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師系列02(未過稿)-佛怨 第二章

距離司徒慶榆那件事已經有三個月了。

自從那件事後,葉艾楓很認命的學習葉家的術法,可這種東西當然不是在短時間內就能見到成果,所以在三個月後的今天,她的能力仍舊是一點進步也沒有,為此結果,她已經準備要放棄了,打算以順其自然的方式來面對。

不過每當她這麼想的時候,葉古深總會適時的寄來一堆的資料,害她又會陷入這團團的符號文字裡。

「喂?」手機響了,葉艾楓想也不想的把它接了起來,所有的精神仍在葉古深昨天寄給她的資料裡。

『葉艾楓喔?我劉堅啦,不知道你今天晚上有沒有……』劉堅的話還沒說完,立刻被葉艾楓打斷:「沒空!」

『咦咦咦?你不要這麼無情啦~拜託,就今晚啦!』

「抱歉,我就是這麼無情,如果你有時間跟我講電話,倒不如多去看看幾具遺體,看能不能破什麼案之類的。」

忘了說了,自從司徒慶榆的那件事後,劉堅這個傢伙只要遇到什麼無法解釋的事情後,就會打電話向她求助,葉艾楓很後悔當初給他那張名片,相當後悔。

『拜託啦,這事真的無法用科學的角度解釋……』

「我記得你上次跟我說屍體上莫名其妙積了一攤水,結果怎樣?」

劉堅的聲音突然消失,過了一會兒才出現,但這次不像剛剛那麼有中氣,而是像做錯的小孩一樣吶吶:『那是上面的管線破裂……導致水從天花板滴下來……』

「那麼麻煩你這次先去查看所有可能性再來找我好嗎?」動不動就打電話來是怎樣啦!葉艾楓的脾氣已經快要讓劉堅突破極限了。

她伸手揉揉額角的青筋,在認識他之前、在給他電話之前,明明都不會這麼常爆筋啊,看來他是一個考驗啊……

『好吧,我知道了。』葉艾楓本來想就此掛掉電話,但又聽到電話那頭傳來聲音:『等等等等—先別掛電話!』

「這位大爺,你還有什麼事情嗎?」

『那你今晚還是有空嗎?如果不是約你來警政大樓的話。』

「不是去警政大樓?難不成是去命案現場?」這三個月來劉堅也有多次約她去命案現場的案例。

『當然不是,是去咖啡廳啦,你不覺得我們倆好像很久沒有去喝咖啡純聊天了嗎?』

聞言,葉艾楓差點爆笑出來,他倆是有什麼特別的交情嗎?喝咖啡純聊天?「抱歉,我們是有什麼關係嗎?」

不就朋友關係嗎?她聽見劉堅在電話那頭悶悶的說。

「既然是朋友關係,那麼我就有權拒絕你,就這樣,掰!」迅速的掛上電話,不讓劉堅有任何說話的餘地。

她實在不懂,劉堅幹嘛三天兩頭就以各種理由約她出去,劉堅有這麼閒嗎?

就算他閒,但是她不閒,所以只要劉堅開口相約,她一律拒絕,完全不管劉堅的苦苦相求。

算了,不要想那個怪胎了。

葉艾楓將所有心思都放在她眼前的符文上,現在最重要的不是會不會使用,而是記不記得起來。

過了幾分鐘,她開始覺得頭暈,所有的符文開始在腦海打轉、糾結,一切都混亂了。

停止看資料,葉艾楓把資料放在一旁的桌子上,轉個位子就躺在沙發上了。

今天是星期天,放假的一天,而她有多久沒有體驗到放鬆的感覺?連在現在這種獨處的空間,她都會感受到一種莫名的壓迫感,自己真的無法完全放鬆啊!她在心中不免起了這種感嘆。

叮咚!

門鈴響得讓她從沙發上跳起來,走向門的時候心中還不忘咒罵這個門鈴,她一向很不喜歡門鈴啊……總覺得在催人什麼的……

打開門,本以為會是Lisa叫的同事,因為她實在是了翹很多班……她承認,她在打混摸魚,但是有大多的時間也是她在學習符籙。

不過每當她翹班翹這麼久之後,Lisa總會派人將她叫回去,所以當她打開門之前,一直以為是那些叫她回去的同事,但結果並不如她所想的那樣,門後的那人是許久不見的熟面孔。

「堂姊,嚇到了?」嘻嘻哈哈的感覺,那總是帶給別人歡喜的樣子,葉艾楓一眼就認出了,那正是許久未見的堂妹─葉玄。

她側了身子讓葉玄進來屋內,說:「你確實是嚇到我了……」

「這樣啊,那有沒有什麼特別的獎勵啊?」葉玄一屁股的就坐在沙發上,把葉艾楓的家完全當作自家來看。

「很抱歉,沒有獎勵!」

葉玄嘟著嘴,那模樣連葉艾楓都會覺得可愛,「好吧,沒獎勵也沒關係……」

兩人靜默,葉艾楓不由得思考她的堂妹到底是來幹什麼的。

「你今天怎麼有空來?」疑問立刻出口,她不需要對葉玄顧忌什麼,因為這個小女孩就是這麼天真。

「因為想來見你啊。」面不改色地說出肉麻話,十之八九的人都會相信這就是葉玄的真心話,但葉艾楓並不會這麼容易上當,簡單來講她就是那個唯一一個不會相信葉玄此刻說的話的人。

「之前不是在信中寫除非我回信給你,否則你不會來找我嗎?怎麼現在一晃眼就馬上改變主意啦?」

「唉唷,幾個月前寄的信幹嘛記得這麼清楚啊!」葉玄嬌嗔,隨後又呵呵地笑了出來。

「所以你到底有什麼事情?」

葉玄停止了呵呵的傻笑,臉上一派正經,讓葉艾楓知道她現在要說的的確是正經事,「今天喔,我去了一個地方,那個地方是屬於宗教的佛殿,但是我看到了他們在請『仙佛』,不過他們今天很衰的是,不是請到『仙佛』,而是請到了從『下面』上來的東西。」

「嗯,然後呢?」葉艾楓皺著眉頭,她不是很喜歡聽到宗教的事情,甚至可以說是有點討厭。本來她是不會有這種反應的,但是因為三個月前的事件,讓她開始討厭起宗教了。

「所有人都畏懼的逃到佛殿外,但有個小妹妹她不是這樣,她反而留下來,和鬼王作交易。」

「你說什麼?和鬼王作交易?」葉艾楓的聲音不自覺提高:「她是不清楚才這樣做還是鬼王要脅她?」

葉玄搖頭,道:「那個小女孩她很清楚,她是自願性的跟鬼王作交易。」

葉艾楓吁出一口氣,如果是那個小女孩自願,那麼她也無話可說了。

「不過我怕她有危險,所以我就塞給她一張名片了,順帶一提,那張名片是你的喔!」

聞言,葉艾楓爆筋了。「你幹什麼亂塞我的名片給她!要是真的出事,我根本沒能力幫她解決!」

「拜託,堂姊,你最好是沒能力啦,最近堂哥不是塞給妳很多資料嗎?你不是都有練嗎?那怎麼可能沒能力~」

葉艾楓額上的筋又多了一條,「我說堂妹啊,你學葉家道術學了幾年才有一點小成就啊?」

葉玄仔細想了想,她是從八歲開始學,學到了十一歲才會一些小法術,所以是……「三年多。」

「你都要三年多了,那我不是要更久嗎?怎麼可能學幾個月就會了?還能夠降妖除魔咧!」葉艾楓怒了,她這個小堂妹天真是天真,但是腦子常常轉不過來,搞得她實在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嗯……聽堂姊這麼一說好像有道理,不過啊……「名片我是送出去了,就算你不會,你還是要硬著頭皮上陣啊!」

葉艾楓看著自家堂妹看了一陣子,看到葉玄頭皮發麻,葉艾楓才緩緩開口:「有時候,我真的很懷疑你到底是不是葉家派來的奸細……」

葉玄一愣,接著哈哈大笑:「拜託,我絕不是啦!」

笑得太誇張,她從沙發上跌了下去。

頭撞到地板,發出「扣」一聲很大的聲響,葉玄笑不出來了。

後來葉玄就在葉艾楓的家住下,整天都在家裡混吃混喝混事做,也多虧了葉玄在家,葉艾楓的出席率更是打破她個人的紀錄,Lisa差點要痛哭流涕,當然,是點眼藥水在假裝的。

「堂姊~~我整天都在家裡,好無聊喔~~」葉玄抱著抱枕,無聊的在地上滾來滾去……

這場景讓她想到最近頗為火紅的日劇。

「既然無聊,那麼何不去解決那個你推給我的事件呢?」葉艾楓無奈,她最近接了幾個case,雖然可以在家做,但是比起以前的工作率大大的降低了。

「我都推給你了,當然是由你來解決啊,而且到目前為止都還沒出事,那就代表你還可以享有一些時間的太平,不要這麼著急嘛~」

葉艾楓翻了一下白眼,不想和葉玄繼續爭下去。

「好無聊好無聊好無聊好無聊──」葉玄繼續在地上打滾,挑戰著葉艾楓的底線。

可葉艾楓本身是心理諮詢師,底線比一般人都還要再更下面,但是葉玄也不是一般常人,她有心想要挑戰葉艾楓的下限,那麼就會做得很徹底。

「堂姊堂姊~~我好無聊我好無聊~~」

葉艾楓深吸一口氣,還是專注於自己的工作。

「堂姊堂姊~~我好無聊人家好無聊人家很無聊啦!」

無視無視!葉艾楓使出無我的境界,專注於自己的工作。

「人家…人家…人家很無聊啦~~」葉玄直接貼在葉艾楓的身上,在她耳邊吹氣。

葉艾楓深吸一口氣,又再一次的深吸一口氣。

然後,青筋爆起。

「我出去一下。」

「要去哪裏?多久回來?」

「我等等就回來,不會太晚。」

拿了鑰匙直接走出門,她沒有漏看了葉玄那抹微笑。

正在專心地做著研究,號稱絕不會被任何事打擾的劉堅,今天被一件事打斷了他的研究和思緒。

那就是手機響了。

他有些懊悔自己一時的粗心大意沒把手機關機,並且將手機拿起,準備關機。

但在按關機鍵之前,他看到了他一直很想念的人。

劉堅走出研究室,為了不妨礙其他人,讓手機響了許久,劉堅確定是急事了,因為葉艾楓不會閒閒沒事打電話給他,更別說是讓手機響了這麼久。

他迅速的接起電話,生怕葉艾楓在下一秒就掛斷電話,他來不及喂就聽到了感覺很久沒聽到的聲音:「在忙?」

「沒有沒有,只是手機剛好離我遠了點。」

手機那頭沉默了一下,但是劉堅卻覺得久得像是覺得葉艾楓隨時會掛掉電話,葉艾楓才又出了聲。

「我在成店長的咖啡廳裡,你要來嗎?」

「好啊!」劉堅知道自己手邊的研究不能就此收手,但是他無法拒絕葉艾楓所提出的要求。

「我馬上到!」

「嗯。」語落葉艾楓馬上就掛掉電話了,而劉堅也不是閒著,他得交代一些事項,以及用最快的速度趕到咖啡廳裡。

速度快得令他有點不敢置信,雖然仍是花了十分多鐘,但是從警政大樓飆到咖啡廳只花十分多鐘已是非常的了不起了!

一進咖啡廳立刻看到葉艾楓,心中不免掀起一陣興奮感。

「葉艾楓!」葉艾楓似乎是把工作帶來了,看她翻著一份份資料,專注的不知道他已經來了,所以出聲喚她。

被喚者抬頭看他,眼神閃過一絲茫然,但立刻被一抹精明的光芒的掩蓋了。

「喔,你來了,很抱歉在你忙的時候找你來。」葉艾楓低頭繼續翻著她的那堆資料,劉堅坐在他對面的椅子上,終於看清楚她那些是什麼資料了,是在醫院裡,葉艾楓愛看不看的鬼畫符。

「那些你不是很不喜歡看嗎?」

「嗯?……當你有個很會為你惹麻煩的堂妹時,你就不得去嫌麻煩了。」葉艾楓是指葉玄,那個一直給她惹麻煩的傢伙,丟了個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發的麻煩給她,雖然她口頭叫葉玄自己去解決這個事情,但是葉玄是拿她的名片給那個小孩,名義上,是她擔了這個責任。

所以她還是要學,以免將來的種種情況。

「喔…原來如此。」知道如果多問的話很可能會被葉艾楓白眼的劉堅,識相地喝著剛剛服務生送了的水,一時間兩人都沒說話,此時劉堅發生了一個奇怪的事情。

「那個奇怪的店長呢?怎麼沒有出現?」劉堅左顧右盼的,除了看到顧客以及忙進忙出的各服務生,就是沒看到那個每次葉艾楓來的時候都會來招呼的成子鎮。

葉艾楓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你不是覺得他很煩?還這麼想念他?」

「不是想念他,只是覺得奇怪!」

「他有要忙的事情,所以不出現是當然的,更何況他如果為了我每次都出現,那他真的有點奇怪了。」

「喔………」劉堅又默默地喝了幾口水,忽然想起了一個重要的問題:「葉艾楓,你為什麼突然想要找我出來。」

「只是突然想到你,因為面對這些東西太枯燥乏味了,你可以製造很多笑料,感覺會比較輕鬆。」眉毛連動也不動一下,葉艾楓不加思索地說了出來。

原來他在葉艾楓的心中站了一個還算不錯的位置嗎?劉堅頓時淚眼汪汪的望著葉艾楓,後者還不明所以,也回望著他。

「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有點感動。」

葉艾楓用一種『你是神經病』的眼光看著劉堅,但劉堅已經不是那麼在意了,因為葉艾先前的那番話已經讓他陷入了自己的小世界了。

兩人沉默無語,沒有再多聊一句。

這種情況似乎常常在兩人獨處的時候發生,不管地點是在哪裡,他們兩個一定會沒有話題聊,就會陷入了一片寂靜,劉堅很想要解決他們倆之間這種詭異的寂靜氣氛,卻發現他們兩個沒有共同的話題,即使有,葉艾楓如果不想聊,那麼這個話題就會直接被out了,根本連商量的餘地都沒有。

所以他們倆相處的時間是在極詭異的氣氛下度過的。

「最近……有接到什麼奇特的屍體或是案子嗎?」令劉堅驚訝的是,每次都是由劉堅來打破這種寂靜的氣氛,而今天卻是由葉艾楓主動的開話題,讓他不免感到欣喜,只不過話題不要是關於他的工作會更好。

「奇特的屍體或案子?你指的是什麼?」

「就是無法以正常的科學現象所解釋的就是屬於奇特的。」葉艾楓停下翻閱那疊鬼畫符的資料,皺著眉頭發問。

「沒有欸,最近沒有接到這種奇特的案子。」

「是嘛……」葉艾楓的表情陷入了一種沉思,之後又換成了鬆一口氣的表情。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葉艾楓搖搖頭,又將注意力放回資料堆裡,沒有做太多的回應與解釋。

她就是這樣,沒由來的問了一句,接著又什麼也不解釋的就含糊帶過了,劉堅完全拿她沒轍。

雖然視線是在那些看也看不懂的鬼畫符裡,但是葉艾楓的心思卻飄到了另一個地方。

她忍不住感到慶幸,那個和鬼王做交易的小女孩看來還沒有鬧出什麼事情,暫時是可以安下一顆心,不過真的要等到出事的時候才去解決嗎?這樣又好像不太好……

「劉堅,如果你有機會去阻止一件可能會發生的慘事,你會去阻止嗎?」這種事情,如果問問局外人,或許能得到一些答案。

劉堅沒料到她會問這種問題,愣了一下,之後偏頭想了一會,才緩緩說出自己的答案:「我會去阻止。」

「即使那個人以及可能會發生的慘事與你無關,你也會去阻止?」

「當然!」

「如果你沒有那個能力去阻止,你還是會去阻止嗎?」又問,她就不信劉堅的答案還會是去阻止。

劉堅抿嘴,盯著她看,語氣很慎重地說出自己的答案:「會,即便我沒有足夠的能力,我還是會想盡一切辦法去阻止。」

葉艾楓同樣的盯著劉堅,嘆了一口氣:「我知道了。」

這該死的劉堅,居然這麼簡單的就說出了自己會去阻止的答案,一點都沒有考慮後果。

「葉艾楓,是最近又發生什麼事情了嗎?要不然你幹嘛莫名其妙問我那些問題?又是屍體又是阻止的……」他有點慌了,葉艾楓的表情很奇怪。

「沒什麼,這不關你的事情。」

劉堅怒了,「你都問過我了怎麼可能不關我的事情!」

葉艾楓的語氣變得比較溫和,她知道如果用更硬的語氣會引起這個男人的更加暴怒,這是在三個月內學到東西,「這不關你法醫的身分的事情啊。」

劉堅一呆,的確啊,到目前為止葉艾楓都是因為有什麼屍體才跟他扯上關係,在這之外,他們真的沒有什麼交集了。

「那……如果以你朋友的身分……」

「你真的不該淌這渾水的。」葉艾楓不知何時把散落在桌上的資料夾歸檔、收好,一派就是要離開的樣子。

「我……」

「我走了。我會付我自己的錢的。」起身,葉艾楓像陣旋風的出咖啡廳,沒有留給劉堅一個說話的機會。

「喂!你以為我是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人嗎?」劉堅很生氣,因為他實在是無法接受葉艾楓這種個性,把他當成什麼了?計程車嗎?

他跟著衝出咖啡廳,因為他什麼都沒點,不需要浪費在櫃檯的時間,一下子就追到了葉艾楓。

「我說了你不需要淌……」葉艾楓一愣,因為她的手機響起。

「喂?」

『請……請問…請問是葉…艾楓小姐嗎?』聲音斷斷續續的,中間有很多很雜的聲音。

「請問是哪位?」手機並沒有顯示說是哪位打來的,如果是她認識的,就會顯示,也意味著現在打來的那個人並不是她所認識的人,那麼極可能是葉玄所說的那個小女孩。

『我……我……我是……砰!』

充滿雜訊的電話被掛斷,什麼也沒說清楚。

葉艾楓神色怪異的看著手機,見此異狀的劉堅也湊上來關心的問她發生了什麼事情。

「有事情……發生了。」

不安的心緒頓時從心臟擴大到整個胸腔。

「什麼……?」又一句沒頭沒尾的話語從葉艾楓的口中迸出,劉堅觀察著葉艾楓的神情,相當的緊繃,想必是大事。

葉艾楓迅速的打電話給那個現在應該在她家混的表妹,想要求證一件事情,這種事情,應是身為葉家的她最清楚。

『喂?』

「葉玄,就在剛剛我接到一通電話,感覺很像是你說的那個小妹妹打來的,而且我有點覺得她出事了。」簡單的說完自己打電話的目的,等待著她的是一長串的靜默。

『……』

「葉玄?」

『堂姊,那你該出場了啊!好好表現,讓葉家那群臭長輩好看啊!』此話說得激動憤慨,讓葉艾楓有點不敢置信。

「應該是你去處理才對!怎麼會是我!」

『表姊,他們佛堂的地址在……』葉玄迅速的報上了地址,還念了兩次,生怕葉艾楓不記得。

「喀」的一聲電話爽利利的掛斷了。

葉艾楓深吸幾口氣才忍住那股已經快衝破底線的脾氣。

天啊,上天怎麼會派給她這麼艱難的任務和一個這麼像間諜的堂妹啊!

她無語問蒼天,完全忘了在旁邊的劉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