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師(舊版) 第三章


昨晚的一切歷歷在目,連葉艾楓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要逃走,昨天的自己真是太失常了,逃回宿舍之後,整夜沒睡,一直都在放空當中。

他真的很不明白,當下的選擇為什麼逃,而不是留下來,這已經為他的形象大打折扣了,他到這所學校才一天,那麼的一天,他已經將自己的形象完全破壞掉了,真不知道等一下要如何面對劉堅。

…等等,我幹麻不能面對劉堅,我依然可以正大光明的去上課,只是我的身分被他知道而已,這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完了,我真的完了。

葉艾楓走在校園裡,內心無止境的吶喊。

走到教室,將門推開,昨天騷擾他的同學,今天一見到他就全身發抖,嗯,看來昨天被老大修理的很慘。

還沒走到座位旁,小蜜立刻湊上來。

「小楓,你昨天就這樣跑掉了,我好擔心,對不起,我昨天不該多嘴。」她道歉的樣子真是可愛,足以讓任何人原諒她。

「沒關係,我沒放在心上。」這是真的,他昨天根本沒心思想這件事。

「真的嗎?」像是不相信的再問一次,小蜜睜大她的大眼睛,水汪汪的,似乎隨時都會溢出眼淚。

「嗯…這是真的。」完全沒心思理會她的事情,當然不會放在心上。

「太好了,我們可以繼續當好朋友嗎?」拉著葉艾楓的手臂,晃呀晃的,像極了一個小朋友。

…我說小姐,我跟你認識也不過短短的一天而已,有必要這樣搞親密嗎?

「嗯…可以啊!」雖然不願意,可是他不會讓人失望的。

「yeah!我就知道小楓對我最好了~~」

國文老師應該沒出關於”誇飾”的功課吧!

葉艾楓哄著小蜜回到座位上坐好,他可不喜歡哄小朋友啊。將書包掛在桌子的一側,葉艾楓做了下來,坐好臉部表情的準備,好,可以以平常樣見人了。

上課鐘響起,早自習開始了。

葉艾楓做做樣子的把國文課本拿出來,隨意的翻開,便思考著要如何在最快的時間解決這次的事情。

昨天因為莫名的關係,衝回宿舍後,就沒去關閉鬼穴,真是丟臉,今天是接到委託的第三天,依他的習慣,在五天內解決事情,可現在已是第三天,連個屁都還沒動到,只剩下兩天,剩下的兩天哪有辦法完整的關閉鬼穴啊!他破了劉堅的眾多紀錄,這間學校也破了他的習慣啊,葉艾楓在心底慘叫,可臉上的表情絲毫沒有顯現出他現在的心情。

看來今晚和明晚不能睡覺了。

這對葉艾楓並沒有什麼,遇到特殊狀況的時候,他可以一個禮拜都不用睡覺,往往硬撐的結果是直接送醫院,不過,至少只有三天不能睡,那對他來說,真的是小case啦!

時間很緩慢的過去,葉艾楓有點無聊的看了窗外,嘖!正好一個死的很慘的學生亡靈跟他對了上眼,他是沒什麼感覺啦,不過有陰陽眼的小蜜好死不死也看到了這一幕,她只是個正常的學生,爆出一聲驚天地、泣鬼神的尖叫聲以後,發楞了數秒,昏了過去。

被這聲尖叫聲嚇到的同學,有些反應快的,七手八腳的要把小蜜送去保健室,有些還被那聲尖叫聲嚇住的同學,則坐在位子上一點也不動的。

…哇咧,可以再多一點麻煩沒關係…

§

送到了保健室,小蜜的臉色蒼白到一個不行的地步,簡直就像是死人般。

「她有受到了什麼嚴重的驚嚇嗎?」校醫非常穩重的問。

「沒有。」同學異口同聲的說,這其中當然不包含葉艾楓。

「沒有?怎麼可能?她的樣子很明顯就是被嚇到!」

「ㄟ…老師,剛剛我們全班都很安靜的在自習啊!」有一位同學很堅定的說,他這樣說是沒錯啦,這也是他們看到的事實,但是葉艾楓看到的事實是和他們完全相反的。

校醫看見葉艾楓從一進保健室就不出聲,覺得非常好奇,「同學…」

「老師,我們說的是真的,你要相信我們啦!」其中有些同學已經開始慌起來了,畢竟校醫要是不相信他們的話,認為是他們故意捉弄她的話,高中生活就完蛋了!

「老師不是不相信你們,現在是第一節上課時間,你們趕快回去吧!」校醫已經在趕人了,識相的只好離去。

不過這對葉艾楓一點影響也沒有,他留在保健室裏,默默的看著小蜜。

校醫看到葉艾楓還沒回教室,微皺了眉頭:「同學,我剛不是要你們回教室上課嗎?你怎麼還在這兒?」

「老師,我相信她醒來第一個最想見的人,一定是我!」淡淡看了校醫一眼,不再理他。

你們是男女朋友?這是校醫的疑惑,不過在這所學校裏,有嚴格規定不能談戀愛,應該不至於有學生犯校規吧!

葉艾楓隨機找了張椅子坐下,一直看著小蜜,這冰冷冷的保健室裏,醒著的兩個人,都不再對話。

不知過了多久,應該是三節課的時間吧!小蜜終於醒來了,這段時間長到讓葉艾楓打起盹來。

小蜜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尖叫,天,葉艾楓被這聲尖叫嚇到睡意都沒了,他真的很恨尖叫的人。

校醫顯然被這聲尖叫聲給嚇到了,連忙站起來安撫小蜜的情緒。

「同學同學,沒事了沒事了。」校醫極力安撫小蜜,但這種安撫似乎沒有用。

「啊─」最後尖叫轉變為啜泣。

「沒事了同學、沒事了,老師在這裡呢!」

「嗚….小楓呢?小楓呢?嗚……」小蜜不斷的哭泣,連校醫也感覺到事情的不對勁。

「她說的小楓是誰?」

「是我。」剛剛在打盹,被尖叫聲嚇醒的葉艾楓,迅速的恢復精神。

葉艾楓按著小蜜的肩膀,對著她輕輕的說:「小蜜,我在這裡,沒事了,嗯。」

小蜜如大夢初醒一般,緊糾著葉艾楓,開始痛哭。

「哇─小楓,嗚─好可怕、好可怕,嗚─」小蜜斷斷續續的說出自己的感受,葉艾楓可以理解,畢竟正常人看到那種景觀,一定會被嚇一大跳,可是校醫可就不理解了,為什麼同學說當時他們是在自習,她是莫名奇妙的尖叫,但是她現在這個樣子,擺明就是被什麼東西給嚇著的,難道那群同學在說謊?

「同學?這到底怎麼回事?」

「老師,這你就管不著了!」看了校醫一眼,如果把真相告訴他的話,極有可能他和小蜜都會被送進精神病院的。

「我管不著?我是你們的老師,怎會管不著?」看來葉艾楓的這番話惹得校醫大怒,不過葉艾楓並不想理會他。

「小蜜,不要緊了,它已經不在這裡了,別哭了。」他一向最不會安撫哭泣的人了,尤其像是小蜜這樣動不動就會被嚇哭的女孩,他真的不擅長安慰。

安撫了許久,小蜜的情緒終於安定下來,但還是緊緊糾著葉艾楓。

緊糾著葉艾楓衣服的手指發白,葉艾楓看了一下掛在牆上的時鐘,已經正午了,他在心底os,哇!小蜜,你這一昏到也昏倒的太久了吧!

劉堅一直忙到正午才有時間來看小蜜,才一踏進保健室的大門,就僵硬住了。以他的角度來看,葉艾楓抱著小蜜,頓時,他的腦中出現了東西碎裂的聲音。

他不明白那是什麼碎裂了…

§

葉艾楓極力的安撫小蜜,眼角瞥見劉堅站在門口,遲遲不進來,而且他的神情有些怪異。

「怎麼?站在門口是想幹麻?不會走進來嗎?」

這番嘲諷讓劉堅回過神,「葉同學,你這番話似乎在嘲諷我!」他走了進來,這才讓他看清原來小蜜是抓著葉艾楓的衣服,而不是抱著葉艾楓,劉堅不禁鬆了一口氣。

「陳同學怎麼會這樣呢?」葉艾楓在心裡想道,原來小蜜姓陳啊。

「這恐怕不關你的事吧!老師。」冷冷的說了一句,葉艾楓接著對小蜜說:「沒事了,他沒有在這裡,他是無心的,而且我不是跟你說過要抱著尊重的心嗎?」

「可是…可是…他真的很可怕啊!」小蜜可憐兮兮的說,她是真的被嚇到了嘛!

「他變成這樣也不是他故意的啊,他只不過是在過馬路,不小心才會被車撞到,他自己也不想要這樣啊!」很好聲好氣的安慰她,葉艾楓嚴重覺得他不該跟小蜜走的太近。

「那它幹麻爬到窗戶那邊嘛!」說來說去,就是那可怕的學生亡靈的錯。

「…他想聽課。」當年,它可是學年級成績第一的學生,現在死了,還是想來上課,果然是學年第一啊!

「那它幹麻不從正門進來?」

「我們的教室很特殊,它進不來的。」

「…請問…你們到底在說什麼?」聽到霧煞煞,昨天的事情還沒消化完畢,今天又多出一件看起來很難消化的事情,劉堅的人生,遇到了葉艾楓,徹徹底底的改變了。

「不就說不關你的事情了嘛!老師!」葉艾楓狠狠的瞪著他,他在旁邊令他覺得非常不舒服,尤其是這麼多話的個性,不會自己去弄懂嗎?

「難道是跟你的身分有關?」他想了很久,才勉強想出可能有關的問題。

「很抱歉,完全跟我的身分沒關係,她是因為看到好兄弟,才會被嚇成這樣。」翻了一下白眼,葉艾楓完全不知道劉堅到底是來幹麻的,明明就是個普通人,幹麻硬要攪這淌渾水呢!

「好兄弟?」

葉艾楓本想解釋,可是一想到像他這種活在知識尖端的人,怎麼可能接受的了怪力亂神之事,所以,他沒理會劉堅的問題。

反倒是小蜜,有了葉艾楓,她什麼都不怕了,回答了劉堅的問題:「老師,好兄弟就是幽魂鬼怪啦!我跟小楓都看得見那些好兄弟!」

在一旁的校醫露出怪異的表情,從他的表情看來,是把他們當成了精神病患了。

「看來…陳同學被這麼一嚇以後,精神出現了問題啊!」緩緩道出自己的想法,校醫一臉沉重的說,葉艾楓果然沒猜錯。

「才不是精神有問題呢!是你們都看不到啊,笨蛋!」小蜜向校醫吐舌頭,樣子甚為可愛,不過在校醫的眼中看來是多麼的可惡。

「小蜜,我不是警告過你了嘛!」

「可是他說我們精神有問題!」她是無所謂啦,畢竟被說習慣了,可是她受不了別人說小楓的壞話。

「別人要說什麼,是他們的自由,何必管那麼多呢!」葉艾楓的語氣帶著斥責,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如此靠近葉艾楓的小蜜,看到葉艾楓這番帥氣的樣子,忍不住臉紅了。

「葉同學,難道你這麼不願意告訴我嗎!」遲遲未出聲的劉堅,在此時提出了他的感受。

「你不會自己猜喔!」煩死了煩死了,不會自己猜嗎!葉艾楓難得的情緒失控大吼。

真是受不了了!將小蜜狠狠拉離自己的身旁,葉艾楓打算走離保健室,小蜜被狠狠推開,腦袋無法消化這件事,只發出一聲:「咦?」劉堅看到葉艾楓狀似逃離他的離去,伸手想要抓住他,可葉艾楓卻自己停下來了。

只見葉艾楓從口袋掏出手機,按下通話鍵,「喂?」

接下來,葉艾楓完全無語,過了三分鐘,葉艾楓直接把電話給掛了。

「真是沒想到,消息居然傳的這麼快!」他喃喃自語,心裏一把怒火熊熊燃燒著。

葉艾楓皺著眉頭,剛剛葉家的人居然打電話來恥笑他,說什麼辦事不力、把葉家的臉都丟光了、早知道你這麼沒用當初不應該把責任交給你…等等,說了一大堆譏笑他的話,讓他差點破口大罵。

現在他的臉色,大概是發青的,因為他看到小蜜的眼眶又泛出了淚水。

心情煩躁到不行的程度,「老師,我要請假!」

「不行!」劉堅拒絕,他一定要問清楚,不過從葉艾楓的眼神中,他看到了燃燒的怒火。

「不行也得行!」雖然現在是白天,並不代表他找不到鬼穴,這鬼穴,可是一年到頭都在散發鬼氣的啊!

邁步離去,小蜜很乾脆地放聲大哭,劉堅拉住了葉艾楓的手臂,拉住的一瞬間,他忽然覺得有寒氣侵襲,凍得他把手收回來。

葉艾楓只是冷眼看著他,便離開了保健室。

§

一個學校最陰的地方,大概是廁所,不過他不往那邊找,他選擇的是,撞球間。

去撞球間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他想要放鬆心情。

還有兩天的期限,這是他的規定,至少沒有打破,只要他在五天內完成就行了。

才剛踏進門口,毫無意外的看見老大和他手下的弟兄們。

本來想裝不認識躲到角落,不過還是被老大他們給看見了。

「ㄟ,葉艾楓,你怎麼這麼沒義氣啊,剛剛去你教室找你,你居然不在,說,是不是逃跑了!」老大拿著球桿指著他,像是在拿劍指人,模樣說有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要是我逃跑了,現在也不會出現在這兒。」

「嗯…你說得也是有道理啦!」老大還真的思考起來,思考著,剛好讓他想出了他的問題,「你還沒回答我。」

「我的答案很簡單,那就是…我不會答應你的!我完全對老大這個位子沒興趣。」誠實的說出自己的想法,他可不會讓自己變成一個學校的流氓啊!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身旁的一個小弟跳出來嗆聲,葉艾楓輕笑,可真有種啊。

原本他的”武器”都已經亮出來了,身上的氣勢,讓人一看就知道要幹架了,不過葉艾楓可沒在怕的,微微瞇起眼睛,準備人一撲過來,馬上反擊。

老大舉了舉右手,相當瀟灑的說出:「沒關係,你既然沒有意願,那我不勉強你了,不過,你若改變心意,歡迎你隨時加入我們,我的身邊,會留一個位子給你的。」

爲什麼是在你的身邊?

葉艾楓看著老大的臉,消腫了許多,可是看起來還是很豬頭,他忍不住的,笑了起來。

「是怎樣?很好笑是不是?就都是因為你啦!」撫著臉,老大非常清楚的知道葉艾楓為什麼會笑,非常的清楚。

「誰叫你要給我打!」哈哈!他已經好久沒有這麼笑過了。

「要是有一天,我們一定要來好好的打一架!」老大在空中揮拳,表情非常兇惡,葉艾楓看他這樣,忍不住挫他的志氣:「等到你打的過我吧!」

這句果然有用,馬上就頹廢下來了,哈!

「算了!我就不信你沒有不會的東西!我打架、撞球比不過你沒關係,我一定會找到你不擅長的東西,到時候…你就等著被我恥笑吧!哈哈哈─」笑到最後,自己還被自己的口水嗆到,整個畫面說有多好笑就有多好笑。

「隨便你吧!老大,你高興就好。」葉艾楓聳聳肩,隨便老大吧,他能做的也只是跟他嗆聲而已,說實在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哪裡不擅長,老大要找到,恐怕很困難。

「所以…我們在這裡打撞球不是非常好的事情,我們溜出去吧!」

「你是說…翹課?」現在不就在翹課嗎?

「錯!是逃學!不過說逃學好像也太誇張了!我們只是在外頭晃一天,應該不算逃學吧!」老大自顧自的說著,卻不知葉艾楓的臉色已經轉為蒼白的了。

到外面去?天!他能到哪裡?他可不想去star back去自取其辱呢!

「我想我就不用了!」斷然的拒絕,一方面是不想去自取其辱,一方面是想趁著白天的時間找出鬼穴。

「這可不行!你要跟我們一起來,難不成…你不屑跟我們一起玩樂?」老大馬上轉了個態度。

「我是沒有這種意思啦,可是我真的不想出去!」

「就算你不想出去,我們還是會強行拖你去的,兄弟們,上!」

接著,葉艾楓在短短的時間就翻到這個學校以外了,他在心中感嘆,沒想到他還是”逃學”了,這叫他以後怎麼去面對葉家的人啊!

面對著外頭不算大的陽光,葉艾楓深深的覺得自己的前途毀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