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師(舊版) 第一章

今天天氣真好,但是某人的心情不是很好。

葉艾楓穿著制服,不是女生的,是男用制服。

這是契約之ㄧ,他恨透了理事長,莫名奇妙,幹麻定這種條約?昨晚訂的時候,還一臉無辜的說因為想看看,我當學生的樣子,本來是要穿裙子的,在他極力的要求兼威脅的情況下,才改成褲子。

呼─葉艾楓長長的呼了一口氣,他討厭群居生活,這學校又是住宿制的,簡直要了他的命,要不是最後談妥的價錢很可觀,他才不願接這案子。

這契約只有他和理事長知道,連理事長寶貝的兒子都不知道,可見理事長想秘密的處理這件事。

葉艾楓踏進校園,ㄧ股旺盛的人氣差點讓葉艾楓無法招架,長期處於鬼氣的狀態下,讓葉艾楓看起來不像人。

連在太陽底下的影子都變的有些淡……

或許這一次的案子,可以讓他脫離鬼氣。

§

他所要上課的教室,是理事長的兒子所教的班級,這是特別安排,目的是能監控我。

走到教師辦公室,葉艾楓拉開了門,直接走到他未來導師的位子前。很幸運,導師在。

「沒人教你進來要喊報告的嗎!葉同學。」他的導師─劉堅,斜眼看著他。

「老師,沒人敎你斜眼看別人很沒禮貌嗎?」葉艾楓不是個會忍氣吞聲的人,他沒有喊報告是因為脫離學生時代太久了。

「在學校裡,頂撞師長是很不好的事,我希望這種事不會在我的教室裡發生。」很聰明的宣示主權,葉艾楓挑了挑眉,這學校的老師似乎有點自大。

「只要老師說的是正確的,我相信沒有學生會出口頂撞老師。」語落,葉艾楓微笑,要比這個,葉家人絕對不會輸。

「你……」劉堅似乎沒有話可以回答了,虧他還是國文老師呢!

「我只是來跟老師報到,並不是來跟老師辯論的。」得饒人處且饒人,葉艾楓佔了上風,便趕緊轉移話題。

「等一下是我的課,你就跟我去教室吧。」劉堅似乎不想再討論剛剛的話題,大概是因為輸了的緣故。

「是。」偷偷環視一下四周,沒有其他的椅子,大概是要讓我站到上課吧!

「你不會找張椅子坐下嗎?」

「這裡除了老師的椅子,沒有其他的了,如果老師願意讓椅子出來,我也是可以接受的。」看這個情勢,大概要開戰了。

鐘聲這時響了,劉堅站了起來,他沒有打算繼續和葉艾楓吵下去,「葉同學,跟我來。」

剛剛燃起的戰火,無聲無息的滅了。

§

走過長長的走廊,走廊上除了教職員和他們,沒半個人了。

……沒半個人。

走廊上真多穿著制服的鬼,進去一個個教室,搞的好像自己是學生,不錯,他們生前是學生,但死後還重複著生前所做的事,還真的是品學兼優啊!

只是死相有些不好看,鬼氣重了些,希望有靈異體質的同學能保重自己。

有許多”人”看向葉艾楓,有些很驚恐的”跑”走了,有些只是警戒的看著他。

他們發現我身上的氣和其他人不同了吧!這是理所當然,長期和鬼打交道的結果,就是氣會變得與平常人不同。

葉艾楓的嘴角微微上揚,那些鬼驚恐的逃走了。

他的手上,始終捏著一張符。

走到了他未來的教室,他很疑惑,這間所散發的氣不像其他的,很清晰,很舒服,理事長在裡面安了什麼風水吧。

劉堅拉開了門,一股很清晰的風拂面,葉艾楓開始覺得在這上課也不錯,至少有令人舒服的風陪伴。

教室裡很安靜,安靜到令人咋舌。

「各位同學,今天有新同學要來我們班報到。」語落,劉堅用眼神示意我上台。

我很聽話的走上台,畢竟在這間教室裏我就是學生。

「新同學姓葉,葉艾楓。葉同學……」劉堅轉向我「你的座位就在靠窗的那個位子。」

那個靠窗的位子?順著他手指著的方向,葉艾楓看見了一個位子,他走下講台,走向那個位子,不久,他一切就緒。

「既然葉同學處理好他的事情了,那我們就來上課吧,請翻開課本第125頁……」

一整堂課,葉艾楓都沒專心上,畢竟他是來除妖,不是復學,他集中精神汲取教室裡的氣,相當的補品。

下課,葉艾楓裝裝樣子準備下堂課的東西,有一個女同學跑過來跟他說話。

「你…看不看得到走廊裡的東西?」語氣很不肯定。

!?

「走廊裡會有什麼東西?」難不成她看得到那些鬼?

她的表情像是你看不見,我告訴你何用,一副很哀怨的表情,「沒什麼…」

「像是穿著別的學校制服的學生,走進教室以後,就消失無蹤,別人也看不見它們?」他試探性問,沒想到她的表情像是被雷打中,真的給他猜著了,這女的有陰陽眼。

「你怎麼知道…難道你也看得到?」

「告訴我,你叫什麼。」

「大家都叫我小蜜。」

「來,小蜜,我告訴你…」示意小蜜過來些「關於你有陰陽眼的事,你不要隨便告訴別人,別人看不著,會當你神經病的。」

小蜜真的快哭了,想不到新同學也看的見,她終於不用被當神經病了。

「小蜜,你用不著害怕它們,只要你尊敬它們,它們就不會來害你。」拍了拍小蜜的頭,他可以了解這種孤單受怕的感受。

「我可以跟你做朋友嗎?」試探性的,她真的很喜歡這個新同學。

「可以是可以,但是不要跟我走太靠近,我不希望你因為太靠近我而有任何的閃失。」給小蜜一個微笑,他是真心希望小蜜不要出事。

「為什麼不能跟你太靠近?」

「我隨時都處於被它們包圍的狀態,我希望你不會被我嚇到。」他是天師,都和危險作伴。

「我不怕。」非常有勇氣,但是等她真的見到我工作的威力,恐怕不會這麼說了。

上課鐘聲響起,他們結束了對話。

§

中午,吃飯時間,葉艾楓被劉堅叫到辦公室。

「葉同學,我相信你是不習慣這裡的環境,所以上課才發呆,但是我希望你下午的課能專心一點,不要再發呆了。」

劉堅會這樣說是有原因的,他真的不習慣重回學生時代,一直抓不住學生的感覺,但仔細想想,他來這學校也不是復學,所以沒有很專心在上課。

「下午的課再不好好上,你恐怕就要來特別輔導了,到目前為止,我帶的班還沒有一個給我特別輔導,希望你不要是例外。」劉堅很鄭重的宣布,葉艾楓看得出來,他做這個決定是非常沉重的。

不過很抱歉,我葉艾楓就是喜歡當例外。

「老師,如果沒其他的事,我先回去吃飯。」欠了欠身,葉艾楓打算離去。

「等一下,葉同學。」劉堅忽然喊住他。

「請問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記得把門拉上。」

「這種事不需要老師特別提醒。」葉艾楓轉身離去,留下劉堅。

§

不明白自己怎會突然叫住葉艾楓,明明沒什麼事了,見他要離開了,很自然的脫口而出,到底是怎麼了?

……!?

難道是不想葉艾楓離開?

怎麼可能!今天第一次見到他,怎麼可能有這種感覺,更何況他是學生,我是老師,這是不倫的師生戀啊!

第一次見著他,就有這種反應,難道這是人所說的一見鍾情!?

完蛋了。

我想,這只是我一時的意亂情迷,過久了,這種感覺就會消失的,我想,一定是這樣的。

劉堅很混亂,今天第一次見著葉艾楓,便喜歡上他,一定是太久沒戀愛了,所以才有這種情況發生,但是,真的是意亂情迷,也不該是跟男同學,這也太違背倫理了吧!

到底該怎麼辦啊?

劉堅在心中哀嚎,疑惑和厭惡,陪他度過了整個中午。

§

下午的課,葉艾楓還是沒有很認真的上,因為換了教室。

其他的教室,沒有理事長特別設風水保護著,所以上課中,都有其他學生來湊熱鬧,小蜜很理所當然的跑來跟他坐,畢竟她看得見,會害怕是應該的,而他上課的時候,都瞪著離他們最近的鬼,所以沒在上課。

下課,小蜜還是緊緊的跟著他。

「小楓,它們好像會怕你耶!」說出心裡的感覺,這是觀察一整個下午的感想。

「好像是吧!」心不在焉的回答,葉艾楓的職業當然會讓他們很害怕。

「你是不是有用什麼法術?」

「沒。」他只不過是在手中捏一張符。

「說真的!」

「沒。」

「既然沒有,那你的右手裡握的是什麼?」從下午一上課,小楓的右手裡就緊緊握著一個東西,好像是黃色的東西。

「小蜜,我說過不要太靠近我,這句話的意思也包含著不要刺探我的隱私。」他真的很厭惡別人問他做什麼。

「我們不是朋友嗎?既然是朋友,我有權知道你在幹麻。」

「朋友之中也有秘密。」冷冷的丟下這一句,葉艾楓便丟下小蜜離開了。

他沒有順著小蜜的意思,是因為他有自己的意志,從以前就是如此,所以以前真的沒有什麼朋友,現在也一樣,他還是順著自己的意志。

走在走廊上,那些學生亡靈看到他就閃,他冷冷一笑,他的名聲在短短的時間內傳開了,從他的氣來判斷,應該都知道他是天師了吧!

「葉同學,等一下!」熟悉的聲音在背後響起,是劉堅。

「有什麼事嗎?老師。」葉艾楓轉過身,的確是劉堅叫住他。

「你還真是一個例外啊,今天晚自習的時候,到辦公室來找我。」

「是。」他喜歡當例外。

「葉艾楓。」

「還有什麼事嗎?」他本來準備轉身離去,又被劉堅叫住了。

「我會把你的上課態度給扭轉過來的。」

「拭目以待。」丟下這一句,他轉身離去,這次,劉堅沒有叫住他。

§

離去之後,葉艾楓來到了撞球間,這是他聽同學講的,沒想到這注重升學率的學校,也會設立撞球間讓學生放鬆,真是一大福利呢!

和其他人一起打著撞球,是頗為享受的,雖然這群人不是好學生,但他學生時代時也不是個好學生,了解別人的心態,利用這點,就讓他們認同葉艾楓了。

「哇咧!原來你是劉堅他班的啊,他的學生都乖的跟狗一樣,沒想到也有例外啊!」染著金髮的一個男學生說著,他是最早認同葉艾楓的,雖然大家認同的時間差不了多遠。

「我今天才剛轉來,還是新生。」葉艾楓微笑,說轉來也不是,反正他們認為他跟他們是同夥的,就讓他們認為吧。

「還沒被同化啊,不過你也很難被同化吧,你在以前的學校一定是個大人物,靠,我的臉就這麼被你毀了。」撫著凹凸不平的臉,在幾分鐘以前,他才和這小子幹架,沒想到身為這學校的老大,居然被打成這樣,面子都丟光了。

「我不是大人物,我只是一個平名老百姓。」碰!一桿進洞。

「這樣吧,我老大的位子給你坐,你告訴我你以前是在哪個學校混的!」

「我對老大的位子沒興趣,我沒必要告訴你我從哪個學校來的。」又一桿。

「你不要以為打贏我你就可以囂張!」老大翻臉了,沒想到有人敢跟他頂嘴,這可是從沒發生的事情。

「我從來沒有囂張,我只是在表明我的立場。」側身,又一桿,看來今天運氣不錯。

老大沉默了很久,等到葉艾楓把球打完為止,「我對我的態度感到抱歉,不過我希望你能跟我一起經營這個學校。」

經營學校?他當自己是理事長嗎?葉艾楓在心底想著,他沒有說出來。

「我堂堂的老大跟你低聲下氣,你好歹考慮看看。」

葉艾楓淡淡瞥了他一眼,看到他那張被自己打到浮腫的臉,開口說:「我會考慮看看,給我一點考慮的時間吧,老大!」

「好,就一天,明天我會到教室找你,到時候你要給我答覆。」看見葉艾楓已把整場給掃平了,老大丟下球桿,帶著小弟揚長而去。

…他應該遮一下他的臉的。

葉艾楓一點也不想經營這校園,他把工作做好就要離去,不想要有太多的牽掛,但是事實總是和他所希望的相反。

放下球桿,他看了一下牆上掛的時鐘,七點了,他翹掉了兩堂課,劉堅應該會很生氣,理事長知道這件事後,大概會氣到說不出話來。

離開了撞球間,外頭天色早已暗下來了,許多鬼魂也出來晃,為這校園增添不少鬼氣,雖然,平常鬼氣重到不像話。

走回教室,現在是晚自習時間,走廊沒有人的聲息,鬼的聲息倒是很多。

由後門走進教室,他不想影響到其他人,但是自他拉開門的那剎,所有人的目光就集中在他身上,連同講台上的老師也是。

在講台上的當然是劉堅,他大概是生氣我沒去他辦公室,至於同學們為什麼這樣看他,他就不太清楚了。

「葉同學,你知不知道現在幾點了?晚自習已經開始很久了,你為什麼現在才進教室啊?」劉堅ㄧ開口講話,教室裡的氣氛降到零度,葉艾楓心裡想著,連厲鬼都沒這能力,看來他太小看劉堅了。

「我剛剛在保健室裡頭。」隨便瞎掰一個理由,他不太想交代他的行蹤。

「是嗎?可我剛剛到保健室裡頭,沒看到你的蹤影。你能跟我交代你這段時間去了哪裡嗎?」劉堅的嘴角微微上揚,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他現在的表情非常恐怖。

「我可以說不要嗎?」雙手插在口袋裡,他很想挑戰理事長的寶貝兒子EQ到底有多高,不過從劉堅現在的表情看來,EQ不是很高。

「是不是去撞球間?」劉堅現在處於盛怒的狀態,一被激怒的表情就是如此。

「是又如何?」他真的沒必要交代他的行蹤。

「我最恨我的學生去那種地方了,而你才剛來就觸犯了兩個禁忌,很有種嗎?」

「這說不上有不有種,只不過是想放鬆,那裡還滿好玩的。」見鬼了,他幹麻交代的那麼清楚,雖然他每天都見鬼。

「很好玩是吧!你現在跟我到辦公室去!」多年來保持的冷靜形象,全被這一吼給毀了。

這一次,葉艾楓沒在還嘴,乖乖的走出去。

ㄧ走出去,所有的鬼都在圍觀,真是…八卦要命的鬼。

劉堅從前門出來,看見葉艾楓很心不在焉的看著別處,怒氣又衝了上來。

「葉艾楓,你還在幹麻,快點跟我到辦公室去。」

葉艾楓轉頭看他一眼,嘆了一口氣,彷彿他是不成熟的小孩一樣,悠閒的走到劉堅的身邊。

這人,真的都沒感覺到身邊的異樣嗎,這麼多鬼在他身邊,他還能怒氣沖天,氣真的不是ㄧ般人能比較的,看他猙獰的樣子,真該叫某某厲鬼來學習。

ㄧ路上,很多非人學生跟著,越跟越多,都是ㄧ群等著看天師被罵的八卦鬼。

葉艾楓又嘆了一口氣,這一路上,怎麼會讓他感覺在媽祖出巡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