,既然事情已經解決了,那他也要離開這間學校了。

搭了”很乾淨”的電梯,真是令他不習慣啊!空蕩蕩的,反倒覺得孤單。(??)

推開很華麗的大門,裡頭有兩個人,理事長和劉堅。

葉艾楓神態自若的走了進去,他的眼角瞥見劉堅呆呆地望著他。

「理事長,相信我的親人有來此解決過了,既然已經解決了,我想我不必再留於此地了,現在我還在這,是因為我要拿去我該拿的錢,我相信您不會不守信用不將錢匯到我的帳戶裡吧?」

「當然,只不過是一半的錢,畢竟不是您親自解決的,相信這樣您可以接受吧?」

葉艾楓挑高了右眉,一半的錢也很多,夠他生活六個月了,仔細想想,似乎也沒什麼關係。

「我可以接受!」葉艾楓微笑的說出來「既然價錢談好了,我想我來的目的完成了,我該走了!」

他連頭也不回的走,突然有人叫住他,這是劉堅的聲音。

「葉艾楓!」

葉艾楓不想轉頭看他,那是因為他們之間沒啥好談的,那只是劉堅的一廂情願罷了。

「葉艾楓,你之前說我們兩個是兩條平行線,但是我卻不這麼想,我們能夠相見,就是緣分,我們這兩條線,也就相交了。對你來說或許沒有,對我來說卻是有的。」

「如果你這麼認為,那就繼續下去吧,我也不想糾正你了!」

葉艾楓跨步走去,拉開大門,後頭隱約聽得見劉堅大喊著:「葉艾楓,我不會放棄的!」

他失笑,劉堅這渾小子真是傻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