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師(舊版)番外其一~純白的牆

第一章
他盯著客廳的一面牆。那是一面純白色的牆,在搬進來之前就有了,他很好奇為什麼經過歲月的洗刷,它卻依然保持純白乾淨,是前屋主粉刷的嗎?應該不是吧?這棟房子已荒廢了數十年,為何如此的潔白呢?正常來講,或多或少總該有灰塵在上面吧!

不過,他老媽倒是很高興撿到了便宜!

以小孩子的第六感來講,這棟房子絕對有問題,可憐的是,他告訴老媽,卻被訓了一頓。

唉……小孩子就是如此的可悲,不管說了什麼,大人永遠不當一回事,最後出了事情,第一件事就是怪小孩烏鴉嘴,所以到底是要說呢?還是不說呢?真令人傷腦筋!

雖然他一點都不小,是國中生了,但是他時常的”胡言亂語”,讓他老媽把他當成了瘋子,還一度送他到精神病院治療,待了一年多,那些日子真是恐怖,一大堆飄飄在那邊飄來飄去的,一個認識的也沒有。

這面牆一定有古怪!

到了晚上,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背對著它,總是不安心。

很盡量地不注意它,但,它給人的感覺實在很不舒服。

「小梓,怎麼不多吃一點呢?」老媽的關切聲傳來,他才發現他連一口飯都還沒吃。匆忙的扒了幾口飯,他放下碗筷,「我吃飽了。」便起身,走進自己的臥室。

當房門要關上的那一刻,他聽見母親含糊不清的說:「是不是談戀愛了?」

§

重重的跌到床上,換個地方,奇異的感覺仍未消失。整棟房子都有問題!

一切都是令人厭煩的事,如果真的出了什麼事,他想要救,恐怕也沒辦法。

身旁過於安靜,以至於他的耳朵出現了”嗡嗡”的聲音。不知不覺的睡著了,醒來的時候已是接近半夜,想起自己還沒洗澡,急忙抓著衣服往浴室走。通過了陰暗無燈的客廳,一陣陰風吹起,起了雞皮疙瘩,冷到刺骨了。這種情形在精神病院裡也有遇過,都是在飄飄即將出現的時候。

低著頭快步的走過客廳,最後,幾乎是用跑的,進了浴室,將門用力的關上,“碰!”聲音大到足以將人吵醒,感覺到自己在喘氣,稍平撫氣息後,他把耳朵貼在門上,細聽一會兒,他驀然發現客廳一點聲響也沒有,這不對勁,照理說老媽聽到這麼大的聲響,應該會起來查看,為什麼沒有呢?

該不會是我跑到異空間了吧?

荒謬的想法在小梓的心中滋生,連自己都覺得可笑,但這是目前可能的答案,他把手放在門把上,緊緊地握住,想開又不敢開,掙扎了許久,他最終放棄,低語:「還是先洗澡吧!」

脫掉了衣服,轉開了水龍頭,滾燙的熱水沖洗著小梓的身體,才過沒多久,滾燙的熱水變成了刺骨的冷水,小梓大驚,趕緊將水關起來,接著又重試了一次,仍然是冷水,全身起了雞皮疙瘩,只有一扇窗子的浴室,開始從四面八方吹起了陰風,冷到發抖,小梓的口中不由自主的唸起了佛號:「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無奈,四周越來越冷,感覺飄飄越來越接近了,冷到縮成一團,一陣溫暖的光從後面擊退了陰風,將四周的空氣恢復正常,替小梓除寒冷,接著不見了。

一切都發生了太快,快到小梓來不及反應,不過他很慶幸那陣白光解救了他,不然他已經變成了冰屍,或者是活活嚇死!

再次的轉開水龍頭,出來的不是刺骨的冰水,而是他所希望的熱水,痛快的洗了一場熱水澡,他覺得舒服極了。

走出浴室,空氣中並沒有令人窒息的感覺,一切都很舒舒服服,就像搬進了一個真正的家。

這晚,他睡得很香甜,多虧了那道光。

第二章

舒服的過了幾天,令人窒息的感覺又席捲而來,這次,已經沒有那道光了,他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依舊是盯著那面牆,古怪的感覺比以前更強烈了,那次只是稍微鎮壓,那些飄飄掙脫了禁固,力量變強了,現在,飄飄隨時有可能從那面牆飄出來,他得24小時防範才行!

不過,他要上課,老媽要上班,所以白天應該無傷大雅,倒是晚上,他要補習到很晚,這段時間老媽是一個人在家的,很可能會對她不利,他得想個辦法解決。

「小梓,該去學校了,別在那裡發呆!」

「哦,好!」

§

他一直想著這問題,以致於上午的課沒在聽,某節下課,他無意間聽到了同學的對話。

「最近有一個人很紅耶!」

「誰?明星嗎?」

「不是啦!是天師葉艾楓!」

「天師是什麼?」

「就是專門降魔除妖的人,類似師公!」

「他有什麼事蹟?」

「收費不貴,而且一次搞定,不會像其他會拖時間,多收費!」

「哦?聽起來不錯……」

天師?或許可以幫助他!他拉長耳朵聽下去。

「要怎麼聯絡他?」

「簡單!只要上網,搜尋”天師”,資料的第一筆就是他的名字,點進去,就有他的E-mall,寄信給他,他就會幫忙,不過他這個人有點奇怪,只有在晚上才肯工作……」

決定了,就找他了。

剛好今天有電腦課,小梓利用空閒時間打了一封信,寄給了他,滿心的期待,隔沒多久,他的信箱內收到一封新信,他打開一看,居然是葉艾楓回寄給他。內容非常的簡短有力:

我收到了你的委託,我將於今晚前去拜訪。

有了他的這一封信,小梓彷彿受到了激勵,非常期待夜晚的來臨。

§

晚上。

他看了看牆上的時鐘,都快十點了,怎麼還不來呢?

他坐在客廳乾著急,殊不知外頭已有人在端詳這房子。

十一點,他已經等不下去了,而老媽早已睡著,他也有些許的睡意,但憤怒更勝於睡意,他根本就是在騙人,他一定要到網路上去揭發他!

這樣想的小梓,正準備要關燈,電鈴聲響起,小梓的第一個想法就是:葉艾楓來了。三步併作兩步,急速的衝到大門前開門。

一開門,一個絕美的男人就站在眼前,穿著一襲黑西裝,正看著自己。

「你就是委託人吧!」他開口,聲音很柔,卻有種說不出的陰冷。

「是……」有點結巴,葉艾楓全身上下散發出令人害怕的氣息,是那種人鬼都怕的陰冷氣息。

「不介意我到裡面吧!」

「請進……請進……」

一進門,葉艾楓便開始端詳客廳,目標就鎖定在那面純白的牆!

「這牆…..有古怪。」音調不高不低,像在處理一件最普通不過的事情。

「的確!剛搬來的時候,我也是覺得這面牆有古怪,後來還遇到了靈異事件,光芒解救了我,否則,我也不可能活到現在了。」

「哦?你說那一次啊,我只不過是碰巧經過,沒想到救了你。」

小梓很驚訝,非常的驚訝,那一次居然是他救了他,他看向葉艾楓,想開口道謝的時候,驀然發現葉艾楓的瞳孔是紅色的,為他俊美的臉龐添了點神秘感。

「晚上的時候,你常看著它吧?」

「沒錯,它有致命的吸引力,讓我常常注視著它。」大師不愧是大師,連這個都知道!

「它在施工時,出了點問題,有個工人埋在裡面,沒有人知道這件事,也沒有人清楚的感覺這面牆有古怪,你還是第一個能正確的指出問題所在的人呢!」

「是……喔……」沒有什麼特別高興的地方,他還寧願他的感應力沒有這麼強,這樣就能平安的過一輩子了!

「你和你的母親最好趕緊搬離這,否則,就算我功力再怎麼高,恐怕也是愛莫能助了。」微微的皺眉。小梓真的覺得好看極了,臉不禁紅了起來,意識到自己在想什麼時,他暗罵自己。

「如果沒有搬離呢?」

「那就準備後事吧!」不冷不熱的講出這番話,讓小梓聽得毛骨悚然。

「有其他辦法化解嗎?」總該有一些方法的……

「有是有,得看你配不配合。」他的視線轉到小梓的身上,看的小梓心裡發毛。

「要我配合什麼?」

「我要透過你跟他對話!」意思就是要他附身在他的身上。

「不會吧?」

「要或不要,由你來決定,明天我會再來的,到時候,你得給我一個答案!」轉身就走,小梓連忙送他到大門,跨出大門時,他還說了一句:「今天暫時不會鬧,明天我知道你的答案後,我就會依你的答案去做我應該做的!」

第三章

送走了葉艾楓,小梓心裡猶豫不決,該是讓”那個傢伙”附在身上,還是搬離這裡,不過他要怎麼向老媽開口要搬離這裡,總不能說因為鬧鬼吧?這樣說肯定又會進精神病院,小梓超恨進精神病院,這個選項排除掉,只剩下一個選擇,那就是讓”那個傢伙”附在身上,看來也只有這個辦法了!重重的嘆了一口氣,真羨慕同年齡的國中生能自由自在的,不像他,這個年齡就已經經歷了這種恐怖的事。

看了一下老媽的房門,奇怪,老媽是這麼會睡的人嗎?怎麼可能聽到陌生人的聲音還不起來查看?在以前的時候,老媽是相當淺眠的人,幾乎一有微小的聲音,便會吵著她不能睡,自從搬來這兒以後,怎麼每晚都睡的這麼熟?

難不成,我又跑到異空間?這是不可能的事,剛剛葉艾楓來過,如果是跑到異空間,他應該有所察覺,不可能不說!應該是老媽覺得這房子很好,所以才會很放心的睡,如果真的有什麼聲音,那該是我聽到。

希望是如此!

小梓關了客廳的電燈,走進房間裡,關上門,過了明晚,希望能把一切事情解決。

§

早上,一切看起來沒兩樣,只是不安的感覺擴大了,壓在心頭上,令人好不舒服。

小梓拿起餐桌上的吐司,咬了一口,白吐司沒有味道,這應該是理所當然的,但他口中的白吐司,不但有滋味,而且這滋味還有點像是……血的味道,濃厚的味道在他的口中散開,小梓忍不住吐了出來。

噁……吐出來的,還真的像鮮血般的紅色,看了一下手上的白吐司,跟普通的沒兩樣,怎麼味道不ㄧ樣。

「唉呀!小梓,你怎麼了,怎麼吐了,哪裡不舒服?」老媽從廚房飛奔過來(說飛奔太奇怪了,距離只有一小段,當然很快),手上不忘抓一條抹布。

「咳…咳…」小梓說不出來,他的胃好像在翻滾。

老媽清理掉”白吐司殘渣”,拍了拍小梓的背,扶他到椅子上坐好,「小梓,你哪裡不舒服,是不是感冒了,要不要我帶你去看醫生?」

「媽,我剛吃下去的吐司味道好奇怪,好像血的味道!」小梓大口的喘氣,想把蔓延到整個肺部的鮮血味呼出來。

「怎麼可能,我剛剛吃了好幾片,都很正常阿!」

「我剛吐出來的東西,好像是血塊!」

「血塊?小梓,你是不是眼花了,剛剛你的嘔吐物中,沒有類似紅色的東西阿!」

怎麼可能?他明明看的很清楚,而且那味道還在他口中飄散!他怎麼可能會看錯!

「媽,今天我想在家休息,你幫我跟老師請假,謝謝!」很可能是那面牆裡的”好兄弟”搞的鬼,恐怕今晚得動作得快些了。

「要不要我帶你去看醫生?」扶著小梓走到房間,老媽還是很擔心。

「安啦!我休息就好了,況且給醫生看,有可能看不出個所以然,我還是在家休息好了,不用擔心!」

「既然你這樣說,好吧,今天媽媽也來請假,我在家照顧你吧!」

哇咧,那你請假在家還得了,「媽,沒關係啦,我自己可以照顧我自己啦,真的不用這樣啦!」哈哈的苦笑了幾聲,真的笑不太出來了……

「你一個真的行嗎?」有點懷疑。

「當然可以!」

「好吧,那我去上班吧,你自己一個人在家要小心!」

「好……好,我一定會的。」小梓終於可以安心了。

不過,接下來就是他的長期抗戰了。

第四章

他第一次覺得時間過的真慢,在學校的時間好像還沒這麼長,俗語說,痛苦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慢,他今天已經體驗到這句話的精隨了,小梓待在房間裡,想著,今天ㄧ整天都要待在房間了,他實在沒勇氣去面對客廳的那面牆,那面埋著死人的牆。

小梓坐在書桌前,打開了電腦,進入了他最喜歡的網誌”殘虐”,今天依舊人氣百分之百,他點開了最新的一篇文章。

他坐在電腦前,細細品味文章,渾然不知背後有人在看他,那是雙充滿哀怨的眼神,他忽然察覺到有人在看他,便轉身看,背後只有衣櫥,什麼也沒有,他自言自語:「當然什麼也沒有,白痴,只有一個人在家,哪有其他人……」說完,又轉身繼續看文章。

此時,那雙哀怨的眼神又出現了,它看著正在看文章的人,心裏的冤屈無法申訴,有所不甘。

「唉……」似有若無的嘆息聲傳入了他的耳中,這聲嘆息聲相當小,他聽起來卻毛骨悚然。

在心底唸聲阿彌陀佛,他的心情才又鎮定下來,他雖然看的見,但對於這種事還是希望能避就避,沒想到自己找上門來,他死都不回頭看,怕ㄧ回頭就準備跟這個人世間說掰掰,還是假裝繼續看文章,那個嘆息聲似乎越來越大聲,越來越靠近他了。

他忍住心底的恐懼,使出他最擅長的必殺技─交談,試著和在後面嚇他的好兄弟說清楚:「這位大哥…還是大姐,冤有頭,債有主,你去找害你的人,不要找我啦,小弟不才,你跟我講也找不到害你的人呀,所以能不能停止你現在的動作,小弟我什麼都好,就是心臟不好,拜託你行行好,不要嚇小弟我。」

「唉……」嘆息聲依舊響起,他狠下心轉頭去看,卻看到了ㄧ雙眼睛和ㄧ張嘴,就只是看到這些,其他的都沒看到,他嚇得臉色反白,暈了過去。

小梓閱讀到這,心裡也開始毛毛的,哈哈,一個人在家、背後剛好是衣櫥、主角剛好有陰陽眼,好像太巧了,感覺上故事內容好像在寫他,應該不會吧?

有點懷疑的轉過頭,沒看到啥,也沒聽到啥,只見一個破爛的衣櫥,「哈哈,心理作用,自己嚇自己。」很開心的把注意力放回電腦上,沒想到耳邊真的傳來似有若無的嘆息聲,小梓全身起了雞皮疙瘩。

「哇哩咧,真的給我賽中了,我怎麼這麼衰,我到底要不要像故事裡的主角轉頭過去,萬一跟他看到ㄧ樣的東西,我不就會昏死在那?」最終決定裝沒聽見,繼續把故事看下去。

它在他暈過去以後,消失不見,就像所有鬼魂般,怎麼來,怎麼消失。

他在第二天被母親發現陳屍在自己的臥房,原因是心臟麻痺,這件原本是很平常的事,連媒體都不屑採訪,重點是他和他母親所住的地方,那裏曾經發生過命案,原因也是心臟麻痺,因心臟麻痺的死者高達九人,他是第十人,經過媒體猛打急追,查出了那棟房子在十多年前建造時,失蹤過一個工人,找了許多天也都沒找到,最後不了了之,即有可能就是那名工人不甘寂寞,所以抓人來陪它。

這件新聞ㄧ時炒的沸沸揚揚,許多人對這房子產生了興趣,就等死者的母親出售,不過,屋主到臨終前一直未將房子出售,是其子孫代為出售,這房子才有了新屋主,只是…搬來的新屋主竟和前屋主ㄧ樣,只有母子兩人,看來,他們或許不甘寂寞,想再次重現當年的情況。

小心,你背後的嘆息聲。

End

沒了?這樣就沒了?

小梓在心底吶喊,早知道就不要繼續往下看了,他現在的處境真的跟故事的主角ㄧ樣啦,那個嘆息聲越來越大聲,見他不理會,竟然在他耳邊吹起氣來了,搞得他快崩潰了,看了看電腦上的時間,正午十二點,哪有鬼敢在陽氣最重的時刻作亂啊!他在心底慘叫,天啊,難不成後面那個是超厲害鬼魂嗎,它怎麼超出正常理解範圍了,正午十二點,陽氣超重,為什麼有鬼出現???

小梓立即想到原因,因為他的房間最邊間,最裡面,陽光照不進來,加上潮濕,所以說,就算在正午,陽氣最重的時候,鬼依舊可以出來晃。

那此時此刻會這樣子完全是自己造成的,小梓這時候真是太後悔當時幹麻硬跟老媽要這間,他真是被鬼遮眼了。

對於那些已經不是重點了,現在的重點是要如何解決”後面”的問題,以他的常識也只能唸心經,好吧,死馬當活馬醫,這也是一種辦法,只好試試看了。

「觀自在菩薩 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 照見五蘊皆空……」小梓唸了ㄧ會兒,突然聽到一個聲音:「你可不可以不要唸了,我頭很痛的。」

那聲音似小孩子,小梓偷偷往旁邊瞄了ㄧ眼,一個看起來很純真無邪的小孩就站在他旁邊,只是看起來,他的視線竟穿過那小孩的身體,直接看到書櫃,這可以證明那個小孩不是人了吧。

小梓停了下來,瞪大眼睛看著那小孩,怎麼看也不像會害人的小孩,於是他開口是著和它聊天:「嗨,小弟弟,你怎麼會在這?剛剛是你在捉弄哥哥的嗎?」

「哇,你看的見我?」顯然它的訝異程度不亞於小梓。

「看的很清楚。」

「大哥哥,你是第一個看見我的人耶!」小小的臉蛋笑的很開心。

「告訴哥哥你怎麼會在這?」

「這裡是我的家,我和媽媽剛來這裡不久。原來這裡就有其他人了,可是媽媽不信,還罵我,可是我真的每天見到一個被壓得扁扁的叔叔,它每次都想嚇我,不過沒辦法,後來有一天,那個叔叔說這裡有好玩的東西,所以我跟著他進來,然後……」說到這裡,那個小男孩停頓了ㄧ下。

「然後呢?」

「然後我就看到有好多叔叔阿姨都在這裡,他們拉著我的手,帶我去好多地方玩,等我回到家,發現媽媽不見了,連我的家也變的不ㄧ樣,那些叔叔阿姨把我丟下,就不見了。」那個小男孩啜泣,可以知道當時他是多麼害怕。

原來他也是受害者,小梓了解似的點點頭,說:「小弟弟,憑哥哥的實力不能幫你,你就和哥哥等到天黑,我們一起等一個厲害的人,他可以幫助你找到媽媽,好嗎?」

「嗯!」小小的腦袋瓜點頭,用力的抹去眼淚。

現在不管怎樣,也只能等到天黑了。

第五章

離天黑只剩不到兩個小時,老媽非常遺憾的打電話來:「小梓,媽媽今天恐怕不能回去了,今天臨時有公差,明天才能回家,晚餐就自己弄來吃,抱歉,你在家要乖乖的喔!」

用略帶遺憾的語氣向老媽瞎哈拉幾句,就把電話掛上了,小梓只差沒大聲歡呼,老媽不回來,他更好辦事,他轉向廚房,打算弄些炒飯進房吃,他無法坐在餐桌上,那裏的角度會對到那面牆,他心底會有恐懼感。

沒想到他房間裡會有個可愛的小鬼(說他是小鬼還真的是小鬼),他在那間房住那麼久,怎麼沒感覺到他呢?大概是因為沒有惡意吧!

他炒完蛋,接著把飯倒了進去,倒了ㄧ些醬油進去,在炒個兩、三分鐘,便完成超簡易炒飯。他拿了兩個碗,各盛了ㄧ些,便快速的走過客廳,走進自己的房間。

「小弟弟,來吃炒飯了。」他親切的招呼,好像已經忘記它是鬼了。

「我吃不到。」

小梓拿出先前準備的香,點了三柱插在炒飯上面,「這樣就行了。」

「哇,大哥哥,謝謝你!」

他們倆ㄧ人ㄧ鬼吃的津津有味,的確,只要隔絕了客廳,其他的地方就不會這麼的難受,所以只要解決了那面牆,還有把它超渡就行了吧!

小梓看了ㄧ下時間,六點四十二分,因為是夏天,日落的時間是七點,所以還有十八分鐘才會日落,還有四小時十八分鐘才到十一點,這段時間要堅持下去,希望今天平安撐到葉艾楓來為止,昨天是說昨天不會鬧,不代表今天也不會鬧,他得很小心的過,只要天黑了,就算跟客廳沒有直接關係,還是有可能鬧鬼。

吃完了,望著小弟弟的那一份,靈體只能感覺飽,並不能真正吃到東西,要不然,就拿來測試一下鬧的程度,小梓把上頭插的三炷香拿掉,做好心理建設,現在還沒完全下山,可以賭ㄧ賭。

他開了房門,很小心翼翼的走出去,他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只能做好隨時犧牲的準備。

到了客廳,小梓把那碗炒飯放在最靠近那面牆的地方,接著快步躲進廚房,將碗放在洗碗槽,離日落還有幾十秒,他低頭,想快速通過客廳,走到一半的時候,他的身體突然定住了,他不能動,好像被禁錮了。

該死,怎麼會發生這種事,還沒下山不是嗎!

小梓的耳邊傳來奇奇怪怪的聲音,聽的最清楚的是ㄧ個男人的聲音,它說:「跑來送死?真是不自量力。」

小梓感到天昏地暗,他的四周開始旋轉,很暈,突然,眼前出現一個全身凹凸不平,沾滿水泥的”人”,它的背後有一個漩渦,漩渦深不可測,驀地,它伸手將小梓拉進那漩渦裡,客廳又恢復了平靜,ㄧ如往常。

第六章

「不要偷懶了,快一點工作,上面交代一定要在年底完成。」

「哪有可能(台語),只剩五個月就年底了,我們還有裡面完全沒弄耶!」

「無論如何,就是要趕完。」

ㄧ群工人在探討事情,很明顯上頭決定了不可能的任務。

他們在建造房子,那棟外表都已經弄好,裡面完全是千瘡百孔的房子。

他們得在最後五個月的時間內把裡頭的裝潢建設全部完成,要完成只有一種辦法,就是日以繼夜的趕工。

這一天是個陰天,在半成品裡,ㄧ群工人正把支架灌水泥,灌水泥的工作只有一個人在做,意外就這麼發生了,在沒有人注意的情況下,喝了一點的工人就這麼跌了進去,灌水泥的工作繼續進行,那工人連呼救都來不及,活生生的被灌入了水泥。

那天結束了,其他的工人才發現異常,少了ㄧ個工人,他們找了許久,始終沒找著,最後事件不了了之。

他恨,他怨,恨為什麼沒人找它,怨為什麼他這麼短命,此時,他看到了,搬進來的新住戶,他忽然覺得很孤單,他想要有人來陪伴,被水泥禁錮住的屍體,嘴角微微的往上。

猛然的吸了ㄧ大口空氣,小梓很驚慌的看了看四周,是客廳,他回來了。

「小梓,你沒事吧?」是老媽,她不是今天不回來嗎?

「媽…你怎麼會在這?」從地上爬了起來,在那面牆的前面,是那個工人,咦?它好像被禁錮了,視線在往旁邊移,是葉艾楓!看了看時間,十點多,離十一點還有幾分鐘,看這樣子他是來了很久,他不是不到十一點,絕不出現嗎?

「媽…現在是怎樣?」

「小楓現在在收那魂魄,這次事情真的滿大條的。」

他不是要借用我的身體和他對話嗎?怎麼現在就在收他了?

問題是,媽認識葉艾楓?

「媽,你認識葉艾楓?」

「呃…我跟他是親戚。」

這下好了,我居然跟葉艾楓是親戚,這個事實也太震驚了,小梓一時反應不過來。

「媽,你說真的還假的?」打死不相信,真的太誇張了。

「這是真的,我的家族的確是天師世家,只可惜我沒有遺傳到這種能力,要不然你老媽現在也是赫赫有名的天師。」哈哈的苦笑幾聲,她雖然是平凡人,的的確確是葉家人。

「那…我是…」

「你身上也流有葉家的血,是葉家人。」

所以我天生的陰陽眼是有原因的,原來是因為我的家族是天師家族,原來如此。

「小姑姑,你不是完全沒遺傳到這種能力,你連挑選房子都會遇上有問題的房子,代表你的敏銳度還是有的。」葉艾楓閒閒的語氣從旁邊傳來,在他們聊天的同時,葉艾楓已經把那個工人給超渡了。

「多嘴。」老媽白了他ㄧ眼。

「所以你是我的……」

「表姊。」他替小梓說下去。

「哈?不是應該是表哥!」表姊?

「小楓是女的。」老媽在旁邊好心提醒。

我又在ㄧ次為了發現不可思議的事情而感到訝異,整整呆了兩秒,接著暈過去,暈過去的時候,我”表姊”說:「以後昏倒的機會多的是。」

天啊!讓我死了吧!

最終章

後來呢?

沒什麼後來,後來就是我回了老媽的娘家,然後在裡面認了ㄧ大堆親戚,說真的,我ㄧ個都記不住。

我學了一點本領,主要是超生,我是用來超生那小弟弟的,我跟他有緣,超渡他ㄧ天後,他莫名奇妙的又出現在我的房間,嚇的我怪叫ㄧ會兒,把老媽都給吵醒了。

從表姊那兒知道,他跟我有緣,於是變成我的守護靈,真是怪奇妙的。

房子還是繼續住下去,既然解決了,那就繼續住也無所謂。

之前的疑問全從表姊那得到了答案,媽媽之所以會睡的那麼熟,是因為他安太歲,加上護身符,所以一點古怪都沒發現,我可沒那麼幸運了,我八字輕,加上遺傳到了體質,所以啥事都感應的到,他建議我學葉家道術,ㄧ來可以保身,二來為以後多了個職業選擇。

我也這樣覺得,所以我學了,雖然還不成氣候,多多少少可以保護自己。

故事到了結尾,我沒什麼好說的了,只希望妳們的身世,不會像我ㄧ樣離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