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師系列02(未過稿)-佛怨 第四章

渾渾噩噩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直到身體的主權屬於自己的時候,她才發現她站在十字路口的中央。

然而現在是白天,依照陽光的程度大概

四面都是車子,一看就知道現在是尖端時刻了。

可疑的是,難道沒有人看到她嗎?一切的運作很正常,感覺就像是正在拍電影的女主角,四周都已經是套好招的那種情形,只要等導演的一聲令下,就會有車輛衝出來撞女主角……

她倒抽一口氣,她知道祂要做什麼了。

「很痛……這樣會……很痛!」被撞得一瞬間一定會很痛的!為了自己的權利,艱難的開口和鬼王商量。

『放心,不會痛,本王會護著你的,這只是一種手段。』說得無關緊要,鬼王的聲調聽起來很愉悅。

「什麼鬼手段啊!」天啊,她說過她想要,但不是這種啊!

『你不也想要轟轟烈烈的死法嗎?』祂道出王蕙君當初交易的條件,讓王蕙君啞口無言。

不過還是在心中默默的OS:我說了不是這種死法……

『好了,身體歸還給你。』瞬間,王蕙君能夠自由活動自己的身體了,有個念頭立即的跑過腦海,那就是離開這個十字路口,離開危險!

『不行喔,看來本王還是得控制住你的腳呢……人類真的是食言而肥的人呢……』雙腳不能動,王蕙君只好任命了。

『口袋裡有一張名片,把它拿出來。』

口袋?名片?王蕙君兩邊的口袋都找找看,在褲子的左邊口袋找到了一張名片。

『現在,打上面的那隻電話。』鬼王的聲音聽來有點喑啞。

王蕙君拿出手機,看了名片上的名字,葉艾楓。

邊輸入手機號碼,便在心底偷偷地問鬼王,這是你要找的人?

『嗯。』

王蕙君按下通話鍵,而她腳步也在同一時間邁開了。

走向那車水馬龍的地方。

嘟——

第一聲。

有一輛車從王蕙君身旁過去,差點撞到她。

嘟——

第二聲。

王蕙君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王再昇說的話。

又有一輛車從王蕙君的身邊擦過,近得令她開始害怕。

嘟——

第三聲。

王蕙君的眼眶開始溼潤,王再昇的那句話深深地重擊她的心。

不要讓哥哥傷心。

不想…不想死……

嘟——

第四聲,電話接通了。

王蕙君流下眼淚,開口:「我……我……我是……」

一輛賓士迎面而來,接著,令人驚心的碰撞聲響起——

砰!

她真的來到了這裡。

這間佛殿。

葉艾楓照著葉玄給的地址,來到了這間外表冠冕堂皇的佛殿。

從裡面的裝潢破壞程度,以及進進出出的工人來看,這間佛殿真的被破壞得很悽慘,而且已經修復一段時間了。

「這裡是哪裡?」充當司機的劉堅也跟著來到了這裡,一看到這棟建築物,他劈頭就問,老實說,他不喜歡這裡給他的感覺。

「不知道。」

「啥?」

「不知道。」她是真的不知道啊,她遵照著葉玄給的地址來的,只知道這裡是佛殿,是宗教的聚集地。

她對於宗教已經抱有相當的偏見了。

劉堅自知問下去也不會得到什麼答案,於是乾脆自己去問人。

這間佛殿的外圍浮現著一道光,金光包圍著,但是裡面的情況卻是慘不忍睹。

不安的情緒持續擴張著,讓她幾乎陷入了恐懼。

「唷,我問到一些東西了。」劉堅回來,手裡拿著一枝筆和一本筆記本,現在模樣超級像是鑑識人員或著是刑警,根本沒人會料想到他是名法醫,尤其是在看到他那頭金色的頭髮以後。

「問到什麼了?」她只知道這裡一定發生過事情,然後……這種的破壞力絕對是非人能所使出的。

「幾個禮拜以前的某天晚上,這裡正如以往的進行『課程』,突然有一位女性同學發狂,把所有東西都砸了。」大致的情形是這樣啦……奇怪,他幹麼跟葉艾楓報告?

「嗯……」葉艾楓皺著眉頭,思索了一下,又接著問:「她砸的地方主要都集中在哪裡?」

「呃,好像是三尊大佛像,根據那些工人說的,好像是那些佛像受損的最嚴重。」

如果連裝潢什麼的都破壞的如此嚴重了,那麼被破壞的最嚴重的佛像一定是全毀了。

「還有想問的嗎?」啊咧,他幹麻要問這個啊!

「還有一點,他們對於那名女同學的感受是什麼。」

劉堅喔的一聲,又跑去問那些進進出出的工人。

葉艾楓邁開腳步,往原本應該是佛殿大廳的地方走去。

上了階梯,走到了正門前,她立即感受到有一股氣是衝著她來的。那股氣給她的感覺很不好,而且是故意留在這裡。

如果她的判斷以及直覺沒有錯,那麼那個女同學應該很快就來了。

「呼——」劉堅走上樓梯,接著走到葉艾楓的身旁,看得出來他為了找葉艾楓花了點時間。

「有什麼結果?」

劉堅楞了一下,敢情他是專門來給她使喚的?不過基於本性他還是乖乖的回答:「他們認為那女同學是被地府的冤魂所附身的,因為在日前舉拜的一場所謂請壇的活動中,好像招來了什麼鬼王的,他們一致認為那個女同學被鬼王附身了。」

「不是附身。」葉艾楓喃喃地說出口。

「什麼?」音量過小,劉堅沒聽清楚葉艾楓剛剛說了什麼。

「那個女孩,不是被附身,那個女孩是和鬼王做了交易。」

「做什麼交易?」小女孩和鬼王做交易?天啊,是不要命了?劉堅雖然不清楚鬼王的等級是如何,但是經由他上次的經驗以及王這個字眼來判斷,鬼王應該是一個等級滿高的鬼魂。

「不清楚,堂妹沒說……」好吧,她如果不想要把劉堅扯下水,就不該告訴他這麼多,照著劉堅那令人憎惡的好奇心,他會插手到底。

「堂妹?」

「嗯,堂妹。」太好了,他的焦點轉變為她的堂妹了,至少不會在她什麼都回不出來的話題上打轉。

葉艾楓的手機鈴聲響起,一看來電人,正好是葉玄。

「喂?」

『嗨堂姐!』充滿朝氣的聲音傳來,伴隨著雜音。

「你在哪邊?怎麼會這麼吵?」

『我在另一個佛殿喔,我找到了那個女同學的哥哥了。他看起很激動,據說他的妹妹已經一晚沒回家了。』

「哥哥?一晚沒回家?」不好的預感,她現在真的感覺有很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嗯,好像是昨天上課的時候王蕙君……就是那個女同學跑出了那裡,然後坐在某超商的前面,接著她哥跟她講完幾句話之後,就離去,沒有很注意到王蕙君的動向,所以就一晚沒回去了。』

「葉玄,我覺得那個王蕙君很可能等等就會來找我了,我現在在你給我住址的那個佛殿。」

『為什麼這麼覺得?』

「嗯……就直覺。」

『喔好吧。那我先掛,掰掰。』直到電話那端傳來嘟嘟聲,葉艾楓才掛掉電話。

鬼王是衝著她來的,她猜。

葉艾楓恍神了一下,接著抬頭看著佛殿外圍的大門,看到了一個嬌小的身影。

「那是……啥啊?」劉堅同樣也看到了那個嬌小的身影,她身上的鮮紅色刺眼的隨著陽光照進他的眼睛。

「鮮紅色的血……」真恨她的預感。

「那個女孩是……」劉堅問道,他看到那個女孩一步一步的接近他們,等等!那個女孩好像是用飄的!

渾身是血的女孩驚嚇到了所有在佛殿前面施工的工人們,引起了一陣不小的恐慌。

「我猜,她是針對我來的。」王蕙君或許不是針對她啦,但是她體內的「那個」應該是針對她來的。

她可以清楚的看到王蕙君的身上疊了一個重影,那個重影很明顯是一名男性,也大概是鬼王。

「劉堅,建議你趕緊離開,這不干你的事情。」即使葉艾楓也不知道干她什麼事情,但是既然鬼王是衝著她來,而王蕙君也打電話跟她求救了,於是這件事就莫名其妙的與她扯上關係了。

「拜託,都來到這裡了,難不成丟下你?」劉堅翻了一下白眼,那個女孩已經上了階梯了。

女孩抬起她那渾是血的臉,即使只有一瞬間的與女孩對視,但是劉堅可以很清楚的感覺到那眼神中充滿了殺意,以及……

一絲不該有的崇拜。

下一瞬間劉堅就被巨大的拋力狠狠的往佛殿裡面拋,撞上了裡面修築的鷹架,鷹架的一部份應聲倒塌,壓在劉堅的身上,痛得讓他發出哀號聲。

擔心的回頭看了劉堅,不過聽到他仍然叫得出來,葉艾楓便自行判斷他沒事,豈料一轉頭,直接對上了王蕙君的眼眸。

照理講兩人的身高差距是不會有這種事情發生的。

王蕙君的嘴角往旁咧開了一個角度,之後葉艾楓也被一股狠狠的拋力往佛殿裡拋。

碰的一聲,葉艾楓也撞上了鷹架,隨後是匡啷匡啷的倒塌聲。

「媽的。」痛到讓她忍不住飆了一句髒話,她真不該自行判斷劉堅沒事的。

「葉艾楓,你沒事吧?」略顯得無力的聲音傳來,是在離葉艾楓沒多遠的地方,應該是從剛剛被拋過來到現在都還沒站起來的劉堅所發出的。

「王蕙君」飄了進來,對,飄了進來,她的雙足根本沒落地。

葉艾楓推開壓在身上的鷹架,不禁慶幸自己沒被這些鷹架壓垮。

我沒事。本想要這樣回答的葉艾楓,在看到「王蕙君」飄過來她這裡以後,已經到嘴邊的話又被她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葉艾楓。」

「王蕙君」微笑著,那笑容詭異至極。

「找我有事?」葉艾楓很佩服自己能夠這麼平靜的回問王蕙君身上的鬼王,她現在身上沒有任何一張的道符,況且她修煉還不到家,根本沒有勝算面對眼前的鬼王。

所以只能裝平靜的問了吧。

她不敢奢求葉玄會搬救兵來,甚至她會不會來都是個問題,一切都只能靠鬼王要找的人——也就是她來解決了。

「有事,當然有事。」鬼王附著的王蕙君小手一抬,將還在鷹架裡掙扎的劉堅瞬間吸到手上。

「哇嗚!」驚恐的喊了一聲,他隨即喊不出聲了——他被那女孩掐住了脖子。

「你要救他嗎?」殘忍的一笑,鬼王問了一個不是問題的問題。

「你覺得呢?」鬼王的目的是什麼?

「那麼……就是不救了。」王蕙君的手瞬間縮緊,劉堅的雙眼暴睜,離地的雙腳不停的揮動,證明現在他有多麼的缺氧。

看見劉堅的臉色由紅轉紫,她便知道劉堅撐不了多久,直接的就開門見山問:「你到底要什麼?鬼王!」

『本王要……本王要見你身體裡的那一個人……』這一次不是女孩兒的聲音了,而是一個低沉的男性聲音。

但最令葉艾楓疑惑的是祂的一番話,身體裡的另一個人?

劉堅的掙扎變弱了,葉艾楓慌忙的答應:「好!我讓你見!」

「哼!」鬼王隻手一甩,又將劉堅拋往鷹架處,瞬間聽到了鷹架倒塌的哐郎聲,還附加著碎石掉落。

這劉堅不死也只剩半條命了。

大腦有點疼,而左腳剛剛也因為被鷹架壓到而行動有點不方便,估計是腫了起來。

『快點……快點召喚祂出來吧。』王蕙君飄到她眼前,兩隻上吊的眼像狐狸一般,嘴角還往兩旁大大的咧開了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

「很抱歉,我並不知道你指的是誰。我只知道我身體內只有內臟,沒有人。」她只是一個很普通的人而已,就算鬼王把她想成是什麼身體裡運藏著極大能量的人,很抱歉,她葉艾楓就只是個普通的人類。

「不可能!她明明說你身體裡有那個人的!別說謊,快給我召喚祂。」女性特有的高音調讓葉艾楓被震得倒退好幾步。

她?

「快把祂召喚出來!」鬼王似乎陷入了某個極致的狀態,開始發狂的攻擊葉艾楓。

「我說了我不知道你說的是誰!」拚命的閃躲著鬼王的攻擊,一步一步的倒退,而鬼王也一步一步的靠近,終於,葉艾楓拌到了鷹架支解的一小部分,摔倒在地,還被幾塊小碎石刮傷了手。

「我說了我不知道你指的是什麼!」葉艾楓大叫,鬼王逼近的巨大壓力壓的她喘不過氣,依鬼王現在瘋狂的程度,她會被殺是註定的事情。

『你怎麼不可能知道!』鬼王怒吼,聲調裡還夾雜了幾絲女性音調。手一抬,準備要往葉艾楓那兒打去。

葉艾楓無言以對,如果這是她的結局,那麼她希望一招就死的痛快。

然鬼王像是感悟到了什麼突然停手,一臉了然的看著葉艾楓。

「原來如此,也難怪她會把這個寄放在我這邊……」王蕙君憤怒的臉孔換上了一張帶笑的臉,慢慢的從懷中拿出一樣發光物。

她?又是她?

「我就讓你看看,你的記憶。」將那發光物抓在手上,狠狠的就直接往葉艾楓的腦門送去。

「嗚!」眼前白光乍現,全身就像被電般的疼痛,葉艾楓掙扎了一下,暈了過去。

碰的一聲,正門被踢開。

「妖孽,有我葉泉在這裡,休得放肆!」臉上幾乎都沒有歲月留下痕跡的男子從正門出現,後面跟了一個看起來比他年輕的男子。

「老爸,別耍帥了,先救小楓再說!」葉古深翻了白眼,難不成他老爸最近練的東西就是這一句台詞嗎?

「難得出場,讓我耍一下帥是又怎樣……」咕噥了幾句,葉泉收起玩樂之心。

「鬼王,你對小楓做了什麼?」見著妹妹軟攤在鬼王的面前,葉古深憤怒的問道。

「做了什麼?」鬼王呵呵的笑道,「你們是葉家的人?」

「不錯!我們是葉家的天師!」

「哈哈哈哈,那你們應該知道『她』。」

「她是誰?」他們認識的人鬼之多,祂講的是哪一個他們怎會知道。

「妹!」中氣十足的喊聲傳來,王蕙君的身體反射性一震。

王再昇被葉玄帶來,然而一進正門就看到了半毀的佛殿,再來就是看到王蕙君漂浮在半空中……

不,那已經不能稱之為王蕙君了。四肢扭曲的不成人形,滿臉鮮血的,嘴角還扯開了一個非人的角度。

「妹?」王再昇疑惑的問了一句,她……是王蕙君嗎?

「王再昇……你妹妹已經死囉。」藉著王蕙君的口告訴王再昇這個事實,鬼王滿意的看著王再昇扭曲的臉龐。

「不可能,如果你已經死了,你怎麼可能跟我說話!」就算他看見了王蕙君現在的慘況,他還是堅信著他眼前所聽到和看到的,現在他的事實就是王蕙君仍能跟他講話。

『呵呵,你以為,我是誰?』鬼王恢復自己的聲調,低沉的與方才不同。

王再昇愣住了,這聲調,分明與自己妹妹的聲調不同,也絕不會是由王蕙君發出來的。

「王再昇,你要接受這個事實。」葉玄在他後面提醒著,基本上一般人成了這個樣子,是不可能活成的。

「不可能……不可能……她明明就是王蕙君……」王再昇失神的喃喃著,雙腿無力的癱軟在地上。

鬼王更乾脆的,直接不要了王蕙君的軀殼,祂讓自己與王蕙君的軀殼分離,沒有了鬼王靈力的支撐,軀殼直直墜落在地。

這無疑是給王再昇一個重大的打擊。

「妹——!」王再昇爬到了王蕙君身軀的旁邊,伸手搖搖王蕙君。

王蕙君如同破碎娃娃任由王再昇搖,卻沒有反應。

「妹——!」

——哥。

一個光體在王再昇的身旁漂浮著,漸漸的凝聚成一個人形。

——哥哥。

葉玄被這個正在凝聚成型的光體吸引,她立刻了然。

王再昇在王蕙君的遺體旁哭泣著,殊不知妹妹的靈魂就在他身後。

「妹!你怎麼可以這樣,你為什麼要隨便尋死!」

王蕙君的手撫上王再昇的頭髮,撥弄了幾下。

開口說了幾句,但是想要說的話卻沒有傳到該聽的人的耳中。

——請不要為我傷心。

王蕙君低下身子抱了一下王再昇,也算是回報了這幾年來王再昇跟她的兄妹之情。

——因為我,是理所當然的。

看著王再昇哭泣成如此,王蕙君有些苦惱的皺了眉頭,一轉頭剛好看到了她曾有一面之緣的人,試探的和葉玄說了一句話。

『可以請你,替我轉達嗎?』不抱著太大的希望,王蕙君只是試試。

「你想要說什麼?」葉玄溫和的問,看著王蕙君身上帶著溫暖的氣,她知道祂不會成為惡靈類的,可能只是被鬼王迷了心竅,接著就與他定下契約。

『請替我轉達……』話還沒說完,被鬼王打斷了。

『王蕙君,你的願望我已經替你達成了。我們的交易結束,你還不速回地府報到?』

『你過河拆橋!』王蕙君怒瞪著鬼王,她不該是這樣的。

『喔?我過河拆橋?我已經達成我們的交易了,你不是想要轟轟烈烈的死去嗎?』當初他們的交易內容就是如此,王蕙君的交易條件是能夠有個轟轟烈烈的死法,因為她不想再過這種平淡、煩悶的生活。

『但是……』王蕙君躊躇,是啊,可她要的絕不會是這種死法,她不想要車禍死亡啊!

『既然交易完成,那麼你還在這做什麼?』鬼王理所當然的問,言下之意就是祂不要王蕙君留在這裡礙事。

『我喜歡當孤魂野鬼。』被鬼王的語氣激怒了,王蕙君冷冷的回答出不是事實的答案。

『是嗎,那麼隨便你。』手一揮,王蕙君的魂魄被拉力往佛殿外去,而現在,正出著大太陽。

「糟糕!」看著王蕙君的魂魄快要被拉出去,葉玄按著手勢,要把王蕙君的魂魄給拉回來,可惜遲了一步。

——啊啊啊啊啊!

聽到了慘絕人寰的慘叫聲,葉玄心中暗叫不妙。

新生的魂魄是不能曬到太陽的,而鬼王明知道這種道理,卻將王蕙君往外丟。

這分明就是要王蕙君魂飛魄散!

「鬼王!你為何要這麼做!」

『我只是將不相干的人往外丟而已。』鬼王手一揮,也將葉玄拋出了佛殿門外。

越過了階梯,她重重地摔在地面上。

「媽呀!」痛得她齜牙裂嘴,祂個莫名其妙!她是不相干的人嗎?

『嗚……』低沉壓抑的啜泣聲引起了葉玄的注意,她順著聲音往右後方一看,在一塊有榕樹遮陰的地方發現了受傷不淺的王蕙君。

傷成這樣子,恐怕連輪迴都難。

望了一下佛殿,葉玄決定先去幫助王蕙君,說穿了她只是個小女孩,哪能瞭解鬼中之王的用心。

王蕙君。葉玄呼喚著祂,然被呼喚的人抬著一張充滿血淚的臉龐看著她。

「我幫你一把,但是從此之後你不能輪迴了,你只能在這人世間徘徊,懂嗎?」就如同鬼王所說的,隨便祂,也意味著讓祂成為孤魂野鬼。

王蕙君一臉茫然的看著她,不懂葉玄在說什麼。

葉玄用實際行動來表達任何一切她想解釋的。她將手輕輕的放在距離王蕙君的頭不到十公分的上方,口中唸唸有詞:「葉家子弟奉召請令,恭請諸神指引弟子道路……」

隨著葉玄唸了一長串的語詞,她的手掌也漸漸出現了一團溫暖的光芒,由小至大,逐漸壟罩了王蕙君的全身。

『咦?』王蕙君發出驚嘆詞,這團光好溫暖,不像是毒辣的陽光一般刺人,而是令人感受到極度溫暖的……

「……上天下地,隨我同行!」唸完最後一段,而光團就瞬間的往旁邊四散,取而代之,王蕙君恢復了之前的面貌,沒有因車禍所濺出的鮮血,也沒有因光照而灼傷的傷痕,乾乾淨淨的,原本的模樣。

「你之後就真的要當孤魂野鬼了……現在太陽很大,不要隨便亂出來,好嗎?」榕樹聚陰,留在這裡修身養息對王蕙君是最好的選擇。

憐惜的拍了拍王蕙君的頭——縱使只是形式上的,葉玄也傳達出了她的哀傷以及遺憾,這些情緒讓王蕙君瞬間崩潰,泣不成聲。

「乖……」看來她得在這裡好好的安慰王蕙君了,單獨留下一個可憐又在哭泣的靈魂,實在不是她葉玄的原則。

深深地望了一下佛殿,葉玄現在只祈禱裡面的那兩個人很可靠。

「喂……不是吧……」在葉玄被拋出佛殿後,葉泉和葉古深兩人就開始與鬼王搏鬥,一方面要保護著是尋常人的王再昇,而另一方面要攻擊鬼王,實在是讓葉古深吃不消,更別提他還要顧著那躺軟在鬼王腳邊昏迷不醒的妹妹了。

「哇嗚——」後退要與鬼王保持距離之餘,葉古深的腳拌到了東西。

「好痛……」細小的呻吟聲傳來,讓葉古深注意到了其實一直都在場的人。

「是你!」看見發出呻吟聲的人的髮色後,葉古深驚叫了一聲。

不就是葉艾楓住院的當時不時陪伴在她身旁的那個法醫嗎?

「啊…是你?」看著熟悉的臉孔,劉堅也驚訝了一下,不過現在最要緊的還是他身上的傷。

「你怎麼會在這?」普通人是不會在這裡的,更何況還被壓在鷹架下一身是傷?

「葉古深!你還有時間閒聊!」暴怒聲傳來,夾雜著微弱的喘氣聲,葉泉本身不善戰,又讓他一人與鬼王對峙許久,體力已經快要耗盡了。

「給我躲著……」估計他受傷了葉艾楓的心情也不會好到哪邊去,葉古深交待著劉堅。

「蛤?」完全搞不清楚狀況,劉堅的頭被葉古深往下壓,鼻尖幾乎碰到了地面。

「老爸,你這樣會被其他人笑的!」從口袋裡掏出一道道符,葉古深快速的唸完咒詞,一道閃電自天空劈下,穿過了大門,直打鬼王。

巨大的雷擊穿過了鬼王打到了地面,讓靠近鬼王的葉泉被雷擊產生的巨大的風速吹到一旁,背部撞上了大門的金屬框,讓他哎唷連連。

「你這個不肖子,你是要謀殺你老爸是不是?」脊椎受到強烈的重擊,感覺瞬間麻痺,連同呼吸也停止了一瞬。

「抱歉抱歉,忘記了這個威力滿強的。」痞痞的說著,現在是非常時段,當然要用非常手段。

連葉泉都被雷擊產生的風吹至一旁,那麼慘遭雷正面痛擊的鬼王自然也好不到哪裡去,祂全身焦黑,連漂浮的力量也沒有了,直接跌坐在地上。

唯一一點最令葉古深感興趣,那就是鬼王依舊守在葉艾楓的前面,沒有離開過,即使他們發出了什麼很致命的道術,鬼王始終都一直在同一個範圍內,移動的範圍絕不會離葉艾楓太遠,像是要保護她,又像是在看顧她。

所以他剛剛才那麼放心使出威力算強的道術,那是因為他知道鬼王一定會保護葉艾楓。

而鬼王不得不令葉泉和葉古深佩服,受了他們多次的聯擊,還有多次的像剛剛一般的術式,卻只是全身焦黑、多處受傷、靈力受損一半,這對於絕大多數的靈體並不尋常,一般而言,受了那麼多攻擊,更甚著直接在剛剛的攻擊中就會直接魂飛魄散,雖然祂是鬼王,但是祂的耐力卻是超乎一般鬼王的。

葉古深看著半跪在地板上粗喘著氣的鬼王,忽然了悟了一件事。

於是他問出口:「你背後有人在支持你?」

『你們現在才知道?』鬼王的形體忽明忽滅的,祂如果繼續再打下去,祂也撐不了多久的。

「是誰?」

鬼王驕傲的一笑,道了個不清不楚的答案:『你們都知道她的。』

「誰?」他們怎麼會知道是誰,他們又不跟一些邪門歪道走在一塊兒。

在一旁的劉堅,聽著他們的對話,然後一點一點的靠近葉艾楓,在任何人都沒有注意到的情況下,他高大的身材靠著倒塌的鷹架遮掩,一步一步的接近著昏迷的葉艾楓。

在剛剛葉古深使出那招驚為天人的招數後,劉堅就發現了躺在一旁的葉艾楓,當然他也看到了一直守在她身旁的鬼王,除了震驚、害怕,他也沒有其他的情緒反應了,也瞭解到現下有空的應該只有他,如果撇除掉一直在另一旁哭泣的小男孩以外。

所以他現在一步一步的靠近葉艾楓,也是為了將葉艾楓拉離那位好兄弟的旁邊。

只離葉艾楓五步之遠的時候,沒有鷹架的遮掩,劉堅也只能賭他的運氣,那位好兄弟看起來很兇,就算祂現在傷痕累累,但全身上下仍散發出一股不可擋的殺氣。

葉泉和葉古深也注意到了劉堅的行動,兩人都感到了一陣的危險,他們始終沒去救葉艾楓的緣故就是因為鬼王不會動到葉艾楓,然現在居然有個笨蛋要去送死?

『哼……別動,我知道你在後面,你要是一過來,葉艾楓就死定了。』鬼王哼的一聲,別以為祂看不到。

「小子,你別輕舉妄動。」葉泉出聲警告,葉艾楓出事還是小事,要是一個平凡人出事,那他們就吃不完兜著走了。

劉堅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如果被發現,那也就代表了不必偷偷摸摸的,可以正大光明的靠近他們了。

看出了劉堅眼神的意思擺明了就是不想要收手,葉古深急得大喊:「喂!你不要亂來啊!你出事我要怎麼跟小楓交待啊!」

『你就待在那裡不要動吧,這是我們的事情,不干你們凡人的事。』鬼王瞇起眼睛,抬起手,將葉艾楓的身體捲起,放到了祂與葉古深和葉泉的中間。

葉艾楓的臉色很不好,蒼白如蠟,還不時的冒著冷汗。

『給你們猜猜她現在正做著什麼夢吧?』

「惡夢。」劉堅想也不想的回答,看葉艾楓這個樣子,有眼睛的應該都曉得她是在做惡夢吧。

『哈哈,猜對了一半,可惜她做的不是夢。』鬼王哈哈的大笑。

不是夢?劉堅困惑。

「不是夢……」葉古深咬著牙說出了自己的猜測:「不是夢……難道是她的回憶?」

『果然,還是哥哥瞭解妹妹。沒錯呢,葉艾楓現在正做著比所有惡夢還要恐怖的——回憶。』奸詐的笑了笑,不意外的看到葉古深咬牙切齒的模樣.

「你到底想怎樣,引起我女兒的回憶有什麼好處?」葉泉忍不住開口問,在這期間他多補了鬼王一道符,想趁著他們「聊天」之際恢復自己的靈力?想都別想!

鬼王的形體忽明忽滅,嘴解仍是往上揚:『你們不知道的秘密,我們都知道,與其讓你們埋沒「她」,那倒不如讓我們來接收「她」……』

「什麼我們都不知道的秘密?」葉古深大驚,葉艾楓有什麼事情瞞著他們?

『哈哈哈哈——』刺耳的笑聲結束,『啊,她來了……』鬼王自言自語般的回答,接著眼神往遠處放空,然後像是得到了什麼指令,毫不猶豫的唸了一段經文。

葉泉和葉古深睜大眼睛,都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

『接下來才是重頭戲呢……』鬼王的聲音依舊,然而祂的身形卻分散成好幾道的光線,接著越變越小,然後消失。

不敢相信!居然有人會讓自己魂飛魄散!

葉泉看著消失的光點,默默的驚呼了一聲:「老天爺。」

「葉艾楓!」劉堅看著那隻好兄弟消失,第一時間就是衝去葉艾楓的身旁,雖然不知道那隻好兄弟怎麼了,但祂至少脫離了葉艾楓的身邊。

劉堅扶起葉艾楓,然後者依舊是緊閉著眼睛,冷汗留不停,緊閉的嘴唇不時會溢出不舒服的呻吟聲。

「葉艾楓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

葉泉看著自己女兒的臉色,直接判定說:「不太好。」

「是很不好啦!老爸。」陷入了過往的記憶,葉艾楓現在正在做著生不如死的夢。

「好啦,但是我也不知道要怎麼把她弄醒啊,這一看就很明顯要讓小楓陷入回憶啊,哪有這麼簡單就給他破除的啊。」

葉古深白了他老爸一眼,直接把人搖醒不就得了,若真的普通辦法搖不行,他們也有很多種不普通的方法可以叫醒葉艾楓啊。

「小楓…小楓……」葉古深搖著她、喚著她,葉艾楓始終沒有一絲醒來的跡象。

看來普通的方法是不行了。

葉古深正要是是不普通的方法時,突然聽到自家老爸對著旁邊大喊:「那邊那個小子,不要再哭了!那是她自找的啊!」從剛剛的現在一直都在哭,他的眼淚是不會乾嗎?一個男人哪來那麼多眼淚啊!

王再昇赫然停止眼淚,呆呆的,看著葉泉。

「你妹妹都死了,人死了不能復生,就不要一直哭了!」

講到死這個字,王再昇又再次放聲大哭了。

「閉嘴!」葉泉暴怒。

「爸,不要管他了,現在要想想怎麼把小楓叫醒啊!」葉古深一直搖葉艾楓,後者仍沒有反應。

「哇!」葉玄的聲音傳來,她重重地從外面飛進來,重重地摔在地。

「葉玄?」葉古深驚訝的喊著,然葉玄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還吐了一口血。

「你們是叫不醒她的。」一個讓葉泉他們感到極度熟悉卻又一時想不起來的聲音緩緩的說著,隨著沉穩、緩慢的腳步聲,出現的是一個女人。

「是你……」葉古深睜圓了眼,不敢置信的看著出現的女人。

「好久不見了呢。」女人露出了一抹微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