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師(舊版) 第二章

「葉艾楓,你真的跑去撞球間?」語氣沒有剛剛在教室那麼衝,大概是因為有其他老師在的緣故。

「那又如何,沒什麼關係吧!」25歲的人去撞球間本來就沒犯罪,憑什麼管他。

「你有遇到學校的惡霸嗎?」語氣變得很關心,讓葉艾楓感到很奇怪。

「惡霸沒有啦!倒是有幾個小混混說他們在經營這個學校。」葉艾楓聳聳肩,被他打成那樣,那個老大出去大概不敢自稱他是老大了吧!

「那就是本校的惡霸,全校以他們最可惡,你有遇見他們,沒受傷吧?」劉堅緊張的盯著他全身上下,看的葉艾楓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老師,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受傷了,還有,不要用那種眼神看著我,讓人挺不舒服的。」

「你遇到他們,沒道理不受傷啊……」劉堅還是盯著葉艾楓看,滿臉不相信。「他們該不會是恐嚇你,叫你不能說出來,你說出來沒關係,老師給你靠!」

神經!葉艾楓真的覺得劉堅瘋了,沒人敢威脅他葉艾楓,連家人都不敢,除了那該死的堂哥。

「誰恐嚇你們班同學,是他打傷我們班學生,他還敢惡人先告狀嗎。」一個女聲從葉艾楓背後竄出,葉艾楓轉頭,一個嬌小的女老師。

那名女老師的背後還跟了剛剛被他打傷的那幾位同學。

「麥老師,妳捫心自問,是不是妳們班同學比較可能打傷我學生,妳不要含血噴人了。」劉堅立刻站出來為他辯護。

「老大,你說,是不是這位同學打傷你的。」連老師都稱他為老大了,這也太沒面子了。

他看了葉艾楓一眼,猶豫著要不要照實說。

「你就說出來吧,我不會怪你的。」非常的豪爽,這樣就有一個拒絕他的理由了。

「…其實,我本來想勒索他,於是叫兄弟們把他包圍,不料,他卻打了起來,我們雖然有還手,可是他真的很厲害,打了十幾拳,一拳都沒打中他,最後,我和兄弟們就被打掛了。」最後,還用崇拜的眼神看著葉艾楓。

「這下真相大白,你的學生打傷了我的學生。」

「葉同學,他說的是真的嗎?」劉堅ㄧ臉不敢置信。

「嗯,好像是吧!我們最後還一起打撞球。」

「不是一起,整桌都被你掃光了,我們打什麼!」

「葉同學,他說的是真的嗎?」再一次的不敢置信。

「嗯,記得是這樣。」沒什麼吧!

現場陷入一陣沉默,劉堅很傷心的看著葉艾楓,老大很崇拜的看著葉艾楓,女老師很厭惡的看著葉艾楓,所有人都看著葉艾楓,令他很不習慣。

「請你們不要一直看著我!」葉艾楓很坦白的把他心中的感受說出來,他真的很不喜歡別人盯著他看。

「葉同學,你毆打我們班同學,照理說我可以告到校長那邊,我有理由讓你退學!」那名女老師理直氣壯,看起來他們班的同學最好。

「不,我不會讓葉艾楓退學的,你想都別想!」劉堅非常激動,葉艾楓很驚訝,怎麼一天的時間,一個人的態度能轉變的如此大。

「老師,我也不會讓葉同學退學的,他是目前為止打贏我的人,一看到可敬的對手,我是不會放走他的。」老大也下海拜託了,真是沒必要吧,葉艾楓深深的感覺著。

真是個感人的畫面啊!葉艾楓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心中卻已經笑了好幾遍了,他們竟然為了他,和一個老師要求,真是令人發笑的場面。

不過這也顯示出人性的溫暖啊!

「這……」

「老師,拜託你了!」葉艾楓裝做很誠懇的向女老師拜託,要是不這麼做,她很難下台。

「…好吧,看在葉同學如此誠懇的向我拜託,我就饒過他吧!葉同學,下一次不要再犯了。」女老師領著老大就走了,老大還回頭向他微笑。

「葉艾楓,突如其來的事件解決了,那我們現在可不可以處理我們本該處理的事情呢?」口氣ㄧ百八十度大轉變,又變回冷冰冰的模樣了。

「是的。」很舒朗的回答,面對這樣的他,葉艾楓沒有什麼顧慮了。

§

「你為什麼要翹掉我的課?」劉堅很生氣的問,從來沒有學生敢翹他的課。

「因為很無聊!」超級無敵霹靂的答案,讓劉堅心中很震撼。

「從來沒有學生覺得很無聊!」怎麼可能,一定是這小鬼資質不夠好,玩心太重,才會覺得他的課很無聊。

「那是他們不敢表達,我跟他們不一樣,我是個不喜愛與別人同歡的人,所以不可能會討你喜歡。」面對於這種富家子弟,恐怕一輩子都沒被這麼汙辱過吧!

「你…」咬牙切齒,他真的沒被這麼說過,這學生已經破了他太多的記錄了。

「還有什麼事嗎?如果真的有要處理的事,麻煩請快點解決,已經到了放學時間了。」

「你想早點離開?門都沒有!我們學校是住宿制的,舍監查房是十點的事,也就是說,到十點前,我都可以留你。」劉堅很得意洋洋的宣佈校規,看來他要贏了。

「喔~是這樣的啊!」葉艾楓皺眉頭深思,真是遇到強敵了,不過,一個富家公子哥怎能贏過他葉艾楓呢!

「實在是很抱歉,昨天我見理事長的時候,理事長說過,只要我在學校有任何問題,都可以找他處理,你想,我是不是該把理事長請下來呢?」呵呵,他都已經把理事長請出來了,這招必贏。

「你…」被葉艾楓的這招數弄到啞口無言,都已經把他父親給搬出來,他還能不收手嗎?問題是,他都還不知這是不是胡謅的呢!

「那..我可以下課了?」微微笑著,那笑容讓劉堅深信著他說的是真的。

「嗯,去吧。」語氣帶著極無奈的感覺,劉堅手一擺,意味著他輸了

「謝謝老師。」葉艾楓轉身離開,勝利的滋味真好。

也許,我贏不過他吧!留在辦公室的劉堅,苦笑想著。

§

終於離開了辦公室,夜晚,陰氣加重,整間學校都是遊魂。

走進了教室,依舊是清爽的風迎面,但是ㄧ走進教室,卻是一大堆狐疑的眼光看著他,他說過了,他不喜歡別人盯著他看。

默默的收拾東西,葉艾楓動作很快,卻有幾位同學動作比他更快,搶先一步擋住他的路。

「葉同學,你才來第一天,就鬧出了這麼多的事,怎樣,下馬威啊?」聽這口氣也知道不是什麼好學生,八成是成績漂亮的壞學生吧。

「你是不是要來搶地盤?」ㄧ副痞樣,葉艾楓非常想扁過去,不過他不和ㄧ群小毛頭計較。

見葉艾楓始終不回答,連正眼也不瞧,他們生氣了,一把抓著葉艾楓的領子,將他硬生生的提了起來。

「怎麼像個娘們一樣輕啊?」將葉艾楓提起來的那個人很疑惑,不像是男人的重量,反倒像女人營養不良的體重。

「同學,能不能請你把我放下來呢!」葉艾楓知道他不能太惹事,不然,連理事長也罩不住他。

「很抱歉,不可能,除非你拜我們為老大。」另一個人如此說著,葉艾楓真的很討厭校園搞這一套。

「那你就舉到手酸吧!」冷漠的看著他,人有一定的極限,正常人的極限是不會撐過十分鐘的,即使他很輕。

大眼瞪小眼,周圍較膽小懦弱的同學,早已走光了,只剩下些好熱鬧的人看好戲。

十秒經過,手已經開始顫抖了,正常人就是正常人,還是個喜歡虛張聲勢的正常人。

十五秒經過,高度已經下降,葉艾楓的足尖已經碰到地,幾乎是墊腳讓他提了。

二十秒經過,高度又下降了,這次,已經是只抓著他的衣領,雙腳很扎實的踩到地,看吧!的確是正常人,不過比葉艾楓預計的還要久了。

「我還有些事要辦,這位同學,能否請你讓我走呢?」

「我說過,你要拜我做老大,我才會讓你走。」

「是嗎,那你有種就讓門口的那位拜你做老大吧!」葉艾楓用下巴指了指外面的人,教室外面,不知何時來了個人。

這位正常的同學,一看到外頭的人,馬上就軟了身子,結巴的喊道:「老…老..老大。」

呵呵!他惹到不該惹的人了!

只見老大鐵青著一張臉,把抓著葉艾楓領子的人叫了出去,出去的時候,那同學的腳還不停的發抖,葉艾楓直覺那同學是死定了,不過那不干他的事,於是他提著書包,從前門走了出去。

故意不去看後門的情況,不過眼角還是瞥到了一些畫面。

很可憐的,那同學被老大提了起來,老大不是提著領子,而是掐著脖子,那名同學的臉色已經發青了,但老大還是不鬆手,再不鬆手,恐怕這學校又要多出了一縷魂魄了。

葉艾楓嘆口氣,這也不干他的事,他當作不知道,踏步而去。

§

他回到了宿舍,距離不遠,只是要走個五分鐘,不過,這是教師用的宿舍,學生用的大概要走個五分鐘,對,他不住學生用,他住的是教師用,這是理事長的一片苦心,至於什麼苦心,他不太清楚。

他所住的房間,在四樓,四樓,是個不吉利的地方,理事長是故意的吧!四樓容易聚陰,又多了個天師來湊熱鬧,想必會很精采,他是想看好戲嗎?

搭著電梯,老實說,電梯很擠,幾乎所有鬼都來擠這部電梯,是想吸收人氣吧,人的精氣對這些孤魂野鬼來說,是非常滋養的。

但是,他這個天師可不是好惹的。

口中念念有詞,打了個手印,那些孤魂野鬼馬上穿牆而出,嘖嘖,希望心臟弱的人不會被嚇到了。

很平安的抵達四樓,ㄧ開電梯門,ㄧ股沉重的氣壓襲擊而來,他知道為什麼要安排到這一層樓,雖然沒有孤魂野鬼到處飄來飄去,不過這氣氛比到處都是孤魂野鬼時還要恐怖,這層樓會沒有鬼的原因,應該是鬼氣重到沒有ㄧ隻鬼可以承受。

能住在這兒的人真是了不起!

當初聽到時覺得沒什麼,現在才覺得真是厲害阿!

他的腳步算輕,但是走在空蕩蕩的走廊上,還是發出回音,若是一般人,早就嚇死了,那個人的神經只能說是粗到不行。

葉艾楓的房間,就住在那個人的隔壁,每個房間都有姓名,他非常好奇,特地去看了一下。

不看還好,ㄧ看,葉艾楓忽然覺得世界真是代他不公平,居然……居然是劉堅,這狡猾的理事長,現在是怎樣阿,為什麼ㄧ定要把他跟劉堅安排成隔壁房,真是…真是…

嘆了口氣,認命的開了自己的房門,開門的那一剎,他感到有東西穿過他身體,嘖,懂得要逃走,算是不錯的,那好兄弟的道行算高,才有辦法在這待下去。

不過,穿過自己的身體,這也太笨了吧!

葉艾楓的體質極為特殊,這也是他為什麼能成為天師的原因,他原本沒有那個意願要成為天師,當知道有這奇異的體質的時候,他才有意願的。

他的體質,是葉家中少數的,那就是有能將穿過身體的東西的力量吸收過來的能力,說這麼長,其實也不過是”搶奪”兩字可以形容,所以他的童年都是在被鬼怪穿過身體的情況下度過。

回頭望了一下那縷魂魄,原本完整的魂魄,現今已變成破散的幽魂,如果它在繼續待在這裡的話,很快的,就會被這裡原本的鬼氣給吸收了。

真的很快,那縷魂魄已經消失了。

這也不關他的事,完全沒必要理會。

房間很暗,他瞇著眼睛找尋電燈的開關,找到了,便打開燈光,老實說,打開電燈好像也沒比較好,還是非常暗。

嘖!他並不怪罪於理事長,畢竟這也不是他管得著,燈光暗些,也沒關係了。

葉艾楓把書包往椅子上一丟,沒有灰塵飄揚,已經事先打掃過了,他看了一下行李,擺在床的旁邊,葉艾楓拿了放在最上面、最輕的行李,拉開拉鍊,拿出了硃砂筆還有黃符紙,走到了書桌前,將這兩樣東西整齊的放在桌上,便開始畫起符來。

不消片刻,葉艾楓便已畫好數十張的符,一張張擺好放在桌上。

他換了女用西裝,還是習慣穿著這件衣服去收妖,收起了一道道的符,準備就緒。

出了房門,葉艾楓祈禱自己今晚能完成這任務,因為,他不想在待在這裡了。

§

老實說,一路上避諱的鬼魂很多,不像早上如此的狂妄,大概是因為他恢復了天師身分。

有幾隻鬼氣淡薄的,通常都躲得遠遠的,鬼氣重的,也只能在三呎外,充滿敵意的看著他,不過,葉艾楓並不想理會它們,只要把鬼穴關閉了,它們也不會出現了。

沒錯,除了搬離這裡,還有一個可能性,那就是把鬼穴關閉,不過,很少人成功,依他的能力,也不ㄧ定辦得到。

只能賭一把了,是吧!

把事情快速解決,一向是他的原則,即使他的行李都已經收拾好搬來這兒了,還是想要盡快的處理好,不然背了他的原則,他會不舒服的。

刻意挑了一條平常不會有人經過的路,雖然長滿了樹枝、藤蔓,還是可以走的。

他真的很懷疑這是故意佈置的。

看了看天色,以及附近的鬼魂,現在差不多是十點左右,大部分的學生都回宿舍了,只剩下幾隻小貓在談情說愛,嘖!現在談戀愛會不會太早了!

抄了條近路走到理事長的辦公大樓,依慣例,走廊很多魂魄在遊蕩,看到他還是躲得遠遠的,搭了電梯,很輕鬆的走到理事長辦公室,昨天來過了,認得路,所以不至於在這偌大的空間迷路。

禮貌性敲了敲門,便直接開了門進去,開了門的那第一時間,葉艾楓馬上後悔了,因為,劉堅和理事長在談事情,天,時間挑的真不對。

劉堅很訝異,因為他竟然在這個時間看到葉艾楓,還是在理事長室,一般人除了被理事長叫到這以外,有誰還會閒閒沒事跑到理事長室呢!

等等!他有說過,有什麼事可以找理事長處理,難不成他跟老爸有關係嗎?

「啊!葉大師,您來的真好,我正在跟小犬談您的事呢!」理事長的心情似乎很愉快,但是,語氣聽起來有陰謀。

「是嗎?我倒覺得來的不是時候呢!」關上門,葉艾楓走近理事長和劉堅,劉堅可能是太訝異了,所以表情很呆滯。

「葉同學,你怎麼會來這裡?」終於恢復了,他真的太吃驚了。

「怎麼?我不能來這兒嗎?」淡淡的瞥了劉堅ㄧ眼,他問了一個很好笑的問題。

「是啊!兒子,你怎麼問這麼失禮的問題呢?」理事長的語氣不像是責備,反到像是等著看好戲。「葉大師,你別計較小犬的無理。」

哇!這理事長怎麼變得多禮起來了,昨天還不是這樣的啊?

「葉大師?」劉堅是越來越糊塗了。

「是啊!你不知道,這位乃是鼎鼎大名的天師,葉艾楓啊,這次他會來光臨我們學校,完全是因為我有事相求啊。」

……?

昨晚不是說不想讓他兒子知道,才要我保密的嗎?現在怎麼自己全盤托出,現在是在演哪一齣?

「……天師?」劉堅的腦袋越來越混亂,他的腦袋正努力吸收他剛剛聽到的資訊。

…他很想要開扁,但礙於對方是理事長,只好忍下來。

「哈哈,兒子,你不知道,這葉大師,是非常厲害的,他可以解決非常多的問題,非常多異人的問題。」越說越多,葉艾楓的青筋立刻浮現出來。

「咳!理事長,相信你已經違反了契約,我可以現在馬上走人的。」勉強擠出一個笑容,他真的笑不太出來了。

「是嗎?我記得我的合約並沒有註明這一點,不是嗎?」理事長對葉艾楓微笑,那笑看起來那麼單純,葉艾楓卻覺得自己看到一個老奸巨滑的人,在訴說著應有的事實。

葉艾楓回想起那合約的內容,所有的內容都回想起來了,裡面的內容卻沒有這一項,該死,居然被暗算了,葉艾楓在心裏狂罵自己的粗心,這話傳出去,肯定會被家族裡的人看笑話的。

「…沒錯。」心不甘情不願的回答,葉艾楓覺得這是他人生中最難過的日子了。

「那我告訴我兒子應該沒關係吧?」又是那單純的笑,葉艾楓要忍住衝動,別上前打一拳,還真是困難啊!

「完全沒關係…」很想脫離這種該死的處境,葉艾楓隨隨便便找了個理由,不顧形象的衝出理事長室。

留下了一臉茫然的劉堅,以及甚為奸詐的理事長。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